交通运输部:顺风车可不办“网约车许可”,但要满足四个标准

2020-11-25 19:52:10 法人杂志

◎ 文 《法人》全媒体记者 银昕

11月20日,针对网民在交通运输部官网上关于“顺风车算不算网约车,要不要办网约车资格证?”的提问,交通运输部回复称合法的私人小客车合乘与网约车经营性客运服务有很大区别,不需要办理网约车相关许可

至此,顺风车与网约车的法理界限以交通运输部“答网民问”的方式就此划定。但此前针对顺风车的几次执法事件的影响仍未消除。根据《法人》记者不完全统计,在安徽合肥、河南郑州和北京等地均出现顺风车车主在接单时被交管部门以非法运营进行罚款和车辆暂扣

“所有行为都是按照顺风车平台要求和流程进行操作的,交管部门却不认可。”在今年8月举办的第二届顺风车健康发展法律论坛上,某顺风车平台负责人无奈地说。

今年2月,有网民反映“有网络出行平台违规从事城际客运业务”,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随后查实此举确为嘀嗒出行所为,约谈了嘀嗒出行并要求其关停相关业务。此外,嘀嗒出行还因“未取得经营许可,擅自从事网约车经营活动”被处以15万元罚款。

记者了解到,嘀嗒出行并无“网约车”项目,只有“顺风车”和“出租车”两类服务,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所查处的“网约车经营活动”指的就是其“顺风车”服务

交通运输部在答网民问时还列举了判定“顺风车”的四个标准:应以车主自身出行需求为前提、事先发布出行信息;由出行线路相同的人选择合乘车辆;不以盈利为目的,分摊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费互助;每车每日合乘次数应有一定限制。

广东省广州市交管局客运管理处原处长苏奎告诉《法人》记者,这意味着今后凡是符合以上四条标准才会被认定为“顺风车”。

顺风车车主被以非法营运为名进行处罚,在我国发生过不止一次。

今年7月,一位安徽省合肥顺风车主在顺风车平台上接了一单,乘客的起点和终点和车主的住址及工作地点几乎重合,按照该顺风车平台每公里一元的收费标准,共20公里的路程产生了20元费用。最终被执法人员认定违反出租车运营办法,最终被罚款一万元。

另一起事件发生在河南省郑州市,该顺风车主的出行距离较远,从郑州市下辖的新郑市前往许昌市,路线与乘客出行路线也基本匹配,根据平台定价规则,50公里的路途产生了40元费用,在运行途中被执法人员拦截,并被判定从事无出租资格经营行为,遂被处以一万元罚款。

记者了解到,交通执法部门对顺风车收费有自己的一套算法,与顺风车平台上计算出的费用不一样。以安徽合肥为例,该城市将认定分摊的出行成本仅限于车辆能耗成本及通行费等直接费用,这就远远低于目前主流顺风车平台的定价标准。

今年6月10日发生在广西南宁的一起有关顺风车的判例称,一名顺风车主在33.5公里路程中顺路接了两单,导致这一行程的所得较多,两名乘客共被收取91元路费,除去平台服务费后个人净得87元,超出了“每公里一元钱”的价格。

执法人员的测算是,根据其车辆油耗工况、当天油价和实际里程,该次出行能耗及通行费成本仅为28.5元,从而认定其为非法营运。

记者了解到,关于如何定价,顺风车平台也颇费了一番脑筋。嘀嗒出行副总裁李跃军曾介绍过嘀嗒出行“一元钱一公里”的由来:“与网约车抽成25%不同,顺风车收取的费用是固定的,乘客在上车之前就能从APP上明确看到这一单的费用。我们曾做过尝试,假如价格定在两块钱一公里,车主会积极接纳,但乘客的积极性会下降;如果定在5毛钱一公里,乘客的积极性会加大,但是车主的积极性会降低。经过五六年的尝试,现在嘀嗒的运行价格是每公里一元左右,这个价格让双方的积极性都不太受伤。”

然而,顺风车平台的价格算法并没有得到执法部门的认可

在交通运输部判定顺风车是否合规的四个标准中,唯有“不以营利为目的”这一条清晰而且可衡量,那就是价格

同时,多个城市私人小客车合乘指导意见都提到了价格。浙江省杭州市于2016年10月出台了针对网约车和顺风车的《杭州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和私人小客车合乘管理实施细则(试行)》,其中为私人小客车合乘(即“顺风车”)单独设置了一个章节,在价格上要求“只计程不计时”的原则,驾驶员和信息服务平台收取的每公里费用总额不得超过巡游出租汽车每公里里程运价的50%,这一要求在深圳、绍兴等地的私人小客车合乘指导意见中都出现过。

谈到广州的情况时,苏奎表示,广州市的指导意见没有明确50%这一比例,但也强调了顺风车费用“只能覆盖车主出行的直接成本”这一原则。

所谓“只计里程不计时”,是针对巡游出租车的“既计里程又计时,还有一堆附加费”而言的。

以北京为例,巡游出租车的费用由以下几部分构成:绝大部分出租汽车的起步价是13元,里程超过三公里后每公里单价为2.3元,每日23时至次日5时三公里以外的里程单价还会上浮20%;在行驶时速低于12公里时,非早晚高峰时段每五分钟加收一公里单价的“等候费”,早晚高峰时段则每五分钟加收二公里单价的“等候费”;单程超过15公里后,每公里单价上浮50%,此部分可理解为“返程空驶费”或“高里程附加费”,此外还有每次都要收取的燃油附加费一元。

这套算法用到顺风车上,则直接变为里程数*每公里2.3元,不能有起步价,不能有等候费,也不能有任何其他附加费用;根据50%的原则,里程数*每公里2.3元单价后还要打个对折,才是顺风车在该城市的费用上限。

这样一来,对顺风车的费用上限是否有些苛刻?

“我认为并不苛刻。”苏奎告诉记者,顺风车的本义是民间互助行为,不能有一点营利和赚钱的念头,巡游车很大一部分费用是支付给司机的劳务费用,劳务行为与自愿互助行为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不论是起步价,还是等候费用、燃油附加费,都是营运车辆才有的概念,这些都不是巡游出租车的直接出行成本,而顺风车乘客付给车主的只能是直接出行成本

苏奎还表示,交通运输部的表述是“分摊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费互助”,意味着顺风车价格即便不能覆盖全部直接出行成本也没有关系,再低一点也无妨。

“以顺风车为名,行低端网约车之实”在我国并非没有先例。滴滴出行发生两起顺风车司机杀害乘客事件之时,滴滴平台允许顺风车主可一日内最多可接15单,这完全违背了车主以自身出行需求为前提的原则,导致大量以营利为目的的专业运力“躲”进了顺风车的旗号之下,还使平台逃脱了营运人责任。

“不得超过巡游车里程费用的50%这一条,基本浇灭了顺风车司机借此营利的念头。”苏奎说。

还以北京为例,顺风车平台的合规标准是每公里单价不得超过2.3元的一半,即1.15元,“一元钱一公里”的价格勉强合规;而在巡游出租车每公里单价低于2元的城市,“一公里一元钱”就意味着不合规。此外,当同一段路程接到多个顺风车订单时,车主的个人净得将不可避免地超过规定的价格,此种情况又该作何处理?

截至发稿时,《法人》记者尚未收到嘀嗒出行、哈啰顺风车等顺风车平台关于定价问题的正式答复。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