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香港前空姐!为了飞彻底改造自己但在酒店惊醒:发现我迷失了

2020-10-24 08:11:18 星座妹妹控

我是Ann,25岁,来自香港,早前由空姐一个人人羡慕的职业,转行至被形容为夕阳工业的媒体当记者。这两年多,我感觉我在同时经历两个不同的人生。分别在于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在于穿上制服时,和脱下发髻后。

坐飞机的时候,不知你是否和我一样,喜欢坐窗边呢?当空姐的我,有“特权”坐到窗边。我喜欢看着飞机快速滑行,慢慢倾斜攀升,所有景物缩到芝麻般细小。最后,我像云一样高。这是我当空姐以来最喜欢风景。那时我想,窗外的世界,才是真正的世界。

犹记得在训练学校时,每过一天我便在日历上打大交叉。从落地玻璃窗望出去,一架又一架的飞机,不断起飞,我整颗心都跟着它们飞出去了。我想要飞,我却不是那种女孩。我不会化妆,丁点也不会;留着一头很麻烦的及肩头发,要梳发髻太困难,由它却又太长;我不会弄指甲,也不会修眉毛,就连穿高跟鞋,脚指会肿起来向我抗议。我只知道我要飞,于是这些我都一点一点学起来。为了飞,我可以彻底改造自己。最后,我得偿所愿,跟其他可以飞的女孩一样。

第一次长途机是最深刻的。我记得那是波音777飞往阿斯姆特丹的班机,到达时是清晨。当其他机组人员都分别匆匆回到自己房间休息,我却丝毫不觉疲累。我回到房间,太阳刚好升起,我掀起窗帘,天空染成一片红晕,我兴奋得想马上跑出去。在那一刻,所有辛苦都值得。

那时我的世界像走马灯般,我还来不及细细欣赏和思考,我已经到了另一个新的地方。当空姐,让我可以在短时间内四处游历。每个第一次,我都是那么兴奋和期待,虽然心中有时会隐隐有把声音跟我说:怎么好像缺了什么似的?

可是我又会很快的被另一个地方、新的体验分散了注意力。我记得在南非一望无际的草原骑马;在威尼斯有男孩送玫瑰给我和朋友,我们却吓得跑掉;在芝加哥一下机便跑去看《歌声魅影》,结果一行四人先后睡着;在巴黎看着铁塔亮灯;在伦敦眼俯瞰,大地在我脚下。而我那时没察觉的是,这样的五光十色也很容易让人迷失。

在酒店惊醒:我发现我迷失

直到有一次,我在酒店惊醒,竟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我忽然觉得空空如也,我脱下制服后,便什么都不是。我又开始回想那个老问题:我究竟在做什么?我的未来也是要永不停歇的不停奔走吗?

在探索世界之大时,我感到自己是如何的渺小,小得掉失了也不自知。在获得莫大的自由的同时,我才有空间思考我真正想要的人生、理想和未来。我想到我一直喜欢做的事。

写字吧。迷失的时候写作最凑效。小时候,每每思潮起伏,都是文字拯救了我。我中学时想很多,如拥有和失去或许是同一回事、人为什么而活、要做什么才不枉此生、要是每人都独特,便每人都一样这老问题文字的世界万千,就算解答不了也总能给我一点安慰。我喜欢读,也喜欢写,或许是因为那时的人都不喜欢。我最想写小说,可我又不是张爱玲,于是我便当上学生记者,一直至到大学。开始时拿捏得不好,写别人也总是掺杂着自己,因为初心很难改变。

面对花花世界,我忘了怎样执笔。因为一个倒模一样的女孩,有些自己和感觉是不必要的。麻木原来是这样,由临行前的兴奋,到我把每个地方的印象逐渐压缩成酒店窗前的景象。我渐渐也写不出自己了。不写自己便好好学习写别人吧,回到香港,我报考新闻及传理系硕士课程。

我电话的锁定画面是:When you want something , the whole universe comprises to help you to achieve it .(当你很想完成某件事情,整个宇宙都会来帮助你。)

这是我很喜欢的书《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中的一句。很作状吧,可是那时我却真的需要这样带点盲目的正能量,不然我不知道要如何撑下去。

没有人选“通宵即日来回”编更我偏要选

最难的莫过于时间。在我公司,更表编排是很自由的。想赚钱便飞长途,想要相夫教子便飞即日来回,总之没有人喜欢的,是我们称之为“red eye turn”的通宵即日来回。这顾名思义要红着眼工作的班机,既伤身又没钱,却是我上学时的golden flight(黄金档期)。我下午去上课,晚上便飞,清晨回到香港,冲回家洗澡,小睡一两个小时便又去上课。有时班机延误或撞上课堂需要报告,甚至连小睡的时间都没有,便拖着行李,浓妆艳抹走进班房,同学们都见怪不怪。

至于不得已真的要飞到外地时,我总是一到步便打开电脑继续工作。那时我惯了在大家都睡着了的时候,在车窗看着天空慢慢亮起来,心里从未如此踏实。

朋友总会问“你不后悔吗?”我想我没有着陆,只是换一片天空飞翔。

世事没有两全其美你必须学懂取舍

学会了要有目标,不再迷失,下一步便是取舍。刚开始的时候,我总想像我可以两全其美的完成两边的工作。后来,身体渐差、功课要求越高、工作的压力都好像在多方逼迫我。有一段时间,我不想见朋友,就是见了也不敢分享自己,常常无顾的失落和哭泣,试过差点在飞机上晕倒,也试过在印度的酒店呕吐,那里却没有口味淡一点的食物充饥。

别人问起近况,总是说“哗!好厉害!”而他们不知道的是,那时我把自己看得很低很低。无论工作,还是学业,我都觉得我自己做得不够好。直到有一个朋友跟我说“你以为你是谁?两边同时进行当然是两边都只能有50分吧。可是合起来便是你的一百分了。”我只能自救。

2年空姐毕业:筋都肿起来了

如果我说我的comfort zone是天空,听起来是不是很威?两年就这样便挨过了,纵是有失落和胆怯的时候,我是决不后悔的。毕业了,却不敢离开我的comfortzone。别离最叫人思前想后,踌躇不定,我一拖再拖,直到有一天连穿球鞋走平路都会痛,医生说“筋都肿起来了。”物理治疗要做八节,为期两个月,冰敷一天三次,消炎药饭后服。这像是一个启示,是时候离开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