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再次抛弃印度,说好的“同进退”转眼就忘?背后或有5个原因

2020-11-23 22:16:17 海外探客

印度孤零零退出RCEP,日本并未履行“同进退共患难”的诺言。相反,日方给印度还未愈合的“伤口又加了一刀。菅义伟11月20日以视频方式发表了APEC会议演讲。他呼吁“通过稳步实施和扩大CPTPP来实现亚太自由贸易圈”。日方明确提出:2021年目标是给CPTPP扩容,可能纳入中英两国。

而就在此前一天(11月19日),我方明确提出“建设开放透明、互利共赢的区域自由贸易安排”的主张,还作出重磅表态:将积极考虑加入CPTPP。只要符合WTO原则,只要有利于推动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对于任何区域自贸协定都表示欢迎,并持开放态度。

心有灵犀,一唱一和。当东京方面发现“郎有情”,也立刻表现出“妾有意”。只能说,所有的完美配合都是蓄谋已久。

此情此景,不禁让人会想起安倍曾“掷地有声”地发誓:如果印度不加入RCEP,我们也不加入。这就像日本和印度手拉手站在楼顶,相互说着“死也不分离”的情话,做出要“绑定一生”的姿态。结果,没成想印度这个二愣子真的跳了下去,莫迪拒绝加入RCEP。日本尴尬了,朝下面看了看,眼晕。回头对14个伙伴大喊一句:把印度的座位留下,咱们先上菜!

单独加入RCEP应该是日本近期第一次“抛弃”印度。破了例,下面就好办了,一回生二回熟嘛。这次又选择在CPTPP这一平台上牵手,恐怕让印度更是吃味。

日本嘴上对印度甜言蜜语,可身体对华更是诚实。既然证(RCEP)都领了,还留着裤子有啥用?融合的过程已经不可避免,不如爽快点,尽快孕育新的未来。早行动,早享受。

印度能干嘛?在一边继续当光棍儿。不是15个国家孤立印度,而是印度自己躲在窝里不愿出来。

RCEP的实质是成员国之间尽量降低关税,最后实现无关税的货物流动。问题在于,印度的强项是外包服务,可RCEP暂时不涵盖服贸和金融等领域。

众所周知,在货物贸易方面,印度是弱鸡。别的不说,真加入RCEP,首先受到冲击的恐怕就是莫迪的老家和大本营古吉拉特邦。即便人民党再头铁,考虑到基本盘,依然选择逃避短痛。至于长痛,那是归“以后”负责。

拒绝加入RCEP,在印度内部也产生了巨大争议,不同集团和阶层产生了尖锐矛盾。但为了“票仓”,莫迪还是放弃了国家的长远利益。

不仅如此,印度在堂堂正正地竞争里被打得抬不起头,于是就出阴招,使绊子。莫迪的“自力更生”蜕化为限制对华进口,即便如此,印度中小规模的制造业企业却更加举步维艰。

印度GDP的最主要支柱是服务业,2019年服务业占印度GDP比例接近50%,而制造业仅为13.72%,因此经济发展更易受到疫情影响。印度因为国内制造业孱弱,长期背负贸易逆差。货物和服务出口加到一起尚不足GDP的20%,远未达到世界平均水平的30.1%。

不进RCEP是等死,进了RCEP是找虐。印方无论怎么选都不好过。可如果想求发展,必然要经历难受的阶段,东亚地区就是这么过来的。印度不愿受苦受累地种树,只想摘果子,哪有这等好事?

从这一角度来看,日本“抛弃”印度其实并不意外:

1、日本清楚谁才是全球唯一的经济发动机。肯定不是印度。纵然与印度关系再好,日本也不能和钱过不去。

现在东京方面有点揭不开锅了。2020年10月底,日方将2020年GDP增速预期从-4.7%下调至-5.5%。对日本而言,通过RCEP和CPTPP扩大和深化对华经贸合作,是一个不可动摇的优先选项。当务之急就是稳定和发展经济。

2、美国暂时已经指望不上。日本的靠山是美国,可美国现在自顾不暇,大选乱局还要再闹一段时间。更何况,即便被寄予厚望的拜登入主白宫,恐怕优先选项也是应对疫情。

至于重返CPTPP,恐怕还不在议程之上,尽管拜登表现出了某种积极态度。可问题是,美国内部的阻力相当大,仅凭“美企会遭遇不公对待”这一条,就足以让白宫裹足不前。别忘了,特朗普拿到了7200万选票,拜登可是说过,要当所有美国人的总统,铁锈地带就不要安抚了?东京方面应该明白,等美国回心转意,猴年马月,黄花菜都凉了。

3、日本视印度为“天然盟友”,同时在经贸上又把印度当成扶不起的阿斗。本来,印度的真正想法是拉一个以自己为核心的朋友圈,自己当群主,日澳为护法,还搞出一个所谓的“东进战略”。不过印度最大的缺陷就是实力上hold不住,本身的质量太小,无法吸引别国围着转。

新德里当然也清楚这一点,因此从价值观、政治等领域入手,还帮助美国进行战略牵制,以提升本国的重要程度。但日澳对此并不买账,把经济和军事分得很清楚。

4、印度无法解决日本等国的焦虑。日本现在期盼能够出现动力澎湃的新群主。2017年1月23日,特朗普签署的第一个命令就是退出TPP。2017年11月11日光棍节,日本和越南凑在一起,宣布继续推进没有美国的TPP,并且把这个低配版进行包装,美其名曰“全面且先进的TPP”——CPTPP。

由于缺少核心成员,CPTPP的市场体量和政经意义都难以产生吸引力。日本勉为其难地“小马拉大车”,有心无力,11个成员也都是意兴阑珊,有一搭没一搭地瞎混。能否让CPTPP枯木逢春,就看新群主的体量。印度显然不够格。

5、日印两国并不处于一个维度上,合作的基础薄弱,导致“友情”的塑料感很强。加入RCEP意味着要对90%以上的贸易货物实施零关税,而CPTPP规定的货物数达到95%,且在标准和规则上要求更高。印度连RCEP都拒绝参加,遑论CPTPP。日印之间的合作其实缺乏坚实的地基。

不要以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是国际通行的准则。其实这可能只是东亚地区的特征。像印度这种国家,优先目标甚至不是赚钱,而是与邻国进行博弈,而是扩张,而是成为名副其实的“南亚霸主”。对印度而言,没有什么“双赢”的观念,也从来不会听进去。

新德里遵循的依然是英国人留下的“丛林法则”,其观念依然停留在19世纪弱肉强食的档次。在新德里看来,提升地位向上爬就必须要搞零和博弈,注定要踩着别国。

印度其实也看不上日本,放言打算在2025年超过日本的GDP,成为世界第三。当然,如果不是为了牵制和对付崛起中的大国,日本应该也不会屈尊拉拢南亚这个咖喱味的奇葩,垂涎的只是它未来的市场。

话说回来,日本坚持给印度保留一个席位,应该也没抱什么太高期望。而印方现在还处于愚蠢的傲娇状态,殊不知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印度一开始有坐头等舱的资本,随着时间推移和通货膨胀,最后或许只能坐到经济舱。要怪只能怪新德里当局自己不争气。(完)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