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美军暴行,用春药对付越南女俘虏,至今美国人还羞于提起

2020-10-31 08:25:12 科罗廖夫

越南战争是美国历史上的一道伤疤,在这场战争中,尽管美国靠着强大的军力给对方大规模放血,但由于国际外部因素和越南人超出美国想象力的抵抗,美军不得不灰溜溜撤出越南。在战争期间,美军和越军都大红了眼,双方的许多行动早就不受日内瓦条约的约束,有时甚至可以用毫无人性来形容。

审讯俘虏,从来都是最容易出现违背日内瓦条约的时候。由于越南大规模令女性入伍对抗美军,因此美军在越南战争期间抓获了不少越南女俘虏,美国对付这些越南女俘虏的方法,直到今天美国人自己都不愿意提及。

由于战事持久而艰苦,越南战争中后期的美军普遍地出现吸毒和嫖娼事件,而在这个过程中,美军士兵在西贡接触性工作者时,发现了空孕催乳剂(THUOCDUAME)这种药物。

空孕催乳素一种能让女性在未怀孕的情况下分泌出乳汁的药,本质上属于激素类药物。短期内的效果是避孕,并提高人的欲望,兼具避孕药和春药的效果。美军士兵在西贡红灯区的经历,令他们也接触到了这种药物。而不知是那位好事者,第一次想到用这种药物来逼迫越南女俘虏开口说话。

空运催乳素的注射,可以令女性俘虏在精神恍惚的情况下透露出美军需要的情报,按照部分书籍作品的说法,这招可以令很多在物理方式严刑逼供下还不投降的越南俘虏屈服。虽然实际效果无从考证,但从化学原理上看,其肯定具备一定的药效。

同时,注射空运催乳素虽然也对身体不好,但是相比其用烧红的烙铁烙、用鞭子沾着辣椒水打,用化学方法显然还是好一点,至少不会快速地令美军抓获的俘虏失去生命,这是审讯的关键。至于如何增强效果,最简单的方式自然是增加剂量,空运催乳素不是什么很高级的药品,西贡的妓女都能获取,美军士兵获取它的难度自然不高。至于这么做涉及的伦理道德,对于那些已经对俘虏动用不被日内瓦公约允许的私刑的美军来说,其限制作用基本等于零。

不过,对于美军使用空运催乳素的情况,也有说法认为这是杜撰虚构,是用来贬低美军和吸引眼球的说法。其理由在于美军有专门的审讯人员,也有一套自己的体系,甚至配备高浓度肾上腺素或致幻剂这类高级药物来审讯,不需要用那些妓女手中就能获得的玩意来进行审讯。同时,美军军纪不允许这么干,且提醒了不支持用性虐待的方式折磨俘虏,因为这会激发对方的抵触情绪。

然而,战场上的军队并不会完全按照规则办事,一线美国士兵动用私刑来审讯是见怪不怪的,而这些药品能够起到套出情报的作用,美军士兵自然不会吝啬使用。更何况,大量的士兵回忆录和反映越战的影视作品中都表明了一个观点,那就是在战争中待得太久的部分美军早已视越南人的生命和尊严为无物,部分人就有用此类药物虐待俘虏的爱好。

因此,单以有更好的审讯方式为理由,声称美军使用空运催乳素纯属谣言的说法并不可靠,就像号称美军会遵守军纪绝不会虐待越南人民一样荒谬可笑。

延伸阅读:

https://dy.163.com/v2/article/detail/FQ71NEKV0523QLS6.html">美军战史耻辱:

在中美两军第一次较量的云山战斗中,志愿军115师345团负责切断美军退路,已包围了美军骑兵8团3营。而343团负责阻击美军援军,1连以1个连的兵力全歼了在龙头洞的美军骑兵5团B连。

面对云山的溃败,美军第1军军长米尔本少将和骑兵第1师师长盖伊少将急于救出被包围的骑兵8团3营。盖伊决定,以骑兵5团1个整团的兵力,加强骑兵7团1营,统一由骑兵5团团长约翰逊上校指挥,全力进攻志愿军39军阻援部队343团,救出骑兵8团3营。

对于这个任务,约翰逊非常积极。骑兵8团3营,就是他亲手从马萨诸塞州带到朝鲜战场的,在之前跟随他参加了釜山战斗,是约翰逊的嫡系部队。所以接到师长盖伊的命令后,约翰逊就以最快速度展开了行动。

急于救出自己老部队的约翰逊直接展开了3个营,骑兵5团1营沿着云山-博川公路左侧,2营沿着公路右侧,依次夺取公路两侧高地,展开正面强攻;骑兵7团1营则按照师长盖伊的指示,向志愿军343团左翼迂回;骑兵5团3营在前方3个营打开通路后接替骑兵8团3营防御。

志愿军343团这边,在歼灭美军骑兵5团B连之后,团长王扶之命令部队紧急抢修工事,以1营占领龙头洞北山,其3连前出至龙头洞南2公里处占领前沿阵地;3营占领龙头洞西山和185.8高地防御侧翼;2营为预备队。

1950年11月2日上午10时,志愿军343团尚未完成工事构筑,美军骑兵第1师的大举反扑就开始了。

战斗从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美军航空兵的几十架飞机当空乱舞,炸弹、燃烧弹、机关炮弹呼啸着飞向343团阵地。在飞机的助威下,2个营的美军炮兵火力全开,343团阵地一片火海。

随后,美军坦克引导步兵发起了凶猛的冲锋。和美军惯常的试探进攻不同,这一次,美国人从一开始就竭尽了全力。

短短的十几分钟,前沿3连的阵地上茂密的植被全部消失,3连从一开始就遭到巨大伤亡,与团主力失去了联系。在主阵地上的王扶之拿起望远镜,除了硝烟滚滚,其他什么都看不清。

这是志愿军部队第一次领略到美军强大到恐怖的火力。

战斗从一开始,天平就向美军倾倒了。在如此恐怖的火力下,有的人胆怯了。仅仅2个小时,王扶之就得到消息,3连阵地失守,美军向1营主阵地猛扑过来。

39军军长吴信泉回忆,当343团团长王扶之寻找1营干部时,团保卫股长向团长报告:1营营长受伤被担架抬下去了。1营教导员拿出手枪对自己开了1枪,说自己受伤了,也找了个担架抬下去了。1营副营长从3连阵地上临阵脱逃了。

听着这些恼火的消息,王扶之脸都青了。但更让他揪心的是,160人的3连转眼间就伤亡了100余人,美军火力如此之猛。这个仗跟以前打的仗,完全不一样。以前,哪里见过这么多飞机,这么多大炮,这么多坦克,部队哪会瞬间出现这么大的伤亡。

但美军还在猛攻,仗还得打下去。王扶之急命团侦察股长薛强代理1营营长,指挥1营战斗。并且命令马上把92步兵炮往前拉,拉到路口去轰美国佬。

正当王扶之调兵遣将的同时,美军骑兵5团1营、2营开始围攻龙头洞北山。阻击战斗是最苦的,在朝鲜战场上的阻击作战更加艰苦。白天是美军航空兵的天下,志愿军严重缺乏对空火力,美军飞机肆无忌惮、狂轰滥炸。和3连面临的情况一样,很快2连就伤亡百人。

王扶之在望远镜里死死地盯着1营的阵地,只看到1营阵地上一排排炸弹、炮弹落下,爆炸掀起的石头、土块、树木到处乱飞,燃烧弹引发的大火吞没了整个阵地,就是看不到自己的战士。整个团指挥所的人都低下头:1营的阵地好惨啊。但是当美军步兵开始冲击时,在漫山遍野的熊熊大火中,已经失去营指挥的2连战士们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在火焰笼罩中用手上的轻武器向美军步兵倾泻着弹雨。这是决死的战斗!2连在3营火力支援下,与美军殊死搏斗,美军步兵愣是没能冲上龙头洞北山。

美国人没想明白,王扶之也没想明白,2连是怎么在冲天的大火中活下来的?后来王扶之走上阵地才发现,1个排长想出来断火沟的主意。

战后军长吴信泉表扬2连“对主阵地的稳定,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2连的坚守让王扶之吃下了一颗定心丸,他果断命令调上预备队2营,对美军进行反击。2营5连从正面,3营7连向美军侧后开始了出击。

美国人完全没想到中国人居然还敢攻出来了。美国大兵目瞪口呆地看着战士王有跳上一辆坦克,将其炸毁,旁边的5个美军马上举手扔掉了枪。美国大兵目瞪口呆地看着战士李富贵光着脚从结冰的河里向他们前进,直到5颗手榴弹扔进机枪工事。美国大兵目瞪口呆地看着7连冲上高地,在满天的军号声中,骑兵5团1营拔腿就逃。这座位于原3连阵地西侧的高地,后来被美国人称为“军号山”。

在343团的反击下,美军瞬间出现大量的伤亡,更要命的是骑兵5团1营的溃败让343团3营迫击炮排顺利前出,炮弹准确地飞进了美军指挥所,骑兵5团团长约翰逊上校当场重伤倒在了血泊之中。美军第1军军长米尔本紧急派遣了直升机救出了约翰逊。

听到部队作战如此不利,米尔本感到绝望,他意识到一切都完了。米尔本打了个电话给骑兵第1师师长盖伊磋商对骑兵8团3营的救援问题,两人讨论后,米尔本下达了撤退的口头命令。2个小时后的17时,盖伊正式下达了撤退的命令。盖伊承担了全部责任,他说没有人强迫他下这个决心,这是他一生中最难做出的决定:撤退,抛弃骑兵8团3营,让他们自己听天由命。

在大半天的战斗就付出400余人伤亡,40余人被俘的代价后(这一损失数据,中美两军的记载出奇的一致),美军骑兵第1师放弃了被包围的骑兵8团3营,撤出了战斗。美军战史痛苦地写道:我们抛弃了自己的部队,放任他们被中国人杀害,这是美国历史上的耻辱。抛弃自己的部队,在美国陆军200多年的历史上,是极为罕见的。

战后,骑兵5团团长约翰逊把责任全部推给了空军、炮兵和骑兵7团。他认为空军根本看不清目标,完全搞不清中国人的损失。他指责炮兵距离太远,没有给他有效的支援。他怒斥骑兵7团1营贪生怕死,毫无作为。

实际上约翰逊只说对了一点,骑兵7团1营确实表现极差,他们甚至没能给343团3营制造威胁,导致该营能够抽出兵力进行反击。这次反击对美军造成了致命伤害。

可约翰逊自己的骑兵5团也并不比骑兵7团强到哪去。志愿军的伤亡基本来自于美军航空兵和炮兵,在这种情况下他的骑兵5团居然都攻不破343团2连阵地。他的2个营反而在志愿军2个连的反击下瞬间崩溃,骑兵5团伤亡的350余人,基本上出现在志愿军反击之时,并不比骑兵7团少丢人。骑兵第1师,美军的精锐王牌,可除了凶猛的火力,其步兵没有给志愿军留下深刻印象。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李曦_NN25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