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套学区房,让我认清婚外情真相

2020-10-25 21:41:06 熙二公子

1

狭小陈旧的旅馆里,都是激情过后的味道。

查恒从地上捡起衣服套上,去浴室把自己洗干净。

走出来的时候,糖果正靠在床头吸烟,烟雾迷蒙里她精致小巧的五官看着就十分令男人着迷。

糖果看他光溜溜地走过来,笑着把自己抽着的烟放到了查恒嘴里。查恒笑起来,叼着烟把她压在身下,吐了她一脸烟圈。

屋子里一片欢声笑语。

糖果不是查恒的老婆。

查恒已经有老婆了,糖果是查恒在酒吧里遇见的,从一夜情开始到现在,两人维持这种不健康而病态的关系,已经快2年了。

换句话说,糖果是他的床伴。

两人又是翻云覆雨了一番,在急促中手机铃声不合时宜地响起,查恒不耐烦地挂了又打过来。

最后他不得不接了电话。

但是接了电话,那边却不说话,只是一阵阵诡异的呼吸声。

查恒当下就软了,从糖果的身体里退出来,对着手机那边大骂:“不要装神弄鬼!你到底是谁?”

这样奇怪的电话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就这个月开始,时不时地就有这样吓人的电话打过来。

而且最可怕的是都是在他偷情的时候,查恒好几次都怀疑是她老婆打过来的。

但是如果真的是他老婆,又怎么会打过来不说话?

还是不说话,仍是诡异的呼吸声,一阵阵地,在这个狭小的旅馆里,感觉像是在耳边。

查恒烦躁地挂了电话,也没了心情,穿上拉了一半的裤子:“我先回去了。”

糖果从后面抱住他,一副没有骨头的样子,笑盈盈道:“别扫兴嘛,留一晚上不行吗?”

“不了,我还是回去吧。”查恒把衣服裤子套上了就往外走,糖果也不强求,赤条条地坐在床边吃口香糖,嚼得巴巴响。

门碰地关上了,糖果的笑容也渐渐地凝固了下去,眼底只剩下一片暗淡的光。

“没劲儿。”糖果对着空荡荡的屋子说。

查恒回到家里的时候,老婆邓凯丽还没有睡,靠在客厅沙发的灯下看宣传册,她最近忙着看房子,整个人特别亢奋。

看到查恒回来了,邓凯丽还很惊讶,“怎么,不是说今晚有应酬吗?这么早就回来了?”

看着邓凯丽的脸,查恒站在门口,一脸质疑地看着她。他怀疑邓凯丽早就什么都知道了,那个电话就是她在搞鬼。

“你看着我干嘛,也不说话,怪吓人的。”邓凯丽放下宣传册,搓着胳膊走向厨房,“吃饭没,我给你把饭菜热了。”

不管查恒多晚回来,邓凯丽都会给他留下饭菜,生怕他饿了。查恒想到这里,感到于心不忍,抱住了走过他身边的邓凯丽。

查恒深深地抱着邓凯丽,亲了亲她的脖子,“老婆,我真的好爱你。”

邓凯丽拍了拍他的头,笑起来:“好好地,忽然这么肉麻。你是不是做错什么事情了?”

因为心虚,查恒把脸埋在她的脖子里更紧,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的表情。他确实是做了对不起邓凯丽的事情,但是说来真的惭愧,他仍爱着他的邓凯丽。

男人或许都是这样,看着碗里的吃着锅里的。

他不过是犯了普通男人都会犯的错。

邓凯丽比查恒大三岁,当他在读研究生的时候,邓凯丽就出来工作供养他的学费了。后来,查恒读了博士,也是邓凯丽在养着他。

一定要说的话,他们的婚姻生活唯一的问题就在于——没有房子。

这些年他们俩每次吵架,十有八九都是为了房子的问题。

五年前,邓凯丽带着查恒凑了首付想买个二手房,当时邓凯丽嫌弃那些房子太陈旧破烂价格太贵,就没买。

结果没有多久他们觉得老破旧的房子一下子就涨了,成了百万市价的房子。这一件事,被邓凯丽引为人生一大憾事。

这五年来,邓凯丽铆足了劲儿就为了一件事——在建安市买个房子。

为了买房子,他们连孩子都不敢生。

节衣缩食,每天就着开水啃馒头,就连水龙头都故意不拧紧一点点漏水就为了让水表不转,省点水费。

扣扣索索把自己活成了同事眼里的小气鬼,邓凯丽又找亲戚东借西借,好不容易才和查恒攒够了首付,可以买个小一居了。

“新楼盘我都看了,我们肯定是买不起的,还不如买个二手房,旧是旧了一点,能住人就行。”

邓凯丽在厨房张罗着,边碎碎念,“小暖给我说了,她手里有几套不错的房源,明天我们俩去看看你觉得怎么样老公?”

向小暖是邓凯丽的闺蜜,做房地产中介的。

查恒从后面抱住邓凯丽,“好,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

邓凯丽抽了抽鼻子,疑惑道:“你身上什么味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喷香水了?”

查恒心里咯噔一下。

听到邓凯丽这么一问,查恒愣住了,身上的香水味是糖果的。急中生智,查恒把手探入她的衣摆下,转移她的注意力:“就是喝酒的时候旁边的女的沾上的。来,我们先做点重要的事情。”

邓凯丽迷迷糊糊地觉得不对劲,但是还没有来得及想清楚就被查恒压倒了,她心想,可能是她的错觉吧。

总觉查恒最近很不对劲。

与此同时,对楼正对他们窗户的屋子里拉着重重的帘子,只有一个望远镜对着,正好可以把邓凯丽和查恒的欢爱收入眼底。

黑暗的屋子里,那人只看得到一个剪影,看着望远镜里的场景,那人唇边浮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而这一切,邓凯丽和查恒都不知道。

第二天下午,邓凯丽带着查恒去见了自己的闺蜜向小暖,向小暖带他们看了几套房子,都没有满意的。

查恒根本就不想买房子,两人回来就吵了一架。

“你怎么那么事儿啊你?!我觉得那房子就挺不错的!”查恒推了推眼镜,和她理论。

邓凯丽简直无语了:“查恒你能不能稍微上点心,你根本就没有认真看,敷衍的态度不要太明显!”

“我懒得跟你说。”查恒收拾起行李就要出门。邓凯丽早就受够了他这幅鬼样子,一生气就夜不归宿,好几天不回家。

这次说什么都要拦着他。

邓凯丽整个人堵在门口,死都不让查恒出去:“你有那么不想见到我吗?还是你在外头有人了?”

查恒左突右行过不去,叹口气,眼底都是疲惫:“邓凯丽,你让开,我今天真不想和你吵架。”

“吵啊,你每次都是这样,一生气就丢下我不管,搞冷暴力是吧?”邓凯丽眼底浮起一层薄薄的泪光,积压的怨气都冒了出来。

查恒把书包往地上一砸,怒吼道:“我冷暴力?我不想回家?邓凯丽你怎么不想想我为什么不回家?”

邓凯丽无端端遭到指责,整个人都懵了,“我怎么了?”

“自从五年前没有买下那房子,你就和魔怔了似的,一天天的就知道钱钱钱,我看你就是掉进钱眼里了!”查恒声音很大,震得邓凯丽耳朵都有点疼。

好半天,邓凯丽才反应过来,他这是怪自己势利呢。眼泪哗的流了下来,为这个家吃苦吃累的时候她都没有现在那么委屈。

“我为什么掉进钱眼里,我是为我自己吗?我是为这个家!你不想有自己的房子?不想有自己的房间?”

“我不想!”查恒立刻打断她,眼底是深深的厌倦。

邓凯丽愣住了,从来没有想过查恒居然会说出“不想有自己的房子”这种话。

邓凯丽颤抖着声音问道:“你说什么?”

查恒长长叹口气:“我觉得租房也挺好的,你非要买那房子干什么?”

邓凯丽为他这话大大地震惊:“不要房子,孩子出生了住哪?”

查恒还要开口,忽然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着那未知的号码,查恒顿时感到背脊一凉,仿佛被什么紧紧地抓住了脖子,顿时就呼吸不了。

邓凯丽才不管他有没有电话进来,还在骂骂咧咧:“别的小孩住着窗几明亮的房子,上着最好的学校,就你的小孩住出租屋,上个厕所还要排队挤,读书也是和三教九流的一起.....”

查恒听不见了,邓凯丽说什么他都听不见了。颤抖的手指点开了手机,那个沉默了好长时间的声音终于不再是沉重的呼吸声。

有个沙哑的男人的声音在那边说话,声音犹如从地狱传来,“查恒,不要再和她吵架,你将为你做的事情,付出沉重的代价。”

查恒还要追问,手机那头已经挂了。

有人在监视他!

意识到这件事,查恒立刻绷直了身子,他到处看,拉开窗帘,但是什么都没有。

他没有看到任何可疑的人或者事。

邓凯丽抓着他穷追不舍:“我告诉你查恒,你自私自利没关系,你不要连累你的后代,就是你爸妈租了一辈子房,我们俩才会像现在这样活得那么狼狈!”

邓凯丽是怒不可歇,一气之下就口不择言,话音刚落她就已经知道自己错了。

查恒这人是最听不得别人说自己爸妈,尤其是他爸去年癌症去世后。邓凯丽这话简直就是在戳他的肺管子,脸上渐渐地乌云密布。

邓凯丽也知道自己过分了,小心地去要抓他的胳膊:“老公,对不起,我.....”

“滚开!”查恒推开邓凯丽,头也不回地就往外走。

他害怕在这个屋子里呆着,光是想到有人正在暗处观察监视着自己,他就浑身不舒服。

必须快点离开这里,这是查恒唯一在想的事情。

邓凯丽不知道他在害怕什么,只看到他想逃离自己,于是立刻追上去。

查恒通常一走就是好几天,回来也冷着脸不说话,整个人和木头似的。邓凯丽受够了冷暴力,心里就想着把他给留下来,一路就追到了楼梯间。

“老公,你听我说,我刚不是故意的。对不起,我嘴贱.....”邓凯丽此刻也顾不上尊严不尊严,不顾邻居好奇的打探死死地扒着查恒的手.

查恒抿着唇一句话也不说,浑身散发着冷冰冰的气息,仿佛邓凯丽这个人不存在.

焦躁地摁了几下电梯还不动,他转而往楼梯间走去,邓凯丽一路追,两人拉拉扯扯的。

悲剧,就是在这一刻发生的.

查恒没有注意,推开邓凯丽就往楼下走,碰地就把安全门关上了,完全看不到后面发生了什么。

邓凯丽被查恒一推,整个人咕咚咕咚地滚下了楼梯.她觉得背脊一阵刺痛,接着背脊整个人都烧了起来.

下腹一阵阵地痛.

地面冰冷,楼道漆黑,邓凯丽躺在地板上,疼得呼吸都不畅了.她试了半天没能站起来,就知道事情大条了.

接着又感到下体一阵温热的液体流出,她试探着往下摸了摸凑到跟前看,发现,那是血.

顿时,一股不祥的预兆浮上心头:她也没有来月经,下面怎么会流血?

邓凯丽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被人送上救护车的了。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被推进去手术室又怎么被推出来的了.

只记得周围吵吵闹闹的,一切都是支离破碎的,整个人头昏脑涨,醒来也口干舌燥的.

等医生来了,邓凯丽问她怎么了。医生就用一种责备的语气道:“你自己怀孕了也不知道吗?”

邓凯丽愣住了,摸了摸肚子。

怀孕?

后知后觉,邓凯丽才反应过来,这段时间忙着找房子,都忘了自己的经期已经推迟了好长一段时间了。

“那、那我的孩子……”邓凯丽忽然涌上一种不祥的预兆。

医生合上病历本,一脸遗憾道:“你摔下楼梯,孩子也没了。”

轰隆一声。

邓凯丽感到有什么砸了下来,表情整个都是空白的,周围的空气都失真了,一切都是不真实的,他们说什么,都从耳边轻飘飘地过去了。

她的孩子,就这样没了?

后来邓凯丽缓过气,也不敢把这件事告诉家里人,打电话给向小暖来医院,叫她给自己回家里衣服手机。

那天晚上,邓凯丽睡在病床上,辗转反侧,无论怎么样都睡不着,盯着天花板发呆。

胸口又闷又气,百感交集。

就在这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大半夜的忽然有电话进来,给人一种不祥的预兆,简直跟闹鬼似的。何况那手机号码还是未知的,邓凯丽犹豫着,还是接了电话。

“喂……”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隐隐的笑声,那笑声,让人头皮整个都发麻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