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篇没收钱的广告

2020-11-05 19:33:59 8字路口

你好:

如果你连《读库》和老六的名字都没听说过,那建议你不要往下看了。

你知道的,我们主编是《读库》的读者。

这是一篇没收钱的广告。

十一月的开头,读库历年来出品的大小与薄厚不一的小开本,终于有了一个饱含私心的名字——“读库本”。

读库本主要是指精巧适手,纸质相对轻软的小书,目前已出品一百多个种类,如“建筑史诗”系列、“医学大神”系列、MUJI“人与物”、哲学系系列、头目战、十四岁懂社会……读者盈手可握,随处可读;不觉累赘,不添负担。

为了方便读者朋友更深切地了解读库本,六主编将作为首席导览员,以视频和图文的形式向大家一一讲解。

读库的小轻薄

01毫厘之间

我怀着丰收的喜悦来向大家汇报,终于给我们这些小开本想出了一个统一的名字,一个折磨了很久,但最终非常平淡无奇的名字——读库本。

听起来让大家很失望,这些年读库一直在致力于做这种小开本的,非常轻巧便携的书。这种书其实早已经有了很多约定俗成的名字,比如文库本、口袋书等等。后来,我们想着总要给它起一个跟读库更有关系的、专属于我们自己的名字,想来想去,还是想叫它“读库本”。

它本身脱胎于“文库本”这个概念。说到文库本,大家首先想到的都是日本。日本书籍市场中的“文库本”专指小开本、平装、价格略低于单行本的一种装帧形式,却承载了“大众教育”“学艺普及”的历史重任。

我们的书里也有比较典型的早期日本文库本的样子,这种规格被称之为A6开本,尺寸是148×105毫米。

读库本《嵇康之死》比一般文库本略宽,能让大家切实感受到早期日本文库本的模样和手感。

后来又有所谓的新书开本,尺寸是170×110毫米,比例要显得瘦一点、高一点。

这是瘦高版的读库本——海桑诗集《我是你流浪过的一个地方》,采用瑞典环保纸,看起来很厚,拿起来很轻。

大家看上面这两本,一个是115毫米,一个是110毫米,只是5毫米的差距而已,但拿到手里的感觉会有很大的不同。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我们总是致力于在多一毫米少一毫米、高两毫米矮两毫米,这种特别细微的差距之间,找到一种比较好的解决方案。

到现在,林林总总加起来出了有一百多种读库本,还有几十种在路上,应该会在明年陆续推出。如果这个计划能够坚持下去的话,我特别希望未来会有几百种甚至上千种规模的读库本。

02不跟手较劲的书

除了开本小而轻巧之外,值得一提的是,还有它的柔顺度。大家翻起来会非常舒服顺滑,不跟人的手较劲。

《坠入爱情》属于读库·哲学系新书,算是整个读库本中个子最高的,但依然很轻巧。

我特别希望一个人拿到一本书之后,不仅仅是书里的内容引人入胜,当然了这是最主要的,但除了内容之外,也希望这本书带来整体的触感和手感,甚至是闻起来的味道,都让人感到赏心悦目。

新鲜出炉的读库本《司马迁的记忆之野》

这是刚刚出炉的一本新书《司马迁的记忆之野》,还冒着热乎气,特别喜欢它能够非常柔顺地摊开来的感觉。这本和《失败者的春秋》《战国歧途》两册合在一起,我们想了一个名字,叫“青春中国史三部曲”,讲述的是华夏几千年文明史中的早期历史。

其实这本书比传统意义上的文库本要大一些,是非常规范的正度32开,185×130毫米。如果说放在二十年前的出版市场上,或者再往前追溯,这几十年间的出版市场上,一点都不少见,并且应该是最主流的开本。

非常遗憾,由于我们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导致这种很常见的32开正度的小书,现在越来越少见。它其实是非常符合人体工程学的书。

03不给读者添负担

我想,也有可能是因为现在这种小书卖不出什么钱。卖一本大厚书,能卖上百块,顶得上卖好几本这种小书。如果我是商家,可能也更愿意卖那种码洋高的,或者叫客单量高的书,但是相信很多读者应该也有读小书的需求。

小书虽不受书店的待见,但对于我们一直在做的网络直营平台来说,却可以充分利用物流冗余,在全年订户的邮包里夹带一本,读者只要承担小册子本身的物理成本,就能多享受一份精神食粮。

我特别憧憬一个学生上学背起书包的时候,妈妈随便给他往书包里塞一本小书,他上学的路上或者课间,就把这本小书读完了。或者是一个人出差,就往自己的旅行箱里塞这么一本小书,在飞机上就看完了。那种感觉真的是很舒服。

这种小开本的书也可以做这么厚,算是我们对印装工艺的一种挑战,到最后实现了。《来自民间的叛逆》这本书将近一千页,但是请大家相信我,你拿在手里并不会增加负担,看起来是个大部头,但其实很轻巧,易于翻阅,更值得珍藏。

读库本《来自民间的叛逆》(袁越 著),看着厚重实则轻巧,挑战成功。

04大厚书变小薄书

最近又做了一个事儿,把原来的一些大书给拆开成了几本小书。比如《巴黎烧了吗?》这本书,应该很多人都有精装版本。精装的书放在这儿,一页一页读起来很好,但很多人的阅读场景并不是在家里,也不是在书房里,更不能躺在床上读。

如果他在外面呢?如果他在路上呢?所以我们尝试了一下,把《巴黎烧了吗?》这本厚书拆成了三本小书。希望这种尝试能够得到大家的认可,或者能够得到一部分读者的认可。

如果认可足够多的话,也许我们就有信心把一本大而厚的书一拆为二、一拆为三地分拆开来,让它便携、轻巧,这种目的是能达到的。

希望未来,这种十几二十块钱的小册子,我们可以出很多很多本。让经济最为拮据,但最需要大量阅读的年轻人,都可以读到种类丰富的书。

05向出版前辈致敬

做读库本的目的是什么呢?非常简单,对我来说,就是想立志把中文图书的平均重量和平均体积降下来。大家看同样的十本书,如果摞在一起,总会感觉中文图书的体积最大,普遍开本规格都特别大。

另外,中文图书的重量也是最重的,因为很多纸中含有添加剂,导致它的平均密度比传统纯木浆纸的密度要高,所以拿到手里感觉沉甸甸的。

可能有朋友会说,你们凭什么要这么做呢?致力于降低中文图书的体积和重量,这种说法是有点太大了。

更具体一些的想法是,我觉得对一个人影响最大的,其实往往是一本小书;真正能够让人读进去的,也往往是这种小书,而不是那种高头讲章,翻起来沉甸甸的、庄重堂皇地摆在书架上的大精装书,或者是《四库全书》那样放在图书馆里搬都搬不下来的书。所以我们特别想做能够让大家切实读进去的书。

雷克拉姆出版社的“万有文库”,是出版史上“小书”的鼻祖。

王云五主编“万有文库”所收《挪威短篇小说集》。

《教养之托付》(徐辰 著)讲述了人人知其然,但大多数人不知其所以然的日本文库本的渊源。

又有人说了,做这种书不是自作多情吗?难道读者不是更喜欢大书吗?其实不是这样,我们这种做法也并非独创。

从出版史上来说,不单单是日本,各个国家都有自己看家的文库本系列,像德国雷克拉姆的“万有文库”、英国的“卡塞尔国民丛书”,后来我们中国了不起的出版人王云五先生,也在商务印书馆做了“万有文库”,规模有上千种之多。

所以这种口袋书、文库本一点儿也不稀奇,我们只是向出版传统致敬,向前辈致敬。

经过锲而不舍的努力,我们终于实现了以六抵一的目的,相信六本读库本放在一起,基本相当于市面上见到的大多数中文图书一本的分量。这个阴谋看起来是得逞了。

我们的读库本,希望大家记住这个平淡无奇的名字,也希望未来能出现在大家的书架上。虽然它放在书架上跟其他的书一比可能显得有点身单力孤,但是不管怎么说,希望它真的能够成为方便大家阅读,让大家读到心里头去的这种小书。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