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苏联的远古巨兽,仍耸立在地球上R-36M“撒旦”是怎样的存在?

2020-11-25 19:26:35 军武次位面

记得今年年初,有位读者在咱的文章后面问了好几次苏联、俄罗斯战略火箭军列装的R-36M“撒旦”重型洲际弹道导弹的情况,当时大伊万回复这位读者说,哪天有了俄罗斯战略火箭军试射、或者试验新型洲际弹道导弹的新闻后咱们顺带着写。但今年这都大半年过来了,俄罗斯战略火箭军倒有点儿“安静如鸡”的架势,大伊万决定不等新闻了,咱们来把“坑”给填了,今天就专门开篇来谈一谈苏联、俄罗斯战略火箭军手里面的这枚“撒旦”。

如何理解R-36M“撒旦”?

当然,提到R-36M“撒旦”,尽管不少读者脑海中浮现出来的第一印象可能是都是“威力巨大”、“苏联的暴力美学产物”、“分导式多弹头”什么的。可能还有人会想到几年前由部分西方媒体传出来的、或真或假的所谓“乌克兰南方设计局向东亚某国转让‘撒旦’导弹技术”之类的新闻。但是,要让大伊万来说,想了解“撒旦”洲际弹道,根本不用这么复杂,您只要大概搞明白两个关键词就可以了:第一是“首轮核突击”、第二是其前身R-36“悬崖”洲际弹道导弹。

首轮核突击

说R-36M是“首轮核突击”的产物,一方面昭示出了上世纪七十年代苏军战略火箭军核战争学说的基本内容,另一方面则昭示出了“撒旦”在苏军战略火箭军中的实际地位。

按照当时苏军的想法,战略核力量包括“首轮核突击”力量(也就是所谓的“一次打击”力量)、也包括了“战略核反击”力量(即所谓的“二次打击”力量),二者启动的先后顺序不同、使用场景不同、承担的战略任务也不同。 简单来说,按照苏军的核战争想定:

“首轮核突击”力量将使用隐蔽性相对较差、生存能力相对一般、但弹道终点精度较高、利用强固地下井部署的重型洲际弹道导弹,承担所谓的“解除核武装”战略攻击任务,即用来打击美军的“民兵”、“大力神”导弹的发射架等;

而相反的,“战略核反击”力量一般使用隐蔽性相对较好、生存能力同样相对一般、但弹道终点精度较差、投掷重量相对井射弹也较差、却相对比较便宜的机动发射型洲际弹道导弹,承担“毁灭对方战争潜力”、也就是打击对方大城市、工业与经济中心的战略任务。

故而,咱们在明确了上世纪七十年代苏军战略火箭军的战略学说与战役想定后,很容易就会发现,“撒旦”导弹尽管贵有“撒旦”之名,其投掷重量、核弹头爆轰当量也的确令人生畏,但是实际上,它的首要战略目标并不是用来往你我这种路人甲乙丙丁的头上砸的,“撒旦”的首要战略攻击目标,是美国空军战略打击部队的洲际弹道导弹发射井与发射架。

R-36“悬崖”洲际弹道导弹

至于R-36“悬崖”洲际弹道导弹,那就更简单了。该弹是苏军第二代重型井射洲际弹道导弹(第一代是不成熟的、使用发射架发射的R-7A),分为四个型号,但是弹体尺寸、整体构型基本相同。

其中,三型由于使用了低轨道轰炸系统、四型由于使用了集束式多弹头,长度相比一、二型的32.2米延长了2.3米,变成了34.5米,最大起飞重量也从一、二型的140余吨提高到大约180吨左右。

R-36的超高压发射井

“悬崖”洲际弹道导弹的基本弹体结构、液体火箭发动机与燃料组份、尤其是为了部署这些“悬崖”导弹而挖出来的多个3000psi超压地下井,后来全都成为了用来研发、部署后续型号R-36的M型“撒旦”的“现有成果”。故而,所谓的R-36M“撒旦”,其实可以算作R-36“悬崖”导弹的更新换代产品。

“撒旦”洲际弹道导弹的性能

至于“撒旦”洲际弹道导弹本身,恕大伊万直言,尽管从目前的角度来看,俄军战略火箭军保留的最后一批“撒旦”威力的确令人生畏,而当年“撒旦”从其整体性能来说也确实不错。但是由于其研制时间较早,“撒旦”的部分分系统技术其实是乏善可陈、即使与美军八十年代开始实际部署、同样承担“首轮核突击”任务的“和平卫士”洲际弹道导弹相比,都有那么点儿不够看:

弹体的基本尺寸与重量

从弹体基本尺寸与重量来看,“撒旦”维持了与“悬崖”基本相同的弹体长度,全弹长32.6米(R-36MU长36米)、直径3米、起飞重量210吨(R-36MU则重约211吨),最大投掷重量5.7吨(二型)或者8.7吨(四型)。

相比之下,美军的“和平卫士”洲际弹道导弹全长仅21.6米,直径2.34米,起飞质量大约88.45吨,在使用3.6吨投掷重量的前提下,还能达到11000千米以上的射程,这个投掷效率是要好于“撒旦”的。

美国“和平卫士”

部分分系统的设计

而从部分分系统设计来看,“撒旦”由于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的技术,壳体使用的是普通的钢壳体与钛合金壳体,结构重量较大、限制了性能潜力。

在火箭发动机与推进剂上,“撒旦”使用的是苏联的“传统艺能”液体火箭发动机,第一级火箭发动机由格鲁什科设计,系统代号 RD-251,包括三台闭式循环的液体火箭发动机和四台游机。第二级火箭发动机则由科诺帕托夫设计,系统代号为RD-252,包括一台闭式循环液体火箭发动机和四台游机,末端助推火箭发动机则采用变推力挤压发动机,但各级液发使用的推进剂均为非常常见的偏二甲肼/四氧化二氮,属于典型的“毒发”(笑)。

而美军的“和平卫士”在壳体设计与火箭发动机设计上均更胜一筹,“和平卫士”的壳体使用了新型凯夫拉-49型缠绕复合材料壳体,第一级、第二级使用了CTPB(端羧基聚丁二烯)固体推进剂,第三级则使用了比冲更高的NEPE(硝酸酯增塑聚醚)高能固体推进剂。不过,由于苏军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搞定了耐储液体推进剂技术,故而“撒旦”与“和平卫士”的快速反应能力从战术角度来考量,倒是区别不大,二者均具备战备等级快速转换以及即时发射能力。

投掷热核弹头的效能

当然,从投掷的热核弹头效能来看,“撒旦”还是令人生畏的,目前已经确认的“撒旦”共有多种单弹头或分导式多弹头搭载方案:

在使用单弹头的情况下,单枚“撒旦”可以携带一枚18mt到25mt的重型热核弹头,爆轰当量相当于“大伊万”核弹头的大约1/3到1/2,是投掷到广岛的原子弹爆轰当量的1000倍以上;

而在使用多弹头分导式载具或集束弹头的情况下,单枚“撒旦”一般可以携带10枚750kt、或者10枚500kt当量的重型核弹头,且可以另外配备同样数量的全尺寸诱饵,以提高核弹头的突防效能,估计750kt弹头是苏军上一代核弹头,而500kt弹头是俄军新一代战略弹头。

美国w87核弹头

相比之下,“和平卫士”洲际弹道导弹的投掷能力咱们也说过了,在使用MK-21载具的情况下,可以携带10枚W87型弹头(W78弹头加橙色合金套环),单个弹头质量约为194千克,爆轰当量在400kt左右,由于美军实际上没有部署爆轰当量在10mt以上的巨型热核弹头,故而“和平卫士”的威力显得有点儿不够吓唬人,但实际上它在对付军用、民用目标时的打击效率,并不亚于“撒旦”这种重型井射弹。

不过,“撒旦”使用的弹头爆轰当量这么高,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原因就是:投掷精度依然不足。“撒旦”采用了平台-计算机显式制导方案,陀螺仪与加速度计以非正交配置安装,算是达到了当时苏联的较高水平,但饶是如此,到R-36MU型时,其弹道终点CEP(圆概率误差)精度也只有大概370米左右,而北约则认为只有500米左右。这个水平虽然相比它的前一代产品、CEP(圆概率误差)精度在1000米左右的“悬崖”、“赛果”等有了成倍的提高,却依然无法胜任直接命中美军洲际弹道导弹强固发射井的任务,故而“撒旦”使用大型弹头,某种程度上来说算是精度不够、威力来凑的权宜之计。 相比之下,“和平卫士”大家都知道,堪称美军陆基井射洲际弹道导弹的最高水平,那弹道终点CEP高达50到70米的精度,到现在还让咱们流口水。

“撒旦”的部署情况

最后,从“撒旦”的部署情况看,自1975年年底开始列装部队,“撒旦”先后列装了290枚左右,分别部署在俄罗斯的乌茹尔(64枚)、阿列伊斯克(30枚)、卡尔塔雷(46枚)、杜姆巴罗夫斯基(46枚);此外,在哈萨克斯坦的捷尔任斯克(52枚)、让吉斯(52枚)也都部署有苏军的“撒旦”火箭师。

但是,伴随着冷战结束,也伴随着美苏一系列限制战略武器条约的生效,俄军现有的“撒旦”数量已经大大缩水,现役的“撒旦”集中在俄战略火箭军7个洲际战略火箭团的战斗序列中,共有46口5000psi发射井。此外,本着“不能浪费发射井”的原则,俄军现已启动了“复刻版‘撒旦’”,也就是“萨尔马特”洲际弹道导弹项目,准备用于替代已经垂垂老矣的老“撒旦”们。

估计在不久的将来,这些作为苏军光荣与威名象征的“撒旦”,将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变成“第聂伯河”火箭,在地球轨道卫星发射任务中完成自己最后的使命。

▲点击速览本周新品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