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晨破产,不讲武德

2020-11-24 18:51:49 易简财经

“太极大师”马保国一个人带火了金句“年轻人不讲武德”,这两个月,就连资本市场都有不讲武德的人,譬如华晨集团。

武林没有武林盟主,但资本市场还好有证监会,面对不讲武德的华晨集团,证监会马上果断出手。11月22日,华晨旗下两家上市公司金杯汽车和申华控股公告称,华晨集团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

经济周期向下,债券违约时有发生,先有华晨后有永煤,被市场认为不讲武德。原因很简单,人家违约是逼上梁山,而华晨有钱,有资产,有爸爸。

假破产,真逃债?

11月20日,华晨集团宣布破产重整,整个市场随之哗然,分析人士纷纷指责华晨是“假破产,真逃债”。

11月,华晨承认,目前的债务违约金额已合计有65亿元。但值得注意的是华晨的资产高达1900亿,有不少非常有价值的资产。

比如华晨中国手上华晨宝马50%的股权,价值约480亿元。

华晨集团手上,原本持有华晨中国42.32%的股权,但它却先把其中的11.89%股权,于5月、7月分两次划给了辽宁交投集团。之后,华晨集团又在9月,把剩余的30.43%股权全部转移给新成立的子公司辽宁鑫瑞。11月,辽宁鑫瑞接着把持有的全部华晨中国股权质押了出去。

把华晨宝马这块香饽饽划走之后,10月下旬,华晨违约了。

一位机构债券投资人十分气愤地表示:“11.89%的股权划拨,转让对价是38.69亿元,华晨曾称这笔钱将用于还债,但本金仅10亿的私募债都没有兑付。

华晨中国的股权下沉了一层,变原来的华晨集团子公司为孙公司,此后债权人就不能查封华晨集团持有的华晨中国的股权,而只能查封冻结辽宁鑫瑞。辽宁鑫瑞现在还把华晨中国股权质押了,这部分股权质押会算作有财产担保的优先债权,跟我们这种普通债权人相比,优先债权人清偿先于我们。”

“而且华晨还挂了兑付公告才违约,这是我印象中第一次省级国企挂网兑付公告但没有兑付的案例,完全是对公开市场的一种欺诈行为,涉嫌虚假陈述。”

天眼查穿透显示,华晨集团是辽宁省国资委实控的国企,而上述操作基本都需辽宁国资委同意方可执行。也就是说,不讲武德的并不只是华晨汽车,还有辽宁国资委。

来源:天眼查APP

中信证券首席固收分析师明明就一阵见血地指出,近期风险事件的根源并不在于过去简单的行业景气度下行,或是民营制造业的盈利羸弱,更多的是地方国企偿债意愿的博弈。

债券投资人只有安慰自己,还好证监会立案了。

辽宁逃债史?

不讲武德,在辽宁省并不鲜见。

2016年,辽宁第二大国企东北特钢,截至当年9月,连续违约十次,涉及债市违约金额本金约71亿元,涉及上百家机构投资人。有媒体报道,“东北特钢的企业资质在钢铁行业里不是最差的,而且一直有盈利,并未到还不起债的地步;主承销商国开行协调的偿债方案早已明确。但由于省级领导不表态不拍板,快两个月了一直未能推进。”

持有东北特钢46%股份的第一大股东辽宁省国资委,因为长时间内没表态,触发了辽宁省政府的信用危机。当时,辽宁省国资委,没有给债权银行以及主承银行提供任何增信措施,被债权银行和债券持有人质疑“恶意逃废债”。

辽宁省有一个不冻良港丹东港,是我国东北东部地区唯一出海通道,在这里有一家做港口运输管理的丹东港集团。

2017年,丹东港集团一笔中期票据出现实质性违约,导致其一连串债务问题被引爆,陷入百亿级债务危机。此后,其提出的重整方案,两次投票均未获普通债权组同意,最后被法院强裁通过。

重整后,丹东港由一个好公司(港口产业平台)和一个“坏”公司(临港产业平台)组成,后者资产主要由在建工程构成,均处于长期停工状态,债券持有人转股的就是这个停工的公司。若按照临港集团的每股权益价值计算,清偿率仅为11.68%。

再往前看,辽宁省的逃债问题似乎一直未绝,也早已有辽宁银监系统人士做过深入骨髓的分析。

2003年,一篇《国有企业逃废债行为研究——以辽宁省为例》论文发表了,作者为辽宁银保监会官员,当时“已从事金融监管工作十二年”。

在论文中,其指出国有企业是当时逃废债的主力,借改制重组之机逃废银行债务。他归纳出逃废债企业的共同特点是,“都将原企业的有效资产转移,把债务扔在老企业,有效资产随意打折处理”,“改制后的新企业,或是忙于以对外入股、联营合资、合作的名义转移有效资产,再建立新企业,迅速抹掉与原企业的资产转移关系,或是化整为零,集团下属多家分公司分散使用资产,使得债权银行无处追查”。

辽宁是东三省带头大哥,由于辽宁长期逃废债,东三省都受到影响,因此“投资不过山海关”,也就逐渐成了金融从业者的一种潜规则。没有了金融支持,东三省经济一直在掉队。

有投资人士对易简财经指出,“投资不过山海关并不是虚的,都是因为过去东三省种种操作导致的。这不是地域黑,这都是多少亿买出来的一句教训,现在别说金融产品,你要喊我去东北旅游我都不去。”

结语

在江湖上混,讲武德很重要,很多省份都明白这点。

2020年11月14日,山西省一封《致山西省属企业债权人的一封信》刷屏,其直指山西省自2017年起,通过提前预警、信用增信等措施,省属企业刚兑的6712.6亿元到期债券,未出现一笔违约。

4天后,山西更是再召开省属国企和金融机构负责人专题会议,强调“借债还钱、天经地义,这是晋商的基因。我们脑海里从没有闪现过欠债不还的念头,也决不允许省属国企负责人有这样的念头。”

2019年,贵州省国有企业发行的债券面临困局,贵州省主管金融副省长带队与金融机构沟通交流,在交易所和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协助下,举行债券投资者交流会及路演,效果良好,市场逐步恢复对于贵州的信心。

来到华晨来到辽宁国资委身上,他们却偏偏成了逃废债的代表,连破产重整前都先划出优质资产。有业内人士指出,金融体系的根基是信用,没了信用,整个区域的融资成本都会抬升,区域经济的提振更会难上加难,这种影响很可能不是一年两年,而会是十年二十年长期性的。

不讲武德很要命,长期不讲武德更要命。

END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