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白冰冰自曝:费玉清连续30天来我家,揭露他不为人知的一面

2020-10-27 12:23:59 娱乐知快文

说起歌坛常青树大家想到的,会是哪位在乐坛占有一席之地的歌手呢?

而我想到的就是45°仰望天空,脚尖蹭地,唱着:

一剪寒梅傲立雪中、只为伊人飘香、爱我所爱无怨无悔、此情长留心间

创造了无数经典歌曲,至今仍被传唱的费玉清。

费玉清出生在1955年台北的一个普通家庭中。

他的出生并没有挽回这个破碎的家庭,父母的感情不好。

一直伴随着争吵,费玉清出生没过多久父母就离婚了。

他从小的生活就十分的贫苦,这也养成了十分懂事的性格,

很小的时候,别人都在街上玩耍打闹,他已经学会合理安排自己的时间。

能完全自己照顾好自己的时候,他也有了自己的爱好。

音乐欢快的旋律,给他百无聊赖的生活带去了欢乐。

他的生活有了希望,在音乐世界中他能沉浸在其中。

享受音乐魅力的同时他也在寻找其中的旋律,在学唱中释放自己的情绪。

费玉清是有天赋的,天生一副好嗓音,非常有魔力。

再加上他沉迷于音乐中,歌声婉转悠长,听到之后十分着迷。

在他21岁的时候,姐姐知道他喜欢音乐,而且也非常有天赋。

这样一是能有一个稳定的收入,而且出入这里的都是上层社会的人,机会多。

费玉清的一身本领这才算是有了施展的地方。

在1973年的时候,遇到中国电视公司举办的《星对星》歌唱比赛。

他积极报名参加,他想知道自己目前的一个名次,以一首《烟雨斜阳》获得第四名。

这个名次不算高不算低,但是对于没有专业知识的费玉清来说已经是极好的。

之后他服兵役两年,但是他并没有忘记自己的歌唱事业。

在姐姐的介绍下,认识了知名词曲作家兼导演刘家昌。

听到费玉清的嗓音之后,刘家昌十分的激动并且给予其肯定。

得到刘家昌的赏识,费玉清这才算是正式进入了娱乐圈。

他也开始了自己在乐坛的辉煌,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经典的歌曲。

许多知名歌曲像:《一剪梅》、《梦驼铃》、《晚安曲》、《千里之外》等等。

费玉清的事业也渐渐被推上了巅峰,人们心中他一直都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人。

而且十分的幽默,开玩笑的时候也十分有风度。

但是1997年的时候,白冰冰却揭露了费玉清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大家都知道1997年对于白冰冰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

她的女儿白晓燕遭遇绑架,而且不幸离开了人世,令人惋惜。

而白冰冰看到女儿的样子之后,恨不得就此了结了自己。

去下面与女儿一同作伴,整个人的氧气都被抽走了的感觉。

她深刻觉得自己是个不合格的母亲,没有保护好女儿。

整日以泪洗面,脑海中与女儿一起的时光,像是影片一样被重播。

看着女儿的笑容,她完全无法走出失去女儿的悲痛。

这时候作为好友的费玉清,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知道她心中的悲痛。

害怕她做出什么傻事,每天都去她家陪伴着她。

陪她一起渡过这个难关,这一去就是30天。

在这期间,看着白冰冰整天以泪洗面,费玉清心中有一计。

对她说带着她去见见朋友吧,白冰冰十分信任费玉清。

什么都没有问,跟着他就上车了,开车走了很远很远。

白冰冰放空自己,思想跟着飘走,心中仍然悲痛。

车停了下来,白冰冰回过神来,哭笑不得。

因为面前不是什么房屋或者山上,而是一个猪圈。

随着费玉清下车之后,费玉清对白冰冰说到:

“这些就是我的朋友,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来这里,对着它们说自己的心里话,在他们面前,讲一讲,哭出来心情就好了。”

白冰冰听到这些话后,心中仿佛有什么崩塌了。

一瞬间所有的悲痛、可惜、痛恨,化作眼泪释放了出来。

白冰冰现在已经从失去女儿的痛苦中走了出来,面对新的生活。

这件事情也让我们看到了与舞台上的费玉清不同的一面。

相关推荐

https://dy.163.com/v2/article/detail/FNHHPKKD0528CSE1.html

费玉清和张菲失望透顶。

面对媒体的专访,张菲坦露,恒述的债务就是无底洞。

“以前我和费玉清看在父母面子上,帮她处理债务。

现在这件事东窗事发,家人脸上无光。”

恒述是费玉清和张菲的亲姐姐。

对此她非常气愤,认为张菲在造谣。

后来,她全球直播回应大众的质疑。

直播不够解气,又在第二天开记者招待会。

在记者面前,恒述痛斥张菲,“他毁掉了我的法身慧命,没有办法再继续弘法。”

并且强调:谤僧要下地狱的哦!

还记得恒述、张菲和费玉清曾是台湾娱乐圈著名的三姐弟——“妖姬”、“小丑”和“圣人”。

如今却剑拔弩张,令人唏嘘。

如果你对台湾娱乐圈有所了解的话,肯定知道恒述这朵奇葩。

她原名张彦琼,有两位弟弟。

二弟张彦明,艺名张菲。

三弟张彦亭,艺名费玉清。

父母在他们年幼时离婚,张彦琼从小照顾两位弟弟长大。

弟弟上学时没钱,就是靠张彦琼当服务员养着。

17岁那年,张彦琼参加饭店的驻唱选拔,靠模仿玛丽莲·梦露成功出道。

她崇拜费雯丽,所以将艺名取为“费贞绫”,资历比邓丽君还早。

不久后,她被中视看中,签约为中视的艺人。

70年代的女星相对保守。

但张彦琼喜欢梦露的高傲、自信,给自己的定位为“火辣浪女”。

她拍性感广告,打扮妖冶,成为艳星。

然后迅速走红。

图源:网络

去日本发展后,她更是连发五张专辑,惊艳亚洲。

被称为“东方维纳斯”。

图源:网络

当时在日本,张彦琼有一个很相爱的男友,已经到了谈婚论嫁。

不过男友要求张彦琼婚后回归家庭。

为了扶持两位弟弟的事业,张彦琼拒绝了。

图源:现代快报

两位弟弟同样爱好音乐。

张菲在西餐厅吹萨克斯,费玉清参加完歌唱比赛,毫无名气。

张彦琼凭借业内的名气和资源,处处给两位弟弟牵桥搭线。

有时为了带两人上台,她需要砍掉自己通告。

1977年,张彦琼将费玉清介绍给“鬼才”刘家昌。

当时费玉清一开口,刘家昌眼前一亮。

随即向唱片公司点了一下头。

看到费玉清眉清目秀,内向斯文。

刘家昌便安排他走抒情路线。

那时“金牌制作人”周游正在制作电视剧《一剪梅》。

还没找到演绎同名的主题曲《一剪梅》的歌手。

张彦琼便顺势给周游推荐了自己的弟弟。

于是,就有了后来的费玉清。

张菲就没费玉清那么幸运了。

张彦琼同样给刘家昌推荐了张菲。

刘家昌一看又是她弟弟,直接拒绝了。

张菲音乐梦碎,阴差阳错下成为了主持人。

张彦琼看到张菲主持的能力不错,好像比当歌手更有希望。

便把他推荐给中视最火的主持人凤飞飞,跟在身边磨练。

从此,张菲和费玉清在两条路上越走越顺,越走越远。

“张家三姐弟”的风头一时无两。

图源:网络

1993年,《龙兄虎弟》开播。

主持人正是张菲和费玉清。

这档节目成为台湾综艺的风向标。

两人因此在娱乐圈闯下赫赫威名

无论是海内外明星,还是名人大咖,都会上他们节目。

可以说张菲后来能成为综艺界大哥大,费玉清成为华语乐坛一代歌王,都多亏了姐姐的付出。

可在节目播出的两年前,张彦琼选择看破红尘。

为了追求“永恒”,选择出家。

遁入佛门,法号“释恒述”。

恒述当艺人时,豪放浪荡,是娱乐圈的一代“妖姬”。

佛门真的能度化她的内心吗?

答案是否定的。

一开始,恒述确实非常决绝。

散尽家财,跟着师傅修行。

一心

但没多久,她就觉得非常无聊。

骤然顿悟:富贵、漂亮、自在的不也能修法吗?

然后她开始了“让人跌破眼镜”的修行,美其名曰:重新定义修行。

去香港看佛。

看完就去商场购物。

理由是天天看佛也无聊,总得消遣一下。

被小S发现手上的戒指,“也太大颗了吧。”

听到夸奖,恒述表情好像有点害羞。

手却不自觉举起来对着镜头。

然后开始介绍。

“这一颗,是海水蓝宝石......”

想唱歌?

就去唱呗。

最喜欢唱《单身情歌》——

“找一个……的人,来告别单身?”

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置办年货,当众试吃牛肉干。

不服就干。

不爽就骂。

在《康熙来了》,她嘲讽现在的寺庙是退到18世纪的修行。

没有电视,也不准看报章杂志。

而她保持平常心,照常上网。

出家要念“出家戒”,做什么事情都要念咒语。

恒述不干。

她觉得这跟神经病没什么两样。

恒述身边有四位帅哥护法。

因此外界经常嘲讽她在养小白脸。

为了反击,她不惜拿佛祖来挡枪:

佛祖的身边也有男护法,那佛祖在搞同性恋吗?

你敢想象,一个尼姑在和别人聊内衣的事吗?

恒述法师带你走进现实。

直言以前不穿。

因为有本钱——

侧面看是悬崖峭壁,正面看是山明水秀。

现在出家了更加不用穿。

不穿就不穿。

她不仅详细解释、灵魂拷问。

还比划呢。

何止内衣这种身外之物,x欲也被她“放到台面”讲。

人有这方面的欲望是正常的。

如果要手yin的话,也无可厚非。

就像皮肤痒了,去挠挠而已。

毕竟她自己有这方面需求,偶尔也会enjoy myself(享受自己)。

看了前面这么多出格的行为。

当她承认自己当过小三时,好像也没什么奇怪了。

对于这种另类的修行方式,正统佛教成员对她颇有微词。

但恒述表示:有种你请佛过来找我啊。

恒述游戏人间,好不快活。

在财富方面,她应该不缺钱。

她跑通告,接代言,也有参与宝石生意。

尽管如此,她还总是欠债。

恒述经常找两位弟弟要钱,她要修行济贫,生意需要现金流转……

理由多样,真假难辨。

姐姐早年在事业上多提携,弟弟们当然也愿意去帮助姐姐。

为了帮她还债,费玉清一出手就是两千万。

今年三月,恒述在社交平台更新一条动态——

她被一位信徒忽悠,在支票上签名,欠下三千万的高利贷。

图源:微博@费老师的生活禅

为了解决危机,恒述的管家急忙打电话给费玉清。

费玉清害怕被媒体拍到,等到晚上12点才来到她的精舍。

他答应帮恒述还债,但有个条件——还俗。

费玉清一直不支持姐姐出家。

他说:

你不要做了,你回来。

回来当大小姐,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恒述有很多宝石,碎钻。

张菲也表示可以帮她把珠宝卖掉还债。

但都被恒述拒绝了。

张菲实在受不了,对媒体说,

“必要的时候,我不排除和她脱离姐弟关系。”

图源:网络

彼时费玉清已经退休,张菲半隐退。

他们也要留点积蓄安享晚年。

所以有了文章开头对恒述的失望。

对于要“脱离姐弟关系”,恒述非常生气。

但那时她正处风口浪尖,不敢出面向大众解释。

直到九月初,有土豪替她还清债务,她才出面“找回场子”。

恒述炮轰张菲造谣,还说两位弟弟小气巴拉。

她形容费玉清为“中国牙刷”,因为“一毛不拔”。

而张菲是“台湾省长”——台湾的省钱之长。

在这之前,张菲曾向媒体透露:兄弟俩四十年来已经帮姐姐还了2亿台币。

对此,恒述嗤之以鼻。

她确实收到两个“亿”,“一个失忆,一个回忆”。

恒述承认两位弟弟确实为自己还过一些钱。

但她认为那些都是小钱。

她说:

我当年也曾卖掉一套房为费玉清解困,

张菲欠黑社会的高利贷也是我摆平的,

现在竟然为了一点小钱和我脱离关系?

我带两人入行,按照比例应该要拿他们一成的财富!

在招待会上,恒述也不忘炫耀一下自己的10克拉方钻。

最后,她对着镜头大喊,“你们休息养老,我要全面复出!”

现在一看,闹这么大,也有可能在为复出造势。

恒述

她先是透露出自传,内容会提及两位弟弟。

然后和媒体爆料两位弟弟的情史。

在闹翻的14天后,恒述喊话半退圈的张菲,快出来和她主持综艺:

“我们要荧幕和好,我还是爱你们的哟。”

那天,她没穿袈裟。

她涂粉色眼影,

粘蓝色假睫毛,

穿黑色高跟鞋,

手戴红宝石手表,

脖子也挂着6克拉的蓝宝石戒指。

她竟然还翘着脚,让编导帮她拍照。

人生一世,草生一春,来如风雨,去似微尘。

恒述无法斩断红尘,想要继续折腾无可厚非。

但还请师太不要打搅两位奔波劳累的弟弟啊。

万般皆是命,唯有人自渡。

69岁的恒述法师,好自为之吧。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杨强_NN6027)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