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仲麟:裁员8500人,国泰航空终于自食恶果

2020-10-24 09:00:42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张仲麟】

10月21日,国泰航空宣布企业重组事项,以应对新冠疫情以来国泰航空所面临的困境。

对于国泰此项决定,可以说是意料之中——毕竟在全球新冠疫情大流行,国际航空业遭受毁灭性打击的当下,国泰航空的日子不好过是板上钉钉的。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国泰航空除了全球削减8500个岗位之外还宣布将停运国泰港龙。这一决定可以说事实上让国泰港龙(前港龙航空)这一拥有35年历史的香港本土航空公司从民航舞台上消失。

笔者对于港龙公司有着一定的感情,毕竟在笔者刚毕业从事民航工作时,接触的首个地区航班就是港龙的上海—香港航班。对于港龙的消失,笔者非常遗憾。

但对于国泰航空来说,到今天这一局面可以说是自食恶果。纵使国泰航空将削减8500个岗位,裁员5900人,笔者对这些被裁员的员工很难产生同情心——雪崩之下,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龙之悲歌

港龙航空成立于1985年5月,由包玉刚、曹光彪、霍英东及中资机构华润、招商局等联合成立。成立港龙航空的初衷是打破香港航空市场被英资的国泰航空垄断的局面,要搞中国人自己的香港航空公司。简而言之,有着浓厚中资背景的港龙航空成立之初的目的,就是挑战英资的国泰航空。

港龙航空张牙舞爪的红色巨龙标识,代表着香港中资对其的期许

然而在成立初期,申请便被港英政府撤销了,港英政府要求港龙航空的股份大部分由英籍人士所掌控。也因此,刚成立的港龙航空被迫进行大规模的资产重组,在重组完成之后港龙航空成了一家大半由英籍人士所掌控的以香港为基地的航空公司。

终于获得了港英政府的许可进入民航市场,然而港英政府对于港龙航空的打压并没有结束。在港龙航空成立不足半年时,港英政府宣布新政策,每一条航线只能由一家香港航空公司来运行,先获得航线许可的航司将独占一条航线。

根底深厚的国泰航空早已将高利润、高客流的航线(香港-北京、香港-上海、香港-伦敦等)给占了,这使得港龙航空只能运行一些利润、客流较少的航线,抑或接手部分国泰运行效率低下的航线,吃国泰航空的剩饭。

在港英政府的政策打压及国泰航空的压力之下,上世纪八十年代港龙航空的运作举步维艰,每年都面临着巨额亏损,主要股东们渐渐感到无力支撑。也正在这时,国泰航空开始了对港龙航空股权的收购。

太古集团(国泰航空母公司)及国泰航空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得到了港龙航空35%的股权,成为了港龙航空第二大股东,并获得了港龙航空的管理权,使得港龙航空事实上成为了国泰航空的子公司。而在这一系列的资本运作之后,港龙航空事实上无法对国泰航空形成威胁,也巩固了国泰航空在香港航空市场的垄断地位。

到了2006年,港龙航空正式被国泰全面收购,成为了国泰航空的全资子公司,港龙航空也成为了国泰港龙。港龙航空标志性的红色巨龙标识成为了历史,而国泰港龙所使用的标识也成了国泰同款。香港中资挑战国泰航空霸权的努力彻底宣告失败。

左为国泰标识,右为被国泰彻底并购后国泰港龙的新标识

在面临疫情打击的当下,港龙航空又成为国泰航空首个抛弃的棋子,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纵观港龙航空的命运,不由让人扼腕叹息,而港龙航空的历史可以说是国泰航空与港英政府巧取豪夺所写就的屈辱历史,不禁让人想到现今美国政府对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打压与围猎。

纵容暴乱

对国泰航空来说,吞并港龙航空或许可以称之为“对政府政策的有效利用”。而国泰航空真正让中国人民产生恶感,当属去年香港“修例风波”中国泰航空的种种行为。

2019年7月,香港街头陷入黑衣人所引发的大规模骚乱,国泰航空的员工积极参与其中。在当月26日,国泰航空空服协会煽动国泰员工在香港机场航站楼内进行所谓的“示威活动”。而在7月28日的中环骚乱中,国泰航空副驾驶廖颂贤更是直接参与了暴力活动并被香港警方逮捕。

香港民众抗议国泰不停飞“暴力机师”(资料图/港媒)

然而让人震惊的是,在“暴力机长”廖颂贤被保释之后,国泰航空对他没有任何处理,依旧允许其继续执飞。国泰公司这一决定可以说严重违反了航空飞行安全原则,而这一决定的背后无疑反映了当时国泰航空管理层对香港骚乱的支持、对黑衣犯罪者的纵容。

甚至在8月,国泰航空内有员工在社交媒体上泄露香港警察乘坐国泰航空时的旅客信息,引发轩然大波。然而国泰航空对此事件的回应却“不疼不痒”,仅仅表示“十分抱歉”并将“高度重视”。但在所谓的“高度重视”之下,却依然对各种暴力行径选择无视甚至袒护,一定程度上纵容了旗下三千余名员工参加罢工,扰乱香港机场内的秩序。当时有飞行员在机上广播中支持黑衣人行径,甚至还有机组人员向黑衣人通风报信。

穿着国泰制服的员工对占据香港机场的黑衣人表达支持(图/港媒)

在中国民航局就国泰航空在修例风波中的表现发表重大风险警示后,当时的国泰航空管理层依然冥顽不化,继续包庇那些员工。直到民航局动真格,按照此前发布的重大风险警示禁止国泰航空未报备航班进入内地领空后,国泰航空及其背后的太古集团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并让此前支持黑暴的何杲和卢家培辞职并宣布对近期事件负责。

根据当时港媒爆料,这两名辞职高管在风波期间一个是拒绝交出民航局要求的不可靠名单,一个是包庇参与暴力活动的员工。不难想象如果不是民航局铁腕手段着实打疼了国泰航空,这两名挺黑高管估计还会继续掌舵国泰航空,并在香港的风波中发挥恶劣的作用。

也正因此,国泰航空在2019年下半年的业绩极为糟糕,并因为香港经济衰退而再次亏损。在这样的情况下又遭遇新冠疫情的冲击,日子自然更难过下去了。

辞职的何杲与接任的邓建荣(资料图)

猴爪的愿望

就国泰及国泰港龙在修例风波中的种种乱象,除了来自公司高层的纵容,黄色工会也发挥了极为恶劣的作用。

国泰及国泰港龙空服工会积极组织了去年7月26日及8月5日的香港机场罢工,而国泰港龙空服工会的主席施安娜也积极参与“揽炒”(意为玉石俱焚)。港龙航空作为以挑战英资的国泰航空而成立的中资航空公司,变成一个“反中”员工聚集的公司,实乃莫大的讽刺。

而在今年2月内地新冠疫情爆发之际,国泰与国泰港龙空服工会又继续出来“作妖”,以所谓的“防疫”名义威胁罢工,要求对中国内地全面断航,避免新冠病毒“输入”香港。曾经是国泰飞行员的泛民派议员谭文豪也跟进表示,“现仍有不少内地人透过本港转机到外国,形容本港已经成为‘播毒中转站’”,要求全面停飞内地与香港之间的航班。

嘴上说着与政见无关,而实际上则是以当时内地疫情为借口,继续进行“反中”活动。短短两个月后中国内地就全面控制了疫情,武汉也全面解封,而欧美的新冠疫情却全面爆发。这时候以罢工相要挟,要求停飞内地航线的国泰港龙工会却不用新冠疫情来要求停飞欧美航线了。可见当时所谓的“防止病毒传播”只是黄色工会用来炒作的一个借口。

当然,随着国泰航空宣布裁员计划并停运国泰港龙,国泰港龙那些支持停飞的员工再也不用担心所谓的内地航线带来的感染风险了——要知道国泰航空裁员的5300名香港本地员工,其中大部分是空乘,也即国泰港龙空服工会的成员。她们终于实现了“停航”愿望——再也不用飞内地航班了。不知这样的结局她们可还满意?或许这就是现实版的《猴爪》。

愿望实现了,但代价呢?

纵观国泰航空的历史,其种种乱象让国人不齿,而现今其面临困局,更可以说是自食其果。

在获得港府注资以及进行大规模裁员与重整计划之后,国泰航空或许能获得一时的喘息。然而,国泰选择牺牲港龙以保自身,却是以放弃港龙大量的内地航线网络为代价。

航线放弃容易,想再次申请却没那么简单。虽然国泰试图将港龙的航线转到国泰以及国泰所拥有的香港快运,但这都需要民航部门的批准。在全球经济大衰退,内地成为世界经济的发动机之际,放弃内地航线的代价不知国泰是否能承受?

当然从长远来看,国泰只要能撑下去,总能等来疫情结束、航空业恢复的那一天。但对国泰来说,届时将面对一个全新的来自中国内地的挑战者。而这次,国泰航空可没有港英政府可以为其张目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