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要求接管权力,因嗅到危险气息?川普最后70天任期或不平静

2020-11-11 08:41:49 海外探客

2020年注定将成为美国历史上一个特殊的年份。或许只有经过若干时间,才能看清现在发生的事件对美国的长远影响。

正是从当前开始,美国的政治伦理和表面上都要遵守的道德和公序开始崩解。一个明显例证是,“当选总统”拜登虽然赢了,但居然赢得很憋屈。出于夜长梦多的担忧,拜登一方已经开始隐晦地发号施令,迫不及待要取代“现任总统”。

11月9日,拜登在特拉华州以“当选总统”的身份呼吁民众佩戴口罩。他还特意强调,他到2021年1月20日才能正式就任总统,现在恳求大家戴上口罩,是为了挽救美国人的生命,更是为了弥合矛盾,让国家重新团结。

大选最终结果还未官宣,拜登一方就决定提前行使总统的权威,还敦促美国联邦机构批准进行权力交接蹊跷且反常。

事实上,不能全怪民主党急于夺权,只能说时势使然,而且嗅到了不同寻常且比较危险的气息。更何况,拜登当了40多年参议员和8年的副总统,对当前的气氛应该有敏感的态势感知能力。此时此刻,美国已经进入一个微妙的阶段:

一、特朗普拒绝承认败选,为权力交接蒙上阴影。在2020年的这次美国总统大选里,特朗普和拜登的选票双双超过2008年奥巴马拿到的票数。而特朗普尽管在选举人票数上落后拜登不少,但实际获得的选民票数并未落后多少。这令特朗普可以“理直气壮”地拒绝认赌服输,通过法律途径继续纠缠。

二、收割7000余万张选票的特朗普甚至有意参加2024年总统选举。在这种情况下,更不可能乖乖配合交接。他不会心甘情愿地承认拜登胜选的合理性,更不会祝贺。现在的强硬态度,就是在为4年之后做铺垫。特朗普已经深刻改变了共和党的基因,他的号召力和影响力会持久存在。

三、美国防长埃斯珀被特朗普解职,这或许就是一个明确的讯号。在败选之后更换五角大楼掌控者,无疑是制造混乱的开始。不仅如此,白宫还加大了干涉别国内政的力度。在这两个多月的时间内,不排除特朗普会故意恶化美国与其他大国的关系,制造新的矛盾,令接棒的拜登在短时间内无法收拾。而即便拜登摆平了这些问题,也必然耗费宝贵的资源和时间。

埃斯珀不会是在最后70多天里第一个被“处理”的。《纽约时报》的消息称,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和中情局(CIA)局长吉娜-哈斯佩尔也将可能遭到特朗普的解雇。

扫除了这些障碍之后,特朗普很可能办件大事,即在任期的最后几天对伊朗或其他国家发动“压哨攻击”。特朗普当然会产生“我离开白宫之后,哪管洪水滔天”的恶毒与险恶心理,但与其说是发泄不满,不如说是为接下来的4年布局。

既要小心特朗普挖坑,又要处理烂摊子,这是对拜登的严酷考验。对这位高龄的新总统而言,内忧外患会同时加剧。譬如欧盟就挑选这个时机下手,表面给特朗普难堪,实际上是给拜登一个下马威。

欧盟委员会11月9日宣布,将针对近40亿美元的美国输欧产品加征关税,从11月10日起该措施生效。

公告显示,欧盟以“美方违规补贴波音”为由,对美国输欧飞机和零部件加征15%的关税。此外还对美国输欧的多种农产品和工业品加征25%的关税。欧盟还理直气壮地表示:采取的这些措施只是为了公平,其力度与美国对欧盟相关商品的惩罚措施相匹配。美国在2019年10月曾根据WTO的授权,对欧盟大约75亿美元的空客飞机和其他产品加征关税。

当然,欧盟也并未关闭对话的大门,向美方开出了条件:只要你们同意降低关税,我们也愿意撤销报复措施。

选在这个时候对美国进行报复,欧盟方面应该有自己的考虑:

1、维护自身利益,欧盟显然想用强硬手段迫使美方返回谈判桌。而之所以没有在美国大选之前宣布加征关税,欧盟应该是不愿背上干涉选举的嫌疑。现在选战已经分出胜负,欧盟自然要祭出大棒,不能认怂。

2、催促拜登在入主白宫之后尽快消除“美国优先”对同盟体系的伤害。拜登所代表的民主党几乎肯定会对盟友让利,欧盟似乎有些等不及。

3、向特朗普发泄不满。冤有头,债有主,打脸就要打川普。欧盟没有选择在拜登正式就任之后采取报复措施,留下了与新总统协商和妥协的余地。选择这个时间点几乎正合适。

事实正在逐渐明朗:特朗普现在基本已经“无力回天”,但他依然有操纵议题设置的能力,甚至可以干扰和影响拜登入主白宫之后的走向和行为。特朗普最后的操作,很可能令拜登无法成为所有美国人的总统。

缺乏耐心的似乎是拜登,他在当地时间11月10日公开炮轰特朗普拒绝承认败选“很令人尴尬”。然而,总统选战从“白刃战”变成了“堑壕战”,更尴尬的是拜登。特朗普似乎在故意晾着他,令其难堪。在这么拖下去,拜登的威信将受到损害。

离开白宫的特朗普不会消失,他在一段时期内还会成为聚光灯下的焦点。特朗普输掉的是总统选举,但没输掉基本盘,相反,因为这次以微弱劣势败选,他的支持者恐怕将更加团结和激进。这也将成为他的立足点和根基。就在11月10日,特朗普还发推称“我们会赢”。输掉选战是一回事,让支持者认为胜利被拜登偷走是另一回事。后者比前者更重要。只要拥有这么多拥趸的支持,拜登一方也会投鼠忌器。特朗普几乎可以肯定能够全身而退!

而拜登的犹疑、抱怨和进退失据,已经显露出弱势。特朗普在为接下来的4年定调,现在看来,他的强势开始取得成功。到底鹿死谁手,其实尚未可知。(完)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