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男人可能天生性欲旺盛吧

2020-10-24 22:43:51 婉兮清扬

有的男人可能天生性欲旺盛吧

今天想给大家讲两个画家的故事,一个是莫奈,一个是毕加索。

他们俩,一个算“半个情种”,一个则是“花心大种马”。

我们先来讲莫奈。

莫奈出生于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想让他接管家里的杂货店,但他一心只想画画。

莫奈跟自己的妻子卡米尔相识于塞滨河,并创作出了以卡米尔为模特的著名画作《绿衣女子》。

莫奈很喜欢画妻子,他画的《花园中的女人们》《撑阳伞的女子》《穿和服的女子》等,每张画作里都有卡米尔。

身为商人的父亲不同意莫奈和卡米尔结婚,就中断了给他们的经济来源。

当时,印象派作品不受主流社会认可,大家只认为那是绘画的“堕落”。就这样,莫奈和妻子只能过着窘迫的生活,最穷的时候连房租都交不起,甚至连用于绘画的颜料都没钱买。

有人说,如果莫奈继续按照《绿衣女子》这种写实风格画画,也许很快就能功成名就,但是,莫奈不喜欢这种写实风格,他坚持要画印象派作品。

孩子出生后,莫奈两口子的日子就过得更加紧巴巴的。在莫奈写给作家左拉(左拉的代表作《娜娜》)的信中说:家中无法生火,妻子又在病中,昨天我跑了一天,也未借到钱。

当时,巴黎有一个非常懂得欣赏和酷爱收藏莫奈画作的赞助商和夫人,在经济上帮助了莫奈很多。

可惜后来,赞助商破产了。为逃避债务,他抛下妻儿,搬去了比利时。

赞助商的妻子爱丽丝只能带着孩子从巴黎跑到了乡下居住,和莫奈一家住在了一起。她还帮着莫奈照顾多病的卡米尔和两个家庭的数个孩子。

卡米尔本来身体羸弱,后来在贫病交加中去世,享年才32岁,留下了一岁的次子和12岁的长子。

在她弥留之际,莫奈为她画了《临终的卡米尔》。

莫奈最喜欢的、为妻子画的一幅画是《红围巾,莫奈夫人的画像》,这幅画他整整画了十年,一直收藏在身边。

其实,卡米尔本身长得并不是很漂亮(卡米尔照片见下图),但莫奈把每一张画里的妻子都画得很美。

(哪个女的不喜欢爱人把自己画得、拍得很漂亮啊)

讽刺的是,卡米尔死后,莫奈的画作这时候才开始得到主流社会的认可,他的才华终于被看见,经济也不再拮据了。

莫奈后来与赞助商的遗孀爱丽丝结了婚。

莫奈给爱丽丝画的画像很少,而且画像上的面孔模糊不清,以至于让人怀疑他是不是还是在画已逝的妻子卡米尔。

爱丽丝和赞助商生的二女儿后来也嫁给了莫奈与卡米尔的长子,两个家庭以这种方式结合在一起,当真挺美好的。

几年后,莫奈和爱丽丝搬到了吉维尼,两人齐心协力建造了著名的莫奈花园。

1911年,爱丽丝病逝;1914年,莫奈长子去世。

莫奈的视力开始退化。虽然接近失明,但一直坚持创作。这个时期,他画得最多的是睡莲。

1926年,莫奈去世。

现在很多网友添油加醋地把莫奈描绘成一个妻子还没断气就和爱丽丝勾搭在一起的渣男,我真是不知道为什么。

这明明是一个很美好的故事啊。两家人相处得很好,一系列变故后,一家的丈夫和另一家的妻子结合在一起,把两家的孩子抚养长大。

莫奈的成功,当然是建立在两个女人的辛劳上面的。这位画家一心扑在绘画事业上,生活上几近于是一个白痴。他的两任妻子都寿命不长,你很难说没有过度操劳的原因。可这离“渣男”的标准还是很远啊。

还有人这样杜撰莫奈和爱丽丝婚后相处的细节——爱丽丝受不了莫奈的貌合神离,便歇斯底里地对着莫奈说:“你知道吗?!其实卡米尔早就知道我们之间的秘密,她甚至亲眼看到我们的约会!看,这是我从旧居阁楼翻出的日记,她写的,是你让她痛苦而死的!”

啊,说得像是一直躺在莫奈和爱丽丝的床底下才拿到这第一手资料似的。

莫奈怎么可能跟毕加索一样呢?

大家可以看看前两张画像是莫奈的,后四张照片是毕加索的。

莫奈一看就像个乖乖男,多一个女人就能把他弄到油尽灯枯那种。

而毕加索一看就性欲很强的样子,一个女人根本不够。

再者,莫奈成名晚,被主流社会认可晚。他六十多岁才爆红,兜里才稍微有点钱花。出名了以后,视力立马就不行了。

而毕加索,据说25岁就能通过卖画赚钱,28岁就不愁钱花,38岁已经很富有,65岁时就成了大富翁,还是唯一一位活着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作品走进卢浮宫的画家。

身体棒棒、精力充沛、命好钱多,就容易渣。

毕加索的情史,当真是非常丰富。

毕加索的第一个情人,是嫩模费尔南德。

费尔南德从小家庭不幸,因不堪忍受丈夫家暴自己,就从家里逃出来、改了名字,来到巴黎专门给画家当模特。

毕加索认识她的时候,还没出名,两人都是23岁。

两人的恋情持续了7年,但这期间两人对彼此都不忠诚,经常和其他人乱搞。这种开放式关系持续不了太久,最后,他们都再也受不了对方,分手了。

之后,毕加索越来越红,也赚了点钱,但是他却不想再和费尔南德扯上关系,毕竟,费尔南德见证过他最落魄的样子。

毕加索一生放荡不羁爱乱搞,但他只结过两次婚,第一任妻子就是奥尔嘉,一个俄罗斯芭蕾舞演员。

在那个年代,芭蕾舞演员跟我们清朝时期的“戏子”差不多。芭蕾舞演员的社会地位并不很高,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才从事的职业。很多芭蕾舞演员最大的梦想就是希望有个有钱男人看上自己,当奥尔嘉遇到有点小钱的毕加索后不久,就决定离开舞团,嫁给毕加索。

毕加索四十岁时,两人生下了儿子,毕加索大喜过望,画了很多母子画。

好景不长,两个人又相处不下去了。这时候的毕加索,已经功成名就,他勾搭了一个只有17岁的女生玛丽。

两人第一次相遇,是这样的。毕加索在百货店门口,看到了玛丽。他对玛丽说:“小姐您好,我是毕加索,您有一张非常有趣的脸,我想给您画一张像,我们在一起可以做一些非常棒的事情。”

玛丽就这样跟着毕加索走了,成为了毕加索的二奶。玛丽非常温顺,对毕加索百依百顺,无数次当了毕加索的免费模特。两人秘密同居五年,玛丽为毕加索生下女儿玛雅。

玛丽和私生子的存在,奥尔嘉还是知道了。奥尔嘉想和毕加索离婚,但毕加索不肯离,因为他不想分给妻子财产。

和老婆和二奶的关系还不清不楚呢,毕加索又在一个超现实主义艺术家的酒会上,认识了30岁的摄影师朵拉·玛尔。

朵拉和毕加索的恋情持续了大概8年。这期间毕加索只是跟妻子分居了,并没有离婚,他也没有和玛丽断绝联系,而且一直给她和女儿一定的赡养费。

有一次,朵拉和玛丽都知道彼此的存在,甚至曾逼毕加索只能“二选一”,最后变成两人互相撕扯殴打,而毕加索则饶有兴致地观看……

朵拉其实是有点神经质的。毕加索第一次看到她,她就在餐厅自残,但毕加索觉得她特别。毕加索后来乱搞以后,她好几次严重精神失常,还住院了一段时间。再后来,她在神那里找到了归属。

这期间,毕加索在一家餐厅见到了画家弗朗索瓦·吉洛。吉洛出身富家,酷爱艺术,也喜爱马术,当时才22岁。两人在一起后,毕加索跟她生了两个私生子,同时不停乱搞。

生完孩子的吉洛骨瘦如柴,不再对毕加索具有吸引力,两人见面越来越少,矛盾越来越激化。

当时,吉洛威胁毕加索,如果他继续找情人,就会带两个孩子离开。

毕加索回答她:“离开我这样的男人后,你只能走向沙漠。”可是,吉洛真的带着孩子离开了。

在毕加索找小四、小五的时候,他的二奶玛丽一直在幻想和毕加索结婚,可直到1955年,毕加索的正妻奥尔嘉去世,玛丽也没等到这一天。毕加索反而娶了下下下一个女友杰奎琳。

杰奎琳是毕加索的第二任妻子。杰奎琳当时才27岁,而毕加索已经73。杰奎琳也很温顺,对毕加索言听计从。

杰奎琳出生于社会下层的单亲家庭,她和前夫有一个女儿,但两人分居了,杰奎琳自己在一个陶瓷店打工。换而言之,毕加索的二婚,完全不特殊,就是一个有钱老头和一个没钱、温顺的离异女的故事。

毕加索都已经七十多岁了,大概也乱搞不动了,他开始把更多时间花在绘画上,跟死亡抢时间。毕加索死去以后,给这个妻子留下了很多财产。两个人没有生孩子。

毕加索去世13年后,杰奎琳自杀身亡。

同样在毕加索去世后自杀身亡的,还有玛丽。毕加索死后四年,她就自杀了。

看毕加索和这些女人的关系,你会觉得很有意思。他找的女人,有温顺的,也有刚烈的。温顺的大多出身低,离开他以后过得不好。刚烈的大多出身好,也有点本事,她们当中有主动离开他的,也有公开diss他的。

比如,毕加索的第一任情人费尔南德,见毕加索火了以后,就开始写书,爆毕加索的八卦。毕加索不想自己的声誉受到影响,希望能出一笔钱让费尔南德闭嘴。费尔南德趁机要求毕加索每个月都要支付生活费,毕加索也答应了,最后,费尔南德也就如约只出版了六篇不疼不痒的文章。不过,这本书的全本,在毕加索死后15年还是出版了。

吉洛是唯一一个主动甩掉毕加索的女人。跟毕加索分开几年后,她就和别人结婚了,从此和毕加索老死不相往来。

后来,吉洛也写了一本书,爆料毕加索。毕加索一开始也想出一笔封口费,但这次没啥用。

吉洛照样出版了回忆录,毕加索从此再也不肯见他的那一对儿女。有意思的是,吉洛的这本回忆录写得很好,被翻译成十几种语言、卖出超过一百万册,赚了一大笔。

毕加索的这些女人性格迥异,有的最后过得很好,有的最后抑郁自杀,但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年轻漂亮。

毕加索一生都很“专一”,他只喜欢年轻漂亮的。他用画笔描写这些女人的痛苦、嫉妒和扭曲,把她们当成“成就自己”的道具。

毕加索这样的男人,现实生活中应该为数不少。他们天生精力和性欲很旺盛,很难找到与自己同频的人,所以,需要多找几个人满足自己的需求。对此,我是表示理解的。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像毕加索这种完全不把道德放在眼里的人,就更是活得放浪形骸。

我只是在思考,女人若是沾惹上这种人,会面临怎样的困境?正常人是很难接受男人乱搞的,只不过面对这种情况,不同女人有不同的应对法则。

奉献型女人,很容易被吸收、被融化、被吞噬,沦为男人的工具。自我意识强一点的女人,选择不合作,甚至反将他们一军;还有一些女人,选择自欺欺人、自我安慰,只奔着钱去。

男权社会让男人们天生懂得利己,而女人则从小被教化要包容、要奉献,却很少有人去探究这场游戏规则到底是否公平。

《大明宫词》里,太平公主因为得不到薛绍的爱,满心悲哀。武则天见了,跟她说了这样一段话:

“太平,作为女人,守望爱情是艰苦而绝望的,我也曾经伴着感业寺漫漫长夜艰难地等待你的父亲。我理解你此刻的心情!然而女人最可怕的弱点是过于急切地承担责任。你对薛绍的诚挚爱情连神明都会感动,却唯独感动不了他……你不能这样做女人,更不能被男人的道德操纵,不能成为他们用以完善自己德行的工具,这往往比服从他们的命令更可怕。……太平,过去的就让它过去,要学会遗忘……”

“女人不能成为男人用来完善自己德行的工具”,以前我不理解,但现在开始理解了。男权社会中,这种陷阱无处不在。而女人只有找到自我、成全自我,才能避免被工具化。

“被工具化”当然也包括“主动物化自己”。

曾经,一个疑似未婚的网友给我这样留言:男人不忠的确不好,但还有更糟糕的不是?相比更糟糕的,我宁愿他不忠。不忠的男人让我的收益如果大于单身收益,那么他便是好伴侣,因为我的收益是正向的。如果得到一个忠贞的男人,但是我的收益是负的,我宁可要个花心的。我理解她们对男人的群体性绝望,也尊重她们的选择,只是不免会发出这样的疑问:人生是可以这样来计算的吗?

做过算术题的人都知道,方程式能加减的前提是存在同类项,可合并的同类项合并完了以后,不能合并的依然只能摆在那里。

人生也一样的,物质收益和精神损失不是同类项,如何能换算?如何能得出收益是正还是负的答案?

对很多人而言,有钱并不能缓解有病的痛苦,有一个忠贞、体贴的伴侣也不能缓解吃不饱饭的痛苦。

快乐永远是快乐,痛苦永远是痛苦,二者不是同类项,无法互相抵消。不管有钱人还是没钱的人,在遭遇伴侣的伤害时,伤痛感是一样的,只不过有钱的人能买得起创可贴而已,但该痛心的时候也还是会痛心。

而人是有追求“多点快乐、少点痛苦”的本能的,干嘛非得在“糟糕的伴侣”和“更糟糕的伴侣”中间二选一,就不能去找个“好点的伴侣”或者单身到底么?

人能来这世界上一趟,其实是一件非常偶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我们只有把自己的日子过得鲜活滚烫(而不是僵化麻木),才对得起这短短几十年。

越是独立的人,越不依赖伴侣解救自己于水火之中,不期待伴侣对自己有多大的效用(比如,不会把伴侣视为提款机、免费保姆),他们在乎的只是“和对方在一起,我是不是满意欢喜”。

当然,有些人可能觉得独立太难、遇到合适的人太难,而“物化自己”“做别人的工具”才是Easy模式,那就继续往前走吧。

反正,众生皆苦,人走哪条路都会很辛苦,“食得咸鱼抵得渴”就行啦。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