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小哥送餐时被打成颅脑损伤,只因一句备注

2020-10-27 05:50:31 澎湃新闻

澎湃新闻记者 谢煜楠 实习生 张奕丹

近日,在成都温江区某小区内,一外卖小哥在送餐时被打成颅脑损伤,原因是“顾客要求敲门别打电话,但订单上没注明房号,只能打电话询问而引发对方不满”。

警方决定书显示,打人者王某被行拘7日、罚款300元。

10月15日20时34分,外卖小哥冯某接到一单从温江区柳城和平社区一家拌饭店送至万春路×号×栋×单元5楼的订单。他于20时35分到店取餐,取餐后立即往目的地赶。

冯某记得,当时订单上备注有“不要打电话、到了敲门”。送到时,冯某上楼发现5楼有两户住户。由于不确定是哪一家,冯某还是拨通了顾客王某的电话。

冯某称,顾客开门后一直用眼睛盯着他并质问,“你为什么不敲门,还要给我打电话?”被说了半天以后,冯某询问了句是否还需要这份订单,在其回复“不要”后,冯某便转身下楼,准备把餐食送回商家处。

正当他转身下楼时,冯某感觉腿部被人踹了一脚。由于重心不稳,他随即重重地滚到了4楼与5楼的楼梯间。冯某说,自己摔倒后,王某并没有因此停止施暴,而是又先后对他头部打了几拳。

记者从温江警方获悉,此事已受案调查,并对打人者王某作出行政拘留7日、罚款300元的处罚决定。

对于后续处理,温江区公安分局表示,现正在对冯某进行伤情鉴定,下一步要根据伤情鉴定结果进行后续处理。如果伤情鉴定结果为轻伤以上,将立刑事案件侦查,追究王某的刑事责任。

而对于民事赔偿,双方可进行协商,或者选择通过法律途径起诉解决。

警方行政处罚决定书复印件。

新闻延伸

外卖骑手“打工人”

孙萍、付堉琪

最近,“打工人”的概念火了。这源于人们对现实清醒的认知:想活着,就得打工。整个社会都在培养大家对于“工作”的“偏执与疯狂”。“能吃苦、不怕累;不迟到、不早退;没假期,无所谓。”这朗朗上口的台词,热情洋溢地宣扬着劳动的异化。

外卖骑手就是这样一群“打工人”。他们大多是来自农村的“糙老爷们儿”,腼腆,不善言辞。来到配送行业后,不得不接受服务业精细化、贴心式的“情感规训”。

就是这样一批人,被要求在配送的过程中使用各种礼貌、程序化的语言:“感谢您订购××外卖”“祝您用餐愉快”“面带微笑,双手呈上餐品……提前打电话,若无人接听,则等待顾客回应”。

霍赫希尔德提出了情感劳动(emotional labor)的概念,用来描述人的情感也被卷入到劳动过程之中,需要表现出得体的情感状态以满足相关工作场景的需求。

在骑手的跑单过程中,外人可以看到的是骑手进行的体力辛劳,却往往对于骑手付出的情感劳动习以为常。他们经常用“心累”来表达自己的处境。

被全方位监控裹挟的骑手需要尽可能的满足各项权力要求。在回应这些权力的过程中,骑手需要调动自身的情感,展现出积极的情绪状况,以回应自己的职业身份被社会赋予的期待。

一方面是骑手需要展现出积极情感以满足顾客对于服务业从业者的期待;另一方面,骑手还要压抑跑单过程中产生的负面情绪,避免给顾客带来不好的消费体验。

从外卖平台给出的从业日常准则来看,对于骑手积极的情感呈现是有着明确且细致的要求。例如外卖平台会要求骑手不与顾客争执,平等对待所有顾客;即使骑手很忙,也要保持耐心和有礼貌;在顾客抱怨时,及时诚恳致歉与聆听,及时解决顾客问题 ,不推卸责任,不狡辩。

骑手面对顾客展示良好服务者形象的背后,则是其对于自己等待餐品时的焦虑、系统不合理的派单引发的烦躁等负面情绪的压抑。外卖骑手带着负面情绪上岗是外卖行业中的常态。

这不仅仅是因为配送过程中琐碎的问题会影响骑手的心情,更是因为外卖配送行业中的关系结构使得其他参与者的过错可能会转嫁给骑手。例如,原本是商家出餐慢造成的配送超时,骑手可能要背负顾客给出差评的风险。与此类似的,顾客存在的一些过失也可能需要由骑手帮忙承担。

在一些平台现行的外卖配送行业奖励制度中,顾客的好评可以提升骑手的收入,同时也作为考核骑手的重要方式。某外卖平台规定,如果外卖员的好评率低于10%,就可能就会被清走或淘汰。

我们的田野调查发现,要好评本身也是一件耗费心神的事情,需要骑手“拉下脸”,靠请求顾客来完成。有些骑手哪怕完成得很好,也不好意思跟顾客要好评。但是,在制度的驱动下,骑手还是要在顾客面前表现出请求的姿态,以完成平台考核的需求。

信息社会下的劳动过程,正在受到多方的监视和评议。而信息的不对称、进入权的不对等正在加速骑手“打工人”的不稳定和无奈感。除了温情的理解,我们要靠什么方式“撼动”被监视的劳动?又如何过上“不那么异化”的生活?这似乎很无解,也很值得我们深思。

本期编辑 周玉华

相关推荐:

https://news.163.com/20/0827/20/FL2JF4T000019K82.html

在媛媛遇害的前一天,她按照要求来到单位加班,根据媛媛的微信记录显示,她与她大学室友和家人的聊天中,她提到因16号同小区的凶杀案,自己心里很害怕。

6月18日,黑龙江大庆女子媛媛(化名)在单位提供的宿舍中办公时,被一男子入室杀害。家属称,案发至今两个多月,仍未拿到媛媛的尸检报告。

媛媛的生活照。/受访者供图

8月25日,媛媛的姐姐柴女士接受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采访时表示,“妹妹生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在什么位置被害?我们都不知道,我们要了解事实真相,但是现在警方没告诉我们任何消息。”

此外,媛媛被害案发地为所在单位提供的公租房宿舍,遇害时间媛媛正在家中办公,属于工作时间,家属已向当地人社局申请工伤。

1女子单位宿舍独自办公被害,与凶手素不相识

6月18日,星期四,由于疫情原因,就职于黑龙江省大庆市城乡规划局的媛媛,按照单位要求在家工作。

当日上午11时许,媛媛还在微信上,给同事史某发送了一份工作总结。此后媛媛便与家人、同事失去联系。根据媛媛的微信记录显示,当日晚21时许,史某再次联系媛媛,仍未与其取得联系。

媛媛遇害前曾经向同事发送工作报告。/受访者供图

联想到媛媛居住的小区在两天前曾发生重大刑事案件,同事察觉到异常,由此联系了媛媛的家属,随后报警。当天半夜里,警方破门而入才发现,媛媛已在家中遇害。

根据大庆市公安局龙凤分局出具的证明显示,媛媛今年34岁,工作单位为大庆市城乡规划局,因非正常死亡于2020年6月18日,死亡地点在黑龙江省大庆市龙凤区一小区内。

警方出具的死亡证明。/受访者供图

媛媛的姐姐柴女士告诉上游新闻记者,目前家人对于妹妹遇害前的遭遇一无所知,家属至今仍未拿到立案通知与尸检报告,仅在与警方沟通中得到一些消息。柴某告诉记者:“从警方处得知的消息,妹妹遇害时并没有穿外出的鞋子和外套,推测是在室内遇害,而行凶者则是此前曾在小区内作案的靳某琦。”

柴女士表示,媛媛与犯罪嫌疑人靳某琦并不认识,二人之间更无任何纠纷。

2凶手同一小区连续三次作案,女子遇害前曾表示担心

记者采访了解到,就在媛媛遇害的同一小区,曾经在3天内连续发生三起刑事案件,三个家庭遭遇了不幸。

在媛媛遇害前,当地警方曾发布一则悬赏通告,称该小区里发生一起重大刑事案件,悬赏2万元通缉嫌疑人靳某琦。根据通告显示,6月16日,大庆市龙凤区英伦小镇小区发生一起重大刑事案件,靳某琦有重大作案嫌疑,该人作案后逃窜。

6月16日,案发小区曾发生重大刑事案件,警方发布悬赏通告。

柴女士称,警方透露嫌疑人靳某琦在16日作案,小区内一家三口遇害。此后于18日乘坐出租车,逃回案发小区,在逃窜过程中第二次作案,将居住在27楼的媛媛控制住,并将其勒颈窒息死亡。18日当晚,靳某琦又在同一栋楼的26楼第三次作案,幸运的是被害人并无生命危险。

据该小区居民透露:“靳某琦同样居住在该小区,在小区内开了一个早餐店。听说靳某琦与第一起案件的被害人之间有纠纷,但并不清楚具体情况。”

此外,根据柴女士以及案发小区居民证实,犯罪嫌疑人靳某琦在第三次作案后,逃跑过程中失足坠楼身亡。

媛媛的姐姐柴女士称:“警方告诉我们,由于犯罪嫌疑人已经死亡,无法立案。所以家属手中并没有警方出具的立案通知,此外,案发至今两个多月,仍未拿到媛媛的尸检报告。

媛媛住在单位提供的公租房里办公。/受访者供图

而在该小区内6月16日夜里发生的第一起刑事案件,成为当地罕见的案件,街头巷尾均在讨论此事。在媛媛遇害的前一天,她按照要求来到单位加班,根据媛媛的微信记录显示,她与她大学室友和家人的聊天中,她提到因16号同小区的凶杀案,自己心里很害怕。家人曾劝说媛媛请假回老家休息一阵,不要独自待在小区,媛媛拒绝家人的提议,表示“还要工作”。

3工作时间遇害,家属向人社局申请工伤

柴女士告诉记者,自己一家人都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五常市常堡乡的农民,家里共姐弟三人,媛媛排行老二。因为家庭条件不好,柴女士在上完小学后就辍学帮父母种地,供妹妹媛媛读书。妹妹媛媛也不负家人期望,学习十分刻苦,并考上了东北林业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毕业。

媛媛作为人才被引进到大庆市工作。/受访者供图

毕业后,因为人才引进,媛媛进入大庆市城乡规划局工作,属于事业编制,目前单身。媛媛目前居住的宿舍,为单位提供的公租房。柴女士表示,案发小区的物业工作不到位,单元门没有门禁卡、电梯卡,并且电梯里也没有监控,让凶手有了可乘之机。

柴女士表示,按照单位的安排,媛媛当日居家办公,媛媛遇害时间为6月18日12时至14时之间,该时间段为工作时间。在媛媛遇害前,还曾给同事发送工作总结。

由此,媛媛的家属认为媛媛遇害时,工作时间、工作地点都符合,故而向大庆市人社局申请媛媛的死亡属工伤。目前,未得到人社局答复。

8月25日,上游新闻就此事联系大庆市公安局龙凤分局,工作人员表示办案权在该分局,并不清楚具体案情。办案警官则表示,案件情况不方便透露,并表示需通过当地公共关系办审批,方可接受采访。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