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黑暗的处女交易:12岁那年,母亲把她的童贞卖给了一个老头

2020-11-25 01:26:11 娱乐叭秀

离别的时刻来临,DaraKeo和妈妈Rotana相视而望,泪流不止。电动黄包车缓缓到达她们位于柬埔寨首都金边的破旧房屋,来接十二岁大的Keo到未知的地点。因为害怕,Keo止不住地哭泣,母亲Rotana则因为自己做了一件不堪的事而流泪:她把女儿的童贞卖给一个有钱有势的男人。

黄包车司机带Keo到一间非法经营的医疗诊所,一位受雇于皮条客的贪婪医生,负责检查她的处女膜是否完好、抽血检验她是否感染艾滋。「他确认我是一个处女,而且没有染上任何疾病。」现年十七岁的Keo回忆说,「然后我就被带到买我的男人那里,在那一星期内,他每天都要强奸我我好几次,而且不带套」台面下的处女性交易

国外观光客或本地人可以十块或二十块美金,在首都的酒吧或KTV买春。然而,柬埔寨高度地下化的顶级处女性交易,却是完全不同的样貌。那些嫖客都是权贵集团的成员,或是亚洲其他国家的富豪菁英,他们支付500到5,000美金不等的费用,与处女共度春宵。

处女交易蓬勃发展主要的原因是「文化迷思」,ChhivKekPung博士解释:「老一辈的亚洲男人相信,和处女做爱可以得到神奇的力量,使他们永保年轻。处女性交易可以敲诈柬埔寨无以计数的清寒家庭,而且这方面的法规非常薄弱。」人口贩卖、买春和卖淫在柬埔寨都是违法的,但是因为警力吃紧,所以从来没有人因为嫖处女而被柬埔寨法庭判刑。前警探、现为金边反性剥削顾问的EricMeldrum说,「这些男人一点都不怕,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可以逍遥法外。」回顾灰暗过往

Keo和Rotana,在她们住在月租十美元的迷你高脚屋里头,对记者说出了她们的故事。屋外小孩号啕大哭,墙壁随着人们经过贫民窟摇晃的通道而左右摆荡。现年62岁的Rotana很沉默,她说,出卖女儿的童贞是不得已的选择。

Rotana三十几岁才结婚,相比之下算是晚婚,婚后育有六名子女。她无法早婚的原因,是由于在当时,自由恋爱和自组家庭是被禁止的。她的六个小孩中,有三个死于热病,其余三个靠她每天微薄的一美元拾荒收入得以温饱。她的先生酗酒赌博样样来。Rotana说:「他死后留下一大笔赌债,债主在我没有钱还的时候恐吓我。」几个在当皮条客的女邻居或老鸨便跟Rotana接洽,「她答应我,如果出卖Keo的童贞,就会给我一大笔钱。」处女性交易会雇用当地女性来诱骗少女,因为她们比较容易和妈妈们变成朋友。「恐惧和焦虑使我心力憔悴」Rotana说,「最后,我只好答应了。」依赖非政府组织救援

RattanaChey,21岁,六年前发现她赌博成瘾的母亲计划出卖她的童贞,便逃到了RiverkidsProject,这是一个非政府组织,2007年由一群新加坡志工创立,Riverkids在柬埔寨设有四个办公室,提供孩子们庇护、教育和职业训练。

Chey解释:「Riverkids提供米给我们家,作为不出卖我的条件。」每包米价值约十美元,这足以温饱Chey一家八口。机构也借一小笔贷款给她母亲,让她靠着卖面包来戒掉她赌博的恶习。Riverkids招募Chey加入学习缝纫的计划;因为这个课程,Chey现在有一份薪水不错的裁缝工作。尽管如此,她的母亲因为受到大笔现金的诱惑,偶尔还是想出卖她的童贞。「有一个新加坡来的商人为了和我上床,出价4,000美金。」Chey说,「我妈非常渴望我答应。」但因为Riverkids的援助,Chey得以反抗她母亲的施压。

除此之外,Riverkids也帮助那些遭到处女性交易迫害的少女,洗清她们的污名。他们安排这些女孩儿们,接受发型设计或是计算机技能等职业训练,让她们可以赚取一份稳定的收入。这也帮助她们在邻居街坊间,重新获得尊重。我想改变现状

回到金边的贫民窟,Riverkids尽其所能地弥补这个严重的执法缺陷。Chey说她很幸运能够及时得到帮助,不过令她最开心的是,她可以拯救她8岁和15岁的妹妹。作为一名女裁缝所带来的稳定收入,使得Chey成为家中主要经济支柱,让她在家里说话最有分量。「我妈想要出卖我两个妹妹的童贞,我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她说。「由于我有谋生能力,我现在是家里地位最大的人。我决心要改变现状。」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