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人偷猪揭开日本技能实习制度冰山一角

2020-10-29 17:12:36 蒋丰看日本

《日本新华侨报》总主笔 蒋丰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留在日本的外国劳动力与日本技能实习制度之间的矛盾愈发凸显。

几个月前,日本埼玉县丢了130头猪、80只鸡,还有8只羊,栃木县丢了6头牛,群马县损失最大,丢了700多头猪和140多只鸡。日本警方通过掌握的监控信息将嫌疑锁定在20个越南技能实习生身上,并分别在10月26日和28日对他们实施了抓捕。

经调查得知,这些越南技能实习生中,既有实习期满本应回国,却因航班取消、机票价格暴涨,而被迫滞留日本的,也有因疫情被解雇的。他们将偷盗来的家禽家畜宰杀后,部分自行食用,部分在网上售卖,涉案总价值超过了3千万日元。

有反面教材,自然也有正面教材。25岁的阿音,是一位来自越南的技能实习生。他在关东的一家游乐园清理毛绒玩具和打扫卫生,一个月约有5到11万日元的收入。受疫情影响,今年2月份,游乐园暂停营业,5月,阿音被辞退了。

正当阿音感到困惑的时候,NPO法人“日越共生支援会”对他施以援手,帮他找到一份食品加工厂的工作。事实上,阿音还背负着大约80万日元的欠款。

“日越共生支援会”的代表理事吉水慈丰表示,“有许多外国技能实习生是靠着贷款才来到日本的,他们在日本工作的时间有限,即使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也不敢表明自己的立场。而这次的疫情,更是暴露出他们在生产关系中处于弱势的事实。”

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的数据,截至9月11日,受疫情影响而被迫中止实习的外国技能实习生共有3515人。而另一方面,由于技能实习生不能按照原定计划来到日本,导致农业劳动力不足,不少地方出现农作物滞留在田里、不能及时收获的现象,同时,也时有技能实习生管理机构倒闭的消息传出。

尽管,考虑到这些实际困难,日本出入境管理厅在今年4月时,推出了灵活就业的应急措施,那些因疫情被解雇的外国技能实习生可以转到劳动力紧张的行业工作。到9月时,那些原本应该结束实习返回祖国,却因国际航班骤减而被迫滞留在日本的外国技能实习生,也加入到灵活就业的群体中。这些,确实是比较人性化的举措。

据了解,在日本疫情平息之前,灵活就业措施还将继续。日本出入境管理厅表示,截至9月7日,这一措施已经惠及991人。在这些人,有7成是阿音这样的现役技能实习生,他们中的一半人转到了农业和食品加工等领域。

日本技能实习制度设立的初衷,是帮助其他国家的劳动力学习和掌握相对先进的技术,支援母国发展。通常情况下,外国技能实习生只能在所持签证规定的相关工种就业。然而,好的政策,未必能收到好的效果。事实上,外国技能实习生往往被当作廉价劳动力肆意差遣。

有目共睹,随着少子化和老龄化的深刻,日本政府在2019年4月推出新政,以期拓宽外国劳动力的就业渠道。日本政府新增了“特定技能”的认定范围,重点解决农业、介护等劳动力严重匮乏的14类工种。

新政效果如何呢?截至2020年6月末,共有5950位外国劳动力凭借“特定技能1号”的在留资格来到日本,这一数字,与日本政府预定的,到2024年年末,吸引34万5千名外国技能实习生的目标存在明显差距。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使技能实习制度的弊端加速暴露。

对此,在外国人就业领域多有建树的指宿昭一律师表示,日本政府在疫情发生后推出的灵活就业的新政,只是将滞留在日本的外国劳动力暂时转移到特定技能认定制度尚未覆盖的行业,治标不治本。未来,日本政府还应该从根本上废除技能实习制度,推动特定技能在留资格认定制度的进一步完善。

一个文明有序的社会,必定是一个鼓励人们创造价值、实现价值的社会。乐业、敬业、爱业的人,无论在哪里都应该受到肯定和欢迎。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