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了1个亿保额后,我建议买意外险还是要慎重

2020-11-17 15:08:32 尹娜随笔

首发于公众号「尹娜」,本文是「尹娜」第 80 篇原创文章

本文是意外险系列文章第6篇,前5篇见文末。

你在大街上遇到过残疾人吗?

本文首图是截瘫者之家旅游活动留念,活动名字叫“感受阳光 享受快乐”。在此之前,中国的500万截瘫人士都不知道,原来他们还能旅游。

从2006年开始,13年中,他们的车辙到过北京、南京、西安、成都、三亚、锡林郭勒、银川,数十辆轮椅组成的队列,在普通人看来是一道奇观。

活动的组织者是一位高位截瘫患者——文军,在每次活动之前,他都要提前几个月开始准备,坐着轮椅,去目的地走访几十家酒店,并亲自走完所有行程,确定全程有连贯的无障碍通路,然后才带队出发。

2019年他们的目标是云南大理。7月,文军来到大理考察,晚上回酒店时,无障碍通道被私车占用,他只能寻找其他通路。

开轮椅走到停车场的这个地方时,因为没有任何警戒标识,加上坐着轮椅身位低看不到,文军掉进了这个大坑,竟与世长辞。

导致文军丧生的停车场大坑

从此再无“感受阳光、享受快乐”。

2018年在残联备案的残疾人有8500万,残联估算到2020年超过1个亿,这其中有3成人是由意外伤害致残。

目录:
1、文军:截瘫后,两年不想出门
2、赵师傅:让我走盲道,就是作死
3、白莎:烧伤后,要花一百五十万
4、逆境并不造英雄

一、 文军:截瘫后两年不想出门

1997年,25岁的服装店主文军,从宁夏开车去西安上货,不幸坠落到桥下,造成C水平脊髓损伤,从此截瘫。

出事后,文军有整整两年只肯躺在床上,拒绝坐轮椅。有朋友劝他出去锻炼,他会生气,因为他觉得一旦坐上轮椅,就会成为别人眼中的“残疾人”。

1999年,母亲筹了3万块钱,加上弟弟资助,文军到北京的康复中心治疗。一位截瘫大姐训练时坚毅的眼神感染了文军,他重新燃起了“活下去”的勇气。

“母亲这么大年龄了,在这照看我,家里还有老父亲,以后怎么办?我不能让父母陪我一辈子。”于是他迫使自己学会了自理——上下床、穿衣服、坐马桶,然后想办法自食其力。

最开始,他每天从南三环,手摇着轮椅,到北三环批发电话卡,来回四十公里,路途超过三小时。但他说:“当我完全能养活自己的时候,我觉得我跟健康的人就是一样的。”。

站稳脚跟后,文军在自己的租处创办了截瘫者之家,希望帮助更多的残疾人回归社会。他四处呼吁完善无障碍设施,文军常说:“希望社会能知道, 我们非常想出来”。

在文军帮助下从家里走出来的老唐,也是因车祸截瘫的。截瘫后,他说每天只有一个想法,就是琢磨怎么去死。截瘫6年,光医药费就花了上百万元,好不容易熬到女儿上大学,他立马和妻子办了离婚。

文军和老唐,都是从刚刚残疾后的“不想出门”,几年后又“非常想出来”,这就是残疾人从接受伤残现实,到追求美好生活的真实心路历程。

对于那些担负着家庭重担的年轻人,残疾之后,当他们经历最开始不想出门的几年时,因为治疗费,再加上收入中断,会让家人的生活雪上加霜。当他们想回归社会时,又会遇到很多现实问题,维持生计也不那么容易。

文军生前照片

二、 赵师傅:走盲道就是作死

你知道吗?全国有两千万盲人,可你看不到他们。

网上有段视频,是一位妈妈教宝宝走盲道,当孩子跌跌撞撞顺着盲道走时,妈妈却不得不提醒孩子:盲道的尽头是一辆私家车。

妈妈教视障孩子学走盲道,看哭网友

有人说:没有一个盲人在中国能单独出门一天,又安然无恙地回来。因为中国特色的盲道是这样的:

还有这样的:

在北京双井桥一家盲人按摩院工作的赵师傅,对记者说:“现在基本上没有盲人使用盲道。让我走盲道,说句话糙理不糙的话——就是作死。”

我家附近就有一家盲人按摩店,因为肩颈不好,经常去按摩,比几十米外的普通的按摩馆价格便宜一半,不知道盲人师傅们的工资会不会也比普通的按摩师少。如果看到店里在排队,就很替他们高兴;店里没人的时候,也替他们着急。

我们平时有机会见到的这些——有工作的盲人,都是残疾人中的幸运儿,能养活自己,不用在家里度日如年。更多的残疾人,只能在窗口留下孤独的背影。

为大街上遇到的每一位残疾人,默默鼓掌吧!

三、 白莎:治烧伤要花一百五十万

今年6月,武汉疫情刚刚平稳,湖北经视播出了一个视频:一直奋战在新冠肺炎疫情战疫一线的25岁护士——白莎,5月底好不容易有了几天休息时间,想给孩子做顿饭,没想到厨房发生煤气泄漏,导致她和孩子都被严重烧伤。

战疫护士白莎在家中烧伤

白莎比孩子伤的重,全身烧伤面积52%,需要做两次植皮手术,湖北经视发布的筹款视频,帮她筹到了前期治疗费50万,但医生表示:后续的治疗和康复还需要两年时间,花销还会有近百万。

除此之外,治疗结束后,25岁的白莎如何以烧伤后的面孔回到社会,能否继续承担家庭经济支柱的责任,恐怕是她和丈夫要克服的更大困难。

我弟的发小大明,在6岁时意外烧伤全身,因为当时没钱治,从脖子到小腿,都留下了很大的疤痕。从小到大常受同龄人嘲笑、欺负,因为伤疤,个子只有一米五。长大后,因为身高和伤疤,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

得亏他性格比较开朗,没有合适的工作就自己做起了小生意,现在生活上能自给自足,还找到了对象。

但我弟说今年夏天他的伤疤被蚊子咬了以后溃烂,以至于露出白骨。为了住院治疗,他拿出积蓄,加上一群朋友帮着凑,筹集了十几万住院押金,最近已经去北医三院住院了。

此刻,不要扯什么“爱拼才会赢”,你本有计划,但挡不住世界另有安排。这份苦痛,即便他们受得住,也总要有坚持的底气。

四、 逆境,并不造英雄

前几天一位单身的同事,送给我闺女一个拨浪鼓,他说是出地铁后一个残疾人大哥卖的,大哥拄着双拐,连收钱都很困难。拨浪鼓很便宜,他赶紧买了一个支持一下。

文军生前的朋友圈签名是:“能在各种逆境中生存下来的人,才是真正的强者。” 但成就强者需要各种资源的匹配,比如完善的残障设施、家人、朋友和社会的支持,以及足够的经济基础。

可惜不是每个残疾人都有这些资源。

文军、赵师傅、白莎,他们的故事都指向同一个困难:残疾人如何能有个像样的生活?突发意外,最初的治疗和康复需要时间;治疗结束后,回归社会,找到适合自己的谋生手段,也需要时间。

当我们这些普通人在抱怨生活的不如意时,这些残疾人兄弟却在挣扎着做个普通人。残疾人内心都非常敏感,他们不敢出门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害怕别人异样的目光。

如果在大街上遇到残疾人,请千万不要盯着他看,但一定要在他面对危险或者需要帮助时帮一把。

在身体残疾的情况下,经济基础能支撑残疾人更快的克服困难。如果文军和白莎在意外发生后,手上有二三百万资金,他们的治疗和康复会不会更快些?康复后他们维持生计的路会不会更宽些?

每个残疾人都想做自己的英雄,但不是所有人都能。逆境并不造英雄,有实力才行。

如果说先天性残疾我们只能接受命运,那么意外事故导致的伤残,我们是可以对后果未雨绸缪的。如果风雨真的到来,那么有一笔备用资金,会让余生变得容易些。

如何用少量成本,撬动几百万伤残备用金?请参考这篇:《火灾烧成重伤,有人获赔900万,有人只拿到9万:你的意外险买对了吗?》

意外险系列文章:

1.钓鱼时意外坠湖,家人获赔一千万:如何用意外险安排好家人生活?

2.火灾烧成重伤,有人获赔900万,有人只拿到9万:你的意外险买对了吗?

3.老人摔碎锁骨,花费4万多,仅自付600余元:意外就医如何少花或不花钱?

4.卖了1个亿保额后,我建议买意外险还是要慎重

5.如果你在京津冀,这款意外险能保一辈子,保费还划算

-END-

尹娜 人民大学本硕丨经济学
金融行业10余年
曾任某国有银行团队主管
明亚保险经纪资深合伙人 丨MDRT
专注中产及高净值人群理财服务
公众号「尹娜」作者
「保险科普群」丨「银行人交流群」群主
知乎专栏「国有银行十年实录」主笔
头条丨雪球丨简书丨网易号有「尹娜随笔」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