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晨集团破产,流落海外的创始人宣布回国创业

2020-11-24 18:30:27 海底青年

本文系网易·网易号新人文浪潮计划签约账号【海底青年】原创内容,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11月20日,新华社报道:华晨集团正式破产重组。

几小时前,华晨集团副总裁齐凯还向听到小道消息的媒体记者回复说:“没有的事,一切正常”。然而,话音未落,华晨官方宣布正式破产。

汽车工业从业者和普通消费者都相信,即使特朗普加入少先队,华晨也不可能破产。因为,华晨破不破产和他自身没有一毛钱关系,全靠德国老伙计:宝马。

只要宝马不破产,华晨什么都不做也照样能吃香喝辣。

据统计,2019年华晨控股的净利润为63亿,其中华晨宝马贡献了76亿净利润。这不是数据错误,而是除了华晨宝马的利润之外,华晨在其他业务上拼命撒钱,亏得额血本无归。

但说华晨会破产,简直违背科学常识。因为,华晨这家企业从成立之初就

不讲规矩,不讲武德。

躺着吸血宝马,根本没道理走上破产的路。

01

1991年,34岁的江阴人仰融,拿着在深圳倒腾外贸积攒的钱,以香港华博财务公司的名义和沈阳市政府共同成立了沈阳金杯客车制造有限公司。

在这之前,沈阳汽车厂的经营状况一度接近崩溃。

仰融瞅准沈阳市政府对这家老牌国企的看重,加上自己这些年对资本市场运作的心得,他觉得自己一定能依靠政府的支持,把这家企业的潜力全部发掘出来。

年轻的仰融穿上笔挺的西装,走进了沈阳市政府的大门。

谈判进行的很顺利,沈阳市政府的领导热情的接待了这位年轻的“港商”,最终谈妥由政府和仰融的华博财务公司分别持股金杯客车,仰融出任公司董事长全权负责经营。

即使是和政府合作,仰融也留了个心眼。在持股比例上,华博原本仅有25%,但公司成立后,仰融立刻把第三大股东的15%股份收购过来,使得自己的股份增加到40%,提高自己在金杯客车的话语权。

但仰融还是低估了辽宁国资委的武德。

辽宁国资委在躺赚的过程中安排了一系列看似不起眼,但在日后逼迫仰融在海外状告国内地方政府的小动作。

1992年10月9日,仰融把自己在金杯客车的40%股权转让给在百慕大成立的华晨中国。同年,华晨汽车(NYSE。CBA)成为第一家在美国纽约交易所中国国有企业概念股,

创造了中国国有企业海外融资第一的案例。

接着,他又凭借资本运作,成功打造出一个以华晨汽车为主,包括至少4家纽约、香港、上海上市公司及大量非上市公司、资产一度达到300亿人民币被人称之为“华晨迷宫“的华晨系。

仰融没让金杯客车失望,辽宁国资委也没让辽宁省失望。

纽约上市前夕,辽宁政府高层召见仰融,推心置腹地跟仰融说“在纽约上市是大事,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如果是一家中国实体,而非某香港私人企业,那么这次上市成功将是新中国成立几十年来首次在美国登记和上市,意义重大。”

仰融听明白了,辽宁政府希望在赚钱的同时要站得更高,用国际视野来看待这次企业经营活动。

于是仰融离开领导办公室立刻找来了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尚明,由华博财务公司和中国银行以及其他几家政府机构

共同成立了中国金融教育发展基金会。

由尚明担任基金会主席,自己担任副主席。

上市前一个月,华博财务公司将华晨的股份全部转让给了基金会,口头约定由仰融实际管理和支配基金会在华晨中国的股份。

仰融和华博实际上已经不再持有华晨中国的股份,但仰融没有担心过,因为政府不可能坑自己。

在这一过程中,仰融还通过华博财务公司支付基金会的管理费用,以及华晨中国上市所有的登记费用。

而辽宁国资委一毛钱的力都不用出,就拥有了一个市值300亿的上市企业。而且所有的生产设施及工厂也全部设立在辽宁省内,成为拉动就业和税收的巨型龙头。

华晨的成功同时成为了仰融个人和辽宁省政府的高光时刻,只是这高光时刻,很快就被打破了。

02

2002年初,辽宁省政府成立了一个由省长助理领导的“工作小组“。工作小组宣布基金会名下的所有股权,包括仰融在华晨中国的权益,均为国有资产,要求他将这些股份转让给省政府。

仰融懵了,怎么自己突然就成了局外人?

面对外界的质疑,北京青年报刊登了一位知情人士的解释:“仰融在国外亲口跟人介绍华晨是国企,是国家的。所以仰融自己也认可华晨应该归国家这一事实。”

同时还刊登了一位“代表了相当一部分人想法的华晨员工”的观点:“我们对仰总的看法很复杂,一方面感谢他对华晨做出的贡献;另一方面又高兴看到他的离开。公司每天都在做不同的领域,让我们根本看不清未来。”

仰融找到基金会,基金会却不再承认华博财务公司在华晨中国的受益权益。华晨中国董事会也根据省政府的指示,解除了仰融总裁、首席执行官和董事的职务。

“工作小组“的成员迅速被安排在华晨的各个管理岗位上,成立了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新华晨)。而代替仰融董事长职务的是大连市副市长祁玉民。

祁玉民通过董事会宣布,终止仰融的劳动合同,解除一切公司职务,就连仰融的工资也停止支付。

三个月后,新华晨用1800万美元,把仰融转给基金会的股份全部收购,基金会也随之解散。

这笔收购的费用仅为当时市场价的6%。

仰融开始在各级法院寻求援助。当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经济庭正式受理这个案件时,辽宁省检察院以涉嫌经济犯罪为名批捕仰融。

因为经济犯罪是刑事案件,北京市高院本着“先刑事后民事”的原则驳回起诉,移交给辽宁省公安厅调查。

在辽宁国资委的安排下,一切均合理合法。

仰融被逼无奈出走美国。从此开始了漫长的海外维权之路。

但中国是主权国家,国外的法院无权判决辽宁政府。

虽然法律管不了辽宁国资委,但资本市场却反应剧烈。

2002年12月18日至19日华晨中国股票在纽约证交所停牌。

03

没人知道辽宁省政府为什么要排挤走仰融这样的经营高手,但第二年5月,华晨宝马汽车有限公司在辽宁省沈阳市注册成立。

华晨从此有了一个世界级造血的子公司。而作为国企中的战斗机,华晨的股权结构中辽宁省国资委持股80%,辽宁省社保基金理事会持股20%。

这意味着只要华晨吸一口宝马的血,辽宁就能有口汤,

而逼走仰融后,没有任何个人投资者能在其中占到半点便宜。

来自充满铜臭味的资本主义国家的宝马,为什么出钱出技术,还要白让华晨吸血17年?

不仅是宝马,按照政策要求,所有进入中国的外国汽车企业必须与国企合资,用技术来换取市场。

于是华晨就抱上了宝马这棵摇钱树,一边躺着赚钱,一边免费得到宝马的技术,实现国产车的弯道超车。

但是华晨这些年除了到处撒钱,没正经干过什么事。

头顶着“共和国长子”光环的华晨,不仅享受财政、税收、土地的各项政策支持,还有了宝马的技术。

却在“技术换市场”实施十几年后,被国内民营车企按在地上摩擦。

比起国内民营车企摸爬滚打成长起来的难度,华晨在宝马没有破产的前提下提前破产更加难。

华晨宝马每年向华晨贡献几十亿元的利润,按照2019年华晨宝马76亿净利润来算,

华晨集团全球4.7万名员工每年即使啥也不干,就能分到15万元左右。

当然,这钱怎么能分给员工。

华晨在辽宁国资委委派的董事长祁玉民带领下,积极开拓,把华晨宝马十余年的收入都亏成了负数。

最新报告显示:华晨控股总资产为1933.25亿元,总负债1328.44亿元,净资产604.81亿元,资产负债率68.72%。

11月10日,辽宁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副书记、主任何庆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双规。

十天后,辽宁国资委下属的明星企业华晨集团宣布破产重组。

目前已经违约的65亿元,仅逾期利息金额就有1.44亿元。这些钱在华晨破产重组后,

不用还了。

董事长祁玉民早在去年,在华晨101会议室里召开的董事会上宣布离任。继任者是铁岭师范专科学校中文专业毕业的沈阳市副市长阎秉哲。

而远走美国的仰融在2009年时放出消息将回国重新在汽车领域创业。

仰融的团队在招商考察时,给地方政府开出了前所未有的诱人承诺——“831111“。既未来8年,实现产能300万辆,产值1万亿,税收1000亿,提供10万人就业,人均年收入达到10万元。

辽宁省立刻派出多支招商引资团队和仰融团队接触。

据知情人透露,仰融的团队仍在国内各地政府之间积极奔走。

其中,最被看好的是赵本山的故乡:

铁岭。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