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一名23岁男生发烧住院不幸身亡,“家属怀疑挂水所致”……

2020-10-26 22:31:07 山东商报

江苏省连云港灌云县南港镇王先生在网络上求助称,他的孩子叫王顺旭,今年23岁,因为感冒发烧在灌云县人民医院住院,“检查多项显示没有大问题,核酸检测也正常,打了一针水(四瓶),孩子就去世了。”

医院死亡证明显示,王顺旭的死亡原因是感染性休克,但家属至今不明白,孩子为何会死亡?他们希望,法医鉴定能还孩子一个公道。医院回应,“孩子的病情复杂,出现不明原因发烧,一直在查找原因。”

发烧为何会致死?

“我不知道后半辈子怎么过,我恨不得把他换回来,疼死我了。”王顺旭的父亲告诉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记者,王顺旭去年大学毕业,受疫情影响,便一直留在家中帮忙,10月16号,因为发烧,曾在镇上卫生院挂水治疗。

10月17日晚,王顺旭继续发热,父亲带他前往当地县医院办理住院手续,随后继续挂水,一针四瓶。

10月18日早8点左右,王顺旭被送往重症监护室抢救,10月19日早6点多宣布死亡。

据王顺旭父亲说法,孩子挂水后,即10月18日凌晨,多次反映不舒服,连肤色都不好看了,“我找不到值班医生,医生办公室打不开,我只能找到一名护士。护士说,小孩子高烧,肤色就是那样的。”

“我很后悔,如果我当时重视孩子的情况,那他是不是不会走?”事发后,王顺旭的父亲猜测,是不是打针导致了孩子的死亡?

记者注意到,医院的死亡证明上显示,王顺旭的死亡原因是感染性休克。可王顺旭的父亲到现在也不明白,“孩子到底是感染什么了?医生告诉我是酸中毒,这个酸是哪里来的?医生说他不知道。”

家属要求公平公正

王顺旭父亲告诉记者,事发后,医生给出了两条解决方案,“一是赔偿8万元人民币,二是他们联系县卫健委进行鉴定。”我们不能接受,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孩子得了什么病,为什么会发烧会死亡?住院的时候,医生只是说,孩子是不是熬夜了,还要我们多给孩子多补补营养,我们现在就想求一个公平公正。”

“这事之后,他妈妈崩溃了,床都下不了。孩子去年才大学毕业,太突然了,我们接受不了。”王顺旭父亲说,“小儿子今年大一,知道他哥的事,哭的死去活来的,我们一家四口,本来很好……”

目前,王顺旭的遗体停在当地殡仪馆。王顺旭的父亲说,10月28日,法医会来做鉴定,“我们希望能给孩子寻一个公道。”

就此事,记者拨打了灌云县公安局伊山派出所电话,一位工作人员称,因为值班轮换,他不清楚此事,建议和政治处联系。当记者问到是否接到该警情,其表示,“应该是有的。”

医院回应

孩子出现不明原因发烧

记者从医院官网了解到,灌云县人民医院始建于1945年1月,2012年10月从老城区伊山路西侧迁入新院区。新院区占地110亩,总建筑面积10万平方米,设计床位1100张,开放床位736张,开设十七个病区、一个ICU病房。

就此事,记者拨打了医院24小时总值班电话,一位工作人员称,目前此事已经走尸检程序,鉴定死亡原因,“如果是我们医院的责任,医院肯定会承担,如果不是,也要经过专家委员会认定,我们现在,理解家属的心情。”

该工作人员说,王顺旭入院后,医院一直努力治疗抢救,“但孩子的病比较复杂,出现了不明原因的发烧,我们一直在寻找原因,但可能导致发烧的原因很多,确实没法一下子就知道。”

“他好像用药就退烧,不用就会发烧。”该工作人员称,“我们医院的医疗水平确实有限,我们承认,预估性肯定还是有点欠缺的,发烧嘛,临床医生估计也没想到他病情发展的这么快,如果预计了这个结果,早就请大医院会诊,或是叫他转院了。”

针对家属怀疑夜间无值班医生一事,该工作人员称,夜间医院有值班医生,包括临床医生和内外科等医生,还有护士长,“不可能出现家属说的这种情况。”其表示,“我们能理解家属的心情。”

该工作人员称,她仅了解大致情况,具体治疗和双方协商内容,其不清楚。

以下为王顺旭父亲的求助原文:

“我是江苏省连云港市灌云县南岗镇岗东村人,我孩子叫王顺旭,今年23岁,因为感冒发烧在灌云县人民医院住院,检查多项都显示没什么大问题,当晚仅仅打了一针水(四瓶),孩子就去世了。

我家孩子去年在江苏农林职业技术学院毕业,由于疫情一直在家帮家里做事。2020年10月16日,感觉孩子发烧,我就到我们镇上卫生院给孩子检查血液,CT、核酸检测都显示没问题,我们就听医生的给孩子挂了水。挂水结束以后,我们就回家了,一直到第二天凌晨,也就是17日早上大约5点,发现孩子温度又上来了,我们就又到灌云县人民医院门诊挂了水,早上7点钟左右结束回家,到下午4点多,发现孩子温度又上来了,我们就把孩子带到县医院门诊来看,门诊说建议住院,我们就办理了住院手续,又查了血液和肝功能,都显示正常,只能继续挂水。

晚上8点多吊水结束,孩子吃了医院食堂的一个包子和几口稀饭,就休息了,到了夜里12点50分左右,孩子说不舒服,我就去找护士,护士过来看了看,给孩子打了一小针,喝了红药水(布洛芬,护士说是降温的),过了一个多小时,孩子还是不舒服,我又去喊护士来看,护士叫我帮孩子量体温,显示37.9度,我看孩子温度一直下不来,就给他擦了擦身子,大约18日凌晨3点多钟,我突然发现孩子皮肤颜色不好看,跟平时不太一样,我就去喊护士,护士看了一眼,说高烧的时候皮肤就这样,然后就离开了。其实当时我们心里已经很害怕了,但是夜已经深了,医生一个都看不见、只有护士,护士说没事,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

直到10月18日早上大约8点钟,医生终于上班了,我看孩子嘴唇已经变了颜色,就喊医生,这时候医生才开始抢救,送重症监护室抢救了一天一夜,直到10月19日早6点多钟宣布死亡。医生给的死亡证明上显示孩子的死亡原因是感染性休克,孩子到底是什么感染了?我们到现在也不知道。医生说孩子是酸中毒,这个酸到底是哪里来的,医生说他们也不知道。我可怜的孩子,这么不明不白的就死了,才刚刚大学毕业,就这么没了,我们老两口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我们会在后天给儿子做尸检,查明孩子的死因,我们一定要把此事追究到底。

从10月19日凌晨6点多,儿子宣布死亡,一直到当天下午2点钟,医院不管不顾。现在他们给了两条路让我们走:一是赔偿8万元人民币;二是他们联系县卫健委进行鉴定。我们是肯定不会接受8万元赔偿的,我儿子死得不明不白,我们一定要为儿子讨回一个公道。从18号凌晨3点左右,我们就已经向护士反映了儿子的情况,护士不管不顾,好几次都是在玩手机,夜里医院也没有一个医生,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开始抢救,医德何在?也希望我们市卫健委或县有关部门监督一下,我们人微言轻,帮帮我吧!”

相关报道

河南镇长宴请领导喝酒后蹊跷死亡 事发后掩盖 多名干部被处理

河南郑州荥阳市近日对此前发生的一镇长“蹊跷死亡”事件发布了调查结果和处理意见。事情原委是镇领导为宴请退休领导集团饮酒导致,事发后掩盖事实,为此多名干部被处理。

2020年6月19日,郑州荥阳市乔楼镇原党委副书记、镇长牛志涛(45岁)突然去世,由于后期出现多个死亡版本,导致家属对死因产生质疑。9月7日,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引发社会关注,官方迅速介入调查,并在近日通报了查处情况。

“荥阳发布”微信公众号10月17日发布的信息称,6月18日晚,乔楼镇原党委书记鲁晓炜等人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廉洁纪律,在聚餐饮酒时发生了牛志涛死亡事件,造成不良影响,“事后未如实向上级党组织说明事实真相,违反政治纪律。”

“荥阳发布”对牛志涛之死的披露。

为此,鲁晓炜受到留党察看一年、政务撤职处分;其他参与聚餐人员分别接受了相应处理。不过,对于更多细节,“荥阳发布”没有披露。

该市一份内部通报,完整还原了牛志涛死亡的前后细节。通报显示,导致牛志涛死亡的那场饭局,是鲁晓炜为宴请刚刚退休的荥阳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张某某组织的。

牛志涛(前左)生前与鲁晓炜视察工作。

官方称牛志涛饮酒最多,但病历中没有酒精记载

这份内部通报显示,“牛志涛之死”报道发布当天,郑州市纪委监委就对网络舆情事件进行了初核;9月14日,开始对乔楼镇党委书记鲁晓炜、人大主席韩福旺、党委副书记王志强、纪委书记郑方、副镇长马晓瑞、原司法所长胡金淼、党政办主任兼工会主席李向阳立案审查调查。

郑州市纪委监委调查结果显示,在牛志涛死亡前一天的6月17日,鲁晓炜邀请刚刚退休的荥阳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张某某,到郑州市中原西路与西三环附近的“菁华会”饭店聚餐,并于次日安排牛志涛通知镇其他班子成员一起参加。

而此前“菁华会”饭店经理对牛家人和记者的说法是,就餐的只有四五人,没有提前订房,更没有饮酒。

牛志涛的父母。摄影:李游

但据郑州市纪委监委调查,6月18日晚19时20分许,张某某、鲁晓炜及其女儿、牛志涛、王志强、韩福旺、郑方、马晓瑞、胡金淼、李向阳等10人开始聚餐。

聚餐过程中,只有马晓瑞、李向阳等3人未饮酒,包括牛志涛在内的其他7人均饮用白酒,其中牛志涛饮用较多,约有350-400毫升(7-8两)。20:45左右,牛志涛突然发病,意识丧失。6月19日5点16分,医疗机构经抢救无效,宣布牛志涛临床死亡。

“既然牛志涛饮酒最多,为何在可见的所有病历中,未记载检测酒精事项?”牛志涛的妹妹说,在院前抢救病历中,也没有是否饮酒的描述。但牛志涛的遗体在未做尸检的情况下已经被火化了。

最早抢救牛志涛的病例上,没有显示其是否饮酒。

如果真是因为饮酒引发,那很有可能是,事发后的救助等过程中,有关人员和机构可能为了掩盖事实,干预了医疗救治过程的信息记录,或者事后进行了篡改。

抢救牛志涛的医院。摄影:李游

100万补偿款向企业借了70万,被调查期间提供虚假信息

相比组织、参与高档消费,牛志涛死亡后,参与聚会的官员们对事件的处理,争议更大。

刚开始,镇政府告诉牛家人,牛志涛是在单位讨论工作时猝死;后来又说在郑州须水一家饭店死亡;最后,家人在病历中发现,事发地竟是另一个地方——“菁华会”饭店。

位于郑州市区的事发酒店。摄影:李游

另外,鲁晓炜多次表示牛志涛没有饮酒。但郑州市纪委监委调查显示,在牛志涛抢救过程中和去世以后,是鲁晓炜等人向上级隐瞒了自己与牛志涛等人饮酒的有关情况。

事发后,鲁晓炜等人先给了牛志涛家属100万补偿款。后来,他们又带着一位房地产开发商,表示再给牛家人80万元或一套房,被拒绝。郑州市纪委监委调查称,那100万元补偿款,有70万是鲁晓炜个人向辖区企业借的。至于是哪家企业,调查信息没有公布。

此外,鲁晓炜等人在接受组织谈话时,还故意隐瞒事实,提供虚假信息。其中,乔楼镇党委委员、纪委书记、监察专员郑方,对镇班子组织高档消费及串供、对抗组织审查等违纪行为,没有进行制止、纠正和监督。

整个班子被处理,牛志涛因死亡不再追责

因“牛志涛之死”性质严重,郑州市纪委监委认为,“鲁晓炜等人违反政治纪律、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廉洁纪律、群众纪律,必须予以严肃处理。”

为此,郑州市纪委监委决定给予鲁晓炜留党察看一年、政务撤职处分,降为二级主任科员;给予韩福旺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按程序免去其荥阳市人大常委会常务委员、乔楼镇党委委员、人大主席职务;给予郑方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按程序免去其乔楼镇党委委员、纪委书记、监察专员办公室主任职务,调离纪检监察队伍;给予王志强、马晓瑞、胡金淼和李向阳党内警告处分。

鉴于牛志涛已死亡,郑州市纪委监委不再给予其党纪政务处分。

荥阳市乔楼镇政府,牛志涛生前在这里任镇长。摄影:李游

郑州市纪委监委表示,对于该案的发生,荥阳市委管党治党主体责任履行不力,责令市委主要领导作为第一责任人向郑州市委写出深刻检查。

同时,郑州市纪委监委认为,荥阳市委常委、市委办主任李献武作为分包领导,对乔楼镇领导班子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行为失察失管,落实“一岗双责”不力;荥阳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王峰履行监督责任不力,致使辖区内发生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高消费聚餐饮酒等问题,“决定对李献武、王峰分别给予诫勉谈话处理”。

针对这起违纪案件,荥阳市成立专项以案促改活动领导小组,在全市开展专项以案促改活动,分警示教育、查摆剖析、问题整改、建章立制等阶段,聚焦案件反映出的突出问题,在全市开展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专项整治活动,深入剖析案发原因,查找问题症结、监管漏洞,有针对性地建章立制,实现查处一案、警示一片、规范一方的效果。

而鲁晓炜在检查中反思称:“……党性修养不强,没有做到对党忠诚……严重违反了党的纪律”。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于正心_NB15800)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