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出轨染上艾滋,传给丈夫和儿子:中国千万女人被迫染上性病

2020-10-29 23:51:05 蓝里

前不久看到一个新闻,触目惊心:妻子约炮染上艾滋,隐瞒并传染了丈夫和还在哺乳期的孩子。丈夫一怒之下冲向厨房,拿刀将妻子砍倒在地,警察赶来时,妻子早已没了呼吸。一个家庭,就这么分崩离析。

只因一己私欲,不光害死了自己,还连累了家人,不知道该说她坏还是蠢?坏是她婚内出轨,背叛丈夫;蠢是她无知,不明白艾滋的可怖和泛滥。事实上,有这样一群女人正在被病毒折磨,痛苦不堪。她们被恶意传染,瞒在鼓里,直到病发,全身溃烂,才后知后觉。她们明明什么都没做错,人生却早已被死神做好了标记。

她们活在隐秘的角落,拥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同妻。

01

同妻的婚姻是一场最残忍的骗局

同妻,顾名思义,男同性恋的妻子。因为社会的偏见,很多男同性恋不得不选择结婚来掩盖自己的性取向,于是便有了“同妻”这一群体。

有的同妻60岁还是处女;有的生完孩子,就沦为全家的免费保姆,还要遭受老公的冷暴力;甚至有人说,老公连自己的弟弟都想睡。婚礼上“这辈子只爱你一个女人”的甜蜜誓言,如今回想起来,格外可笑。

更可悲的是,同妻数量,远比你想象中大得多。中国同性恋研究之父张北川教授,曾预估男同性恋者至少有2000万人。其中大概有80%的男同性恋会因为种种原因隐瞒性取向,步入婚姻娶妻生子。换言之,我国的同妻人群数量保守估计在1600万

有人问,既然不爱,为何非要结婚?那些骗婚的男同,编造的理由无非只有这几个:“父母的心愿”,“延续香火”,“传宗接代”。而那些被骗的女孩,完成了生育后,就没了利用价值,日日夜夜照顾一家老小,却不被自己深爱的丈夫所承认。施害人转头继续花天酒地,被害人却日日夜夜痛苦反思:他之所以这么对我,是不是因为自己不够好?

电影《谁先爱上他》中,刘三莲就是这样一位同妻。丈夫婚前会专门买花送给她,婚后连一句话都不想跟她多说。如果家暴是刀刃,那么冷暴力就是刀背,一点一点地在她心上磨出伤痕。得知丈夫喜欢男人后,她还极力挽回,天真以为性取向是可以改变的。

她开始买性感的内衣,笨拙地求爱——男人不都喜欢性感的女人吗?丈夫却把她一把推开,甚至直到临死前,他保险金的受益人,写的都是自己的同性爱人。

艺术源自生活,生活却比艺术更惨烈。电影中,刘三莲最终接受现实,与自己和解,带着儿子安安稳稳地过接下来的日子。现实里,有的同妻却被逼得不得不结束自己的生命。还记得女博士罗洪玲吗?2012年6月15日,不堪被丈夫继续侮辱的她,选择从13楼一跃而下。她最后一条微博是:“这个世界真叫人疲倦,那么就让一切都结束吧!”

结婚三个月,罗洪玲和丈夫程建生一起吃晚饭的次数不超过五次。郁闷的她上网发帖求助,文字却让人无奈叹气:

“我认为夫妻下班后,没有应酬就该回家共进晚餐,但他首先健身,晚上十点回家;
我以为婚后只会比恋爱时更甜蜜,但联系频率却是锐减,我还爱他,他也还说爱我,可是为什么……”

她以为是自己不够温柔,却没想到自己真心爱的丈夫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程建生和那些骗婚男同性恋一样,一边享受着妻子的体贴,一边毫无顾忌地出轨:“我只是和朋友出去,你想那么多干嘛?”因为法律的不完善和社会理念的落后,男同性恋之间的交往更肆意妄为:社交网站上,打个招呼就代表约炮邀请。

几乎没有固定床伴,这也让男同性恋成为艾滋病等性病最泛滥的群体。而同妻,因为丈夫的滥交,比常人更容易感染上艾滋、梅毒、尖锐湿疣……

同妻贴吧长期置顶的帖子,就是如何进行艾滋病的预防。

无数个日夜的折磨,罗洪玲选择在绝望中自杀。后来,帖子重新被翻了出来,她曾经的留言令人心痛:

“新婚五个月sex(性生活),一只手数得过来。春节回成都就时常坚持分床睡。用QQ微信和各色男人勾搭,这不叫骗婚,什么才是骗婚?”
“一头用我的钱一头给别的男人买礼物时有没有心虚,用我送的苹果各色勾搭时有没有脸红?”
“有那么多机会可以放我一条生路,为什么非要拖我进泥潭?”

而回答她的,只有程建生一句轻飘飘的“对不起”:

他们迫于社会的压力不敢出柜(承认自己是同性恋),转头就将压力转移到女孩身上;他们说自己是不被理解的弱势群体,却残忍地欺骗更弱势的女孩。同妻,自始至终都是一场残忍的骗局。

02

骗婚的终极目的是骗子宫

常常听到有人嘲讽:那些女孩都是傻子吗?竟然看不出对方是同性恋。事实上,不是女孩们被爱冲昏头脑,而是现在的男同真的太会伪装自己。我们以为男同都喜欢耳钉、皮裤、长袜,可下定决定要骗婚的他们,也会伪装成正常男人的样子,和我们身边的朋友、同事并没有什么两样。

更可怕的是,他们还会“对症下药”。网络上曾风靡一本《同志骗婚手册》,其中描述了容易被骗婚的女孩的特征:性格内向,不善言辞,社交简单,有被催婚的压力……

而骗婚的坏处?几乎没有坏处,衣食住行有人照顾,泡吧约炮也无所畏惧,反正有了孩子当牵绊,没几个女人忍心离婚。韩国节目组曾装成Gay去DVD录像馆,采访出男同们的真实想法。录像馆位于一个昏暗的小巷,记者刚上楼,店员就熟练地介绍:“套和润滑油那边都有。”一段时间地摸点后,记者和一位已婚有子的中年男子熟悉了起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要结婚?中年男子说:因为我是家里的长子,选择结婚也是无可奈何。

当被问“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他说:因为不想碰妻子,实在忍受不住欲望,发泄完了回去,才能勉强过日子。而且离婚本来就是不孝,要是因为离婚被父母知道了性取向,那是多大的打击啊。

然后他带着记者到KTV,熟练地点了个KTV服务员,确认警察不会查房后,开始不知道第几次的出轨。

更令人觉得心酸的是,当他在花天酒地时,妻子正独自守在家里,等他回来给他开门。而他丝毫没关心妻子有没有吃饭,只问了下孩子睡没睡,就不耐烦地说:“不是早就跟你了吗?今天要加班。”然后直接挂了电话。

在他们眼中,与其说手机对面的女人是自己的妻子,不如说是完成传宗接代任务的工具孩子是男同性恋搪塞家人的完美借口,但对同妻来说,则是下半生的枷锁。有多少女人因为舍不得孩子,丈夫冷漠,忍了;丈夫出轨,忍了;哪怕被感染上性病,也要为了孩子,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不被社会接纳的同性恋,的确是一种悲剧。那些同妻,和从小缺少父母之爱的孩子,则是他们亲手造就的另外一场悲剧。

03

所有鼓吹代孕合法的都是女性的敌人

除了同妻,有一种地下产业,正不知不觉被催生——代孕。有的同志认为骗婚的代价太高,与其后患无穷,不如花钱找个代孕,既能延续香火,还能解除后顾之忧。

今年4月,国内一个名为“彩虹宝贝”的组织因为替男同性恋群体联系孕母代孕被查,组织的宣传册上赫然写着:“2015年专注为同志群体服务,已帮超过400位同志家庭得到孩子。”

虽然在网友的举报下,账号已经被封禁,但是类似的代孕机构,还有不少。

机构拿钱,同志得子,夹在中间被取卵的女孩和代孕妈妈,似乎没想象中的好运。有的女孩被忽悠:“打打针,做个微创小手术,把卵子取出来,几万块就到手了。”

可事实上呢?毫不夸张,在看到取卵针的那一刹那,我瞬间腿软:比小臂还长,直径足足两毫米。

而代孕妈妈,则面临更加大的风险。《调查》节目组曾暗访代孕村,村民告诉记者,他们每年都有大量妇女做代妈,因为种田赚不了钱,靠代孕生一个孩子能赚15万到25万,生双胞胎得到的钱更多。有的生过一两个就生不了了,有的生了三四个还在做代妈。村里到处盖着新楼房,很多都是妇女代孕挣钱盖的。

有个姓练的奶奶说,她40岁的女儿和46岁的儿媳都做过代妈,“屁股有打得肿起来的,打完这个地方全都是硬的,一天一针,连续打75针。”大大小小的医疗事故也经常发生,很多妇女因为代孕做过多次流产手术、子宫切除等,导致不能再生育,甚至有妇女死亡。有个姑娘去年成功代孕,尝到甜头后第二年又怀上,结果孩子还没出生,刀口开了,年纪轻轻才三十多岁就去世了。

代孕妈妈的境地,远比我们想象得更凄惨,哪怕是在被称为“欧洲子宫”的乌克兰,她们也常遭受到非人的对待。代孕前,“会好好照顾妈妈们”的承诺,现在看来尤为可笑。她们被叫做“土壤”,是胚胎着生的地方。她们不是年龄外表各异的女孩们,而是能不能成功生下孩子的“子宫”。怀孕32周后,妈妈们会被接到机构的小公寓中:两个孕妇共用一张床;洗澡只能在卫生间的马桶上;不能自由活动,必须随时在机构的监控下。

而生产后呢?孩子被安防在一张床垫有血印,蚊虫乱飞的地方。

她们是人,却像被挑选的货物,一旦顾客发现孩子有缺陷,大部分都会选择“退货”,从此孩子只能在福利院度过一生。

而代孕妈妈的命运呢?要么马不停蹄地接下一单,面对生死未卜的未来;要么失去怀孕的能力,被弃在一旁,因为没有生育的能力,就没有价值。这就是代孕的真相。

有人说,这不过是一场你情我愿的生意。在为代孕辩护时,你扪心自问:你是否支持你的母亲,女儿,姐姐,妹妹“自愿”代孕?请记住,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如果有一天卵子能卖,子宫能出租,女性将承受更严重的经济和身体剥削。

04

向弱者挥刀才是懦夫行为

性取向是个人选择,并没有错。同性恋群体,目前也的确处于弱势,被大多数人有色眼镜看待。我们要追责的不是勇敢追求真爱或终身不婚的男同,而是把女性当垫脚石,千方百计伪装自己,达到骗婚骗子的目的的渣男。强者愤怒,抽刀向更强的人,弱者愤怒,却抽刀向更弱的人。这就是勇者和懦夫的区别。请在成为男人之前,先成为人。与其糟蹋更多无辜女性,我更希望你们爱得光明正大。希望女性都能练就一双慧眼,懂得及时止损。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杨竞_NB17023)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