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壳爆雷背后,150万租客正在担心自己无家可归

2020-11-21 15:52:05 无限乱画


对于很多租房住的打工人来说,2020年的冬天不太好过。

可能你们也听说了,某长租公寓品牌爆雷,资金链断裂,多地出现断水断电,甚至房东几个月收不到房租,开始上门赶人了。

因两月未收到房租,房东带物业上门赶人,还掐断水电,图源微博

这不是个别地方的个别情况,已经发展成一场全国性的混乱。

在北京,11月9日,几百人聚集在该公寓总部,高喊着“还我血汗钱”,激情维权,现场还爆发了肢体冲突。

图源微博@中国新闻周刊

11月16日,又有租客和业主在总部楼下排起长队,希望协商解决办法。

图源每日经济新闻

在其他城市,类似的混乱场面也在上演。

该公寓杭州分公司,图源杭州租户

杭州的租户周女士,一次性预付了两万多的房租,眼看着形势不对,10月就申请了退租、退款,但一直到现在,退款也没到账。

一边上着班,一边还要挤时间来讨要说法。一个星期跑三四趟,每一次都无功而返。

看着她说“现在工作也忙,但没办法,自己的维权路,自己来”,我感到一阵阵心酸。

2万块的房租,对于一个全国坐拥44万套房源、一年收租71亿的包租界巨头来说,真不算什么。

但对于辛辛苦苦赚工资的周女士来说,“这得存多久啊。”

像周女士这样的维权租户,不是个例。

就杭州来说,本地组建的维权群不下20个,每个里面都有三四百人。

从两天前起,好多群因为“违规”,陆续被解散。

11月18日下午,图源杭州租户

11月19日下午,图源杭州租户

不幸中的万幸,这次风波让部分租户和业主团结起来,准备挺过难关后,绕开中介,房东直租。

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这种直租群很快也被封。

11月19日晚,图源杭州租户

维权走不通,直租又被封,到底是动了谁的蛋糕?

太难了。

这届打工人真的太难了,辛苦打工赚钱,老老实实交租。

偏偏遇上这种无妄之灾,一面遭到房东赶人(当然房东也是受害者),面临无房可住;一面欠银行的租房贷款却不能取消,还要背上一身债。

难怪有人在网上呼吁:想想怎么解决年轻租客之殇吧,弱势群体中的弱势。

“爆雷”之后,他们遭遇了什么?

小K是我朋友,坐标杭州,也是这次租房平台“爆雷”的受害者。

她年初辞职,本打算年后再觅新东家,结果疫情来袭,新工作迟迟没有着落。

一直到7月,她才有了offer。新工作离住的地方挺远,不得不另谋住处。

这时遇到某长租公寓,对方押一付一的交租模式让她格外动心。

但签合同时,她发现还有一份和银行的贷款协议。

原来押一付一走的是分期付款:银行已经预付一年房租给公寓,租户每月还款给银行。

小K96年生人,参加工作不到两年,疫情导致的大半年“空窗期”,已经掏空了她的全部积蓄。虽然她一万个不愿意背上贷款,但其实也没得选。

于是就陷入到如今的困境。

11月2日,下班回家的小K发现门外贴上了房东的告示:

因公寓逾期未给房东打款,房东跟公寓交涉后,准备按合同走,15天之内钱不到账就收房。

小K慌了,白天上着班,提心吊胆,生怕回去就发现自己的东西都被扔到门外。

晚上奔波看房,疲惫不堪。

但回去和懂法律的室友一研究,才发现事情并没有退租搬走那么简单。

她月付走的是租金贷,即使退房,和银行的贷款协议也不会终止。

因为此时的公寓,根本没钱偿还银行。

这意味着,一旦退房,小K一面没房可住,一面还得继续替公寓还贷款。

金额一万三,是她两个月的工资。

如果不还,可能就要上征信黑名单。

还好,和公寓合作的银行,后来发了公告:已经搬离的租户可以申请征信保护,到明年3月31日之前,征信不会受影响。

图源见落款

但,这并不意味着贷款就可以不还了,只是延迟还款的意思。

图源深圳卫视深视新闻

紧接着小K发现了更深的套路:

有人特意咨询过银行,才知道,到明年三月底,征信保护期一过,如果公寓资金还不见好转,无法补上退款的话——

那退房的租户们不仅该交的还款一分钱不少,还要交利息+罚息。

(解释一下:租金贷的利息本来由公寓承担,租户只要还房租本金,但因为公寓没钱,利息也落到了租户身上)

就在租金贷租户叫苦不迭的同时,自己掏年付/半年付/季付的租户,情况也好不到哪去。

除了个别有危机意识的,在事情刚露苗头时就申请退租、退款。

就这,还是打了市政热线、投诉电话,多管齐下,退款才要到手。

图源知乎

其他的租客,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不管是主动退租,还是房东赶人、被迫退租,剩下的租金+押金,都可能要不回来。(退房成功后,退款会退回到公寓app里,但大部分租户反映从app提现长时间不到账)

上面的回答指出了公寓很多问题,有留言说答主“胡说八道”,引来其他租户现身说法

而想退房又担心房财两空的,现在进退两难。

房东却不会等人,收不到钱就按合同收房,刚毕业的打工人房子住不成,钱也退不回,“想哭不知道该怎么办”

如果碰到蛮横的房东,可能连人身安全都无法保障。

图源知乎

而小K的房东,虽然在最后期限(11月5日)之前,收到了上个月的房租,但很快(11月15日),就面临公寓再一次逾期。

这一回,他没有找上门,小K战战兢兢地忍受着,“暴风雨前的宁静”。

她猜测,房东现在不吭声,是等着15个工作日之后,无责收房。

我和小K的聊天记录

小K会不会被房东赶出去,现在还是个未知数。

但在其他媒体的报道中,有深圳的业主,一和公寓签完《终止协议》,马上回去把协议贴到门上。

图源每日经济新闻

以此通知租客,公寓“已经跟我们解约了,我们要收回房子”。

为了避免尴尬和冲突,“我们不直接跟租客联系,租客跟我们没关系。”

五十步笑百步,“爆雷”远不止一处

该公寓“爆雷”后,有竞争对手一度趁火打劫。

在朋友圈发广告,称可以“收留”该公寓的租客和业主。

其实是五十步笑百步。

就在11月初,有媒体曝出,另一家长租公寓品牌,以“业主要收回房子”为由,强行与租户解约。

可是互联网没有不透风的墙,中介的说法很快被业主打脸。

多地业主线上举报,该中介要求业主大幅降租,不答应就单方面解约。

深圳业主

和业主谈降租,和租户谈涨租,两边的钱都想挣,谈不拢就解约。

北京业主

事实上,对于租户来说,这不是长租公寓第一次出事。

甚至,解约也不是最坏的结果。

早在二月初,有自如北京租户爆料,自己困在老家无法返京,而他的自如管家,在他不在场的情况下,开门让街道办的人进去拆除隔断。

他只能在合租群里,眼睁睁地看着室友直播,他房间的墙被砸断,个人物品和隐私完全暴露。

图源见水印

至于他的私人财产会不会在砸墙过程中被损坏,在无人看顾的情况下会不会失窃,没有人关心,也没人承担责任。

再晚些时候,4月3日,深圳某青年公寓,微博网友@演好一名群众 ,下午出个门的功夫,她租住的房子就起火了。

出动了8台消防车,40多名消防员,才将大火扑灭。

等她回家,曾经温馨的小窝已经被烧到渣都不剩。

但就在出门前,她家还是这样的画风:

图源微博@演好一名群众

这里是她和猫相互取暖的港湾。

有她费心收集、万分珍爱的盲盒玩偶。

但这一切,都被大火烧毁了。(所幸猫自救逃生,后被她找了回来)

而起火的原因,是公寓电路老火,此前已有多次预兆。

火灾前不到一周,客厅沙发东南角的插座发生短路,跳闸、冒火花。她跟公寓管家反映,对方完全不当一回事。

一周后,这里成了起火点。

她在深圳生活几年,积蓄的所有财物、珍藏的礼物,甚至去世好友留下的书信,全部葬身火海。

但公寓方面,从起火当天就开始玩失踪,不露面,也没有任何关心和补偿。

更气人的是,公寓管家在后续沟通赔偿事宜时,问她,“这种好友留下的书信开多少钱嘛?”

网上搜索新闻、社交网络,发现有关长租公寓的负面消息层出不穷。

背后的原因,离不开这些年整个行业的野蛮生长。

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2015年一年,全国登记在册的长租公寓企业数量,首次突破100家。

2018年,全国长租公寓品牌数超过500家;到现在,900家。

管理的房源数量,2018年,根据中国饭店协会公寓委员会统计,全国长租公寓房源总规模达到200万间。

到2019年,光是自如、相寓、蛋壳三家品牌管理的房源就超过200万间。

不顾市场需求的疯狂扩张,碰上今年疫情的特殊时期,“爆雷”早就是在所难免。

但遇上问题,只会一味压缩成本,“要业主降租,给租户涨租”,甚至忽视管理,让租户的财产和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

试问这些公寓们,当你们以高出市场10%的价格,把房子租给那些背井离乡的年轻人时,有没有想过,你们配吗?

年轻租客之殇,谁来保障?

但话说回来,现在最不希望长租公寓出事的,也是这些年轻的租客们。

去年,蛋壳公寓以全国在租租客为调查样本,发布了《2019租房青年生活调查报告》。

报告显示,90后和95后,在所有租客群体中占比达87%。

20岁刚出头的他们,来到一座陌生的城市打拼,一个便利又舒适的小窝,就是强有力的支撑啊。

但同时,初入社会的他们,又没有太多的积蓄,在租房这件事上明显底气不足。

不得不说,长租公寓的“租金贷”模式,给了他们选择的底气。

比如我一个97年的同事,去年毕业来北京租房,走的就是自如的“分期交租”。

房租2000多,按照大部分中介“押一付三”的模式,再加上中介费,她要一次性掏出一万块钱。

但自如给她的选项是:零首付,零押金。即首月不需要交钱,全年房租从次月开始,分11期还款。

同事的操作还款菜单

这大大缓解了她的租房压力。

公寓里的服务也到位。去年夏天,因为地漏反水,把整个浴室都给泡了。

她在合租群里看到消息的那一刻,就想着“完了,晚上回去不能洗澡,好崩溃”。

但室友联系群里的管家,很快师傅就上门维修,搞定了一切。

等她下班回家,已经看不出半点被水淹过的痕迹。

当然,这些服务并非免费。每个月两百多的服务费,不算便宜,但她觉得很值:

“花钱能买到服务,多少治愈了被工作折磨的肉身。”

但,成也租金贷,败也租金贷。长租公寓走到今天的局面,也和租金贷脱不了关系。

公寓从银行方面是一次性收到一年房租,给业主却是季付。

长收短付的模式,让资金池得以形成,以此为资本,公寓不断收房、扩张。

看似是租房子,实际上是搞金融。

又因为市场恶性竞争,纷纷高价收房,结果碰上疫情,租不出去,出现高收低租的局面,资金链一旦断裂,“爆雷”是迟早的事。

好在,长租公寓的高风险运营,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

今年9月,住建部公布了《住房租赁条例(征集意见稿)》,专门打击这种“高收低租”“长收短付”的行为。

一旦发现,列入经营异常名单,对其租金、押金的使用情况加强监管。

杭州、成都、重庆、贵阳等城市,也先后出台监管措施,针对长租公寓“资金贷”所得资金和周期较长的租金,成立监管账户,由银行方面监管,保护租金和押金的安全。

杭州还特别规定长租公寓须对托管房源缴纳风险防控金,有的高达30%。

而对于现在备受煎熬的租户来说,最大的曙光莫过于,“北京住建委已成立专办小组”。

希望此事最终能平稳解决,长租公寓挺过去。

那些胸怀雄心壮志、离家打拼的年轻人,本不该承受这样的暴击。

曾经,美国互联网创业教父保罗·格雷厄姆说过这样一句话:

伟大的城市吸引有抱负的人。

很多年轻人就是受到这句话的鼓舞,投身到“一线漂”的行列中。

但今天,我看到了这句话的另一种解读:

伟大,不仅在于一座城市拥有的机遇,也在于它能给予的保护。

愿我们都能在喜欢的城市拥有自己的立身之地。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