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久见!西安女子每天假装送女儿上学,带着孩子在校外闲逛了5年!

2020-11-23 13:53:03 成长说

来源:华商报

作者:佘欣

今年因为疫情,孩子们的开学时间都受到影响,但让人震惊的是,有一个孩子的开学日子竟被“延误”了整整5年!

孩子马上就12岁了,虽然每天按学校作息出入,却从来没有进过校门……

担心丈夫知道,她每天谎称带娃去上学,实际上每天就是去逛公园或去其他地方。直到熟人打来电话说“他自首了”,她整个人都崩溃了。

近日,马翠(化名)和记者约好了在一家彩票店见面,马翠不知道怎么讲述自己的故事。她想解决孩子上学的问题,又怕丈夫知道后家暴她。

饭局拉开骗局

她一步步掉入陷阱

2013年,马翠在一个饭局上认识了自称1982年出生的李某。李某大马翠4岁,自称陕西商洛人,名牌大学毕业,在山西当过“大官”,后因贪腐问题回陕西避风头,在商洛还有矿山。

李某给马翠看过一份2100万元的矿山转让资料,说只要矿的问题解决了,钱就都到手了。

这样“掏心掏肺”地交代家底儿,李某给了马翠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他很踏实,外表也很憨厚,没想过会骗人。”

马翠说,后来她和李某越来越熟,李某隔三岔五会问她要点小钱,她也没当回事。

要托人给孩子办上学

李某自称有关系能便宜

转眼到了2016年,马翠的女儿该上小学了,但因为她和丈夫都是汉中户口,所以孩子无法在西安入学。夫妻二人便商量在西安城西附近找找学校。

“老公主外我主内,早几年我开店有一些积蓄,本来都找好了别的关系,李某说他有熟人,可以花钱少进入东郊一所小学。”马翠说。

从那时起,李某找马翠要钱变得频繁,少则200元、500元,多则2000元、5000元,最多时,单笔转过上万元,名目大多为给孩子办上学,需要请人吃饭、送礼,上学需要交费,“有时也会说是矿上出事故,需要资金周转,我都信以为真。”马翠说。

4月24日,记者在马翠提供的一沓文件材料上看到,所谓红色公章明显都是彩印打上去的,但马翠说自己从未怀疑过有假。

带孩子去上学半路被拦

怕钱打水漂选择继续相信

2016年,李某称先给马翠的女儿联系了一所小学,送礼打点要2000元,马翠从外地赶到西安送了钱,最后李某以“私立学校”为由告吹,改变口风说进城东另一所小学,可从二年级开始上。

那年9月1日,马翠接到了李某的电话,李某给她送来了孩子的课本。李某告诉马翠,自己路过学校,便顺道去帮孩子报了名、领了教材等,虽然这些资料上的二维码都扫不出来,但仍被李某的贴心感动。

第二天一大早,马翠送女儿去上学,“我们被李某半路拦截,说我们是转校生,还有些手续没办完,学校有检查,让等一等。那时候我怕已经给他的三四万元打水漂,所以还是选择继续相信他。”

当天回家后丈夫问起孩子上学的事,因为知道丈夫性格暴躁,马翠下意识打着圆场说“都解决了”,丈夫便信以为真。

聊到这儿,马翠长叹一口气,欲言又止,接着说,“这五年里,我太累了,整个人都要崩溃了,我真的承受不了了。

2016年秋季开学的那个学期,是我最煎熬的一个学期,我每天早上带着孩子出门,给老公说是去送娃上学,其实根本没学可上。”

马翠说,她每天早上带女儿出门假装去上学,下午放学后又把孩子带回家,其实都是带着孩子在外面逛。城东附近的公园、超市全都转了个遍。

孩子在公园玩,她就在一旁联系李某,问他事情啥时候才能解决。李某每天都给她说“快了、下周、明天,保证解决”,她不断地催问,李某不断地问她要钱打点,周而复始。

“上学的事没办成,2016年孩子过生日,李某在网上买了一个200多元的平板电脑。”马翠回忆,这是多年里李某唯一一次给她花钱。

丈夫性格暴躁让她惧怕

自己下意识不断隐瞒家人

马翠说,丈夫是生意人,平时对她和孩子还可以,但性格暴躁,尤其是涉及钱的问题,“啥事都能做出来。”正是因为惧怕丈夫,所以孩子上学的事情一直听任李某“继续运作”。

撒一个谎,要用无数个谎言来圆,马翠自己也说不清是打何时起,从下意识地隐瞒,慢慢变成了想方设法阻止家人知道孩子无法正常上学的事情。

一个学期就这样晃没了,“今年孩子就要12岁了,五年来完全被耽误了。一开始其实就是每天白天去逛,后来就干脆租了房,放学时间到了就带孩子回家。”马翠说,只要自己说去学校或者教育局,李某总能迅速出现并拦下她。

在这期间,李某白天虽然很忙,但每天都和马翠见面,每天都会去马翠的租住处。马翠也知道李某老家有孩子,但她并不知道李某到底结没结婚,而这两年马翠也发现李某不止和自己一个人在交往。

事没办成

“不要退钱,要孩子上学”

2017年春季开学,李某主动向马翠提出要“退钱”,“他说教育局插手了,发现办事的人有诈骗行为,把孩子耽搁了,学校要给我补贴。”

马翠说,这个消息对她来说就像晴天霹雳,她一下就慌了,很生气地告诉李某不要退款,就要孩子上学。

马翠的积蓄很快花光,但如果停止给钱,前面的钱就都白花了,上学的事也就没了指望,每每想到这里,马翠就有一种绝望的窒息感。

“我爸我哥我姐都知道我老公的脾气,所以他们从来没和我老公说过我借钱的事,我同学也都不认识我老公。”

马翠开始向娘家人和以前的同学借钱,同时继续和李某保持着亲密关系,仿佛这样就能离孩子上学的梦近一点儿。

每个学期结束,李某都会把成绩单带给马翠,说是学校给的,成绩单上还有老师的评语,“办上学的费用从最开始的20多万元一点点涨价,今年涨到了106万元。”

在这期间,马翠试图要来号码,联系中间人询问进展,李某总以为她着想而拒绝,直到2019年,马翠彻底起了疑心,“他以前拿给我的上学材料上,都有红色‘公章’,从去年开始材料上都没有公章了,只有人名字的印章。”马翠说,没有公章肯定是骗人的,这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2019年上半年,马翠去派出所报案,李某态度积极地跟着一起去了,“他告诉警方,我们之间是债权债务关系,警方便让我们走司法程序。”

2019年秋季开学,上学的事情仍没着落,马翠坚持要去教育部门问清楚,李某带她去了西安城南一个“教育部门”,谁都没找到,马翠至今仍说不清当时去的是哪个部门。

2019年12月,马翠去学校找李某常说的几个人,李某很快也赶到学校,劝说马翠里面有学生在上学,大吵大闹不好。

“我那天一直等到中午放学,李某给我看了聊天记录,办事的人称已经走了,我又等到了下午两点上学,对方说在开会。

我要对方电话,李某说有了电话怕我找人家闹。”马翠说,现在想想,聊天记录肯定是伪造的,这些办事的人也都是李某捏造的。

马翠说,随着年龄增长,女儿懂的事越来越多,平时母女俩在出租屋里独处时,她也会试着给女儿教点儿书本上的知识,但这总不是个办法。女儿多次问她,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能上学,自己却上不了学。每每面对女儿的这些发问,她都不知道怎样回答,感觉很对不起女儿。

李某因诈骗自首

但女儿学业已被耽搁

“孩子很懂事,知道她爸爸的性格,她也没有跟她爸爸说过上学的事,她也怕挨打。这事如果让我丈夫知道,我的下场非死即残。”

马翠说,她也没有要求女儿不要告诉丈夫,女儿跟她之间也没有互相说过如何隐瞒,彼此都默契地没有多说,所以丈夫还以为孩子今年在上五年级。

马翠说,女儿也问过李某上学的事啥时候能办好,李某答复说,“我骗谁都不会骗你一个小孩”。

马翠说,发现上当后,她对女儿说,“我们好像被骗了。女儿愣住了,问我‘你为啥要相信他(李某)?’这后来也成了女儿问我最多的话。

接受采访的前一天,女儿知道后还说,‘我们被骗已经都丢死人了,你别出去给别人说了’”。

每次听到这些,马翠都很懊悔,但她心底仍抱有一丝侥幸,万一哪天李某办成了呢?直到4月21日,接到彩票店老板的电话,她才知道李某因诈骗自首了。

马翠说,这些年李某死死抓住了她的软肋,“我不给他钱解决问题,他就被抓走了,上学的事就完了,我又不敢让家里知道,没钱了我就去借。这下他真的被抓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4月24日,马翠拿出有5厘米厚的一沓转账凭证,她转给李某的有票据的钱已经超过20万元,李某还多次让她开通网贷给他取钱,“还好我都是当月就还清了,没产生高额利息。”

马翠说,从2019年失去信任后,她便不再给李某大额转账,“10元以上的我都不再给他,他就说自己身上都是百元现金没法坐车,让我给他转1块、5块。”

从今年开始,李某主动给马翠写了很多张借条。记者在马翠提供的借条上看到,最大金额的一张为4万元、最少的是5000元,“现在比起钱的问题,我更想赶紧把孩子上学的问题解决了。这么大的孩子一天学都没上过,我真的要崩溃了。”马翠说。

关于马翠的事,彩票店老板陈先生和几位常客也知情,所说情况和马翠讲述的一致。“这个李某太可憎了,骗了好多人,我和店里的几个常客都是受害人,马翠虽然被骗金额不是最多的,但她的遭遇太惨了,关键是孩子一直没上成学,耽搁得不像啥了。”陈先生说。

4月27日,记者从西安市公安局碑林分局了解到,目前李某已经被警方控制,警方正进行调查。

5月初,记者辗转再次联系到马翠,她说,已离开西安,带着孩子回到父母身边,并想让孩子在老家上学。

最后,文章底部点亮在看,并且“分享给更多的朋友们,切勿轻信他人。

- END -

作者简介:佘欣,文章转自华商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