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暗网中被拍卖的X奴,是如何上钩的?

2020-10-30 16:25:27 无为市信息网

就算是现在,依然有许多女性不幸被拐走,她们被卖到红灯区,贫困山区,被当作泄欲工具,生育工具,她们被拐走的那一刻开始,便成了可以随意售卖的物品,丧失了作为人的尊严。那么女性是怎么被拐骗为性奴的?

一些人会以提供利益的方式诱骗

一些人贩子会以网络交友见面的方式诱骗

一般犯罪嫌疑人会先对女孩进行囚禁、洗脑、强暴,最大限度的摧毁女孩的精神,让其不再反抗。

女子想玩性虐却成性奴

深圳一女子在互联网上认识了一男子,然后相约到对方家中。结果被性虐后,裸体锁在狗笼里,女子手脚被绑关押在狗笼内。

为了逃生,女子用牙齿咬开笼子,赤裸跑出房屋后大喊救命,巡逻保安员立即报警女子才得以解救。

一位大妈说,“那天下午5点左右,女子大约30岁,跑出来时身上只披着一个围巾,手上锁着铁链,嘴里不停有血流出。

后来听说,女子为了将狗笼咬开逃生,牙齿都崩掉了几颗。”一位楼上的大爷表示,当时很多人根本没反应过来,还以为女子精神有问题,直到保安员报警,大家才知道出事了。

居住在该房子里的是一名单身男性,大约30岁,曾经留过学,平时深居简出,样子斯文,以前养过一条大狗,但很少见他出来遛狗。

知人知面不知心,在网上聊了次就敢只身赴宴,防备心可谓是一点没有。互联网正在变得越来越暗,而处于明网中的我们,都是不知其盲的盲人。

2017年,欧洲和澳洲又曝光了两起暗网绑架案,两位受害女性分别为20岁和22岁,她们差一点就被卖去当作性奴。

8月7日,海外网援引意大利警察的公开信息:一名20岁的英国模特被骗至意大利米兰,随后遭到绑架并在暗网上以30万欧元(约237万人民币)的价格进行拍卖。

她叫Chloe,是一个20岁的英国模特。

平日她除了在网上发发自拍,也会利用空余时间去当模特,拍一些片子。

7月份,她接到了一个拍片邀约,要去意大利米兰拍片。对方表示,工作室在意大利米兰,需要妹子过去一下,全程包吃包住路费报销。

米兰的工作室应该是名气很大的,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妹子和经纪公司都没察觉出什么问题,于是到了约定好的时间,妹子就直接去了米兰...

对方约的地点,靠近米兰的中央车站,然而,一进工作室就有点不对劲了...

走进工作室,Chloe傻了眼,里面没有任何拍摄设备,屋子里光线昏暗,空荡荡的,像是一个废弃的门店。

她感觉有点不对劲,转身想往外走,然而已经来不及了,两个壮汉冲上前来,按住Chloe,并在她手臂上注射了一种药水,Chloe瞬间四肢无力,被壮汉绑起来,被塞进一个巨大的行李箱!

她事后回忆到:当我醒来时,我发现我在一辆车的后备箱里,手腕和脚踝都被拷着,胶带粘着我的嘴,我被塞在一个袋子里,只能通过一个小洞呼吸。

经过2.5个小时的颠簸,她被带到了意大利都灵省的Lemie,这里被称为鬼城,有很多的度假屋,但是平时小镇的居民却很少。

绑架者把她关进了一间小屋,她在这里被关了足足6天,平时没法走动,绑架者把她铐在了一个衣柜旁边,还给她拍摄了各种照片。

紧接着,他们通过暗网对她进行了拍卖,起拍价相当于30万欧元价值的比特币。根据拍卖条款,女孩可以被卖到全球的任何一个地方,只要有人付款,而且,欧洲范围内免运费。

在被关押的6天时间里,艾琳陷入到极度的恐惧中:其中一个绑架者告诉我,他一个人就在过去5年赚了1500万欧元。

所有(被绑的)女孩都注定要被送到中东的阿拉伯国家。当买家厌倦了通过拍卖购买的女孩,他们就可以把女孩们送给其他人。当失去了所有的兴趣,这些被绑的女性就将成为老虎的食物。

尽管被关押的时间很短,但已经有不少潜在的买家开始排队准备购买艾琳。在此期间,绑匪对她进行了强奸。被绑架的几天里,女孩惊恐到了极致,然而,这场拍卖最终并没有进行...

歹徒和Chloe聊天的过程中才发现,年仅20岁的Chloe竟然是2岁孩子的妈妈,这群绑匪虽然手段恶劣,专门贩卖性奴,但是他们有自己的“职业道德”:绝不贩卖当妈妈的女人。

于是他们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把Chloe放了。不过就白白放了实在太亏,人就算不卖,也要先捞一笔。

绑匪向Chloe的经纪公司索要30万欧元赎金,一手交钱一手放人。经纪公司听到Chloe被绑架的消息十分震惊,他们抓住了绑匪要钱不索命的心理,跟绑匪周旋把赎金降低为5万欧元,并且报警。

接头地点定在英国驻米兰大使馆,7月17日埋伏已久的警察在大使馆门口逮个正着,成功解救Chloe。

被曝光的另一起暗网绑架案发生于澳洲的布里斯班南部,一位22岁的女孩在家中被人绑架,随后绑匪将她转移到了另一个州,然后放到暗网上进行拍卖。

据受害女孩描述,事发当晚,她正在客厅看电视。由于家里就住了她一个人,她觉得无聊想给男朋友打电话,可是她刚刚拿起电话,突然眼前一黑,头已经被人罩住,嘴巴也被一双大手死死堵上!

幸运的是,当时她拨通了男朋友的电话,男友从电话中听到了她的挣扎和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男友立即报了警。

随后的17个小时,昆士兰警方展开了地毯式的搜捕,却没有发现女孩的的行踪,直到有人在相隔百公里外的新州北部,目击到了女孩的身影。昆州警方和新州警方连夜合作,终于在8月8日破获了这起恶性绑架案。

绑架者是一名50岁的澳洲白人男性,警方在他的电脑里,搜出了被绑女孩的照片。这些照片被发到了暗网,供买家挑选。仅仅17小时,就已经有3个买家出价了,他们分别来自美国、英国和比利时。

警方一同发现的,还有大量其他受害者的照片,她们有的穿着衣服,有的已经被扒光,还被迫摆出各种姿势供绑架者拍照。

这意味着在此之前,已经有大量的女孩被推入了深渊。这位女孩的获救,只是一次小概率事件,因为她遇到了不幸中的万幸。

如果不是被绑架时她正好拨通了男友的电话,她也会和之前的那些受害者一样,被带入到那个黑暗的地下世界,沦为性奴,供人取乐。

即便是她男友第一时间报了警,警察还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得以破案,关键线索的获得竟然还是来自另一个州的目击者。

这真的是小概率事件中的小概率事件。

在微博上看到过一则视频,内容让人非常痛心。视频的主角是儿童性侵害幸存者安娜·卢卡斯,她诉说了自己被卖去恋童癖组织的悲惨遭遇。

在那里,儿童是一种最高级的商品,专门供一些所谓的社会精英享乐。从6岁开始,到12岁之前,卢卡斯一共被强奸了1716小时。

以下是她的原话,请你自己感受一下:

我出生在比利时,后来被卖到了一个凶残的恋童癖组织,在我快要过六岁生日的时候,我被这个组织残害长达五年半。

成年的男人,会因为各自的原因加入这个高级俱乐部成为会员,那里有许多酒和毒品,还有儿童这种商品。

儿童在那里是最高级、最贵重的商品,长期以来被当作性奴。但是俱乐部里的一些高级会员,他们很享受把儿童杀死,接着就轮到了我。

在我11岁的时候,差点就被杀死,受尽折磨。在被玩腻的时候,(他们)就残忍地虐待我。

我曾被困在一个屠夫团伙里,我在那里看到了黑色的东西,是我来之前被杀的儿童的血。我在那里待了几个小时,我的身体布满伤痕,每个伤疤都让我想起那一刻。

我以为,我会像所有没有被爱的孩子一样被杀死,我也会被世人遗忘,可我还没准备好死去。

组织里一个足够爱我的人救了我,尽管那些折磨持续了几个小时。然而,在组织中待的五年半时间里,我被强奸了很多很多次。

我没有任何伤痕去证明具体被强奸了多少次,但我估计了一下,通常发生在周末的整个晚上,所以我汇总了我被强奸的时间,大概每周6小时。

1716个小时,这是在我十二岁之前一共被强奸的时间。

伴随着身体的颤抖,安娜·卢卡斯深吸了一口气。我在救了我的那个人的教导下长大,他让我远离了卖淫,远离了毒品,带我逃离了那个国家——比利时,噩梦的源头。

然而救了她的那个人并不是给予了她自由,而是在玩够了之后,就把她推向了另一个深渊。

安娜·卢卡斯又一次沦为性奴,她被迫去勾引男人。我需要这样做才能活下去。

不知道你看到她的经历会有怎样的感触,但这个世界确实存在着这样一些人,他们在阳光底下的时候是外人眼里的“社会精英”,但在阳光照不到的角落,他们发泄着魔鬼的本性。

他们把活人当作商品,他们把女童当作玩具,肆意折磨,任意蹂躏,直到玩腻了,他们就像摧毁一个玩具那样,虐杀无辜而幼小的生命,然后再去寻找下一个目标,循环往复,以此为乐。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