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被判与前夫共债”3024万续:名下房产面临被执行 父母提异议之诉

2020-11-25 14:44:30 红星新闻

三年前,在婚姻法“二十四条”之下,30岁的吴女士被法院判决与前夫共同承担一笔包含本息高达3024万元的巨额债务。

吴女士介绍,这笔钱是前夫经营公司时所欠下的,并没有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其也从没在借条上签过字。而最让她无法接受的是,20年前,父母登记在自己名下的房产,如今也将面临被执行。

“我那时还不满10岁,虽然登记在我名下,但房子实际上是我父母的,是他们辛苦拼搏出钱修建起来的,这些年也一直是他们在支配。”吴女士说。

吴女士父母吴先生、张女士也对执行提出了异议,并于今年5月向法院提起了执行异议之诉,请求法院确认女儿名下房产归其夫妇所有,同时不得执行登记在女儿名下的案涉房屋。不过,其诉讼请求并未获得法院支持。一审败诉后,两人不服上诉。

11月24日,该案二审在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

巨额债务

前夫欠债无力偿还

女子被判共债3024元

吴女士是攀枝花仁和区人,1990年出生。2012年与前夫冷某某相识,随后成婚。夫妻生活五年后,于2017年3月离婚。

吴女士介绍,与冷某某离婚的最为主要原因在于,冷某某在经营公司时欠下了多笔数额巨大的债务,且无力进行偿还,并不时有债主前来催债,两人多次发生争吵,生活无法继续。

吴女士前夫经营的汽车公司 受访者供图

“结婚前,我就知道他(前夫)有在外面借钱,但没想到借了那么多。”吴女士介绍,前夫所涉的债务可谓惊人,除了银行抵押贷款还涉及巨额民间借贷,“拆东墙补西墙,债务越滚越多,到目前,欠下的本息估计有1亿多元。”

而冷某某在应对债务的过程中,还曾伪造手续向银行骗取贷款,并在两年前被法院以合同诈骗罪、骗取贷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至今仍在服刑。

吴女士介绍,前夫不仅自身涉罪,还有众多的债务官司也找了上来,且她也被牵扯进了多起债务官司。黄某某就是其中一个起诉债主,且涉及债务本息超3000万元。

黄某某于2017年2月向攀枝花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吴女士和其前夫以及前夫公司另一经营者和其爱人均成为了被告。法院在之后两次开庭审理了该案,并最终做出判决。吴女士需与冷某某共同承担该笔债务。

吴女士拿着判决书

尽管法庭上,冷某某曾称其借款并未用于家庭生活,且吴女士并未参加公司经营。吴女士也表示,该笔钱是冷某某经营公司所欠下的,并没有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她也从没在借条上签过字。

不过判决文书中,法院认为,借款发生时,吴女士和冷某某还在婚姻存续期间,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本案并无证据证实原被告双方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亦无证据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的情形,故吴女士与冷某某需共同承担还款责任。

黄某某于2017年2月向攀枝花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之后,法院两次开庭审理了该案,并最终做出判决。判决文书显示,依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条的规定,吴女士需与冷某某共同承担该笔债务。

目前,吴女士及其律师正在对案件进行申诉。

执行异议

女子名下房产面临被执行

父母提出异议称房子应归自己

这笔巨额债务让吴女士的生活遭受巨大影响,而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20年前,父母登记在自己名下的房产,如今也将面临被执行。

在黄某某的债务诉讼获得法院支持后,因吴某某未在上诉期提起上诉,判决在之后生效,并进入执行阶段。在获悉吴女士名下有登记的房产后,黄某某也向法院提出了强制执行申请。

对于名下房产,吴女士介绍,房子登记时自己还不到10岁,虽然一直在自己名下,但房子实际上是父母所有的,房屋的修建和多年来的支配处置都是由父母在进行,“他们辛苦拼搏出钱修建起来的,是一辈子的心血,如果被执行掉,那这个家就完了。”

吴女士父母吴先生、张女士也对执行提出了异议,并向法院提出了书面异议,不过被驳回。后夫妇俩于今年5月向攀枝花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执行异议之诉,请求法院确认女儿名下房产归其夫妇所有,同时不得执行登记在女儿名下的案涉房屋。该案中,黄某某为被告,女儿为第三人。

在诉讼事由中吴、张夫妇提到,案涉房屋是由其两人投资修建,为避免今后产生争议而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便将房屋登记在了当时尚未成年的女儿名下,而当时女儿既没生活来源,也无资金投入,同时自己也未将案涉房屋转让或赠与给女儿,并且多年以来房屋的使用、管理和经营也都是自己在进行,案涉房屋应当归自己所有。

不过,其诉讼请求并未获得支持。

父母上诉

请求撤销一审判决

女儿庭上落泪:“怎能由父母房产还我前夫债务”

在一审判决书中,法院认定了案涉房屋相关修建情况:1998年吴、张夫妇及张女士弟弟等三人成立“雄友公司”,其中吴、张两人占公司股份95%,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同年,雄友公司与攀枝花仁和区国土地矿局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获得仁和区一2793平方米土地使用权,后雄友公司办理了相关工程手续,在该块土地上修建起办公及住宅楼。

2000年,房屋建成后,在办理初始房屋产权登记时,吴、张夫妇将房屋分别登记到了当时未成年的女儿和儿子名下。2011年房管局在统一换发新证时,仍登记在女儿名下。

那么,吴、张两人对登记在女儿名下的案涉房屋是否享有所有权呢?法院认为,虽然案涉房屋系两人出资修建,并在2000年初始登记在未成年的女儿名下,但在经过10多年后即2011年5月统一换发新证时,仍然登记在已成年的女儿名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法律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法律效力”;第十七条“不动产权属证书是权利人享有该不动产物权的证明”的规定,案涉房产物权应认定为其女儿吴女士所有。同时认为,吴、张夫妻及女儿吴女士相互推诿规避执行。最终驳回了吴、张夫妇的诉讼请求。

一审败诉后,两人不服上诉。11月24日,该案二审在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吴、张夫妇对执行标的是否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利依旧是焦点。

吴、张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并确认案涉房屋应归其所有,并不得执行。同时在庭上出示了多份十多年前的贷款抵押合同及相关公证文书,以证明登记在女儿名下的房产实际由其夫妻两在进行支配处置。

吴女士则称,此前的民间借贷案及目前的执行异议之诉归根到底是一件事情,即黄某某放贷给前夫冷某某及其公司,而前夫无力偿还,将债务放在了自己身上,“我名下的房产虽然登记在我名下,但我从来不认为这个房子属于我,这是父母几十年的心血,怎么可能由我父母的房产来还我前夫的债务。”

而黄某某一方则称一审法院事实认定清晰,对吴、张两人说法不予认可,应维持一审原判。

该案未当庭宣判。

红星新闻此前报道:

https://dy.163.com/v2/article/detail/FRIEVPNJ051492T3.html

两年前,吴女士前夫因骗取贷款、合同诈骗获刑三年六个月。因无力还款,债主黄某某将冷某某及妻子吴女士等人起诉至法院,要求偿还借款本息3024万元。2017年10月,攀枝花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吴女士承担连带偿还责任,和丈夫冷某某等人共同偿还这笔债务。

吴女士称,这笔钱是前夫经营公司所欠下的债务,并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我和黄某某根本不熟,我也从来没有在借条上签字,他(前夫)也没给我买过房产,也没用到家庭生活上,为什么要我来还钱?”

更令吴女士无法接受的是,20多年前,父母登记在她名下的房产,如今价值近千万元,黄某某向法院申请执行她名下的财产,用于偿还这笔债务。不过,因吴女士的父母提出执行异议,目前该财产被暂缓执行。

前夫欠下债务无力偿还

因合同诈骗罪、骗取贷款罪获刑

1990年出生的吴女士,是攀枝花仁和区人,2012年与冷某某相识,一年后步入婚姻殿堂。“我认识他时,他就与其他人开了一家汽车服务公司。”吴女士称,2016年经过股权变更,前夫冷某某和刘某各占股份50%,刘某是公司的法人代表和执行董事,主要销售一些进口车辆。

吴女士前夫经营的汽车公司 受访者供图

“结婚之前,我就知道他有在外面借钱,但是没想到借了那么多。”吴女士对红星新闻称,在婚姻存续期间,她知道前夫为了公司发展在借款,但是具体借了多少数额并不清楚。2017年初,前夫经营的公司债务无力偿还,不断有债主前来催债。因为借款的债务问题,她和前夫多次发生争吵,于2017年3月办理了离婚手续。

吴女士称,前夫冷某某因涉嫌犯贷款诈骗罪,于2017年2月23日被攀枝花市公安局仁和区分局取保候审,2018年4月3日被该局依法逮捕。公司法人刘某因涉嫌犯职务侵占罪,于2017年3月10日被攀枝花市公安局仁和区分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14日被该局依法逮捕。

红星新闻记者获得的判决书显示,经攀枝花市仁和区人民法院审理查明,2010年11月,刘某、冷某某等人投资成立攀枝花市某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刘某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冷某某主要负责销售业务等。2014年至2015年,被告人刘某、冷某某为修建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的新办公楼,欠下大量债务不能偿还。刘某、冷某某为了获取资金归还债务,二人商量伪造假手续向银行贷款,具体由被告人冷某某负责办理。

法院审理认为,刘某、冷某某为偿还公司债务,共谋采取欺骗手段,参与骗取银行借款245万元、天津某融资租赁有限公司资金178万余元,并将所骗取的上述资金用于归还债务,均属于直接责任人员,其行为均构成合同诈骗罪、骗取贷款罪。2018年4月,法院一审判处刘某有期徒刑四年,冷某某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该院一审判决后,刘某、冷某某上诉,但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目前,两人在服刑期间。

债主起诉偿还3024万元本息

法院判她承担连带偿还责任

吴女士称,虽然前夫冷某某入狱服刑,但是债主们并未停止追债,她也涉入多起债务官司。“他(前夫)借的钱实在太多了,起初公司为了购买一块土地,无法向银行抵押贷款,于是只好进行民间借贷,由于借款无力偿还,只能循环借贷,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让债务越滚越多,截至到目前,欠下的本息估计有1亿多元”。

吴女士前夫经营的汽车公司 受访者供图

2017年2月,债主黄某某向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冷某某、吴女士、刘某某、唐某某(刘某某之妻)、公司共同偿还借款3024.77万元,法院在当年2月、5月两次开庭审理此案。吴女士称,直到成为被告,她才知道有这笔巨额借款。

冷某某在法庭中辩称,借款主体是公司而非他个人,“前妻吴女士及刘某妻子唐某某均未参加公司经营”。2014年至2017年,公司累计向黄某某借款100余次,大部分借款都是直接由他和黄某某之间发生的资金往来,因为他是公司的总经理和股东,并负责公司的销售、采购及其他债权人的资金安排,大部分对外债务都是取得董事长刘某同意下进行资金往来。黄某某向法院提交的银行承兑汇票借条上,均有该公司法人代表刘某和他的签名并加盖了公司的印章。

冷某某还称,他替公司借的款并未用于家庭生活。第二次开庭中,黄某某提出他与吴女士发生过大额银行转账。对此,冷某某辨称,是因为妻子吴女士需要到银行按揭贷款购买汽车,但是其资信不够,于是按照银行的建议,他和财务与吴女士进行多次转账,但是吴女士均是在24小时内转回他和财务的账户,或代公司转款给其他债权人。

法院审理认为,冷某某、刘某和该公司作为共同的借款人,应当成为共同的还款主体。其次,本案所涉借款发生之时,冷某某和吴女士、刘某和唐某某均在婚姻存续期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本案并无证据证实原被告双方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亦无证据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的情形,故吴女士和唐某某应当与冷某某、刘某和公司共同承担还款责任。

2017年10月16日,攀枝花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冷某某、刘某、该公司、吴女士、唐某某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连带偿还黄某某借款本金2897万元、利息127.77万元;同时,向黄某某支付自2017年2月13日起至本判决生效之日的利息(以2897万元为本金,按照年利率24%支付利息)。

“因为债务纠纷这些问题,我已经和父母都闹僵了,那段时间心情很不好,根本不想去管这些。”吴女士告诉红星新闻,攀枝花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后,她并没有向法院提起上诉,“在这个案子中,我最失败的就是没有及时上诉”。

父母登记在她名下的财产要被执行

向法院提出异议

吴女士称,在法院判决后,黄某某向法院申请执行她名下的财产。在她10岁时,父母将部分房产登记在她的名下,现在价值近一千万元,“我和父母都提出了执行异议,目前该房产被暂缓执行”。

吴女士的父母称,二人于1998年以攀枝花某公司的名义购买了位于攀枝花市仁和区的土地,并在其上修建了案争房屋。为避免今后产生争议,二人当时将案争房屋登记在只有10岁的女儿吴女士名下。案争房屋修建时,吴女士年幼、无经济来源,不具备与他们二人共同修建或单独购买房屋的能力,且他们至今未将案争房屋转让或赠与给吴女士,故房屋属于他们所有。吴女士的父母不服攀枝花中级人民法院的查封、处置,书面提出异议。

法院认为,吴女士的父母系基于对案涉三套房屋的所有权提出排除执行异议,应审查其是否系权利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规定》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已登记的不动产,按照不动产登记簿判断案外人是否系权利人。因案涉房屋登记在吴女士名下,故案外人吴女士的父母不符合权利人条件,本院对其执行异议请求不予支持。

今年4月26日,攀枝花中级人民法院作出执行裁定,驳回吴女士父母的异议请求。红星新闻记者采访了解到,吴女士的父母不服裁定,为了保全上述财产,于是将黄某某、吴女士作为被告起诉,此案将于近期在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申请再审被驳回

准备走申诉程序

从去年开始,吴女士也为了这笔3000余万的债务走上了申诉之路,她向攀枝花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请求部分撤销民事判决,改判其不承担还款责任。不过,攀枝花中级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本案原审判决程序合法,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吴女士的再审申请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再审理由不能成立。去年4月1日,该法院驳回了吴女士再审申请。

法院驳回吴女士再审申请

申请再审被驳回后,吴女士向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申请监督。该检察院认为:该案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监督条件。去年12月11日,攀枝花市检察院作出不支持吴女士提出的监督申请决定。

“对于这笔3000余万债务,实在无力承担,我现在在一家公司上班,还带着两个孩子,一个6岁,一个3岁,压力特别大。”目前,吴女士正在委托律师准备材料,准备走申诉程序,她说:“只要有一丝希望,我都要试一试,无论结果如何。”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李超_NB12814)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