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留守妇女的性生活有多尴尬?

2020-11-25 09:09:57 颇有微言

辛苦在外打拼的时候不要忽略了你最爱的人。

世界上最动人的情话不是我爱你,而是我一直在你身边。

01

每年春节忙碌了一年的农民工兄弟,在家里经过短暂的休憩,又要重新出发。许多夫妻又将面临两地分居的寂寞生活。

但是今年我却听到来自老家的和往年不一样的话题。

伯父告诉我,村里许多年轻人如今宁可少挣点钱,也要回家乡打工,原因是要守护着留守的老婆,不然自己的老婆就可能成了别人的“乡村二奶”或“乡村小姐”。

今天的乡村少了些质朴,多了些纷杂。那些传统的优良民风随着现代开放的风潮在逐渐远离我们。

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可如今一些坏兔子专吃窝边草,搞得那些留守妇女的丈夫在外很不安心,整日忧心忡忡。

村里的洪水山(化名)在福建打工,从年头忙到年尾,本来老板留他在公司过年,说有过年的补贴和三倍的工资,可他无论如何也要回家过年。

农历十二月廿七,他坐上了回家乡的列车,行囊中有他为妻子、孩子、父母买的衣服。

今年他为妻买的礼物最多,因为他觉得妻子为这个家留守在乡村,吃了太多的苦。

父母年迈多病需要护理,孩子尚小需要看守,还有5亩责任田要种。当他风尘仆仆赶到家时,一家人高高兴兴过了一个团圆年。

然而,他没有想到,侄子的一句话,让这个家庭发生了质的变化。

那天,洪水山去哥哥家,他给六岁的小侄子压岁钱,拿了红包侄子可高兴了,忽然轻轻地对洪山水说:“叔叔,我给你讲个秘密,你保证不能给任何人讲。”

他对侄子说:“好的,保证不给任何人讲。”

小侄子告诉他,婶婶常与村里的菁山伯伯睡在一起。

洪水山一听就懵了!菁山是个泥工,他在县城当小包工头,年龄比他大十多岁。

如今他家在村里是比较富裕的一家,在村后建了一幢小别墅,还买了小车。据说不少留守妇女都和他有一腿。

洪水山曾经就担心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没想到果真就应验了!他相信侄子的话,孩子是不会说谎的。

可他想不通的是,父母应该也知道这件事,为什么不告诉他?

当他问父母时,父母一再坚持说是没有的事,别听外面乱说。

当洪水山说出是小侄子告诉他的时,他的老父亲才无奈地说:你准备咋办?

洪水山斩钉截铁说:“离婚!”

老父亲摇摇头,说:“算了吧,孩子!离了,你就得打一辈子光棍!你上有老下有小,谁还愿意嫁给你?如今娶一个女人少也要8万元彩礼,你拿得出来吗?说句良心话,这几年苦了你媳妇,里里外外都是她一个人干,你一年到头不在家,有几个年轻的人熬得住?我劝你还是回到县城去打工,这样每天能回家里住,钱虽然少些,但可照顾家里,夫妻团聚啊。”

洪水山既痛苦,又纠结,一时不能面对。节后他还是绝望地踏上了回福建打工的路程。

02

村里还有一位叫新新(化名)的年轻人,回家过春节就是和老婆拿离婚书。

去年春节的时候,新新没有回家,把妻子接到了自己打工的地方团聚。

小两口已经快一年没有在一起,小别胜新婚。一天,妻子去市场买菜,被当地查流动人口孕检的人给抓去做环孕检,结果被查出怀孕了!

当新新接到这个电话,让他到计生服务站去陪着妻子做流产时,新新顿时就崩溃了!

他一年都没和妻子在一起,妻子肯定是留守在家被别人给“祸害”了!

新新强忍着悲痛,陪着妻子做人流。

三天后,他一言不发地把妻子送上了开往老家的列车上,无论妻子如何哀求,他始终无法咽下这只恶心的苍蝇。

当着妻子的面,他打电话通知岳父母,告诉他们,他要和他们的女儿离婚!

后来,新新知道了妻子经常去村长家打麻将,有人告诉他是村长把他老婆“祸害”了。据说村长“祸害”了不少留守妇女。

于是,这个春节,他一心等着的就是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上班,把婚离了,然后逃离这个让他做噩梦的村庄。

说兔子吃窝边草,村里的扁嘴(化名)吃窝边草就吃得让人愕然。

弟弟在外面打工,他竟然和弟媳妇粘乎乎地在一起。被弟弟发现后,这一对男女却私奔了。

后来这女人和丈夫离了婚,却成了扁嘴名副其实的二奶了,而扁嘴的弟弟至今单身一个,还要带着一个孩子。

如此丧门败户的事也出现,村里的年轻人更是诚惶诚恐,要不和老婆一同外出打工,要不在本县打工,守护老婆。

03

窥一斑可见全豹。这样的事情不只发生在一个村庄,在农村它有一定的普遍性。综观各地报道,这样的事也屡见不鲜。

在一个女性扎堆,男人稀缺的地方,恶棍也会变成女人的“偶像”。《生活新报》曾报道了现代“西门庆”与十余少妇有染,被村民乱棒打死的事件。

这位叫杜凤华(化名)的农民之所以能够对这些妇女为所欲为,是因为男人外出打工之后,该村慢慢成了“寡妇村”。

留守妇女微势的力量抵不住一个恶棍的冲击,一些留守妇女将杜凤华这名始终以蹂躏她们的肉体为目的恶棍,最后却看成了精神和身体上的依靠。

我们不能完全归罪于这些留守女人的堕落,我们的社会应该反思反思,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男人伴随身边,共享天伦?

中国农业大学一项研究显示,全国有8700万农村留守人口,其中有4700万留守妇女。

调查中发现,留守妇女隐讳地表达了她们的性压抑问题,“她们长期处于性压抑状态,这也导致了连锁的负面情绪。”69.8%的留守妇女经常感到烦躁,50.6%的留守妇女经常感到焦虑,39.0%的妇女经常感到压抑。

04

与丈夫一同去打工,孩子没人看管,怕荒废了孩子的未来和前程;

在家管教孩子,伺俸公婆,又不能和丈夫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长期的性压抑,让她们烦躁而焦虑。她们就是这样艰难地忍受着这种痛苦的生活。

繁重的体力劳动似乎还不难承受,让她们更加难以忍受的是长期的性压抑。

尤其对于处于性欲旺盛期的年轻妇女来说,性压抑已经成了她们感情生活的一大痛楚。

当然,有4700万留守妇女的性压抑,也就有相对应的另一个数字,她们的丈夫在外打工同样有性压抑。

一个在城市,一个远在故乡的乡村,过着牛郎织女的生活。

白天,他们忙着挣钱,夜晚,他们很孤独、无聊,耐不住寂寞的,就去找小姐。

性压抑带来的煎熬,已经引发了另一种社会问题——离婚。有资料显示,在众多的离婚案件中,发生在外出务工或经商人员家庭的约占80%。

外出务工夫妻长期两地分居,缺乏思想沟通以及性交流,造成感情疏远,久而久之婚姻难以维持。

而留守的妻子成了别人的“乡村二奶”或“乡村小姐”,已成为当今离婚的重要之因。

相关推荐:

一个留守女人的真实故事:异地夫妻,性是重头戏

吴玉生今天又早早回来,对徐小蝶眨眨眼。

徐小蝶就明白,今晚消停不了,丈夫要出国打工,她只能全力配合晚上的演出。

徐小蝶其实不愿意丈夫吴玉生出国打工,她不想忍受那种蚀骨的思念。

况且家里老的老,少的少,丈夫走了,自己要扛下多大的担子。

临走前三四天晚上,吴玉生都早早就回了家。

吃过徐小蝶包的茴香馅饺子,西红柿鸡蛋馅饺子,牛肉大葱馅饺子,再喝两口小酒就把她搂到了床上,每天都要做足五次。

徐小蝶听人说了,出门饺子下车面,她想把最好的都给吴玉生。

吴玉生说,到了国外怕憋得慌,他得提前把火泄了。

徐小蝶于是在床上也不像平常那样关着灯,她打开灯,让吴玉生把她裸着的身子仔仔细细看了够。

徐小蝶和吴玉生结婚五年,吴玉生在她之前从来没有碰过女人。

在她之后像是开了闸的洪水般,每晚都要来两次,两人年轻,也会折腾,会照着买的录像开车。

有时候住在对面屋的婆婆会重重咳嗽几句,提醒他们。

夜凉如水,徐小蝶靠在吴玉生的身上,刮着他的鼻头:“到那边,你得为我守身如玉,不许找外国女人。”

吴玉生就笑:“光说我,你呢,家里什么我都放心,我就放心不下你,到时候被别的男人拐跑了怎么办,说说,刚才你有多么疯狂。”

徐小蝶小拳头捶在他的胸膛:“我是女人,才不像你们老爷们一样,一天不弄就和丢了魂一样。”

吴玉生搂着她吧唧亲了一口,附在她的耳边悄悄说了一句话,行,我自己解决。

徐小蝶初中毕业,但喜欢看一些言情小说,书上的爱情故事里掺杂的性爱、人性描写,她多少也看过。

知道男人在外面根本不可能绝对的忠诚,但是她愿意相信吴玉生。

因为吴玉生说除了留下必要的生活费,会把所有的钱都给她寄回来,手里没钱,自然也就不想扯蛋的事了。

男人的钱在哪里心就在哪里,徐小蝶相信,吴玉生是爱自己的。

虽然自己留守在家的日子也很艰难,但毕竟身边有亲人,朋友,遇事会有人帮,吴玉生在外才难。

之所以答应吴玉生出门打工,也是因为吴玉生是个男人。

他规划着她和他的未来,这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徐小蝶相信他。

她不愿意吴玉生出国打工,刚听到消息时对他说,离开这个公司就不能活了吗,那些打零工的,送快递的不都活得好好的。

吴玉生就搂着她的腰坐在床上给她分析。

现在公司形势不好,他只是一个普通工人,将来难免有下岗的危险。

但是现在公司在乌拉圭开设分公司,去了,他不仅职务能升一级,每月的收入也能拿到三万元,比现在高多了。

家里老人的病需要钱,将来儿子上幼儿园,上小学,中学,考大学,买房,娶媳妇哪样不需要钱。

既然有这么好的机会不去白不去,别人抢着去都去不了呢,是主任看重他的手艺,和厂长要求必须带他去。

在本地累死也拿不到这么高的工资,五千撑死。

徐小蝶知道吴玉生说的是实话,吴玉生这个男人一直让她踏实。

就是因为他除了抽点烟是花销,挣的所有钱都花在了家里,花在了徐小蝶的身上。

他答应徐小蝶,只去三年,攒够钱就回来开一个小超市,再和她一起和和美美过日子。

不过他也警告徐小蝶,不许和别的男人有过多接触,如果让他知道了,活剥了她。

吴玉生的脾气徐小蝶知道,别看他人高马大的,对自己也舍得花钱,对孩子老人都好,性子急,有点小心眼。

自己和别的男人多说几句话都会生好几天闷气,要不就是鸡蛋里挑骨头,骂她。

村里的男人娶不上媳妇的多了,吴玉生也是仗着在有五险一金的钢铁公司工作,不然当初老妈也不肯让她嫁的。

所以在村里碰到任何男人徐小蝶都是绕着走。

一来她是真的爱吴玉生,有着浓重的家庭观念;

二来看不上他们;

三来吴玉生能够让她满足,她只想过自己美美的小日子,不想有任何枝节。

吴玉生警告她,她把这当成了爱,她当即发誓:如果做了对不起吴玉生的事,就让她折一条腿,成瘸子。”

吴玉生就满意地在她额头亲了亲,狂野地把她折腾地散了架。

再恋恋不舍,也总有分别的那天,公司规定的日子到了,吴玉生走了。

有很长时间,徐小蝶都缓不过神来。

每天晚上到了被窝,伸手摸不到那宽大的胸膛,她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失落。

为了缓解这种失落,她白天拼命地干活,干完地里的干家里的,再干家里的。

虽然身处乡村,她家的院里被她修整得溜光水滑。

从大门口到屋门口是一条甬路,道路两旁栽满了月季,牡丹,院墙边上则是各式的蔬菜。

吴玉生的公司新建,什么都没有,隔了五天,他才找到一个有信号的地方给徐小蝶发语音,视频都看不了,信号太弱。

听到吴玉生的声音,她没来由就哭了出来,说想他。

吴玉生好生安慰了半天,说公司现在刚开始搞基建,活多,会多,现在要开会就挂掉了,根本没有时间让她细说。

她感觉自己的胸口像是被堵了什么,难受得很。

从来不爱出去闲逛的她走到了村外的一条柏油路,空气闷热,似乎要下雨了。

儿子被自己的爹妈接去,公婆去走亲戚,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孤单好孤单。

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她也不知道。

她的右眼皮还在不停地跳,老人们常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可是她有疼爱她的她丈夫,和公婆也没有矛盾,能有什么灾星呢。

她从来不相信这些,认为不过是一些江湖术士的无稽之言,骗钱罢了。

而且人们也是因为心里有了阴暗,才会相信这些,作为八零后的她才不相信呢。

她心里明白,自己有些寂寞而已。

吴玉生在家的时候,只要他下班,两个人就会商量吃什么,吃完饭带着儿子玩会游戏,儿子就会被公婆领走,吴玉生就会乐此不疲地折腾她。

她信誓旦旦答应吴玉生的时候,对自己是真的有信心。

说心里话,她对那件事不是很热衷,甚至因为吴玉生的次数太多,会有厌烦的心。

有时候和初中同学刘娜说起,刘娜是她最好的闺蜜,刘娜就说她身在福中不知福,等哪一天吴玉生出远门几天,她就知道独守闺房的难处了。

没想到话音刚落不过半年,吴玉生就出国了,不是几天,而是三年。

刘娜的老公和她也是两地分居,不过她老公在宁夏做生意,一个月还能回来一次,刘娜就受不了,和她的一个男同学关系亲密。

徐小蝶不喜欢惹事,也不喜欢打听事,但是刘娜很大方,有两次请客都带着她,还给她老公发视频,但是只照徐小蝶,不照男同学。

徐小蝶就知道,刘娜在拿她打掩护,她打心眼里烦气这种事,渐渐少了和她的联系。

刘娜那个人大大咧咧的,不知道徐小蝶弯弯绕的心思。

偶尔还会打电话来问徐小蝶和老公是不是又在玩什么新花样,徐小蝶这时候就特别后悔,为什么会和她说那些。

真是想曹操,曹操就打电话来,刘娜在电话里嚷道:“徐小蝶,我老公回来了,说要请你吃饭,谢谢你对我的照顾。”

徐小蝶本想拒绝,可是刘娜说怕她老公怀疑什么,让徐小蝶一定出席。

宁拆一座庙,不拆一座婚,徐小蝶本性善良。

虽然现在不太喜欢刘娜,这个忙她还是想帮帮刘娜。

况且在家里呆着也是极其无聊。

要下雨了,刘娜说一会开车来接她,让她打扮一下。

徐小蝶回到家,找出准备穿的衣服,就坐在镜子前抹一些粉啊蜜的,见刘娜的老公总不能太寒碜。

她突然发现镜子里的自己黯淡无光,脸上还冒出了几颗斑点。

她想起了刘娜对她说过的话:“你看看你的脸,光滑无暇,像是一颗刚剥了皮的鸡蛋,那都是吴玉生滋润的功劳,你别不相信啊,男人的性爱有美颜功能。”

那时候两人关系还好,徐小蝶就骂她不要脸。

可是吴玉生刚刚走掉一个月,自己脸上就长斑,是不是验证了刘娜的话。

她想起每当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就辗转反侧,思恋如同初夏雨后的的藤蔓,悄无声息地疯长。

她只能起身来回走动,住在对面的婆婆就会喊她:“小蝶哪里不舒服?”

她只能应一声,又钻回冰凉的被窝。

叹了一口气,她将脸上的斑点遮住,等刘娜来接她。

公公和婆婆串亲戚回来,看她穿了一身新衣服,又打扮得光鲜水亮,公公重重咳了一声,给婆婆使了一个眼色。

婆婆就上前来,拉着徐小蝶的手:“小蝶,就要下雨了,你这是要去哪?”

徐小蝶老实作答说和同学刘娜出去吃饭,公婆长出一口气:“噢,是女同学啊,没事,出去玩高兴点。”

然后还要给她二百元钱,徐小蝶就说刘娜请客。

在微信里徐小蝶已经告诉她吴玉生出国了,让刘娜说话要有把门的。

正说着呢,刘娜从门外走进来:“徐小蝶,你这是有多闲,一亩地的大院子让你给整的跟花园似的,是不是吴玉生不在家,你那劲没处使,都用在地上了。”

瞪了她一眼,徐小蝶又朝公婆的方向努努嘴。

不知为什么,刘娜今天说这话,徐小蝶听着没有了往日的刺耳,不过碍于公婆在面前,她还是装作沉下脸来。

刘娜是场面人,自然懂徐小蝶的意思。

亲亲热热拉着老俩口的手:“大爷大妈,你们放心把小蝶交给我,明天早上我一准把她全乎地送回来。”

“怎么还要在外过夜?”公公突然发问,婆婆的脸色也蒙上一层黑雾。

刘娜眼睛一转:“我请小蝶晚上去看电影,我车技不好,所以晚上就不回来,让她住我家。”

徐小蝶也没有想到要在外面过夜,瞪了刘娜一眼,又不好驳她的面子,只好说确实约好了。

其实她心里也有小小的期待,想要去放纵一把。

自从结婚后,她还从来没有在外面过过夜。

车子到了一家装修精美的饭店,刘娜搂着徐小蝶的腰袅袅走进了包房。

里面除了刘娜的老公展志强,还有一个男人。

徐小蝶疑惑地看向刘娜。

刘娜急忙介绍,说那个男人是展志强生意上的朋友,今天一起吃个便饭。

刘娜和老公大概是一个月没有见,刘娜靠在他老公的身边,一口一个亲爱地叫着,往他嘴里塞着菜。

旁边的男人似乎见怪不怪,反倒是徐小蝶看着扎眼,或许是触景生情,她拿起桌上的果酒不停地往嘴里倒。

不知不觉就多了,怎么回来的都不知道,只记得有一双大手扶着她。

徐小蝶睁开眼,模模糊糊看见宽大的落地窗,自己躺在大床上,床边有一个高大的身影。

这是在哪?

她腾地跳起来,指着床边的男人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