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炮轰金融监管:只讲风险控制,不讲发展

2020-10-24 14:49:00 界面新闻

阿里巴巴创始人、联合国数字合作高级别小组联合主席马云周六在外滩金融峰会上说,中国要做的不是和欧美接轨,而是和未来接轨,很多问题只能依靠创新解决,而创新就一定要付出代价。因此,监管不能只讲风险控制,不讲发展。

他指出,亚洲金融危机后,提倡风险控制的巴塞尔协议日益受到重视,这本无可厚非。但现在的趋势越来越像是全世界变成了只讲风险控制,不讲发展。巴塞尔协议本身已经让欧洲的整体创新受到了很大的限制,特别是金融数字化。

“好的创新不怕监管,但是怕昨天的监管,我们不能用管理火车站的办法来管机场,不能用昨天的办法来管未来。”马云说。

此外,他还指出,监和管不一样,政策和文件也不一样,“今天是这个不许、那个不许的文件太多,政策太少。我们的一些处长,监管到后来,变成了自己没有风险,自己部门没有风险,但是整个经济有风险,整个经济不发展的风险。”

“我们需要‘政策专家’而不是处长式的‘文件专家’。”他呼吁道。

以下马云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的主要发言

不是因为欧美的就是先进的,我们要和未来接轨

一直以来我们有一些思维上的惯性,比如总觉得要为了跟国际接轨,必须要做欧美发达国家有,而我们没有的所谓空白,要填补国内的空白。我一直觉得填补空白这句话是有问题的,不是因为欧美的就是先进的,就是我们要去填补的。今天我们不应该要和哪个东西接轨,适应哪国的标准,填补哪个空白,而是要思考怎么和未来接轨,怎么适应未来的标准,怎么弥补未来的空白。要想明白未来是如何的,以及自己到底要做什么,然后再去看看别人怎么做。

“如果永远重复别人的语言,讨论别人设定的主题,我们不但会迷失现在,而且会错失未来。”

只讲风险控制,不讲发展,是今天世界上很多问题的根源

亚洲金融风暴后,巴塞尔协议讲的风险控制越来越受重视,到后来变成了一个风险控制的操作标准。现在的趋势越来越像是全世界变成了只讲风险控制,不讲发展,很少去想年轻人的机会、发展中的国家机会在哪里,这其实是导致今天世界上很多问题的根源。我们今天也看到,巴塞尔协议本身也让欧洲的整体创新受到了很大的限制,特别是金融数字化方面。

中国面临的不是系统性金融风险,而是缺乏金融生态系统的风险

巴塞尔比较像一个“老年人俱乐部”,要解决的是金融体系老化问题,但是中国的问题正好相反,中国金融业是“青春少年”,还没有成熟的生态体系,我们面临的不是金融系统性风险,而是缺乏金融生态系统的风险。

“大银行更像是大江大河和血液的主动脉,但是我们需要湖泊、需要水塘,需要小溪、小河,需要各种各样的沼泽地。缺少了这些生态系统,我们才会涝的时候涝死,旱的时候旱死。”

创新一定要付出代价,我们这代人必须有所担当

今天世界的很多问题包括中国,都只能用创新去解决;但是真正的创新,一定是没有人带路的,一定需要有人担当。因为创新一定会犯错误,问题不是怎么样不犯错误,而是犯了错误之后能不能完善修正坚持创新。做没有风险的创新,就是扼杀创新,很多时候,把风险控制为零才是最大的风险。

不能因为P2P而否定互联网技术对金融的创新

我们一直强调互联网金融必须有三个核心要素:一是丰富的数据;二是基于大数据的风控技术;三是基于大数据信用体系。用这个标准衡量,就会看到P2P根本不是互联网金融,今天不能因为P2P把整个互联网技术对金融的创新否定了。

好的创新不怕监管,就怕昨天的监管

其实监和管是两件事,监是看着你发展,管是有问题的时候才去管,但是我们现在管的能力很强,监的能力不够,好的创新不怕监管,但是怕昨天的监管,我们不能用管理火车站的办法来管机场,不能用昨天的办法来管未来。

今天需要“政策专家”而不是处长式的“文件专家”

监和管不一样,政策和文件也不一样,今天是这个不许、那个不许的文件太多,政策太少。今天需要“政策专家”,而不是处长式的“文件专家”。我们需要来自实践的理论,不是来自办公室理论的实践。未来的比赛是创新的比赛,不仅仅是监管技能的比赛。

“我觉得有一个现象,就是我们的一些处长,监管到后来,变成了自己没有风险,自己部门没有风险,但是整个经济有风险,整个经济不发展的风险。”

必须改掉金融的“当铺”思想

今天的银行延续的还是当铺思想,抵押和担保就是最“当”的当铺。当铺思想是不可能支持未来30年世界发展对金融的需求的。我们必须用借助今天的技术能力,用大数据为基础的信用体系来取代当铺思想,才能真正让信用等于财富。

“要饭也必须有信用,没有信用,连饭都要不到。”

数字货币远没有到抢标准的时候,现在是创造价值的时候

如果用未来的眼光打造30年后世界所需的金融体系,数字货币可能是非常重要的核心。我们应该问自己,数字货币到底要解决未来的什么实际问题?数字货币体系不仅仅是技术问题,更是一个解决未来问题的方案,数字货币可能重新定义货币。这件事事关重大,我们的研究机构不应该是政策机构,政策机构也不能仅仅依赖自己的研究机构。数字货币远远没有到抢标准的时候,是创造价值的时候,是要解决世界经济、贸易可持续、绿色、普惠的问题。

新金融是未来的方向,不管我们高不高兴,它一定会起来

未来的金融体系,要从帮助20%的人,到帮助80%的小企业和年轻人;要从过去的人找钱、企业找钱,做到钱找人、钱找企业,钱找好企业。评价这个体系的唯一标准是普惠,绿色,可持续,背后是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前沿技术起决定性作用。

新金融是未来的方向,不管我们高兴不高兴,它一定会起来;不管我们做不做,一定会有人去做。

(原标题:马云炮轰金融监管:只讲风险控制,不讲发展)

(责任编辑:张梅_NF2100)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