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任之后干什么?美总统败局已定,但却留有四大“后路”

2020-11-24 15:39:34 美洲报姐

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持续了20天的美国大选好戏,这回或真要结束了。

11月23日,美国联邦总务局正式宣布,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已经获胜,总统权力过渡进程将逐渐展开。联邦总务局的表态意味着,拜登已经赢得了美国大选,无论特朗普是否愿意,都必须在明年1月20日前离开白宫,并将总统权力移交给拜登。

对于联邦总务局的突然发声,拜登与特朗普的反应截然不同。

拜登认为,这是解决美国所面临问题的必要步骤,从此刻开始,民主党将致力于控制美国疫情、复苏美国经济,并为美国民众排忧解难。

与拜登的欣喜不同,始料未及的特朗普,表现得颇为不甘心和不淡定。

看似不经意的细节,往往能透露意味深长的信号,特朗普的表态非常值得注意。

特朗普表示,美国联邦总务局局长墨菲受到了威胁,共和党将继续提起诉讼,但为了美国利益,白宫已开始准备配合"过渡"。

不愿就此认输的特朗普还强调,"我们会继续不懈努力,我相信我们会获得胜利"

特朗普的言下之意无非就是:拜登肯定在背地里施压了墨菲,无论如何,共和党都不打算认输,但为了美国着想,他特某人愿意移交总统权力,但民主党千万不要以为,这是属于拜登的胜利,因为好戏还在后头。

但实际上,根据联邦总务局的表态,特朗普已经准备好了移交总统权力。

明眼人不难看出,特朗普在此时对拜登放狠话,"实际上承认败选但口头上绝不认输",不过是为了体面的离开白宫,并给自己一个借坡下驴的机会罢了。

正如法新社所言,特朗普所说的"不反对白宫协助拜登过渡团队",是迄今为止特朗普发表过的、最接近承认输掉大选的表态。

另一方面,联邦总务局刚宣布拜登获胜,共和党参议员便立即喊话特朗普称,希望总统能将美国放在首位,并推进迅速有效的过渡。

那么问题来了,在败局已定、无望反败为胜的情况下,卸任之后,特朗普能干些什么?

根据美国消息人士透露,特朗普主要有四个打算。

第一,败选后立刻宣布,特朗普将成为2024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即先发制人、绝不给蓬佩奥入主白宫的机会。

第二,继续号召支持者反击拜登,并"另立门户"、对建制派摊牌,以加强特朗普家族在美国政坛上的存在感。

第三,和奥巴马一样写书赚钱,论口才,特朗普绝不输给奥巴马,但要是比写书的本事,谁强谁弱还是个未知数。

第四,重新回到美国商界,做一个地地道道的美国商人,并在将来帮助伊万卡入主白宫。

当然,从特朗普目前的处境来看,以上四个出路或许过于理想,特朗普首先要面临的问题,是如何摆脱危机。

一、美国第一夫人梅拉尼娅正在考虑离婚,且时间点就在特朗普认输的那一刻。这意味着,输掉大选后,特朗普将会"赔了夫人又折兵"——总统宝座丢了,老婆很可能也要离开。

二、特朗普家族财务状况堪忧,如果不能通过另一个任期去填坑,特朗普没准会再次面临破产危机。

三、来自佩洛西和希拉里的清算,这也是特朗普"输不起"的真正原因。特朗普面临的官司有4000多场,失去总统豁免权后,特朗普很可能招架不住对手发起的挑战。

"总统宝座争夺战"的好戏暂时结束了,但另一场好戏才刚开始,至于特朗普会如何出手,且静静等待吧。

相关推荐:

https://dy.163.com/v2/article/detail/FS5D6CU00514FGV8.html

文/李长春

【直新闻按】从美国大选选举结果看,大局已定。在关键的宾夕法尼亚州,联邦法官也驳回了特朗普阵营的诉讼。但特朗普仍然没有认输,甚至扬言要揭发所谓的“选举舞弊”。舆论普遍认为,特朗普难以翻盘,但他仍然不计一切动作连连,究竟有何意义?

另一方面,拜登一方已经紧锣密鼓地安排内阁人选。民主党籍联邦参议员库恩斯此前被认为是出任国务卿的热门之一,而彭博社当地时间周二就报道称,拜登计划提名安东尼·布林肯出任国务卿。在对华问题上,布林肯强调恢复美国同盟体系和价值观后,再有效与中国在人权、科技和香港等议题上保持美国的强硬,而不再像蓬佩奥那样基于透支美国同盟基础上削弱自己与中国“对抗”的能力。而库恩斯也形容中国是一个“平起平坐的竞争者”,同时强调在气候变迁、全球公共卫生及核不扩散等领域合作也至关重要。

那么这些接任蓬佩奥的人选将在多大程度上左右对华政策?中美关系会否因拜登政府的上台而峰回路转呢?

带着这些疑问,深圳卫视&直新闻专访了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金灿荣认为,未来美国对华关系主要还是取决于拜登,虽然他的幕僚也很重要,但其重要性不如他本人。未来关键是与拜登和其团队建立联系,恢复对话,恢复对话后,后面有很多事情就可以一块做。

而对于特朗普目前的一系列不服输的动作,金灿荣认为,特朗普除了性格原因外,还有个人利益的考虑。如果他老老实实接受这个结果,他离开白宫以后会很惨。这么闹一闹,他可以跟建制派达成某种默契。

以下为专访全文。

特朗普只是给拜登添堵 不会改变大选结果

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李长春:您如何看特朗普此时为挽回败局的一系列举动?又能达到怎样的结果?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 金灿荣:今年美国选举确实出现了很多想不到的事。首先今年提前投票特别多,大概有接近1亿人提前投票,另外提前投票当中有6500万张票是邮寄投票,这都是历史上没有的,这跟疫情有关系,也跟政治热情有关。还有今年总投票率特别高,大概能达到65%以上,65%到67%。这好像是1900年以来100多年最高的投票率。

然后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社会分裂。拜登到目前为止得到了7800万张票,特朗普现在得到了7300万张票,他们中间差了500万张,两者都创造了历史。拜登得的票是美国总统选举史上第一,特朗普是第二。因为这些新的现象导致的后果就是选举的结果到现在也没有确定,在法律上没有确定。原来的惯例就是选举日当天晚上基本上就确定了,输的那一方就祝贺胜利方,胜利方就会很高调地强调团结的话就结束了。

但是确实到现在也没有结束,特朗普现在不接受这个结果,他有几个原因,一个就是他有7300万的支持者,他必须向他们交代;再一个他自己个人性格就是不服输的明明说的还是不服的,至少嘴上他不服输。第三个他可能还是有一些利益考虑,因为他得罪了很多人,有很多人要起诉他,如果他老老实实接受这个结果,他离开白宫以后会很惨的,这么闹一闹,他可以跟建制派达成某种默契,就是我不闹了,但是你们就放过我一把,如果有起诉,你可以给我摆平。大概这几个因素搞到一块,现在又出现了一个结果,特朗普及团队正在努力推翻选举结果。

这边包括起诉,还包括最新的一个动作,就是他们跟一些共和党控制的州议会谈判,有没有可能虽然拜登赢得了选举票,但是由共和党议会来决定谁当选,而不是选民。因为美国宪法这方面是个模糊的,没有规定的,他想钻这个空子。但他好像不成功,他去找了密歇根州的州议会共和党议员,结果那帮人说,“我不会改变惯例,我尊重宪法”,所以至少他第一个努力没成功。

但是反映出他现在正在跟他的律师团队绞尽脑汁,在改变选举结果,所以导致就这么个情况,选举11月3号就完成了,到了今天,快过去20天了还是没结果。他不服,然后正在用法律政治谈判,甚至局部地煽动民众闹事来改变结果。大部分人认为他这些动作给拜登下面一个团队添堵,但是并不能改变结果。

拜登上台 对中美关系利大于弊

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李长春:彭博社当地时间周二就报道称,拜登计划提名安东尼·布林肯出任国务卿。而此前民主党籍联邦参议员库恩斯也被认为是出任国务卿的热门之一。据您观察,从他们的言论看,拜登上台后,中美关系是否可能走出目前的僵局?未来要打破僵局的关键是什么?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 金灿荣:现在美国人有很多议论,因为国务卿是众部之首,是第一个内阁级官员,所以挺重要的。目前他们点到三个人,一个是安东尼·布林肯,一个是苏珊·赖斯,原来奥巴马时期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然后再就是克里斯·库恩斯,到底选谁,现在我不知道。

要考虑国会批不批准,不是提了就会批准的。来考虑国会接不接受,最后选哪一个现在不好说。可能我来讲,拜登上台总体来讲,对中美关系的利是大于弊的。他至少愿意跟中国会有某种接触,因为现在中美关系一大问题,就是老特完全中断了中美之间任何对话,这个很麻烦,这个很不好。那么拜登上台我觉得至少一部分对话是会恢复的,对中美关系非常好。

利弊皆有,但利大于弊,弊是什么?拜登会找很多盟友,一块对中国施压,这个老特是不屑于干的,一般老头就是脾气大,自己就单干了对吧?单干对我们压力很大,但是相对简单,拜登可能要复杂一点。他的手法要复杂一点,分寸感还好一点。手法复杂一点,面对起来困难一点。拉盟友来压我们,或者借用国际平台来压我们,这个可能都是以后常见的姿态。

那么现在我们点到的三个人,安东尼·布林肯、苏珊·赖斯或者克里斯·库恩斯,到底哪一个方比较擅长,现在不太好说。我觉得中美关系在拜登执政之后会不会稍微好起来,主要还是取决于拜登。他的幕僚也很重要,但其重要性不如他本人。未来关键是与拜登和其团队建立联系,恢复对话。恢复对话后,后面有很多事情就可以一块做。

拜登不会舍弃“台湾牌”但会有所节制

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李长春:据您观察,拜登政府未来在台湾问题上是否会采取比特朗普政府更加激进的政策?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 金灿荣:我觉得应该会用“台湾牌”,因为我前面讲过美国两党都把中国当对手,其实对于中美关系结构上的竞争性,两党态度一致。然后“台湾牌”是美国手上重要的一张牌,所以两党都会用。但是区别是,特朗普用起来好像有点肆无忌惮,拜登用起来可能稍微有所节制,这对避免台湾问题激化,缓和中美关系是有点好处的。

中国若进入CPTPP将带来哪些变化?

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李长春:中国日前表明积极考虑加入CPTPP,而拜登上台后也被认为将执行奥巴马的“重返亚太”战略,重返TPP是大概率的事件。在您看来,中国加入CPTPP还面临哪些挑战?一旦加入是否也将打破可能面临的美国在经济上的围堵战略?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 金灿荣:大家都知道11月15号,咱们国家的李克强总理跟东盟其他领导人一块,和日韩、澳大利亚、新西兰领导人一块签的RCEP。RCEP的标准比WTO要高一点点,那么就说明我们国家决心在下一步的改革方面动作要更大一些。

接着1月20号在APEC网络年会上,习主席又表了个态,在签RCEP之后,我们要积极考虑加入CPTPP。反正从学术的角度来讲,通常都觉得挺好的。因为CPTPP的标准比RCEP的再高一点。所以进一步我们国家会做好高质量的对外开放。

所以首先是正确的方向,那么如果能进成,在介入中美谈判时,中国的地位就更高一些。当然可能得冷静一点,就是这个进去不太容易。它跟RCEP不一样,RCEP是东盟主导的,东盟现在内心真的欢迎中国,所以就谈起来顺一点。CPTPP现在主要是日本主导,日本现在好像对接不接受中国还挺犹豫的。日本十有八九是让中国美国都进去,但是中国进去得晚一点,美国早一点,这种可能性最大。所以两句话,第一,中国表态加入CPTPP是好事,对中国下一步搞高开放水平很重要。第二,我们要现实一点,过程可能会挺长挺艰难,阻力还是很大,反正值得试一试。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李曦_NN2587)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