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妆20万陪嫁一套拆迁房,要你一套商品房40万彩礼过分吗?”

2020-11-23 15:16:01 铁路西少年

活了30年,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也近20年了,从没想到有一天会被人气到想在路上随便抓个人来吐槽。

碍于所谓的面子,我只能忍着自己内部消化。

就在我以为自己要和那次相亲事件划清界限时,它又再次闯入了我的世界。

相亲失败的第N天,那个相亲的女孩就坐在我对面,依旧是那副高不可攀的模样,趾高气昂地宣布着自己对结婚的要求:“没有婚房、不写我名、彩礼没有40万,我们就不合适,因为你配不上我。”

女孩说完后还用那自以为漂亮贵气的指甲在桌面敲击,表达着自己的不耐烦。

耐性耗得差不多了,女孩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毫不顾忌场合不顾及对方颜面大声讽刺:“就你这股穷酸样还想和老娘结婚?也想着少奋斗三十年?你做梦。”

那股仿佛家里有皇位要继承的模样,引得周围本不想参与的顾客也忍不住插嘴揶揄她。

“姑娘,你家有皇位要继承吗?”

“姑娘,你家是在北上广有几栋楼?还少奋斗30年?”

……

虽然很不厚道,但我还是笑了出来。

本以为在此起彼伏的教育声中,自己不起眼的笑声应该不会被关注,但还是被人逮住了。

像是找到了理所应当的理由,她直接冲过来拽着我的衣领:“又是你?怎么觉得自己上次受到打击了?现在找人来羞辱我?”

那笃定是男方折返后报复的态度,让我更加确定相亲失败那天我起身拿账单时,她条件反射的抱头动作是经历多次后的条件反射。

脑海里一闪而过的画面,竟然对她生出了怜悯之心,便也没继续纠缠的意思,准备直接离开。

却被她一句:“凭什么你们男人没能力,就觉得女方漫天要价?”喊的停止了原本的动作。

再转身看过去的时候,她像一个战士站在所有人对立面,双手叉腰质问:“要是北上广深一栋楼,你们在座的哪个?会和眼前这位谈婚论嫁?有功夫坐这里说我虚伪,不如数数自己兜里有没有20万,名下有没有房子?”

她的话就像一把刀插进了店里大多数人的心里。

其实她说的没错,早被利益晕染的我们,做任何事都会权衡利弊。

没有人会愿意用自己的生活去承担原本不属于她的负担。

爱,是很伟大。

爱情,它却有点虚伪。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下,她一步步靠近我,用所有人都能听到音量:“我陪嫁20万外带一套120平米拆迁房,结婚要一套商品婚房40万彩礼过份到哪里了?”

她并没有等我回答,而是转头看着那群面露不屑的男人:“别自己高攀不起,就觉得女人不配。”

她的话音刚落有人不服直接站起来讽刺:“姑娘,某音毒鸡汤听多了?大家都是娘胎里出来一点点拼搏的,你凭什么理所应当觉得男孩结婚必须有房有巨额存款?”

明显带了情绪的姿势让原本不打算出面的店家也站了出来,准备给她免单,让一切安静下来。

却没有被她接受。

付完帐,她特意走回那个挑衅为男孩群体打抱不平的人说:“所以国家说没事要多读书,否则总会外面不懂装懂。听不懂别人讲话,就闭嘴,别觉得自己太委屈。你又凭什么觉得要啥有啥的姑娘要嫁给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你?凭你这张脸吗?”

越说,她脸上的的讽刺越浓烈。

在那个挑衅男孩身子动弹时,她又下意识地抱头,好像在等待着挨打。

鬼使神差把人从店里拉了出来。

冷风吹过,清醒些后我们各自甩开了对方的手。

她裹着大衣冷漠地看着我:“谢谢你,但不需要。”

她步伐迈得很大,好似担心刚才惹得事有后续。

那时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和她竟然还有后续。

2

那件事过后,我们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遇见过了。

我也开始了自己下一轮相亲。

这次相亲的女孩人长的不错,行事作风也是我喜欢的风格。

第三次约会后本想直接和相亲对象确定关系的,却又被她犯众怒的话打断了。

又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她凭一己之力得罪了一票人。被人围在中间,她就像炸毛的猫,随时都有可能伸爪子挠人。

我有想过直接带着未来女朋友离开这里,好好找个地方进一步发展。

可迈出去的脚步不受控制的朝人群走去,当着未来女朋友的面把人拽出来时,悔意都快让我当众给自己一嘴巴了。

“放手,你没看到我在战斗吗?”但被我帮助的人却丝毫没有感谢,反倒不耐烦地挣开我的手:“你知不知道刚刚那个男人都做了什么?”

这是我们三次交集以来,我第一次见到她红眼。

手刚松开力道,她就转身往漩涡中心跑准备再战斗。

再次揪着领子把人拽回来,我的手腕还因此受了伤。

意外的变故让她安分了许多,整个人也没有那么张牙舞爪了:“都让你别多管闲事了,受伤了吧?”

虽然是风凉话,但她好歹良心发现从满是化妆品的包包里拿出来一个还算正常的创可贴给我:“你女朋友?”

回答的话都到嘴边了,被未来女朋友一票否决了:“不是,我们只是普通朋友,恰好喜欢一部电影就约来一起看了。”

未来女朋友说完就离开了,原本准备的一切都泡汤了。

看着按时送货上门的送花小哥,那一刻我真的很想给自己和眼前这个女人一拳头。

花签收后,本想直接丢进垃圾桶的,却在她羡慕的眼神下丢给了她。

一前一后从电影院出来,按照规定流程我们是分道扬镳的,却又被人堵住了。

那来势汹汹脸颊带伤的模样,我真的很想撒腿跑,衣服却被人死死拽在手里:“你要是早收敛一下,至于每次出场都挨揍吗?”

“我那是怕挨揍吗?我是怕毁了花。”随着她声音落下,我们就被人围住了。

在监控下面,他们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只是揪着衣领警告了我们而已。

结束后,我差点一脚把厚脸皮坐在副驾驶上的人踹下去:“你就不能正常点找个男人按部就班结婚生子吗?每次相个亲都像是打仗,至于吗?”

“怎么不至于?要不是这样我怎么辩证对方是不是渣男?是不是为了我的钱?你们男人不都是这样吗?稍微有点屁钱就觉得女方看上自己是为了那笔赃款一样。”她说完后打量了一圈我的车:“你家伙这么有钱,当初我们怎么没在一起呢?”

“你要是改改你的行事作风,说不定我们还有希望,但往事随风!”

说完后,我其实有点后悔,对方毕竟是女孩子。

想道歉来着,她却笑着对我说:“算了,你这么好的男人,我就不祸害你了。”

那夜过后,我们就成了莫名其妙的朋友。

我成了她遭受危难时求助的对象。

为此我想过要把她拉黑,但每次收拾残局结束后,我办公室的桌子上都会收到一个礼盒,里面有我喜欢的东西,附带一张卡片:“朋友,如果不想警察给你打电话收尸的话,就不许拉黑我。”

就这样我们成了彼此互相解围救急的战友。

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对这个女孩动心,想要把她娶回家。

3

可事情就是这么发生了。

大半夜接到她的求救电话,本着战友情谊我第一次到了她家楼下。

那个所谓的家。

她穿着睡衣缩在角落瑟瑟发抖,像一条被主人遗弃的狗。

视线对上时,我以为她会哭,准备好了拥抱她安抚她的心态,她却又直接和我擦肩而过,气息平稳的说:“我被赶出门了,需要地方落脚,恰好又只有你一个朋友。”

说的理所应当,住的也毫不见外。

也是那些天的借住让我看到了这个默契十足战友的另一面。

她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不懂事,只是各有各的难言之隐。

她坚强的像一朵被狂风暴雨袭击过后依旧盛放的玫瑰,依旧散发着自己迷人的气息。

她依旧疯了一样的相亲,疯了一样想要找一个各方面都合适的男朋友,结婚生子。

毫无例外,她每次都被人像疯子一样嫌弃。

就在我以为她终于要放弃的时候,我准备问她愿不愿意和我凑合过时,她带回来一个人给我认识。

对方可以给比她要求条件更丰厚的彩礼表示诚意。

那天她笑的很开心,可我却在她眼底看不到任何笑意,甚至连相亲时被人泼冷水,扇巴掌时表情来得痛快。

“不喜欢,为什么结婚?”

问话的时候,我并没有觉得不对劲,直到她说:“年纪不小了,能遇到这么慷慨不嫌弃我家空有其表的不容易了,不抓住我能怎么办?”

她眯着眼睛看向正在结账的男人:“这么长时间了,你也应该知道我家并不是表现的那么富有,什么陪嫁20万,120平米拆迁款都是假的,都是我爸妈用来掉好女婿的噱头罢了。”

她撑着下巴佯装无所谓地耸肩:“而我之所以那样,原本只是为了告诉他们,穷人就是穷人,装模作样也只是打自己的脸,可你知道吗?每一次相亲失败后,换来的从来不是安慰,而是他们指责我无用。后来我索性就破罐破摔了,嫁不出去就嫁不出去,无所谓。”

说了一半,她的未婚夫回来了。

男人离过婚年纪也有些大,但对她却很好。

知道马季嫁给他只是因为价钱合适,也没有多介意,对她依旧很好。

至少在婚前看来是这样子的。

送他们离开后,我喝醉了。

如同烂泥一般被朋友扶进家门,盯着客房的门,发呆好一会我才恍惚反应过来,原来我竟然喜欢她借住在我家,喜欢她在外人面前强撑唯独在我面前示弱,喜欢她说要不你娶了我?

可我更知道,自己没有魄力对她说:“我们结婚,以后的一切我们一起来面对。”

因为我知道她的家是个无底洞。

我更知道,那个老男人比我更适合他。

现在发生的一切对她来说是最好的。

她比谁都看起来胡闹,却又比谁都清醒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她的婚礼我去了。

场面很浩大,男方对她的诚意很满。

穿着婚纱她从我面前走到男人面前时,低声对我说了一句:“其实爱不爱情都无所谓,至少我不会再担心被赶出家门了。”

婚礼结束后,她特意让人留住我。

站在礼堂里,看着她满脸幸福的样子,我搜寻了很多祝福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她就抢先了。

她说:“周仁,你很好。但这东西太贵重了,我要不起。就像你太好了,我这样的家庭耽误不起一样。”

那一刻,我知道原来曾经的某一个时刻,她也是想要和我在一起的。

只是因为现实的种种原因不行而已。

我没有像小说里面一样,留恋那一场喜欢却不合适的爱情,而是转身投入了新生活。

婚礼那天她本人没有来,却专程托人送来了一份大礼。

那份额差点让妻子以为我和她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当场悔婚。

专程通过电话证明后,才消停。

现在我们都有了自己的家庭,偶尔会和另一半说说过去的故事,但那感觉就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