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味柴胡打天下”,古今多少名医,妙用柴胡治百病

2020-11-23 13:28:28 张晓说娱乐

对于小柴胡汤来说,可以说是医圣张仲景所创经方中的佼佼者,一千多年来,后世医家妙用此方加减化裁,治疗很多疑难杂症,不仅屡用屡效,还变化万千。

张仲景所传之方,颇为神奇,其中的药物加减腾挪,往往又变成了另一个化裁方,十分神奇,比如小柴胡汤的这5般变化,就让后世医家受益匪浅。

一、柴胡解毒汤

本方由小柴胡汤减人参、甘草、大枣,加茵陈、土茯苓、凤尾草、草河车而成。治肝胆湿热日久成毒,蕴郁不解而见肝区疼痛、厌油喜素、多呕、体疲少力、小便黄短、舌苔厚腻等症。

肝功化验则以单项转氨酶增高为多见。证为湿热内蕴,所以辨证的关键在于舌苔腻与小便黄短。本方是我临床多年所总结出的经验之方,可疏肝利胆,清热解毒,利尿渗湿,用于上述证候,疗效颇为显著。

二、三石解毒汤

本方由柴胡解毒汤加生石膏、滑石、寒水石、双花、竹叶而成。

治肝炎患者湿热之邪较柴胡解毒汤证为重,大有痹郁不开之势。

除见上述肝炎证候外,其人还见面色黧黑,或者面带油垢,虽患肝病,然体重非但不减,且有所增,背臂时发酸麻胀痛,舌苔厚腻,且服药难于褪落,脉弦缓等症。

故用本方清热解毒,降转氨酶,兼退舌苔。

关于这个方子,还有一段医话可述。1977年,我在某地开门办学时,曾诊一名慢性肝炎患者,见其舌苔厚腻,小便黄短,遂予柴胡解毒汤,似成竹在胸,料其必效。岂知服药六剂,诸证未减,腻苔依旧。

转予方中增入芳香化浊之品,仍无济于事,竟几易其方,几经失败。阅《温病条辨》治暑温的三石汤,乃是微苦辛寒兼芳香之法,用辛凉以清热透邪,芳香以败毒化浊,对湿热胶结,热重于湿者颇为适宜,且与此证也甚合拍。

遂将柴胡解毒汤与三石汤合方化裁,患者仅服药三剂,腻苔即退,而诸证也减,此即三石解毒汤之由来。可见书不可不读,而病也不可不看,读书与诊病相结合,才会有所提高与发展。

三、柴胡茵陈蒿汤

本方由小柴胡汤减人参、甘草、大枣,加茵陈、大黄、栀子而成。

治湿热之邪蕴郁肝胆,胆液疏泄失常,发为黄疸,症见:一身面目悉黄,色亮有光,身热心烦,口苦欲呕,恶闻荤腥,体疲不支,胁疼胸满,不欲饮食,小便黄涩,大便秘结,口渴腹胀,舌苔黄腻,脉来弦滑等,实即现代医学所谓之急性黄疸性肝炎。

本方有清利肝胆湿热之功,对于此证,往往数剂即可收效。但黄疸虽退,而小便黄赤未已,或大便灰白未能变黄,仍不可过早停药,应以彻底治愈为限,以免病情反复而不愈。

四、柴白汤

本方由小柴胡汤减半夏、生姜,加生石膏、知母、粳米而成。

治疗少阳不和兼阳明热盛而见大热、大烦、大渴,汗出而大便不秘,舌苔黄,口中干燥等症。

对“三阳合病”而以烦热、口渴为甚的,当属首选之方。

秦某,男,30岁。因患高烧就诊,患者体温持续在39.6~40℃,西医检查:心肺正常,肝脾未触及,肥达反应阴性,未找到疟原虫,用过多种抗生素及解热药物无效,转中医治疗。

余切其脉则弦细而数,问所苦则称头痛,周身酸楚,骨节烦痛,伴有寒战,且口中干渴,发热有汗。视其舌,则苔白黄厚腻,咽峡红肿。

余问同道胡君:此何病耶?曰:此湿温也。应以何法治之?曰:藿、佩化浊,滑石清热,杏、苡利湿何如?曰:诚如君言,然湿不但在卫,且已进入气分,大有化热之势,故已弥漫三焦,而有“三阳合病”之象,治当以柴白汤佐以化湿为宜,若用香燥之药,恐反助热。

处方:柴胡12克、黄芩10克、知母10克、生石膏30克、板蓝根12克、苍术6克、草果6克。

水煎一剂,分两次服,药后即热退汗止,从此获愈。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