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万取你卵子,去黑市卖了10万”:年轻女孩为什么卖卵上瘾?

2020-11-25 16:39:37 無星记

“男人可以捐精,女人为什么不能卖卵?”

“我每个月都会排出卵子,不卖岂不是浪费。”

“卖一颗能挣成千上万,太划算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21岁的小娟打算卖几颗卵子,来还信用卡,医美整容,买新手机和包包。

想要的东西太多,靠工资根本买不全。大街上铺天盖地都是“无痛卖卵,一颗上万”的广告,看久了,心里痒痒。

她拨通了卖卵机构的电话,对方告诉她:“手术快,不痛,就取几颗卵,对身体健康不痛不痒,现在很多人都在做。”

她信了,打了两个月的催卵针后,工作人员带着她七拐八拐,来到一处小巷子里偏僻的工作坊,让她走进那间脏乱差的手术室,躺上那张简陋狭窄的手术床。

针刺入下体之前,她以为:只要睡上一觉,轻轻松松就可以挣大钱。

针刺入下体之后,她没有麻醉,疼得抓紧床单,大脑一片空白,背脊被冷汗打湿。

所有物质想法都没了,她只想说:求求你,别做了,我马上走。

可对方告诉她:手术已经开始,现在停下来,你不但拿不到一分钱,还要赔偿手术损失。

她没有钱,只能尖叫着,哀嚎着,哭泣着,度过那地狱般的几十分钟。

“一开始是下面尖锐刺痛,然后是小腹胀痛,痛得不得了。”

卖卵女孩这样形容自己在手术台上的感受。

手术结束后,中介告诉小娟,一共取出20颗卵子,报酬2万五千元。

却没告诉她:

卖卵之后,你的卵巢可能会红肿得像个气球,你的小腹可能会肿得像9个月的孕妇,你未来可能会终生不孕。

但我们,不承担任何责任。

你以为这是虚构故事?不,这是2017年的真实新闻。

如今3年过去,卖卵依然存在。

许多像小娟这样的女孩,对取卵手术和风险一无所知。

只为了一点微薄的好处,就把自己的未来和健康,葬送在那张肮脏的手术床上。

17岁小陈为了挣快钱,卖卵21颗。

她只拿到一万元报酬,卵巢因为催卵针,肿得像猪心那么大,差一点要了她的命

20岁小雨想买iPhone7,但是钱不够。

她通过黑中介卖卵,获得25000元报酬。手术疼得她虚脱,但她觉得报酬可观,几天后,就买了新手机。

18岁小芳因腹部胀痛就诊,照B超发现,卵巢涨到4倍大。

她多次去境外进行取卵手术,最近一次,术后出现大量腹腔积液和胸腔积液,使她患上严重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并有出血性休克和部分卵巢组织坏死。

为了保命,小芳必须切除部分卵巢,这意味着她以后恐怕不能生育

……

类似新闻,层出不穷。写下这行字时,我满脑子问号:

这些女孩为什么不喊停?要知道,取卵过程过程复杂,花费庞大,她们本来两次机会逃离。

首先,卖卵女孩要先注射催卵针。

黑机构为了挣钱,会将超出正常用量数倍的药品,打进女孩身体里。

7-15天后,有的女孩卵巢肿胀,腹部变形;有的女孩外表没有异样,但卵巢出现不适。

这本是她们察觉到异样,有所警惕,抽身而退的最好机会。

如果继续下去,她们会被送进手术室。不打麻醉,不去医院,使用违规手术用品,没有无菌环境,没有正规取卵设备。

整个取卵过程,是“医生”用成年男性手臂长度的取卵针,刺破女孩的阴道和卵巢,直抵卵泡取卵。

没有麻醉,巨痛无比。

就算女孩再无知,亲眼看到取卵针,也会害怕喊停,这是她们第二次拒绝的机会。

可为了钱,她们忍了。

忍耐理由惊人的一致:

为了买新手机;

为了买新的包包;

为了医美整容手术;

为了还花呗借呗信用卡……

一名16岁卖卵女孩说:“我纹身父母不同意,我穿孔他们也不同意,不给我钱,我就自己挣。”

这些天真无知的女孩并不知道,命运赠予她们的礼物,暗地里都标好了价格。

如果取卵超过20颗,会在女孩身体里留下8个10伤口。

这正是卖卵最可怕的地方:一旦入坑,轻则患病,重则丧命,穷极一生都要为自己的健康买单。

卖卵女孩的心态,让我想起了著名的“老鼠乐园”实验

实验者建了两个老鼠乐园,一个是开阔干净,空气流通的“天堂”;一个拥挤肮脏,鼠满为患的“地狱”。

然后将两种水放在两个老鼠乐园里,第一种是普通白水,第二种是加了吗啡的上瘾水。

结果发现,“天堂”中的老鼠爱喝白水,不爱喝上瘾水,喝完也没有出现上瘾现象;

“地狱”中的老鼠爱喝上瘾水,并且很快上瘾,生存环境越差的老鼠越爱喝。

于是,心理学家们得出结论:

生物的内外需求不平等时,会更容易物质上瘾,热衷于通过短暂的愉悦来麻痹自己。

卖卵挣钱的本质,就是一个“瘾”字。人的内在需求和外在需求不平等时,最有可能去做一些没有未来,但能够短暂减缓痛苦的事情。

比如,卖肾买iPhone,卖卵买包包,出卖身体获取利益和前途……

我很理解生存条件不好,家境困难的女孩对于财富的渴望,但“渴望”不是上瘾动机,大多数女孩并不会卖卵。

20岁左右的女孩,本来已经步入成人前期,脱离“自我中心”,能够辩证客观的看待世界。

她们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天上不会掉馅饼;了解凡事有利也有弊,谨慎做决定。

但是,读书考试提高学历,太累,再认真也总被人比下去;

工作挣钱升职加薪,太难,再努力也无法经济独立;

投资创业日夜加班,太苦逼,再投入也没法一夜暴富;

靠这些方法慢慢成长,太漫长,过程又太艰苦。

刚入社会,遇到重重挫折打击,女孩心理产生一定的退行,心里暗搓搓的期盼:

世界还能像小时候一样,围着我转。

我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不需代价。

如果这是真的,那该多好。

这时有人告诉你:

只要付出微小的代价,实现“一夜暴富”,一觉醒来就变成有钱人;

身为女性,你的身体就是宝藏,只要躺十几分钟,就可以得到几万块钱。

如此悦耳,如此甜美,连虚假的“无痛,安全,超声波取卵,没有副作用”,听起来都像是一场美梦。

总结新闻数据,我发现卖卵女孩都很年轻,平均年龄在15-23岁

这个阶段的女孩,正在经历从“自己认同”,到“学校,团体,社会认同”的过程。

过去,她们只在乎自己。

“我”和“我”一起玩,不需要攀比,不需要努力,不需要付出。

“我”自娱自乐,不亦乐乎。

但步入青春期,产生融入团体渴望。

“我”开始和很多人打交道,每个人有自己的规则,观点,外形和存在感。

女孩意识到:“我”不再是唯一标准,这世界不是围着她转的。人们不关注她,不在乎她,不称赞她,因为她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强大。

一种没来由的恐惧和焦虑,席卷全身,逼着她思考:

如何让自己更有存在感,更值得被爱,更与众不同?

一名卖卵中介说:

“我没有逼她们卖卵,我只是指了一条路,开了一个口,是她们自己非要往里面挤。”

多么冠冕堂皇的借口。

年轻女孩渴望融入社会,渴望被人称赞,这再正常不过。

即使为此铤而走险,只要知晓真相,权衡利弊,后果自负,我尊重她们的选择。

但卖卵机构“卖”的是一个谎言,一个女孩不用付出任何代价,就可以得偿所愿的白日梦。

不是每个人都拥有良好的生存条件,内外需求不平衡的时候,每个女孩都绞尽脑汁,逼自己有所改变。

寒窗苦读成近视,加班熬夜到脱发,应酬喝酒成肝炎,哪一个不是伤身又伤心?

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体肤”。

想要成功,必然要付出代价,这是年轻女孩应该树立的积极价值观。

宣称“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的卖卵,粉碎了积极价值观。他们将一场龌蹉的交易,变成扭曲客观现实,引诱女孩犯错的谎言。

一个女孩走错路,背后有千千万万个小人故意指歪方向。

挨骂受罪的是女孩,得益获利的是小人。

不公平,也不客观。

这场“卖卵”风波,不能完全甩锅给这些女孩。

她们傻,蠢,天真,可那也是我们每个女孩的青春。

更该归咎的,是恶毒卑劣的商家,为了挣钱不择手段,为了获利无底线的PUA和欺骗。

成长就是不断摔跤吃亏,坑越大,摔跤越疼。可是坑没有曝光之前,谁知道那个坑有多大呢?

这世界对女性的恶意从来不曾减少,身为女性,学习保护自己,防范恶意,永不嫌早。

愿女孩们都能爱惜自己、保护自己。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