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将秦基伟做了何事?邓政委很恼火:深刻检讨,通报全军

2020-10-25 23:54:22 姿伶娱乐站

基伟将军是百战名将,1955年被授予开国中将军衔。1988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秦将军有勇有谋,一生中打过许多大仗、硬仗、恶仗。在解放战争之郑州战役中,刘邓首长计划五天时间拿下郑州。没想到,在兄弟部队协同下,秦将军率领九纵全歼北逃之敌一万余人。仅用一天的时间就解放了郑州。

郑州战役,秦将军立下了大功。不过在战后,他却闯了祸,挨了处分。

事情是这样的。

1947年8月,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九纵队在博爱县王卜昌北地正式组建。

九纵司令员为秦基伟,政委是黄镇(将军大使、外交家),副司令员是黄新友(开国少将),参谋长是何正文(开国少将),政治部主任是景生(姓谷,开国少将)。

1948年5月,晋冀鲁豫野战军九纵改称为中原野战军第九纵队。

1948年10月11日,刘邓首长决定攻取郑州,配合华东野战军作战。

之后,刘、邓、陈首长集中中原野战军第一、三、四、九纵队在禹州市禹县制定了郑州战役作战计划。秦将军的九纵负责从北面攻击郑州。

1948年10月22日,解放郑州的战役打响了。国民党守军见势不妙,弃城北逃。

第九纵队司令员秦基伟发现敌人逃跑意图后,立即请示中原野战军邓政委。

预定的城市攻坚战转变为了野外歼灭战,邓政委立即指示秦基伟:一定要歼敌于运动之中,不能让他跑掉!

秦基伟回答:“您放心,我的大网已经形成,他们跑不掉!”

22日晨至23日晚,秦基伟率9纵和华野14纵密切配合,在郑州以北的老鸦陈地区,歼灭了逃跑的国民党军1.1万余人。郑州战役胜利结束。

郑州战役后,秦将军暂任郑州警备司令一职。

一天,他在视察时发现城中有几家豫剧剧院。秦将军自小就喜欢豫剧,是个出了名的戏迷。为何喜欢喜欢豫剧?因为他觉得豫剧唱腔七拐八拐,十分有韵味。

一年四季都是作战,难得有个空闲的时候。打了胜仗,高兴!这天晚上,秦将军安排好值班后,他换上了常服,来到了中原大戏院,买一张票进去看戏了。

偏巧,这天晚上中原野战军邓政委打电话找秦将军。

警备司令部值班室的值班参谋接电话一听,电话那头是邓政委。

邓政委说:“我找你们秦司令员!”

值班参谋是老实人,不敢撒谎,如实回答:“报告首长,我们司令员出去了,他看戏去了。”

邓政委听后很生气、很恼火。郑州刚解放,警备司令员却不在警备司令部。他挂了电话立即赶到警备司令部的值班室。

秦将军回到警备司令部后,邓政委对他说:“今天晚上我们两个都有事了。你给我写份检查,深刻检讨。我给你一个处分。是通报全中原野战军的处分。”

稍不留神,就挨了一个处分,这件事对秦将军教育很大。后来,他说:“我万万没想到,看一场戏,闯了一场祸,挨了个处分。”

秦将军挨了处分,没多久,他的后勤部长不仅挨了处分还被撤了职。

郑州解放后,纵队首长们每次外出开会、调研,不是骑马,就是步行,这种交通方式耽误时间,不利于指挥作战。怎么办?

九纵后勤部部长杨以山想了个办法。他见郑州铁路局有几辆小汽车,于是找到相关负责人,将小汽车借了过来。

不料,邓政委得知了此事。他十分恼火,作出批示:撤掉杨以山九纵后勤部部长的职务。

杨以山十几岁时就参加了红军,屡立战功,是位工作勤恳、认真负责的好同志。就因借几辆车子而被撤职,这是不是处理得重了点?

对此,邓政委说:“我军打下城市后,很多群众以及开明人士都在关注着我军的城市政策。什么是借车?明借暗要!不是抢也是抢了,这违反了我军的城市政策,还不该撤职?”

解放郑州后,还有大仗要打。邓政委是在给九纵将士们敲警钟,防止大家骄傲自满。

后来,秦基伟将军说:“这两件事,对我教育很大。敲山震虎!在非常时期,尤其需要这样。虽然挨了处分,但我和杨以山都口服心服。”

推荐阅读:

https://dy.163.com/v2/article/detail/FPDHJ4CP05439TMF.html

《上甘岭》电影播出后,人们对“惨烈”二字有了新的认识。剧中的惨烈程度超过了大家的承受能力,甚至一度有人质疑这到底是不是真的。万伯翱还特意请教了参加抗美援朝的王近山将军,问:“王叔叔,电影中的上甘岭英雄都是真的吗?”

王近山:“小万啊,都是真的!不过电影只是表现出当年我们残酷无比战争的十分之一、百分之一啊!就说你们都知道的上甘岭大英雄黄继光,何止这几个呢?堵抢眼的英雄,说有几百个、上千个都不算多!不过他们都是英雄的代表而已……”

这一场战争的重要性、惨烈程度都远超我们的想象。在上甘岭开战前,彭德怀特意打电话给前线指挥官秦基伟,说:“五圣山是朝鲜中线的门户。失掉五圣山,我们将后退200公里无险可守。你要记住,谁丢了五圣山,谁要对朝鲜的历史负责。”

秦基伟意识到此次战争的重要性,他下令:“不惜一切代价,不怕任何牺牲,为了完成掩护任务,十五军准备打光最后一兵一卒!”

在秦基伟的领导下,十五军光荣的完成了任务,被尊称为“千岁军”。而上甘岭一战也让全世界认识到红色中国的实力,秦基伟一时间声名鹊起,毛主席、彭德怀、周总理都对他赞誉有加。

查看大图

随着时间的流逝,抗美援朝出国作战已有70周年,英雄事迹也开始淡化。为了使人牢记历史,本篇文章将会带大家更好的了解秦基伟那波澜壮阔的一生,尤其是闻名于世的上甘岭战役。

1:投身革命的红色少年

秦基伟(1914.11.16-1997.2.2),湖北省红安县人。

秦基伟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父亲并不富裕,但是由于勤劳能干,靠种庄稼、做篾匠养活了一家。在他八岁的时候,父母希望孩子能有个好出路,所以送他去读私塾。一家人省吃俭用给他凑学费,结果读了一年,秦基伟就被退学了。

原因是秦基伟生性好动,不受先生管教。别人老老实实上课写作业,秦基伟经常摸鱼。而且他这个摸鱼和我们所说的摸鱼(偷懒)不一样,他是真的摸鱼,跑到小河里面摸鱼捉虾。为了这事没少被打手心,但是打着打着秦基伟也免疫了打手心,先生一咬牙一跺脚让他退学了。

退学后的秦基伟就开始跟着家里干农活,和父亲一起下地耕作。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正当秦基伟憧憬未来的时候,家里突逢变故,一场瘟疫带走了他的父亲、母亲、伯父、哥哥。唯一的幸存亲人姐姐也远嫁他乡,把秦基伟一个人留在了老家。年仅11岁的秦基伟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经常受到地主恶霸的欺凌,于是他愤恨地说:“将来,我一定要让那些地主恶霸倒过来走路,看他们还敢不敢欺负咱们。”也正是这一段穷苦生活让秦基伟向共产党靠拢,在黄麻起义的时候秦基伟拿着梭标跟着队伍干革命。

几十年过后,昔日那个乞丐成长为共和国中将(55年中将,88年晋升上将),他在日记中写道:“我是12岁就没有母亲的人……无依无靠独立生活,那是多么悲痛苦难的日子。我感谢从苦难中引导我走向光明的母亲――中国共产党。”

查看大图

2:在炮火中成长

共产党的执政纲领是解救穷苦大众,同为穷苦大众出身的秦基伟深深明白旧社会对穷人的剥削有多重。他在投身革命的时候就决定要解救劳苦大众,坚持把革命干到底。即便日后负伤了,秦基伟也坚持“轻伤不下火线”,并且对劝他养病的上级说:“我秦基伟参加红军,就抱定一个信念,要革命到底。什么叫革命到底?就是死了算。现在我还有口气,就不算革命到底……”

就是因为这股信念,秦基伟从一个战士慢慢成长为将军。也正所以因为这股信念,无数仁人志士汇聚到了一起,他们带领穷苦大众赶跑了侵略者和剥削者,建立起新中国,并且让新中国屹立于世界之林。

1929年8月,秦基伟要加入红军,但是乡政府看他的年纪还小(不满15岁),不想让他去上战场。坚持要投身革命队伍的秦基伟拉来一帮小鬼头,他们在乡政府软磨硬泡,生生是磨出一张介绍信,拿着这张介绍信加入了革命队伍,成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第三十一师的革命战士。

1931年11月,秦基伟担任红四方面军总部手枪营二连连长。在黄安战役中,秦基伟护卫着徐向前去前线指挥部队,在作战中让徐向前刮目相看。之后秦基伟参加了长征,在临泽保卫战中一战成名。

查看大图

当时马家军集合了5个团的兵力攻打甘肃临泽,而临泽县城中只有一个警卫连,其他的大部分都是机关人员和女同志。在危急关头,秦基伟做战斗动员,对着战士说:“我秦某人打仗有两条枪,一挺机枪一把手枪,机枪是打敌人的,手枪是打逃兵的!”此言一出,官兵皆惊。随后秦基伟安排男同志坚守城墙,女同志负责照顾伤员、保障后勤(做饭)。

值得庆幸的是临泽地处于开阔带,而且秦基伟还有机枪,可以有效的克制马家军的骑兵。就这样秦基伟带人坚守了三天,城墙下到处都是敌人的尸体。直到第三天夜里,秦基伟才带领部队、机关转移。但是由于西路军的失利,部队被打散,秦基伟和三名战士不幸被俘。怀揣着革命精神的秦基伟不甘心做阶下囚,于是在狱中与敌人斗智斗勇,并且想着如何跑回延安。

在当时回延安是十分危险的,马家军拉网式围剿落单的红军战士,尤其是前往延安的路线,重重封锁。有的一些俘虏怕死,所以不愿意跑,但是坚持革命的秦基伟选择逃跑,跑了一路藏了一路,最终历经千难万险才找到三十一军接待站,重新回到党的怀抱中。

查看大图

3:领导游击队抗日

七七事变过后,全面抗战爆发,秦基伟受命去抗日。不过组织上就安排他一个人去抗日,至于兵马枪支全靠自己想办法。秦基伟也是牛人,他在山西太谷硬是拉来了300多人组建了游击队,并且靠打伪军缴获了一些枪支,生生是打造出“太谷抗日游击队”。

秦基伟率领太谷抗日游击队在太行山敌后根据地与日伪军做斗争,直到1937年11月八路军129师成立了独立支队,由秦基伟担任司令员。不到一年的时间,秦基伟就把300人的队伍发展成5000人的队伍,并且还粉碎了日寇针对晋东南的“扫荡”。1940年6月,秦基伟率部参加了百团大战。

1941年-1942年,日寇对太行山地区的八路军展开了围剿,秦基伟接到命令要去延安。回延安好不好再说,最起码在延安要比在太行山安全。但是秦基伟并不想回延安,在多年的戎马生涯中秦基伟什么没经历过,如果遇到挫折就跑,那还算是革命战士吗?

秦基伟最后选择坚持抗日,在艰难时期带领战士投身到生产建设之中。在这一段时间八路军整体都比较困难,将军们带领部队开荒种粮,涌现出一批生产建设小能手,比如秦基伟、李聚奎等人。

在担任太行军区第一分区司令的时候,秦基伟带领部队开荒种粮,而且每逢战事必身先士卒。

查看大图

4:成熟的九纵

随着抗日事业的结束,秦基伟投入到了解放战争,成为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九纵队的司令员。

华东野战军在准备打淮海战役的时候,刘、邓两人决定在侧面配合华野的战略计划,集合第1、3、4、9纵队解放南阳、郑州。在这场战争前九纵还未成熟,至少在刘、邓的心里还未成熟,所以并没有把九纵部署到核心位置。

秦基伟最开始也觉得无所谓,不管是攻坚也好,配合也罢,只要能消灭敌人就行。但是在战争中,秦基伟敏锐的判断郑州守军可能要不战而逃,所以让九纵准备好阻击敌人的工作。果不其然,战争还没有打响,当1、3、4纵队向郑州靠拢时,郑州守军不战而逃。

在关键时刻,邓同志开始给秦基伟打电话,说:“不能让它跑掉。”秦基伟果断的回答:“政委您放心,我的网已经形成,它跑不了。”不放心的陈毅又补了一句:“秦基伟,这一回就看你的了。打得好,我到你那里给你唱《借东风》,打不好,是要打屁股的。”

由于秦基伟早就做好了准备工作,所以此次阻击任务十分顺利,九纵在郑州北部地区歼灭1.1万国军。随后郑州宣告解放,进入郑州城之后,陈毅就说:“九纵成熟了,可以打大仗了。”秦基伟高兴之余想起了首长的许诺,拉着陈毅就说:“走,去看戏,《借东风》。”陈毅一摆手,说:“此一时彼一时,现在进城了,阔了,你给我找个大饭店。总不能让肚子饿了嘛!”

查看大图

得嘞,陈老总出演的《借东风》还没看到,秦基伟自己就搭进去一顿饭。不过当时郑州刚解放,没什么大饭店,俩人就在路边小店吃了点牛肉。

在解放郑州的过程中,九纵的战斗力得到了实战的检验,开始投入到重要位置,在淮海战役中九纵一直是被当作精锐来使的。淮海战役打响,九纵占领宿县,切断徐州与蚌埠的联系,使华野可以全神贯注的围剿黄百韬兵团。而且在围剿黄维兵团的时候,秦基伟率领九纵把黄维兵团拦腰截断,成为淮海战役中的一大转折点。黄百韬、黄维两大精锐兵团的覆没都有九纵的身影,也都有秦基伟的贡献。

4:十五军军长秦基伟

1949年2月,第九纵队正式整编为第二野战军四兵团十五军,军长秦基伟。

建国后,他带领部队镇守中国的南大门,大力整肃云南的土匪、强盗。直到抗美援朝的枪声打响,秦基伟主动请缨,要求去朝鲜战场。前两次的请缨都被压下去了,直到第三次请缨,邓政委经过慎重的考虑才拍板:让15军上。

1951年3月,15军被改编成志愿军第三兵团十五军,正式入朝作战。而在前往战场前,秦基伟喊出了“我的名字不书英雄榜,便上烈士碑”的豪言壮语。

一入朝,秦基伟就参加了第五次战役,从“三八线”一路反推美军,短短的数月之余歼敌9000之众。不过秦基伟在朝鲜战争中最大的闪光点就是“上甘岭战役”。

查看大图

5:参与上甘岭的秦基伟

1952年10月,志愿军逐渐掌握了地面作战的主动权,美军处于劣势,士气严重低迷。志愿军强大的战斗力让美军、韩国军队都懵了,韩国军队为了逃跑,开车撞死了美国的沃克中将。

联合国军司令范弗利特对朝鲜战场上的事迹十分关心,他已经意识到停战是不可避免的事,但是如果按照现阶段的情况去谈判,美军必然会一退再退,所以他给远东美军司令写信说:“为了扭转局势,我们必须首先采取小规模的进攻行动,使敌人(志愿军)陷于被动的防守地位,目前我们都是为应付敌人的进攻而采取防守行动,致使我们遭到了1951年10月和11月以来所有战斗中人员惨重的伤亡。”

远东美军司令马克·韦恩·克拉克认为可以,并且采纳了范弗利特的“摊牌计划”。

摊牌计划:三角形山、狙击兵岭(中方阵地)正好卡住了美军的咽喉,在此次作战,美军将会处于不利,伤亡也要大很多。假如能够占领这些山头(三角形山、狙击兵岭、五圣山),那么中方不得不后撤1250码,美军可以在谈判中取得优势。如果按照范弗利特的计划,预计会在6天内占领山头,而损失最多不超过200人。

志愿军敏锐的意识到美军的动向,为了防止严重的后果出现,彭德怀亲自给秦基伟打电话,说:“五圣山是朝鲜中线的门户。失掉五圣山,我们将后退200公里无险可守。你要记住,谁丢了五圣山,谁要对朝鲜的历史负责。”

查看大图

1952年10月24日3时,历史终将会记住这个不寻常的日子。范弗利特向志愿军阵地发起轰击,40架飞机、320门大口径重炮、127辆坦克车集中火力轰向志愿军阵地,无数的炮弹密密麻麻的落在两个山头(597.9和537.7),平均每秒落弹6发,而且如此密集的轰炸持续了1小时之久。此次轰炸无论是轰炸密度还是轰炸时间都是比较罕见的,志愿军的地面工事几乎全部报销,而反斜面坑道中的战士也受到了冲击,一个小战士被活活震死。

战斗打响后,秦基伟的指挥部就像烧开了的水,沸沸扬扬。十几个电台同时作业,电话铃声夜蛾响个不停,不过这些电话、电报很少提供有用的信息,很多都是志愿军司令部、友邻部队问什么情况的。直到崔建功的电话打来,秦基伟劈头盖脸的问:“是不是上甘岭?敌人有多大兵力,阵地情况怎么样?”

但是还没来得及回复,电话线就断了,前线部队的电台也被炸毁。前方发生战争这件事是肯定了的,但是无法肯定的是美军有多少兵力,上甘岭到底是不是主攻方向?秦基伟不敢判断,因为当时五圣山的地形十分险峻,是一道难以翻越的天堑,最适合攻击的地区应该是西方山。所以秦基伟把最精锐的部队(44师)投放在西方山,只有45师在上甘岭。而且因为担心美军声东击西,所以秦基伟一直没有调动西方山的部队。

查看大图

战后秦基伟回忆此事,说:“我们分析最大的可能在44师正面(平康方向),企图夺取西方山、斗流峰……估计敌人重点进攻五圣山的可能性较小,因为五圣山地势险峻,便于我军防守。”因为美军一直是依赖坦克、装甲集团军的,志愿军压根没想到美军舍弃了坦克、集团军的优势,在险峻的上甘岭与志愿军厮杀。

此次美军的行为有利有弊,利是志愿军有地形优势,弊是志愿军并没有做太大的准备,15军的精锐不在上甘岭。一个多小时的轰炸停止后,美军开始向志愿军阵地冲锋,躲在坑道里面的志愿军也开始露头反击美军。

最开始美军也认为15军的主要防御应该在西方山,五圣山的防御并不会很严,而且长达一个小时的轰炸,再坚固的工事也能被摧毁,所以径直冲上去了。志愿军的轻机枪一响,美军就倒了一片。剩下的开始分散,与志愿军对射、白刃战。经过一上午的激战,美军的二营、三营损失超过了百分之七十,为了避免成建制覆灭,美军撤下来了。但是美军的炮火并没有停止,仍旧覆盖轰炸志愿军阵地。

直到黄昏,美军也没能吃下主峰。日落之后,新月升起之时,志愿军开始发动反击,重新夺回了阵地。经过一天的激战,秦基伟明白五圣山才是美军的主攻方向,所以迅速把火炮部队拉到五圣山,并且向一线部队增加配备手榴弹、食物、水。在这个时期发生了最感人的《一个苹果》的英雄事迹,主要内容是讲八个志愿军在防空洞里整整七天都没喝到一口水,而且还互相推让一个苹果。(作者张计发,是一名志愿军战士,荣立4次特等功、2次一等功)

查看大图

此后的七天,白天美军冲锋,美军不冲锋就让炮火覆盖轰击。而到了夜晚,志愿军就开始组织反击,抢夺失去的阵地,很多阵地都是“昼得夜失,夜失昼得”。另外围绕着坑道,双方也展开了攻守,联合国军想要通过轰炸、熏烤、堵塞、封锁等手段破坏坑道,而志愿军也在不断的修复坑道。由于志愿军的伤亡较大,秦基伟开始不断向前线派兵增援,连、排、班几乎都用光了,最后把军警卫连都派上去了。

军警卫连是秦基伟在太行山时期的警卫,在战场上多次掩护秦基伟,结果在上甘岭地区损失惨重,这件事一度令秦基伟痛心疾首。要知道自十五军成立以来,秦基伟还没有打过如此残酷的战争,经历数百次大小战,秦基伟都没有动用过军警卫连,而初次上阵损失就这么大,怎能让人不心痛。

10月30日,十五军集合了133门大口径火炮、30门120毫米迫击炮,朝美军的阵地覆盖轰炸了4个小时。而在间隔时期,美军、韩军出来修复工事,不料十五军的火炮再次响起,对美军、韩军造成了较大的伤亡。秦基伟多年“玩”炮的作用显现出来了,他用“喀秋莎”火箭炮重创联合国军,美国统计大约有百分之七十的伤亡都是来自十五军的火炮。

查看大图

在炮击的时候,美军的F-51强击机开始低空轰炸志愿军,结果正好与志愿军的火炮相撞,真是“打得好不如接的好”,美军这种送人头的行为让志愿军看的目瞪口呆,最后秦基伟说了一句:“人倒霉了喝口凉水也塞牙,仗打顺了地炮也能打飞机。”

随着15军、12军的反击,失守的阵地被全部夺回,美军的计划落空,15军完美的完成了任务。在此次战争过后,彭德怀亲自发电报“秦基伟,我十分感谢你们!---彭德怀”。

毛主席在接见秦基伟的时候,说:“上甘岭打得很好。上甘岭战役是个奇迹,它证明中国人民志愿军的骨头比美利坚合众国的钢铁还要硬。这个奇迹是你们创造的。”

周总理亲切的握着秦基伟的手,说:“你们打得很苦,很顽强,打得很出色。上甘岭战役,是我国战争中又一次重要战役,是军事史上的奇观。”

而在上甘岭战役中涌现出大量的战斗英雄,比如:“用身体堵抢眼的黄继光、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孙占元、一个人坚守阵地的胡修道、保持线路畅通的牛保才。”这些英雄只是代表,诚如王近山所言,堵枪口的何止黄继光一个人。十五军在上甘岭战役中荣立3等功以上的英雄足足有12347人,英雄集体足足有200多个。

查看大图

十五军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力成为“千岁军”(万岁军是38军),打出了国威,一跃成为我军的头等精锐部队。日后我军多次裁军,很多红军时期的老部队都被裁掉了,但是十五军依旧屹立不倒。

什么是精锐?这就是精锐,摧锋于正锐,挽澜于极危。十五军的战魂永存,秦基伟的将军的功绩永世长存。

6:秦基伟晚年

1955年,秦基伟被授予中将军衔,担任云南军区副司令员、昆明军区副司令员。

1957年,秦基伟毕业于南京军事学院,担任昆明军区司令兼任云南省委书记处书记。

之后秦基伟还在华北组织了实兵实弹战役演习,并且于1984年担任建国35周年大阅兵总指挥。

1988年,秦基伟担任国防委员、国防部长,晋升为上将。

1997年2月2日,秦基伟在北京病逝。

大战正酣,秦基伟请美国俘虏兵喝茶吃点心,大鼻子一高兴,全招了!

查看大图

战将秦基伟与上甘岭之战

提要:美国人打仗,倚仗的是绝对实力。创造了“范佛里特弹药量”的美第八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尤其如此。据说,活了整整100岁的这位美国将军,直到晚年还在不停地反思:上甘岭这一战,美军究竟输在哪里?

打下去的条件是存在的,恢复阵地的条件是有的,因为敌人两个师已有半数以上的死伤,按美军18000人、伪军12000人算合计3万人,现在能够参战的不到1万人。敌人为争夺我们两个连阵地,使用两个师的兵力,以两万人的死伤而阵地依然夺不去,我想敌人是不愿这样与我们拼消耗的。

——秦基伟日记1952年10月26日

01

秦基伟:3天之内,抓一个俘虏来见我!3天刚到,一个大鼻子美国兵就坐在他面前

上甘岭战役某日,15军宣传部长钱抵千送来部队思想情况简报,见秦基伟正在支颐沉思,双眼布满血丝还没有休息,便问:“军长,你在思考什么?”

秦基伟轻轻回答:“我在想,敌人的指挥员在想什么?”

钱抵千回忆说,想一想敌方指挥员在想什么,这是秦基伟军长经常说的话,就是知己知彼,不打糊涂仗。秦基伟作战喜动脑,爱思考,凡事常问为什么,他脑子转得快,转得深,具有战略眼光。

某日,秦基伟在听取作战参谋汇报时,问道:“五圣山的敌人是美军哪个部队?”几位参谋竟面面相窥,语焉不详。

秦基伟大怒,把他们狠狠批评了一通:“你们文化都比我高,孙子兵法你们懂不懂?知己知彼你们知不知?打了这么多天,打的是哪支敌方部队都不知道?”

秦基伟下了一道死命令,他说:“你们不知道,我帮你们想办法,侦察科会同作战科,3天之内,抓一个俘虏来见我!”

派出去的侦查员果然不负重任,3天刚到,就抓回来了一位大鼻子美国兵。秦基伟请他喝茶吃点心。美国兵由恐惧而平静,由平静而安心,很快就问什么答什么,而且快乐得像只猴。

被俘虏的美国兵并不知道,面前这位身材高大的和蔼军人,是一位与范佛里特级别相差无几的将军。

秦基伟从美军俘虏口中了解到了下述情况:敌人有美七师和美四十师,两个师已有半数以上死伤。按美军每个师1.8万人,南朝鲜每个师1.2万人,合计3万人,现在能够参与战争的已不到1万人了。秦基伟认为,这个“大鼻子”提供的情况很有价值,他分析说:“敌人为了争夺我们两个连的阵地,使用两个师的兵力,已付出了2万人伤亡的代价,而阵地仍然夺不去。我想,他们是不愿意这样来同我们拼消耗的。”

美军伤员撤离

查看大图

秦基伟特别强调:“即使他们决心与我们再争夺,我认为,这也对我们有利,因为美国不是缺钢铁而是缺人力。美国人愿意同我们进行谈判也是人力问题。我后备人力是强大的,不让敌人占去我们的阵地是可以做到的!”

钱抵千认为,秦基伟非常了不起,在敌人进攻最强劲时,他已看出:美军因人力问题,已是强弓末弩!

转入坑道斗争阶段,美军并没有全部撤退下去。作为美七师主力的十七团组建于1811年南北战争时期。美七师也是1917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成立的部队。美七师曾因执行任务准确无误而被称为“滴漏器”师,也说明美七师执行任务非常坚决准确。然而在此时,美军却不得不以伤亡率升到最高点而撤离前线,要求南朝鲜军来接替他们。

45师师长崔建功回忆,那一段时间,部队适时组织了若干次反击作战,均未成功,当时的情况是537.7高地反击失利,而597.9高地北山虽然19日曾全部恢复阵地,但后10天表面阵地一直为敌所控制,部分坑道被敌占去,只坚守着一个主坑道,并得不到外面的支援。

但是,秦基伟却一直信心满满。他仍坚定地认为,胜利,只是时间问题。

战役态势图

查看大图

1952年10月29日,537.7北山高地战斗甚激烈,整日争夺。南朝鲜二师自拂晓开始,在飞机轮番轰炸、炮火猛烈扫射下,出动战车10多辆、后面跟着一个连至两个营的兵力拼死反扑,经过整日激战,守卫在该阵地上的志愿军133团4个排的兵力,在强大的炮火配合下,连续打退了敌人的多次攻击,阵地仍牢牢掌握在志愿军手中。

02

打仗的目的,不是纠缠几个阵地得失,而是最大程度消灭敌人有生力量

此时的秦基伟,思想非常明确。他说:“在这种战斗情况下,我们并不怕再让敌人占去阵地。我相信,只要我们决定要夺回阵地,就可在5个小时内全部恢复阵地。问题的关键在于能否大量消耗、杀伤敌人有生力量,只要将敌人有生力量打掉,阵地最后必定还是我们的。”

“我们不是同敌人拼消耗,而是要以小的代价,换得大量的打击、杀伤、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仗必须打下去,阵地必须全部恢复而且胜利大,这就是我们的指导…..”

那几天,秦基伟一日数次与崔建功热线联系,讨论战局。

秦基伟打电话告诉崔建功,只要坑道在我们手中,只要我们大量杀伤敌人有生力量,将敌人赶下山去,胜利肯定指日可待。

他强调:“我们现在打得是钢铁和有生力量问题。”

秦基伟认为,近代战争是打钢铁和人。有了强大的二梯队,有了一定数量的弹药火炮,加上指挥上不犯错误,注意兵力弹药的节省使用,仗就一定保证打得好。

秦基伟鼓励:“经过数次的争夺,我们完全可以掌握敌人的规律,我们越打越勇,越打越巧,代价越少而胜利越大了。”

坑道内的志愿军战士

查看大图

崔建功回忆,10月30日21时,第15军以第45师5个连队、第29师2个连队,在山炮、野炮、榴弹炮50门、火箭炮24门、迫击炮30门的支援下,对597、9高地的敌人进行了大反击。

反击前,秦基伟要求全军进行一次细致的战前准备检查。秦基伟军长亲自检查。崔建功向秦军长详细汇报了准备工作,秦军长听得很认真,不停插话,或询问,或补充,或强调。

最后,崔建功笑眯眯地说:“秦军长啊!这一次,我们45师弹药准备充分,一个晚上就能打下敌人占领的上甘岭上的597、9高地。”秦基伟沉思片刻,说:“你崔建功现在牛了,但我要求你第一个晚上只反下主阵地,第二天再反剩下的其他阵地。”

崔建功开始不解,惊奇地问:“你这是啥道道?”

时任45师政委济峰回忆说:“这就是秦军长的道道。”

他说,开始我们都不太理解秦基伟军长的意图。秦基伟解释说,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是我们的目标。如果我们一下子把所有阵地都打下了,敌人就不来进攻了。敌人不来就消灭不了他们的有生力量,所以我们要打一半,留一半。打一半,把握更大,留一半,可以吸引更多敌人来进攻,有好处啊!

10月30日

597.9高地反击态势图

查看大图

03

敌人一卡车一卡车往山下拉尸体,美国人最终撑不住了

1952年10月30日大反击,15军全歼敌人两个营1500人,恢复了597.9高地表面阵地,阵地上敌尸堆积如山。据观察所报告,敌人一卡车一卡车往下拉尸体。

这一仗下来,秦基伟就心中有数了。除非“美国再增加兵力到朝鲜,否则它再没有可能继续保持现状了,因为敌人没有二梯队继续投入作战,无法轮换第一线的作战部队.敌人只有防御而无进攻力量,而防御力量又不大,到处都是空隙和漏洞。”

被炮击的美军

查看大图

秦基伟常在电话中,把自己的分析告诉崔建功:

“老崔吗,请转告张显扬,我向45师,29师同志问好!对牺牲的同志表示深切的哀悼!反击胜利了,仗还要打下去。范佛里特已是骑虎之势,进退两难;克拉克在东京也是热锅上的蚂蚁。但是敌人不会甘心就此罢手。除美七师、南朝鲜二师外,美三师,四十师,还有南朝鲜八师都摆在我们正面,如果他们继续拿美国士兵的性命开玩笑,‘送肉上碟’,我们必须坚决把它吃掉!现在全线只有我们这个地方在打,全朝鲜的眼睛都看着五圣山……”29师师长张显扬是参加过长征的老红军,曾列席党的七大。

“一号!我们已做好敌人再来进攻的准备,号召部队发扬‘最后五分钟’的精神,在表面阵地坚持24小时者,记功。”崔建功说话声音有点嘶哑,语调却充满坚定自信。

……

坑道中的志愿军战士

查看大图

在上甘岭大战中,军师团的电话线经常被炸断,电话员要冒着炮火去接,经常是才接通又被炸断,只好又冲去接,不少电话员牺牲了。李明天回忆说,有时秦基伟和前沿师长、团长通话,想先安慰安慰,才说了一句:“同志们,辛苦了”,便被电话员打断插话:“首长,不要啰嗦了,快下命令吧!”

李明天说,挨了电话员的抢白,秦军长并不生气,他理解电话员的善意的批评,他说:“战士们做得对啊!那时牺牲了很多通信兵,敌人的炮弹如此密集,实在是很难保证电话线的畅通,只能抢一句算一句,不可能像平常那样从容通话。”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