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系鞋带被同伴推下水库,双双溺亡?网友:隐秘的角落闺蜜版

2020-10-25 13:48:10 上观新闻

10月24日,一段被称南京溧水一水库边

一名女子将另一女子

推入水中的视频

在网络上热传

网传视频称,事情发生在10月21日江苏南京,两名女子在水库边。

穿橘衣的女子弯腰系鞋带时,穿黑衣的同伴突然将其推下水,自己也一同落水。两人在水中拉扯。

据沸点视频报道,水库管理所工作人员称:当天有110出警,水库方仅提供船只协助救援,对具体情况不了解。

据漩涡视频报道,24日晚,南京市公安局溧水分局工作人员回应,两名女子在事件中均已溺亡。民警表示22日就已立案侦查,推人者之前曾服用过抑郁症药物。

另据扬子晚报报道,记者就此向溧水当地警方核实,初步确定该事件发生在溧水,但涉事的双方是否双双溺亡,两人是否为闺蜜,以及存在什么纠葛,警方并未透露,称需要等警方后续调查后再发布通报。

网友热议

@非雨晓鹤:这不是故意杀人吗?

@伴月光而来:还往水里摁,太可怕了吧

@加勒比海盗十三世:《隐密的角落》闺蜜版?

相关新闻

细思极恐!女子系鞋带被同伴推下水库!防人之心不可无!

近日,发生在南京无想山景区的一段视频在网络上疯狂传播,画面中两名女子在水库边玩耍,一名女子趁同伴系鞋带时突然将其推入水中,两人同时落水。

当时橙衣女子在水边系鞋带,旁边的黑衣女子趁其不备,突然一把将其推入水中。不知道是因为力道太大收势不住,还是已经做好同时落水的打算,推人女人也跌入水中。

刚开始的画面还可以理解为是两人在开玩笑打闹,但是下面的画面让人细思极恐。黑衣女子死劲把对方的头往水里按,大有置之于死地的意思。

这很明显不是开玩笑,有一种自己不想活了拉别人一起走的感觉,而且在水里还不忘按着人家不让人家挣扎。

有知情人爆料称,两人是一对闺蜜,目前两名女子已经双双溺亡。不过该消息还没有得到警方的证实。而水库管理所方面则确定情况属实,当天有110出警,水库方也提供船只协助救援。

无想山水库位于南京无想山国家森林公园西南,岸线较曲折,水城面积600亩。湖水最深处27.5米。岸边人迹罕至,显得很荒凉。

整段视频疑点重重,推人下水女子出于什么目的这样做?是否涉嫌谋杀?现在只等警方给出确切的说法。

视频曝光后,网友展开热烈讨论,其中有网友引用古人的一句警示“一人不进庙,二人不看井,三人不抱树,独坐莫凭栏”成为目前最热门的一条评论。

一人不进庙,是指如果你一个人住进寺庙,你很难防备寺庙的人为了你身上的钱财把你杀人灭口。

二人不看井最好理解,是说两个人看井的话,小心另一个人把你推下去。

三人不抱树,是指明明两个人就完全能干的了的活,一定不要三个人干,因为每个人都会觉得另外两个人有偷懒,出工不出力的嫌疑,从而引起分赃不均而闹矛盾。

独坐莫凭栏意思是一个人不要靠着高处的栏杆,因为断了没人能救你。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古人的话往往蕴藏着大道理。

女子系鞋带被同伴推入水库:“病理恶” 为何不一定只属于别人?

近日,一段“女子系鞋带被同伴推入水库”的视频触发舆论热议。据悉,涉事的俩女子均已溺亡,知情人称二者系闺蜜,俩人到水库附近属于外出游玩散心。目前,最重要的案情信息增量就是“推人者曾服用过抑郁症药物”,也就是“推人者曾患过抑郁症”,至于事发时抑郁症有没有被治愈,媒体方面也没有核实清楚。

要知道,这一“关键信息”不只是案情的突破点,还是未来定性案情走向的基本依据。坦白讲,要不是“推人者曾服用过抑郁症药物”这一信息的出现,但就视频的直接即视感而言,完全就是“故意杀人”的图景,当然到底是“同归于尽”,还是“推人被同时拉扯进水库”,单看视频好像也掰扯不清。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如果从“惩治和止损”层面看待案情,就凭推人者已死,案情的增量基本上已经不会有太大变化,而唯一的意义在于流程层面的完结以及人们如何看待“病理恶”本身。因为,就过去的范式而言,“抑郁症患者”好像都热衷自杀,而对于伤害他(她)者的情况很少听说。

不过在实际层面,抑郁症患者伤害他(她)者的案例也是存在的,只不过绝大多数时候,因具体的定性比较复杂,往往并不会受到具体的关注。当然根本原因在于,我们所处的社会环境,对于心理疾患本身一直不太重视,主要的审视方式还是道德化。

然而,之所以强调这些,也并非为“病理恶”找借口,而是作为“人性恶”的一部分,其实总是潜藏在具体的日常里。就被推入水库的女子来讲,她可能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被闺蜜推下水,只可惜,在“想不到”和“不敢想”

之间,系鞋带的空隙都会充满杀机。

很多人在看待这样一件悲剧时,直言“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也就是以“人性恶”的尺度在盘查案情。可是,作为一个实实在在的人,却又很难时时刻刻都警惕周遭的恶意,毕竟要是那样活着,真还是一种无处安放的感觉。于此,要彻底解构“病理恶”和“人性恶”,还需要进入现实秩序,以更为居高的视角,看待精神病态的存在。

事实上,人性未必都善才是世事真相,但这里面还是个度的问题,只要不是大恶,单一的自私其实也是正常的。甚至,回到基本的社会秩序中,也是可以被规避到不会伤及他(她)者的地步,总之,自私无罪,更多也还是道德层面的瑕疵而已。

只是,“人性恶”最怕的就是嫉妒和憎恨,也就是深怕别人过得比自己好,这种情况下,但凡所嫉妒之人过得越来越好,就容易让嫉妒之人的内心越来越烦躁不安,直至生出迫害之心,酿出人生之悲。这样的事情其实已经不怎么新鲜,但人们往往是围观心态,很少能作为一种思考路径去完善自己的处境。

这导致,“人性恶”就不一定只属于别人,只要生活秩序处理不好,内心世界构筑不好,很多人还是会以消极的认知消耗人性之本,这种恶性循环时间久了,自然就会走向失控。所以,作为常人来讲,除却经常观照自己的内心,也要试着帮亲友搭理心态,起码从保护自己这一出发点,也是值得的。不过,这其中的“边界感”的收放,一定要注意。

与此同时,就“病理恶”而言,其实不能完全参照正常的道德尺度,这就跟“自杀者”自愿赴死一样,无法简单以好不好去评判,因为在“这类人”的认知回路里,生可能才是痛苦的,而死却显得痛快,起码从他(她)们实施具体的自害和他(她)害时,是这么认为的。

于此而言,“病理恶”也不一定属于别人,因为就个体而言,生发精神疾患的概率都是差不多的,只不过有的人幸运,有的人悲惨,就让人觉得真的存在命好这种无解之题。所以,对于个体而言,在审视外界和关照自我上,一定要做好平衡的预设。

要不然,“太自我”和“没自我”都会对自身形成反噬。从这个意义上看待“病理恶”,似乎就相对更容易一些。只是对于被无辜卷入的受害者而言,就比较令人感到遗憾,在一定程度上,这也会导致人们对抑郁症患者更加道德化,所以在解构这起案件上,更需要更为理性的思维。

不得不说,回到精神疾患的问题上,“去道德化”,“去道德化”,“去道德化”,这依旧是任重道远的事情。并且对于“精神疾患者”来讲,作为亲友一定要做好回避危险情景的涉入,比如在家里尽可能地做好远离刀具和致死药物,在外面尽可能地远离山谷和河流等可致命的地方。

很多时候,”病理恶“和”人性恶“都是一念之间的事情。如果远离恶的可能性,也就会转向善。在一定程度上,一个正常人凝视深渊太久,都可能在心里划过很多遍跳下去的预设,所以要想回避“精神疾患者”的作恶行为,还需要理性警惕的介入。

当然,这里面也存在一套比较有趣的秩序:很多时候,在真情之间确实也是不平衡的,无论是自己把对方看作闺蜜,还是外围把俩个人的关系看作闺蜜互动,都难以鉴定对方一定是个交心的人。所以出现“我把你当姐妹,你把我当死敌”这种结局,也就不足为奇。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李超_NB12814)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