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生活在2050年的未来人,依然记挂柯南有没有完结

2020-11-25 19:14:22 新周刊

美国设计师麦克·温克尔曼(Mike Winkelmann)的作品《霓虹灯》,以赛博朋克的方式,畅想了未来被数码、科技塑造的人类生活。/Cementum

2050年,我们怎样生活?在2000多位成员的豆瓣小组“假装生活在2050年”里,你或许找不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但现在的年轻人在焦虑什么,肯定能在小组里找到。

豆瓣小组“假装生活在2050年”有2000多位成员。这些以“未来人”自居的成员,平时喜欢在组里讨论自己在2050年的生活。

2050年,我们可以自由移民去月球;我们和机器人谈恋爱;我们把自己的基因永久冰冻在仪器里……和科幻电影里一样,2050年的人类可以上天入海,穿越时空。

2050年,我们怎样生活?这个小组不能给你答案。但现在的年轻人在焦虑什么,每一个问题都能在小组里找到。

到底应该在哪个星球生活?

比如,移居月球需要什么准备?

“移居月球需要什么准备呢?想给孩子更好的发展资源。”未来人冯召说。他最近很烦恼,到2050年,孩子上学依然会是个大问题。

冯召只有一个儿子,他想给儿子更好的学习资源和发展资源:“我和妻子深思熟虑后,决定将我们两家几代人的积蓄用来移居月球。”

但是,“星球移民局”的朋友说这事麻烦得很,想移居的人太多了。冯召犯了愁:“这两天都在为了这个事跑,快发愁死了,请问哪位高人知道些内幕呢?”

现在,这位未来人最大的烦恼是选择在哪个星球生活。

太空殖民地度假岛屿艺术品。/图虫创意

组员纷纷给冯召出主意。

有个名字就叫“2050组忠实粉丝”的组员说,自己住在环境还不错的海王星,“可以带孩子来我家住啊,户口我帮你办好”。

住在火星的“权律二”有很多套房子,愿意租一套给冯召,而且“月租好说”。

另一位移民到月球的伙伴则劝冯召慎重考虑,现在月球实行积分落户,“在月球有不动产的话会比较占优势。可是老城区现在房价太可怕了,你如果积蓄不够,可以考虑月背新区。另外,多套房产可以重复积分,可以考虑一下”。翻译一下:想尽快在月球拥有户口,最简单的方法是买房,买尽可能多的房。

月球移民太难了,组员“熬夜第一名”说,他觉得月球“生活压力也大,感觉内卷太严重啦”,组员“KKtufu”则认为,“月球人太多了,竞争压力大,让孩子去轻松点的地方吧,过得快乐最重要”;虽然月球比不上隔壁土星,也正赶上发展期,“还在人才引进,新的地球城建好以后,教育和医疗资源肯定也不会差,房价看涨哦”。

火星也是个不错的选择。组员“宋星球”建议冯召带孩子去火星,因为月球已经不行了,“月球最好的大学是文学院,比如嫦娥大学、玉兔学院这些,文学系都是太阳系最好的。但孩子要是学工科,建议还是去火星。尤其是学挖掘机,火星塔尔西斯学院号称‘火星蓝翔’,好就业,工资高,值得拥有哦”。

还要不要坚持去月球?冯召还没有下定决心。

2050年的人们,或许和我们有着同样的烦忧。

2020年2月出版的《马尼拉2019-2050:未来城市》封面。该书以马尼拉为样本,用漫画和预言描绘城市的未来场景。

组员“阿伟保镖”的烦恼在于,他终于找到了喜欢的工作,但是“2025年因为个人原因把身体冷冻,现在和曾经的朋友差了一大截,自己也着急想做出点成绩来,就和上司沟通能不能多加班一会儿”。

上司拒绝了他。

另一个组员“Ubik”和女朋友在一起很久了,“我很想和她结婚,但是经济状况又没那么乐观,我觉得在租的房子里也能快乐过完一生,但是她想要个自己的房子”,女朋友希望他卖掉心脏,换个大房子;因为长裙露出了脚踝的组员“夏宁君”则被抓了起来,被人威胁需要截肢;有父母因为孩子的智商低于同龄的火星孩子,而低智商在火星没有生育权,养老也成问题,于是打算带孩子全家移回地球。

当然,组员还有诸如“53岁没找到对象,和仿生人相亲了”“基因检测不过关,要被化学阉割了”“因为怀孕,我被人肉搜索”等不同遭遇。

假装是为了直面焦虑,解放想象

2019年,“假装生活在2050年”小组组长赵禹注意到,豆瓣出现了各种假装类小组:人们沉迷在过去的八九十年代和千禧年,甚至还有人假装自己是蚂蚁,从蚂蚁的视角看世界。这让他觉得,这些假装小组实际上都在“直面、表达自己的焦虑和怀旧感,解放自己的想象”。

那么,假装生活在未来呢?

赵禹玩过一款名叫《赛博朋克酒保行动》的游戏,游戏的机制非常简单,玩家经营一个酒吧,遭遇各色人等——小报记者、白骑士、主播、猫娘、偶像、不良少女,甚至还有狗、缸中的大脑等形形色色的物类,玩家任务是给他们调酒,听他们的故事。“游戏过程其实并不能算是享受,但是我迷恋这种游戏所体现的一种史诗神话之下的生活感。”

《 赛博朋克酒保行 动 》 , 一款以文字玩法为主的冒险解谜游戏。 /豆瓣

赵禹说:“对于未来,我们总是和面对历史一样,有一些史诗般的妄想,总会想到那些追杀克隆人的银翼杀手、被迫逃亡的克隆人,以及那些无所不能的神经漫游者,或者99%义体化的特警等。但如果真的到了未来,这些角色对我而言都太宏大了,即便到了未来的赛博朋克世界,大多数人不是猎手,也不一定是猎物,很有可能仅仅是在酒吧里面调酒,或者深夜来酒吧喝上一杯的人。”

他希望自己对小组不加干涉,让组员们自己建造一种世界观。“比如有的人就感受到了女性的body shame(身体羞耻),也有的大男子主义者会妄想自己三妻四妾的情境,我也尽量保证他们的言论自由——只要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冲突,大家和平相处。”

对大多数人而言,2050年也许不算太遥远。“如果太近,就会将现实照搬进来;如果太远,就会不切实际地想象。”赵禹说。2050年也是一个科幻电影通常会提到的年份,它是21世纪的中叶,一些“旧”的问题可能会得到解答,一些新的问题就此产生,用2050年开启新世界,再合适不过了。

优胜劣汰,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赵禹希望这不只是个科技小组,“技术的想象自然重要,但并不是第一位的”。他希望小组最重要的内容是“时间”:“不是生活,不是政治,也不是心理,只是时间本身,那些人如何在技术的塑造之下生活,那个时代又如何回应我们当下的焦虑。”

马特·达蒙在火星悉心种植的土豆苗被毁。/电影《火星救援》

“基因检测不过关,要被化学阉割了。”小组成员“奠基者”很烦,前几年出台的《基因检测法》旨在提高全人类的基因优良性,优化人类后代的能力。《基因检测法》规定,所有人到了生育年龄都要被强制进行基因检测,存在基因病或者不符合当代社会的“劣质”基因的人都被施以化学阉割,不论男女。

“奠基者”刚做了检测,检测显示,他的后代大概率会有身材矮小、智商平庸、乳糖不耐受问题,以及熬夜能力差、不能全天工作、不能“996”等一系列影响工作能力的“基因病”,他必须接受化学阉割。“现在我在手术等候厅,前面还有三个人,我好慌!”

一个叫“ocean”的组员感到“气抖冷”,“怎么会有人想让你逃,就是你们这种自私的人多了,地球发展才比不上火星”。

“用户9831986”的儿子最近做了智商检测,儿子的智商低于同龄的火星孩子,“现在他一天到晚说要去搞什么艺术这种早就被淘汰的东西,这样下去根本不能适应火星生活” 。

在小组里,996、基因检测和优胜劣汰是永恒的话题。正在英国留学的小组成员“CTS”认为,现在能感受到巨大的压力,“我们组的存在也算是一种反讽吧”。

“CTS”是标准意义上的好学生,从小学习成绩好,一路考上国内顶尖的学校,还在去年申请到去英国读书,一直是亲戚口中“别人家的孩子”。但她也有压力,周围的中国同学越来越多,大家都擅长怎么给自己打造一份完美的简历,以此在毕业后谋得一份不错的工作,“于是你发现,好像干什么都很困难”。

她在小组里发帖:“最近找工作很不顺利,是不是我的基因泄露了?我有一个很不利的基因,会比平常人更容易打退堂鼓。”现实生活中,基因检测当然没有发展到这样的技术水平,“其实生活里有更丰富的东西在阻碍你”。

烦恼消失了

“那个开设酒吧的,关于火星以及月球移民的,还有Virtual Climax,这些人都很了不起,一个人建立了整套关于未来的世界观,我愿意称之为科幻作家。”赵禹说。

赵禹自称“悲观主义者”,“不太倾向于和别人建立亲密关系,不太喜欢那种‘正常’的家庭生活,所以未来可能不会太美好”。

他认为自己人生的任何一刻都没有美好过。“所谓怀旧,实际上都会加上伪造的滤镜,以一种超越主体的方式回看自己的初中、高中和大学时期。平时我当然会听一些老歌,包括10年前的周杰伦、许嵩,也包括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City Pop,甚至欧美60年代的摇滚。但要说我是不是真的怀念那个年代,肯定不是,我们怀念的永远是那些超真实的东西。”赵禹说。

3D游戏Anime City里关于异次元都市的场景。和豆瓣小组“假装生活在2050年”一样,这个游戏的玩家可以尽情想象未来的都市生活。/Wallpaper Access

回到“假装生活在2050年”小组,在2050年,《海贼王》、“柯南”完结了,《红楼梦》后续真本找到了,《神探夏洛克》更新到了第十季。周杰伦“七十大寿”这天,90后围在养老院,用8G网络听他前几年新出的《双截拐棍》。

“烦恼好像也能解决了,你们那里允许自我终止吗?”组员“E崽”这样发问。她听奶奶说,2020年,自杀会被人羞辱,人类也几乎没有安乐死的。“现在光脑普及了,一个人要彻底死亡只能进行自我终结,类似于格式化。不知道你们那里合法吗?”“E崽”说。

在组员的讨论中,2050年,除了保守派较多的月球,很多地区的人已经可以自由决定生死了。届时的北非无人区有一间自杀协助所,大概在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的交界处。每个想去那里自杀的人,会被要求填一张申请表单,随后有协助员一对一进行为期一个月的考核,考核通过后就能获得药物,协助员会替你完成死后的一切事宜。有人说:“这个年头每个人都应该享受生死权,也许现在出生权还没有被完善,但是求死权可以。祝大家好运!”

地铁不再拥堵,房子也不再贵得离谱

新小腿换成什么颜色比较好?组员“桔子哦”觉得自己的脚踝太短,机械四肢技术刚成熟就去换了小腿。现在,她觉得自己的小腿过时了,有点掉漆,想换个新颜色。

“青红时钟”建议换个暖色调的白色,“关节处可以加一点黑色,日常就很百搭。不过日常如果喜欢鲜艳的着装,建议配巧克力黑,跟饱和度高的着装配起来巨好看。最近流行的荧光色不要选,谁选谁后悔”。

组员“西楼”更喜欢原木色,但是木头这种生态材质太贵了,“其实楼主现在这种掉漆状态,很适合21世纪20年代风靡一时的赛博朋克风格。用可洗、无毒的颜料在上面进行创作,再用LED变色灯(21世纪初期特产,古董店有卖)从脚踝处向上打灯,超复古的!”

2050年,异性间的爱情和婚姻已不再存续。人类分为两个阵营——男人和女人,水火不容。很难说清这场对立是从哪一场网络大战开始的,总之人们口中不是“蝈男”“蛆”,就是“女拳警告”“气冷抖”,已经很少能见到有趣的段子和正常讨论了。

冰冷机器背后的温情与大爱。” /电影 《机器人总动员》

喜欢上家里的机器人怎么办?“太空猫咪客”最近很烦恼。“之前就有很多人抗议A公司不该推出太过真实的仿人机器人,认为这可能产生伦理问题。但A公司强调机器人Alex 型号没有安装X器官,只是拟人的家庭陪伴类机器人,甚至没有开放自主捏脸的服务,统一出场外形,所以打消了我父母对此的顾虑。我猜测他们应该是想尽量让我体会到真实的人的关爱吧。(父母离婚了,我跟着妈妈,平时她工作很忙。)”

但是,Alex真的太像个真人了,世界上不会有这么好的人。“最开始我完全把他当闹钟和厨师用。他每天提早5分钟叫我起床,然后又让我赖床5分钟再把我叫醒;每天准备不一样的早饭,完全符合我的胃口。他让我的生活质量提升了800个度吧,那段时间我连发呆的时间都减少了,每天都很有活力。”

和Alex讲话的时候,他笑得很开心;在他面前哭,他会拥抱、安慰;不会的学习内容他会一遍又一遍地教。“太空猫咪客”说:“我知道这些都只是他的程序教会他的东西,不是因为我才学会的,但是我还是控制不住地被这些事情感动。”

在机器人的细心照料和温柔陪伴下,弗兰克与其渐渐成为好朋友。/电影《机器人与弗兰克》

我们可以和机器人谈恋爱,和仿生人依靠试管技术拥有一个完美的孩子;通过基因改造,每个人都可以拥有高个子和漂亮的脸;你可以克服拖延症、懒惰和疲劳,只需往身体里注射某种兴奋剂;地铁不再拥堵,地球的房子不再贵得离谱;你还可以用冰冻技术让心爱的人永远活下去。烦恼消失了,技术手段解决一切麻烦,2050年的生活看起来很棒。

小组里也有人想回到过去:2006年、2008年或者2010年。那时他们正年轻,生活展现的只有美好。但按照时空管理局的规定,时空穿梭是危险行为。

“火星Sk2区986街道有个遗忘俱乐部,让调酒师给你调一杯forget tonight,一次能忘一点,”有组员建议,“日积月累,估计你喝上两个月能忘掉七八成。”

作者 | 葛雨薇

原标题——2000名未来人,假装生活在2050年

首发于《新周刊》574期

未经许可禁 止转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