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写日记的女厅官落马,莫言曾为其新书作序

2020-11-24 19:57:55 大白新闻

【撰文/陶新】11月23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转发山东省纪委监委的消息称,山东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原党委书记、局长郑金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山东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大白新闻注意到,郑金兰已退休近五年,她曾担任某行业作协名誉主席,在任时每天坚持记日记,并结集出版了《矿工手记》,著名作家莫言曾为该书作序:“希望金兰大姐继续‘手记’下去……”

仕途起步于潍坊,曾使“风筝文化”成为世界品牌

公开简历显示,郑金兰1952年7月生,山东青州人,中央党校研究生学历,1973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3年8月参加工作。

郑金兰资料图

郑金兰1988年担任潍坊市文化局局长,四年之后升任潍坊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1997年12月起任潍坊市委副书记、潍坊医学院党委书记、省地矿局党副局长等职,2007年3月,郑金兰任省地矿局党委书记、局长。但在此前的2005年7月,她在任潍坊市委副书记时,就已经是正厅级。

大白新闻梳理发现,郑金兰在潍坊工作时,当地媒体对她在潍坊的工作给予极高的评价:“郑金兰是潍坊国际风筝会的主要策划、组织者,曾连续11届担任风筝会的副总指挥、总指挥,使‘风筝文化’成为世界品牌,并被选为联合国国际民间艺术组织副主席。”

对于郑金兰在潍坊推行的农业产业化和组织推行素质教育,舆论也给予了正面评价,称其在任上时,“潍坊现代农业成绩斐然”。2006年8月,郑金兰的著作《三农手记》出版,境内外200多家媒体进行过报道或转载。

曾任行业作协名誉主席,莫言为其作品作序

2007年3月,郑金兰被从副职“扶正”为山东省地矿局党委书记、局长,成为全国地矿系统唯一一位女局长,工作上也“可圈可点”。

郑金兰资料图

郑金兰在行业里最受关注的,主要是写作。从2006年年底开始,她在地矿局继续保持自己将每天的工作以日记形式记录下来的习惯,并在2011年结集出版了《地矿手记》。此前,她已经结集出版了《三农手记》《潍坊民间艺术史话》等著作。

《地矿手记》被认为是“全国第一本全景式书写地矿人传奇经历和记录地矿行业现状的优秀纪实作品”,“读罢《地矿手记》,我真的情不自禁地产生了想和可敬可爱的地矿汉子们交朋友的冲动……”“希望金兰大姐继续‘手记’下去……”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在为《地矿手记》所作的序言中这样写道。

2013年3月,郑金兰离开山东省地矿局,转任山东省政协常委、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主任委员,2015年12月退休。在其退休前夕的2015年7月19日,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山东分会(山东省国土资源作家协会)在济南召开成立大会,郑金兰被选举为分会名誉主席。【参考资料:中国矿业报、国土资源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等】

延伸阅读

广州70后厅官荒淫事:6年嫖娼200次 只找学生和模特

身为广州某国际旅行社总经理,6年来却甘当广州市政府原副秘书长晏拥军的“私人生活秘书”,负责在酒店开房,并为晏拥军200次嫖娼支付了60万元嫖资……去年媒体曾报道此案,日前,有网媒将此案判决书全文详细披露,人们在感叹案情细节详尽令人瞠目结舌之余,“性贿赂”犯罪再度引起公众关注……

根据相关媒体于11月6日时发布一则消息称,广东省梅州市的常委原副市长晏拥军下马,根据调查后发现,晏拥军所贪污的金额已经达到了近百万,而且让人不可相信的是晏拥军收到的性贿赂高达两百多次。

嫖娼200次、嫖资60万,这是广州市政府原副秘书长晏拥军被法院认定的部分受贿事实。

2018年4月28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此案的一审判决书。该判决书显示,晏拥军犯贪污罪和受贿罪,被广东省中山市中院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法院认定的93.7万元人民币受贿数额,包含商人郭某为晏拥军支付的60万元嫖资。

此案的辩护律师曾提出,晏拥军嫖娼应按违纪处理,对指控的嫖娼次数也持有异议。法院则认为,本案中的嫖资属于财产性利益,依法可以认定为受贿犯罪中的财物。对于晏拥军的嫖娼次数和嫖资数额,法院“从低认定”其嫖娼200次,受贿嫖资为60万元。

企业老总充当“生活秘书”,安排嫖娼200多次

1971年出生的晏拥军,曾任广州团市委副书记、荔湾区区长、广州市政府副秘书长等职。2015年4月,广州市纪委对晏拥军立案调查,此后移送司法机关。

2018年4月28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此案的一审判决书。广东省中山市中院审理查明:2006年4月至2007年12月,晏拥军利用担任广州团市委副书记的职务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财物24万元;2009年至2015年,晏拥军先后担任广州市荔湾区委宣传部长、副区长、区长和广州市政府副秘书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和索取他人财物,为他人牟取利益,受贿数额合计人民币93.7万元、美元1万元、英镑2000元。

法院认定晏拥军受贿的数额中,嫖资超过一半,均由商人郭某支付。

案发前,郭某是广州十三行国际旅行社的总经理。据其交待,2009年晏拥军提出让他做“私人生活秘书”,“我非常高兴,当即表示愿意,希望他一直关照着我。”

此后6年间,郭某作为晏拥军的“私人生活秘书”,为晏拥军解决“日常的花费、吃饭、喝酒、赌博、嫖娼等事情”。

“我为他安排开房300多次,其中同时有嫖娼的200多次。”郭某供称,为晏拥军开房大多数在广州海航威斯汀酒店,一次住宿费1280元。“嫖娼一次给小姐的费用3000元,有些质素好的小姐要5000元,有时候晏拥军还会要求两位小姐同时给他服务,嫖娼费用一共70多万元。”郭某回忆,他最后一次为晏拥军安排嫖娼是2015年4月,他在成都香格里拉酒店开了一间房,先后叫了两个“小姐”过来给晏拥军嫖宿。

郭某称,他主要通过其情妇介绍“小姐”给晏拥军,这些“小姐”多是在校女学生或模特。

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中,包括4名“小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

一审判决书中,记载了晏拥军在侦查阶段供述的主要内容。据他称,2009年他调到荔湾区工作后,经常和郭某等人到酒店开房打牌。“离约定打牌时间较长,或者打牌结束时间较早,郭某会主动联系一些女性(兼职导游、模特和大学生)到酒店提供性服务。”晏拥军交待,他嫖娼次数“大概200次”,嫖资均由郭某支付,“基本是每次3000元或5000元。”

一审法院“从低认定”60万嫖资系受贿

中山市中院于2017年12月26日作出一审判决。晏拥军被以贪污罪判刑三年、以受贿罪判刑五年。法院决定对其执行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七十万元。

四川一厅官受贿落马 地产商人送300万被拒:送少了

11月13日晚,四川省纪委监委网站刊发《廉洁四川》第299期《伸手必被捉》,讲述资阳市政府原副秘书长、市政府办公室原党组成员邹明勇的贪腐故事:他以官谋利,以权谋私,为他人在房地产开发项目规划、工程建设招投标、工程款拨付等方面提供帮助,收受财物共计5000多万元;他还滥用职权,给国家造成损失9500多万元。

1988年,邹明勇考入西南财经大学。大学毕业后,进入内江市政府法制局工作,从校门一脚直接跨入了机关大门。2000年回到老家资阳,担任资阳市政府办公室秘书一科科长。

报道称,按理说,邹明勇仕途已非常顺利,但是他自己却感到很不满意。邹明勇说:也工作了四年时间,我们那一批的秘书都成长起来,我仍然在秘书科当科长。所以那段时间也是我思想上最低沉,而且是最消极(的时期)。

怀着对“职务”与“权力”的渴求,此时的邹明勇急切地盼望着“再上台阶”。2006年,38岁的邹明勇担任安岳县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但邹明勇的权力观,从这时开始,就产生了变异和扭曲。

邹明勇说,“只有官才能运用权力,掌握权力,从正面说,才能够真正地实现自己的理想和价值,从反面说才能达到自己的私欲。”

节目披露,余某是资阳市某公司股东之一。多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邹明勇。那时,邹明勇还是资阳市政府办公室秘书一科科长。余某觉得邹明勇是只“潜力股”。通过接触,发现他行事仗义、性格豪爽,相比某些严肃又严格的政府官员,更容易打交道。

2010年9月,邹明勇升任安岳县县长。余某等待多年的机会来了。2011年上半年,他找到邹明勇,请求帮忙协调安岳一个保障性安置房建设项目,邹明勇立刻拍着胸脯答应了。

据报道,邹明勇接受余某等人请托后,利用职务之便,帮助余某等人承揽到该项目。(项目)预估投资3.74亿元,综合回报率45%。签订完投资合同后,余某等人提出送给邹明勇现金300万元。没想到的是,邹明勇认为送少了,拒绝了他的“感谢费”。

余某说:(邹明勇)当了县长过后,毕竟(是)百多万人的“父母官”了,有些时候啊,有可能事情多了,有可能是心里稍微膨胀点了。

2012年上半年,邹明勇再次接受余某等人请托,帮助余某等人承揽到另一个建设项目,项目估算投资约2亿多元。这一次,余某吸取了“300万元被拒”的教训,他明白了要想继续靠着邹明勇的权力发家致富,光谈感情是行不通的。

邹明勇于2014年调任资阳市政府办党组成员,后任市政府副秘书长。

2018年8月,余某的项目全部投资款项及回报拨付完毕时,他向邹明勇提出支付1000万元的行贿款项。经邹明勇同意,将这1000万元投入余某开发的房地产项目中。

去年11月,邹明勇被查。在忏悔录中他说,“从(自己)帮别人提包转变为(别人)为自己鞍前马后,虚荣心一下极度膨胀,格局开始变了。对钱的关注度也更高了,自己已陷入了格局,摆脱不了了。”

据报道,邹明勇所谓的权力格局里,除了商人朋友,还有自己的家人。其舅兄江某、侄子邹某君等人均涉案其中。邹明勇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5000多万元。

除了收受巨额好处费外,邹明勇还涉嫌滥用职权,在安岳县一个五星级酒店建设过程中多次超越职权,和该项目承建商“内外勾结”,以“擦边球”“打招呼”等方式,在未达到兑付条件的情况下,违反合同约定,向该公司拨付资金上亿元,造成国有资金流失高达9500多万元。

“我之前没有对过账,这次组织调查过后,我才感觉到可怕,并且我看到这个数字我都有点不相信,但一笔一笔算下来是这么多。”邹明勇在节目中忏悔说,“对人民的罪,对国家的罪,对组织的罪,这个单应该由我自己来买,也必须由我来买。”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李超_NB12814)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