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华人轰动灭门惨案!唯一幸存者竟被凶手收养同吃同住

2020-10-30 08:36:44 大世界小杰说

2009年7月的一天,15岁的澳洲悉尼华裔女孩儿林珺(Brenda Lin)在海外旅行。而她却收到一个朋友的信息,上面的内容是关于林珺一家的新闻与照片。

她仔细阅读了内容,整个人彻底吓傻:她的父母、两个弟弟、阿姨,一家子全部遇害!

林珺不敢相信这一切,第一时间见到了赶来接她的姑姑林姝,才明白都是真的,除了年迈的爷爷奶奶,只有姑姑家可以依靠了。

据悉,林珺的爸爸林暋经营了一家报刊店,7月18日那天虽说澳洲颇为寒冷,但当地老主顾们早已站在店门口等着买报纸了,却迟迟不见开张。于是大家纷纷打电话联系林暋一家询问怎么回事,电话却无人接听。

于是有居民便联系了林暋的妹妹——林姝,因为林姝跟丈夫谢连斌都在报刊店帮忙。接到电话后,林姝夫妇赶到哥哥嫂子的住处查看情况。

他们发现大门敞开着,林姝喊了几声无人回应,于是二人进屋查看,此时林姝越发感觉事情不妙,爬楼梯时看到了一些喷溅的血迹,他们赶忙来到哥哥的卧室,发现嫂子倒在血泊中。

因为没有看到哥哥,林姝还以为哥哥逃过了一劫,然而警察赶到现场后,在一床被褥中翻出了哥哥的尸体。最终发现,林珺父母、9岁的弟弟特瑞、12岁的弟弟亨利以及阿姨林云彬,无一幸免,全部遇害。

凶手手法极其残忍,案件瞬间轰动了整个澳洲,尤其是华人圈。

事发2个月前,在林家居住的北叶坪附近发生过一起抢劫案,还未侦破。起初警方怀疑也许两个案子是同一伙人所为,林家也许碰巧成为目击者而惨遭灭口。不过警方很快排除了这种可能性,因为案发现场林家没有丢失任何财物。

凶手十分狡猾,没有留下指纹等证据,警方只采集到了一串杂乱的血脚印。经鉴定属于同一人,说明凶手只有一人。

案发时间在凌晨2:00-5:30这个时段,林家所有人在熟睡当中。凶手事先在房子外面切断电源,然后拿着锤子类的凶器进入林家。先进入卧室杀死了林珺父母,紧接着是林珺的阿姨林云彬,最后杀了两个孩子。

凶手的目标非常明确:灭口。现场门窗完好无损,说明凶手是事先拿到房屋钥匙的。那么凶手是如何做到的呢?案件分析到这里,警方自然而然将嫌疑人锁定在了林家自己人身上:除了爷爷奶奶有钥匙,就只剩林珺的姑姑与姑父了。

此外,警方还发现一件可疑的事情:凶手是逐个进入受害者卧室行凶的,然而他没有进林珺的房间。是不是意味着,他早就知道林珺外出游玩不在家?!

也就是说,凶手非常了解林家的作息规律、林家屋子的布局、知道林珺不在家。这应该是熟人作案!很快,警方就将嫌疑人目标锁定在了林珺的姑父谢连斌身上。

主要原因是谢连斌的证词前后矛盾,而且现场表现非常可疑。据他交代,起初他们夫妇二人进入林家屋子后,看到墙上的血迹妻子林姝非常害怕,到了林珺父母卧室门口时,他还劝妻子不要往里面看,因为会看到尸体。

那么,他是如何预先得知里面的亲人已经遇害了呢?而且,他与妻子当时所处的位置,有死角盲区,根本看不到里面的尸体。

此外,他还向警方表示,他与妻子进入案发现场总共看到了5具尸体。而妻子则表示她只看到4具,因为没看到哥哥。而哥哥的尸体被被褥包裹着,直到警察赶到才发现。

据悉,谢连斌是有一定医疗培训常识的,就算没有,正常情况下看到倒在血泊中的亲人,第一时间不应该是一心想着抢救,呼叫救护车并报警吗?而谢连斌第一时间做的是拨通了岳父岳母的电话,留下妻子一人在现场,自己驱车将二老接到林家,商量如何处理后事......

由于缺乏证据,警方没有轻举妄动。此时谢连斌提出收养林珺,为了进一步调查并保护林珺,警方悄悄在谢连斌家安装了隐藏监控设备,并从谢连斌家的车库采集到了血迹做化验。

通过监控设备,警方得知谢连斌对妻子反复交代要如何串口供、统一口径,以免露出马脚。为了引蛇出洞,警方故意告知林姝,通过案发现场采集到的血脚印,判定凶手穿的是一双亚瑟士运动鞋。很快警方便从监控视频中看到谢连斌偷偷切割了亚瑟士运动鞋盒并将碎块冲进了马桶。

更令人震惊的是:谢连斌一直侵犯自己的侄女林珺。不断通过过度亲密的肢体接触骚扰后者。车库中采集到的血迹,经鉴定属于4-5人的DNA,正是5位受害者的血!

2011年5月,谢连斌被警方逮捕并起诉。林珺也出庭作证表示,谢连斌在父母遇害前便性侵过她,父母遇害她寄宿到姑姑家之后,姑父就更肆无忌惮了。而她那时根本不知道凶手就是姑父!只因姑姑是为数不多的亲人了,所以忍气吞声......

面对所有指控,谢连斌矢口否认。

2017年2月13日,澳洲法院最终判决谢连斌谋杀罪成立,判处5项终身监禁,永不得假释。

据分析,他具有3大动机:财、色、嫉妒。林暋的报刊生意非常红火,收入不菲,案发前他刚购入了2处房产。而谢连斌跟妻子开的中餐馆破产,只好投奔了林暋一家。此外他对林珺的美貌垂涎已久。灭口后可以顺理成章获得林家的财产与林珺。

事后采访,老人悲痛欲绝地表示,一家10口,没想到一下子都没了,没想到凶手就在家里......

相关推荐

4男子入室抢劫当丈夫面凌辱妻子8小时 最小的才17岁

都说人性本善,但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个社会上恶人的出现呢?有些事情总是没有预兆的就发生了,来不及防范。

2013年5月15日,早上10点。费县费城街道办事处的李某(女)发现新婚不久的儿子和儿媳没回家吃早饭,两人不见踪影,手机也打不通。然后李某报了警。民警随即赶到现场进行调查。李某儿子的新房建在村子的边上,地角比较偏僻,前面便是杨树林、田野,几百米外就是一座小山。虽然位置偏僻,不过房子的墙上却贴着漂亮的瓷砖,有着宽敞的院落,和高高的围墙,屋檐和院子里还装了监控摄像头。

民警来到报案人的儿子家里,发现屋内打扫得比较干净,床单被罩都是新铺放的。民警又在李某儿子家周围勘查,发现门外虽然安装有摄像头,但线缆却被人剪断了。进入院内,民警看到安装在院子内的摄像头的线缆也被人剪断了。家里的小狗也被砸死,躺在院子的一角。而且防盗窗上被撬开了一个缺口。

民警立刻寻找连接摄像头的电脑,却发现主机不见了踪影。民警又勘查了夫妻俩的卧室,发现房间内有残留的血迹。房间内有明显的翻动痕迹,床上的床单、褥子不见了踪影,地上还有被扯破的衣服。种种迹象表明,李某儿子(胡某,26岁)和儿媳(姜某,25岁)的失踪,不是因为夫妻二人矛盾引起的,其中可能有着更为复杂的原因。警局领导高度重视这起案件,指令刑警队赶赴现场勘验。

中午时分,勘验民警发现院外树林中有滴落的血迹。顺着遗留的蛛丝马迹,民警一路追踪到被害人家旁边的山洞门口,山洞离地两米左右。之后警方在山洞内发现了两人的尸体,以及被丢弃的衣物。

当晚18时许,民警得到两条重要线索:14日20时许,有人听见受害人家中的狗叫声凄惨。14日14时许至17时许,有四名陌生男青年在距受害人住宅西南300余米的一废弃扬水站附近长时间逗留,形迹可疑,其中一名男青年身材较胖。

警方经过排查,锁定了犯罪嫌疑人,之后将四名嫌疑人逮捕。

随后警方对四名嫌疑人进行审讯,四人对杀人抢劫一事供认不讳。经过详细审问,四人交代了当晚的一切作案过程。

这四名罪犯,最大的付刚24岁,是刑满释放人员。最小的赵锋仅17岁,初中才毕业。这四人均是无业游民,也不做农活,每日里就是去网吧混,没钱了就用歪门邪道的手段去搞钱。

自2012年以来,他们四人单独或结伙窜至济宁、泰安市的多个县区,实施盗窃、抢劫作案多起,盗抢了不少现金和金银首饰等物品。

但是谁也想不到,5月14日的那一天,他们居然全都被魔鬼附了体,做出了令人发指、毛骨悚然的恶行!被害的夫妇,男的姓胡,女的姓姜,在县城里经营着餐饮小生意。两人的感情很好,婚后也很和谐,在父母面前孝顺懂事,与周围的人也没有过矛盾纷争。

5月14日下午,由于生意比较冷清,小餐店就早早地关了门,夫妻两个一起回了家。谁曾想到,一场恶梦已经悄悄降临。

以下来自张学军的陈述:警方问:交代你的事情吧?张学军说:“我们四人在蒙阴弄了一点钱之后,又待了几天,然后就回到了新泰市。当时赵锋的哥哥正好要结婚,就回去帮忙了。

我和王吉营两个人白天在汶南镇的飞宇网吧上网,晚上回飞宇网吧附近的大众宾馆睡觉。在上网的期间碰到了付刚,我们聊了一会,付刚问我:‘是不是准备干大的?’我说:‘是。

正想着呢’。付刚也就再没说什么,就跟我一起上网了。当天晚上,我和付刚二人在飞宇网吧上了通宵,王吉营回大众宾馆睡觉了。第二天下午,我们三人又去飞宇网吧上网,赵某来找我们一起上网。上到下午五点多,王吉营喊着我们到蒙阴,我们就去了蒙阴,并在蒙阴的鸿运宾馆住了一晚上。当天晚上,

我说:‘明天我们到上回去的那个地方,去把他家抢了。’(受害者夫妇家,四人之前曾经进屋盗窃过,对受害者家比较熟悉)他们三个人都同意了。第二天我们睡到12点多,起床后我们就坐车来了费县,到费县的时候大概是下午两点多。下车之后,我们找了一个电动三轮车,王吉营对司机说到南外环。

到了南外环,司机问怎么走,王吉营指挥着司机到了上次我们偷东西的那家北边一段距离后,我们四个人才下车。下车后我们没敢走大路,绕着一个大院子后面过来,穿过小树林有个扬水站,我们在扬水站北边等着这家主人回家。我们在小树林里聊天抽烟。

我对他们说:‘上次去行窃时,看到他们夫妻俩的结婚照。这个女主人长得很漂亮,我们一会进去把这个女的干了。’付刚说:‘我就算不抢劫也要看看这个女的长的到底多漂亮。’

我们就在扬水站等着他们。我还在扬水站废弃的房子里解了个大手,他们三个人在小树林里解的大手。下午三点多的时候,王吉营站在扬水站上边的一个台子上,看见我们准备要抢的这户人家有人了,当时附近很多人,我们也不敢下手。我们在扬水站附近等着,到了下午六点左右我们看见周围没人了,准备要进这家的时候,这家出来一男一女,骑着一辆踏板式的电动车出去了。

我们看他们走远了后,走到他家门前准备爬墙,发现这家院子里装了两个监控探头,付刚主动说:‘我上去把那个监控弄了。’

付刚从院墙西南角上墙走到了平房上,从平房上去后先把西边监控线用匕首割断了,又走南墙把东边的监控线也割断了,割完之后付刚直接进了院,我们三个翻的南墙入的院。进去之后,我们发现上次撬断的护栏还没修上,我们四个人就从这钻进堂屋。

钻进去之后找值钱的东西。我看见客厅的茶几上堆着很多盘剩菜和一块西瓜,我就到冰箱里找西瓜,在冰箱里找到一半西瓜,西瓜上有切口,我就把西瓜掰开分着吃了。付刚到主卧室里找到电脑主机,打开电脑后开始看监控,发现自己剪断监控的事被录下来,付刚不知道怎么删除录像,就说明天走的时候把电脑一起抱走。

我在厨房里找到一把菜刀,拿到主卧室里放在电脑桌上,让付刚拿着的。我们四个只有付刚手里没有东西,我们三个都拿着匕首,我就对付刚说:‘要不我把菜刀拿来给你用吧。’

付刚说行。我就把菜刀从主卧室拿过来交个付刚使了。

我们还在冰箱里找到一些雪糕,我们边吃雪糕边在小卧室里等着他们回来。等到晚上七点多的时候,我们听到门响了,我们就都站了起来,我站在门后,女主人推开小卧室的门进来了。这个女的刚进来就被我们四个人拿着刀子围住了,赵某攥着这个女的两个胳膊把这个女的按在地上。

我、王吉营、付刚冲到客厅里准备控制男主人。男主人拿起马扎子砸我,我用左手挡了一下,付刚和王吉营冲过来拿着刀威胁这个男的,把这个男的逼在东南角上了,他俩让这个男的老实点别动。我问王吉营手铐在哪,王吉营说在小卧室的床上,我跑到小卧室把铐子拿回来把这个男的反铐上了。

拷上这个男的之后,王吉营在这男的身上翻出一个钱包,在钱包里找到三个银行卡。

王吉营问这个男的银行卡密码是多少,这个男的一开始不说,王吉营把这个男的踹到了,又在这个男的胸部跺了七八脚。这个男的说了一个密码,王吉营用这个男的的手机查了一下,发现密码不对,又在这个男的身上一顿乱踹,当时我就想杀了这个男的。我在主卧室找到了一个插电脑的插排,我用匕首把线割断,我用割断的电线把男主人的双腿绑住了。

王吉营转身去了小卧室,我知道他是要求强奸女主人的,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商量好要强奸女主人的。王吉营走之前让我把男主人的裤子脱了。我让这个男的坐在沙发上过了一会,我拿着匕首、付刚拿着菜刀也坐在沙发上看着这个男的。

坐了大概十分钟左右,当时我考虑着要把这个男的杀了的时候,在卧室更方便动手,我就架着这个男的,这个男的蹦着脚去了大卧室。进大卧室之前,我看小卧室看了一下,王吉营躺在小卧室的床上,女主人正跪在床上为他口*。

赵锋站在旁边看着。这时候女主人还是穿着衣服的,看完我就去大卧室了。进大卧室后,我把给男的绑腿的电线解开了,把他的裤子脱下来了。我问付刚会炒菜吧,付刚说会,然后付刚就去炒菜了。我在主卧室里看着这个男的,这个男坐在床上一直在向我求饶,我没有理他。过了一会,付刚进来说他炒好菜了,我让他看着人,我到客厅看看他炒了什么菜。付刚炒了一锅猪头肉,连锅一块摆在茶几上。

我看完付刚炒的菜后,进小卧室看了一眼,看见女主人的衣服已经被脱光,只穿了肉色的丝袜,正跪在床上为王吉营口*。过了一会,王吉营又趴在这个女主人身上,强奸了她。

我看了一会就回大卧室了。我回去后问付刚吃了吗,付刚说还没吃,我就让他去吃饭,付刚就出去了。然后付刚尝了尝自己炒的菜,说不好吃。我就对男主人说:‘你不是厨师吗,炒点菜给我们吃。’男主人说行,我就让他炒菜去了。

我让付刚把他领到厨房去,我把手铐解开了铐在男主人右手上。付刚拿着菜刀看着他去厨房炒的菜。男主人把付刚炒的猪头肉重新加工了一下,我让付刚先吃,顺便在客厅看着男主人,我就到小卧室去了。

我进去的时候,看见王吉营躺在床上,女主人半跪在床沿上为他口*,赵锋光着身子在站在地上,正从后面强奸女主人,我看了一下就走了。我走到客厅的时候,

听见王吉营在小卧室里喊着“cao”的粗话。男主人在客厅坐着的,也不敢说话。我看付刚没吃晚饭就去浴室洗澡了,洗了大约十几分钟,我洗完澡听见外面的小狮子狗一直在叫唤,我就让付刚出去把狗弄死。付刚拿菜刀出去了。我让男主人进卧室坐着,五六分钟后,付刚回来说把狗弄死了。我走到小卧室的时候,王吉营就出来了。我推门进去,看见女主人光着身子盖着被子,靠着墙坐着。赵锋正在穿衣服。我让赵锋出来,然后我把他们都喊过来,

我说:‘今晚把他们俩都弄死。’我问赵锋某几点了,赵锋说十二点多了。我说那就三点行动,另外三个人都答应了,我也就没再多说。

商量完杀人的事之后,我又回小卧室了。女主人问我:‘你们什么时候走?’我说很快就走了。

我又说:‘你陪陪我吧(意思就是强奸她)。’女主人说考虑考虑。女主人想了一会,说:‘我陪完你,你们马上就走吗?’我说:‘行,你陪陪我,等他们吃完饭,我们马上就走。’我让女的给我脱了衣服,然后又让她仰面朝上躺在床上,我就趴在女的身上,来回弄了二十几分钟。

我快要出来的时候,就拔出来弄在她的下体旁边了。我用床上的红色的被子擦了擦下身,这个女的也是用这床被子把我弄出来的东西擦掉了,然后我穿上衣服就出去了。

我出来的时候,男主人已经被他们押到卧室里了。我到主卧室里看了看,男主人打了背铐,坐在床上的。付刚看见我来了,他就说自己要去洗澡。不过他出门后也没去洗澡,而是去了小卧室,也是去强奸那个女的去了。

王吉营和赵锋到客厅看电视去了。卧室里很乱,衣服都扔在地上,床头柜也倒了,地上还有一个碎啤酒瓶。我看见男主人的右胳膊破了,就问他怎么弄的,他说被地上的啤酒瓶扎破的,我找了个毛巾给他擦了擦血。我问男主人银行卡密码是多少,男主人给我说了两个卡的密码。

我就让赵某和王吉营骑着男主人家中的踏板电动车出去取钱。我打开主卧室和小卧室的门,主卧室和小卧室是对门的,我站在两个门之间,既能看见付刚强奸女主人,又能看见主卧室的男主人。我听见小卧室里发出“啪啪啪”的撞击声,女的哭得很厉害,我在主卧室也听得很清楚。

男的在主卧室回脸坐着,一句话也不说。我回主卧室的时候,男的对我说,求我们不要伤害人,我就哄他说行。半个小时以后,王吉营和赵锋就回来了。

回来的时候还买了四瓶饮料,分别是黑卡、冰红茶、绿茶、脉动,还有啤酒,小面包,小饼干,瓶装的娃娃酸奶,火腿肠,两包玉溪香烟,三包苏烟。王吉营说一共取了一万一千元,买东西花了一百元,我数了下还剩下一万零九百元,我把钱随手装在身上了。王吉营又说饿了,去弄点夜宵吃吧。我又去厨房煮了一锅红烧肉,然后我们三个就在客厅喝啤酒,吃夜宵,看电视。

付刚还在小卧室强奸女主人,我就带着赵锋、王吉营进了大卧室。王吉营在主卧室里找到一条黑布,把男主人的眼睛蒙上了,用割断的插排电线捆住了男主人的双腿。捆好以后我们就把卧室的灯关上了,王吉营和赵某去客厅看电视了。我去小卧室看付刚和女主人。我看了一会,赵锋也进来看了,

付刚就从女主人身上起来了,说:‘不行,she不出来。’然后付刚穿着内裤就去洗澡去了。我和赵锋就在小卧室里和那个女的聊天。这个女的光着身子,盖着被子靠坐在墙边上。女的说她小时候的事,又说:‘你们什么时候走,你们快走把,我不报警。’我问王吉营几点了,王吉营说快一点了。

我问女的“那么晚还有车回去吗?”女的说好像没有,我说那今晚就在这里住下了。女的又问我们什么时候走,我说明天一早就走。付刚洗完澡就躺在客厅南边的沙发上了。我和赵锋躺在小卧室的床上,女的用被子盖着身子,靠坐在墙边。一点半左右的时候,王吉营把我和赵锋喊到客厅沙发上,

王吉营说:‘胖子(付刚)想搂着那个女的睡觉。’我说那就去吧。付刚进去没几分钟,小卧室里就传出来女的尖叫声,我就跑进去看了,我进去后,看见付刚趴在女的身上正在强奸她。我说“小点声”。说完我就走了,走的时候把门给他关上了。

我刚关上门,小卧室的灯就熄了,不过里面还是传出来“啪啪”的声音和女的哭声。

王吉营和赵锋听到小卧室的动静后,说咱们也进去看看。然后付刚看到他们进来,就爬起来出去洗澡了。王吉营和赵锋进小卧室一会就出来了,没再动这个女的。付刚洗完澡回来后,王吉营跟付刚说:‘这个女的已经答应今晚跟你睡了,你去吧。’

付刚说“不去了”,就到沙发上躺着了。我进了小卧室里,看到女主人光着身子躺在床上,然后我也在床上躺下了。女主人就拿着被子盖住身子,坐在墙边,还是不停地问我什么时候走,我一直没理她。我在小卧室的床上躺到凌晨三点多,王吉营就把屋子里的灯都拉开了。

我对女的说,“把衣服穿上吧。”这个女的就穿上了牛仔裤,又套上了一件长袖体恤衫,里面没穿内裤也没穿内衣。我让赵锋进来看着女的,我又喊付刚、王吉营到主卧室杀这个男的。我说:‘杀他们之前让他两口子见一面吧。’他们同意了。然后我把男的带进了卧室里,把他推到女的身边,我就在门口站着。我听到女的说“你没事吧。”男的没有回答,他问女的“你没事吧。”

女的就扑在男的怀里哭,说“我没事。”男的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过了几分钟之后,我又进去把男的拉进了另一个卧室里。王吉营在电脑旁边找了一截黑色的电脑上的电线,王吉营让这个男的趴在床上,王吉营站在床上搬起这个男的的头,我把电线在男主人的脖子上缠了一圈,我和付刚一人拽着一头,使劲勒他脖子。我们用劲太大把电线拽断了。我三个人又出来找勒男主人的东西,我在院子里的电动三轮车找了一个铁链锁,我跟王吉营说“用这个行吧”。王吉营说“试试”。我把铁链锁给付刚了,付刚拿着铁链锁和王吉营进卧室了,我去卫生间解小便了。解完小便,我回卧室看见王吉营和付刚正那链锁勒男主人的脖子。

勒了一阵后感觉男主人上不来气了,付刚又从主卧室找到两个装衣服的红色塑料袋,付刚先用一个一塑料袋捂住男主人的口鼻,塑料袋破了,又加一个塑料袋捂住男主人的口鼻,直到他不喘气了。

然后我们又来到女的卧室里,看到赵锋在摸女的身子,还在她脸上乱亲。女的看到我们进来,就说:‘我丈夫呢。’我说“我们把他杀了,该杀你了。”然后她就哭得很大声,还一边咳嗽。

我们就一起把女的按在床上,赵锋压着女的腿,王吉营拿毛巾捂着女的嘴巴鼻子。我进去之后看见还没捂死,就让王吉营换上塑料袋捂女的。这时候付刚进来了,王吉营坐在床南沿,两只手掐女主人的脖子,付刚用塑料袋蒙住她的口鼻,我用右腿压着她的两条大腿。刚开始我的手按在她的大腿上,她挣扎时手从绳子里抽出来了,我又按住她的两只手。

刚开始付刚用的装小面包的塑料袋捂的,塑料袋很硬,捂不死这个女的。后来我又在房间里找了一个白色的软塑料袋给付刚了。付刚用这个白塑料袋垫在下面,上面还是那个装小面包的塑料袋,我把女主人的手和腿按住,王吉营用一只脚踩着她肚子,一只手掐着她的脖子,赵锋在旁边看着。又捂了一会,直到这个女的不再挣扎,付刚用烟头烫了一下这个女的胸部,这个女的挣扎了一下,我对付刚说,“你别再搞她了。”付刚说“我不烫她怎么知道她是不是死了。

”说完继续捂住女主人的口鼻。直到女的不再挣扎,王吉营和付刚摸了下这女的心脏部位,发现没有心跳了,才确定把她捂死了。捂死以后我们就商量着抛尸了。”

警察问:“你究竟是什么预谋杀这两个人的?”

张学军说:“在抢劫的时候。”

警察问:“根据我们掌握的证据情况,你对我们还是有所已隐瞒,你要如实回答。”张学军说:“我老实交待可以减轻刑罚吗?”警察说:“这个我们做不了主,不过会把你的表现提交给法官。”张学军说:“第二次偷这家人的时候,我看到这家女主人的婚纱照很漂亮,就产生了想强奸她的意思。在回去的路上,我说哪天把这个女的干了,再把这家抢了。在回大众宾馆的时候,我、赵锋、王吉营就商量着找个时间把这家抢了,再把女的强奸了,再把他们杀死。后来付刚在网吧通宵完在我家睡觉的时候,王吉营不知道跟他说了什么,付刚非要跟着我们来。我们到这家前面的小树林的时候,我们四个人又商量了一次怎么实施强奸、抢劫、杀人。我们一开始商量着杀完人后把尸体扔到水里,王吉营说水太浅了藏不住,我说要不杀完人后把人藏到附近的一个山洞里,挖个坑把他们埋了,一时半会也没人发现。当时我还把随身携带的手铐交给了王吉营让他拿着铐上男主人。”

警察问:“这个山洞你是怎么发现的?”

张学军说:“我第一次来他家盗窃的时候,在他家附近发现了这个山洞。当时我还上去了,山洞离地有一米多高,脚踩着缺口能爬进去。洞口是圆形的,入口窄里面比较宽敞,里面有烧过的一堆玉米秸。”

警察问:“把你们抛尸的过程讲一下?”

张学军说:“我们商量着我和赵某弄这个女的,王吉营和付刚弄男的,按提前我们商量好的把尸体藏到洞里。我先扛着这个女的尸体出来,去了西南方向的扬水站。我和赵锋走到扬水站上面,扬水站有个大斜坡,有两层楼那么高,斜坡下面还有个小台阶,下了这个小台阶向南走十米左右就是那个山洞。

我把这个女的尸体放在斜坡上滚下去了,滚到扬水站废弃的房子的那个位置。我们顺着台阶走下来,继续搬着尸体抬到房子南侧的台阶。这时付刚给赵锋打电话,说他们俩搬不动男的尸体,让我们俩回去帮忙。我们回去后付刚和王吉营搬前面的胳膊,我和赵某搬他的两条腿,我们四个人抬着把尸体抬到扬水站大斜坡上面,然后把尸体滚下去了。

我们四个人把男的尸体抬到山洞口,赵锋和王吉营先爬进了山洞,我和付刚在下面托着尸体,赵锋拉和王吉营拉着尸体的手,把尸体拉进了山洞,我和付刚也爬进山洞了。我们进去后,把尸体抬到山洞的北侧宽敞处放下。然后我们四个人一起去台阶把女的尸体抬到了山洞口,用同样的方式把尸体拉进了山洞。然后王吉营和赵锋就先回去打扫卫生,我和付刚留在山洞处找东西遮挡尸体。我们在山洞前面的树林里找了一些玉米秸,我又到山洞上面找到一个玉米秸垛。我和付刚用玉米秸把尸体盖住了,盖完我们就回去打扫卫生了。

我们回去的时候,赵锋和王吉营已经把主卧室和小卧室的床都铺好了,把脏被子放进了壁橱,把新被子拿出来铺好,我把屋子里的烟头都扫走了,付刚去厨房和外面那间屋子打扫卫生。王吉营在他家拿了三个塑料袋来,我们把打扫出来的垃圾装在塑料袋,把银行卡、手机,我们买的零食,吃的西瓜皮,几件衣服,都装进塑料袋了。早上五点左右的时候,我们顺着河沿向北走,我和赵锋、付刚分别提了一个垃圾袋,王吉营拿着电脑主机,我们沿河走了一段距离后,就把垃圾和电脑主机箱扔到了河里。

扔完东西后我们就上大路分头走了,我和付刚直接打的坐车到平邑县,他俩怎么走的我就不知道了。当天早上八点,我们在平邑县碰的头,我们又一起坐车去了济宁,我们在济宁买了一身衣服和鞋子,把作案的时候穿的衣服和鞋子扔掉。我们当时打算出去躲着的,结果被你抓获了。”

警察问:“你认为有罪吗。”

张学军说:“有罪,我该死。”

警察又问:“你后悔吗?”

张学军说:“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警察说:“真话”。

张学军就哭了,流着眼泪说:“后悔。但是后悔我还是一个死,我什么时候能判下来?”

当时看完这起案件的报道之后,我的心情真的久久不能平复,我甚至都能想象得到那对可怜的夫妻面对伤害时的无助和绝望。这四个歹徒的所作所为,已经超出了正常人所能承受的心理范围,简直可以用丧心病狂来形容!我真的宁愿你们进去抢了钱之后,再一刀把他们夫妻俩杀了,或许都没那么大的怨气。可是……看到那些脏乱的被单,那些吃剩的啤酒瓶和垃圾袋,还有桌上那盘红烧肉,我真的无法想象,那一晚上发生在那个家里的画面。。。。

这四个人应该都判死刑了吧,听说赵锋未满十八岁,逃过一死,不知道在监狱里怎样,真心不希望让那种没人性的“人”再踏足社会。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于正心_NB15800)

卡延惨案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