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虎”王立科投案第二天,省委副书记给全省政法系统布置任务

2020-10-27 17:07:03 政知新媒体

政知君注意到,在王立科主动投案次日,在南京,省委副书记任振鹤召开了“江苏省委政法委委员会议”。

10月24日20时,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发布消息,江苏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立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

省委副书记出席全省政法会议

10月25日下午,江苏省委政法委委员会议在南京召开。此次会议有两个议程:

传达中央对王立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决定

学习贯彻省委常委会会议精神,研究部署近期全省政法工作

新闻画面显示,出席会议的是省委副书记任振鹤。

任振鹤,男,土家族,1964年2月生,今年56岁,湖北鹤峰人。1982年9月参加工作,1984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央党校研究生学历。

公开资料显示,任振鹤曾在湖北工作多年,担任过黄冈市委副书记,咸宁市市长、市委书记,湖北省副省长,湖北省委常委、襄阳市委书记等。

2017年2月,任振鹤跨省到浙江任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2018年5月任浙江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2019年7月,任振鹤从浙江到了江苏,履新江苏省委副书记,至今1年。

公检法司一把手、市委政法委书记等悉数到场

据新闻画面显示,参加上述会议的除了任振鹤,还有:

江苏省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刘旸,江苏省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刘华,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夏道虎,武警江苏省总队司令员吴启庆,江苏省委副秘书长尹卫东,江苏省司法厅厅长柳玉祥等。

此外,江苏各设区市委政法委负责人也参加了会议,包括南京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徐锦辉,镇江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书记许文,苏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徐美健等。

在传达了中央决定后,任振鹤指出,江苏全省政法各单位和政法系统党员干部要“旗帜鲜明拥护中央决定,旗帜鲜明支持中央对腐败行为的惩处,旗帜鲜明落实全面从严治党各项要求”。

他提到,要把思想和行动聚焦到履行职责使命上来,同时以案为鉴、举一反三、警钟长鸣。

“要把思想和行动落脚到服务保障发展大局上来,为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顺利召开营造良好环境,切实维护全省社会大局稳定。”

从严管好家人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

在这次会议的前一天(10月24日20时),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发布消息称,江苏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立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

王立科,男,1964年12月生,满族,山东蓬莱人,中央党校大学学历,工商管理硕士学位,1984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0年12月参加工作。

公开资料显示,王立科长期在政法系统任职,担任过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党委副书记,大连市政府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2013年3月跨省到江苏任职,任江苏省公安厅厅长,2015年11月任江苏省委常委、省委政法委书记。

至王立科主动投案前,他担任江苏省委政法委书记已经5年了。

据《财经》杂志报道,王立科还曾被授予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模”称号,与重庆公安局原局长王立军有交集,他的主动投案,备受外界关注。

在王立科落马前,7月,江苏省公安厅刑事警察总队原总队长、刑事侦查局原局长罗文进被查;9月,辽宁省政协原常委、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白月先落马。

在王立科任江苏省公安厅长期间,罗文进从江苏省公安厅反恐怖工作总队总队长调任为刑警总队总队长、刑事侦查局局长,晋升副厅级,于2018年7月退休。

白月先长期在辽宁公安系统任职,担任过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2006年9月至2014年7月),期间王立科任葫芦岛市公安局局长、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等。

在王立科主动投案当晚,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就主持召开了省委常委会会议,通报王立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情况。

会议指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王立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进行审查调查,充分体现了我们党有腐必反、有贪必肃的坚定决心,以实际行动表明,不论什么人,不论在什么岗位,不论职务有多高,只要触犯了党纪国法,都要受到严肃惩处。

王立科所犯何事不妨等等官方通报。不过,政知君注意到,在江苏省委的会议上,特别提到要坚决反对特权思想和特权现象。

会议称,“严格约束自己,从严管好家人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决不能以权谋私、贪赃枉法。”

多说几句。

据《解放日报》报道,上周有6个省管干部与王立科一样,系主动投案,分别为:

保定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孙金博,楚雄州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周映枢,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陈昌,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陈明华,浙江嘉兴副市长徐淼,乌海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郝健君。其中,周映枢、陈昌、陈明华与王立科一样,都来自政法系统,也都是在任上自首。

今天距离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结束还有5天时间。

资料 | 新华社 人民网 江苏新闻网等

校对 | 项战

相关报道:

https://dy.163.com/v2/article/detail/FPRS86Q10514BF90.html">江苏"政法虎

山环水绕,命运诡谲,人和人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分别,又会在什么地方重逢。

2003年的锦州,两个名字很像兄弟的人成了同事。王立军从大城市铁岭调到锦州,担任公安局长,年轻五岁的王立科则成了他的搭档和下属。那个时候,两个人都可谓意气风发。王立军的身上有打黑英雄的光环,王立科也不是等闲之辈,他是刚刚召开的党的十六大的代表,政治前途难以限量。

那年9月,锦州发生了一起大案,一家国企花重金从国外购买的特种钢材失窃了。公安局副局长王立科带队进驻现场,兵分两路寻找线索,在一个多月后终于取得了初步进展。公安局长王立军在听取汇报之后,“凝眸沉思”,很快敲定了以物找人的破案思路。不知道是王立军指导有方,还是王立科本就成竹在胸,反正这个案子很快就破了。这个事情说明,王立科并不像坊间传说的只会管理、不会破案。他的性格可能不像王立军那样霸气侧漏,但显然另有一门功夫。

几年之后,王立科挥一挥衣袖、去了葫芦岛。又过了两年,王立军得“贵人”提携,远赴重庆担任要职。王立科始终在辽宁一地隐忍深耕,王立军则在他乡高歌猛进。在另一个换届之年到来的时候,命运忽然展现出它那高深莫测的编剧才华,为两个人谱写了截然不同的故事。王立军的结局大家耳熟能详,这里不再赘述。王立科在参加完党的十八大之后,从辽宁远调江苏、担任省公安厅厅长,后来不断升迁,直至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用了三十年的时间,王立科从一名房管员成长为省部级领导干部,其间虽然有因缘际会,但肯定也少不了个人的禀赋和努力。但这个看似辉煌的叙事,却在一夜之间忽然崩塌。在一个秋意渐深的日子里,没有任何预兆,王立科选择了主动投案。

王立科为什么投案?我也不知道。但是,从十九大以来省部级官员投案的情况看,多数都是因为“特定关系人”出了问题。前不久爆出一个有意思的新闻,说是铜陵市某政协副主席砍伤了一个女性“特定关系人”,当时就有很多人问我,这个所谓的“特定关系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其实,特定关系人在纪律和法律中都有所界定,要么是近亲属、要么是情人,又或者是存在特殊利益关系的人。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主动投案,与他的儿子秦岭案发就有直接的关系。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投案,据报道也和一名女性特定关系人的暴露有关。河南省人大原副主任王铁投案,则与他的弟弟王磊有关。青海省原副省长文国栋的投案情形有点特别,那是因为青海隐形首富在聚乎更非法采矿的问题触动了高压线。

特定关系人的暴露,有时是因为搂草打兔子,但更多的情形是顺藤摸瓜、或者以瓜找瓜。在高压态势下,那根看似透明的绳子上,总会有一只蚂蚱先跳起来,更多的蚂蚱于是再难隐藏行迹。所谓命运,在这里体现为某种必然性。为什么十九大之后主动投案的高官多了起来?那是因为,在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态势之下,并没有其他明智的选择。从以往的案例看,一些老虎在落马之前也曾有过自救的幻想,有的人在深夜往自家的马桶里倒年份茅台,有的人把证据扔进黄河里,还有人冒雨求神拜佛,但这些无谓的挣扎,只不过徒增笑料而已。有的坎你就是过不去,想要越过这道坎,唯一的光明大道就是主动投案。

作为在政法领域浸淫多年的领导干部,王立科的软肋在此时暴露出来,也是一种必然。扫黑除恶的凌厉风暴还在吹刮,政法队伍教育整顿的大潮又在推进,两者相互交织,会将更多的陈年渣滓掀将起来。我们平时在新闻中所看到的那些“套路”,在现实中却是刀刀见血的演绎。我们曾经说过,“回头看,有深意”,深意在哪里?就在无边落木萧萧下的景象里。政法领域的“延安整风”又会怎样呢?王立科的投案可能是一个意味深长的征兆。

十九大之后主动投案的高官,有两人以断崖降级的方式着陆,艾文礼虽被判刑、但也得到了从轻的待遇。王立科会在某个地方和他的老朋友“重逢”吗?不妨等等看。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原标题:“政法虎”王立科投案第二天,省委副书记给全省政法系统布置任务)

(责任编辑:罗婧姝_NB18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