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乡村女教师曾扎根秦岭深山20年

2020-10-24 08:01:34 华商网

教书育人是刘海霞这半辈子最痴迷的事。

1984年,23岁的刘海霞来到长安区石砭峪乡离娘寺小学。在这里,1间教室、3个年级和8个学生,她走上三尺讲台,是这所学校唯一的老师。

从教36年,她依然割舍不下学生,梦想着能永远教书。

刘海霞珍藏的老照片

徒步往返百余里山路背水泥修整校园

离娘寺小学位于秦岭深处,距离最近的公交站有60里路。初进校园,刘海霞有些吃惊,这不是想象中的窗明几净,而是深山顶上一间由破旧寺庙临改的教室。教室旁为她隔出了一间小卧室,甚至还有村民在此烧香拜神。

山里的夜晚来得特别早,又格外宁静。在破庙中度过的第一夜,他迄今难忘。窗外时不时传来野生动物的嚎叫,越听越渗人。寺庙房顶和柱子上,龇牙咧嘴的金刚罗汉在昏暗的月光下影影绰绰,带不来丝毫安全感。

好不容易有些困意,又有一些不知名的小动物“唰”的一下从身上跑过。那一晚,彻夜难眠,而后来她遇到了无数个同样的夜晚。

离娘寺教学点的8个学生分成3个年级,孩子们同处一间教室。刘海霞给3个一年级学生上课时,3个二年级学生和2个三年级学生就在一旁自习,然后轮换。

她工作不光是教学,那时赶上“普六”,上级要求由寺庙改造的学校须达到普及小学六年教育校园的标准。每天上完课,她就要放下粉笔,拿起刷子,油漆门窗、桌凳、粉刷墙壁。

这些工具和材料并不是现成的,石灰、水泥、沙子……都需要刘海霞利用周末时间徒步往返100多里山路一点一点地背回山顶。

那是他人无法感受到的遥远路途,难以体会到的身体疲惫。

沿着崎岖山间小路,刘海霞总希望能多遇到几个齐腰台阶,这样她就能将背后的重物直接搭在上面靠着缓口气儿,紧一紧绑在身上的绳索。这是她能找到最合适的休息方式,会减轻一些绳索对肩膀摩擦、捆勒后的疼痛。

负重徒步远行,口渴好解决,碰到溪水喝几口,但饥饿实属难忍,饿到心发慌时,行李也越背越沉,两条腿像灌了铅似的,不听使唤。汗水湿透了衣服,顺着辫子往下滴。为驱赶野兽也为给自己壮胆,刘海霞边走边唱。

天不亮就出门,归校时已深夜,是“普六”阶段刘海霞的每个周末。解开行李时,两肩膀疼到动弹不得,已被绳索勒成道道血痕。不要说去给自己做饭吃,连倒口水喝都不想动。

几乎凭刘海霞一己之力,离娘寺教学点当年顺利通过了“普六”验收。当时参加验收的工作人员都觉得不可思议,连连说“太不容易了!”。

刘海霞珍藏的老照片

上山挖药材给学生换学习用品

在山区,烧火做饭和冬天取暖都使用木柴,刘海霞要在每年冬天到来之前,多储备一批柴火,以此抵御寒冬。“普六”以后,她的课堂外的工作变成了上山砍柴。

起先,她一门心思砍柴,像个男人一样扛着两捆柴上山下沟,后来发现可以顺便挖点药材、割一些黄碌条,编成筐背后就能和药材一样拿去集市上售卖。

卖完“土特产”,钱怎么花她都想好了。她计划着买些办公用品、学习用具,哪些学生学习进步就奖给他们,激励孩子们用功读书。

奖励学生学习用品的习惯,刘海霞一直保持至今,书柜里那沓厚厚的笔记本,是她不久前专门去批发市场才淘回的新奖品。

一个人管理一所学校,繁忙可想而知,时常一两个月不能回家。自带的米、面吃完了,她只好向当地老乡借点。有乡党心疼她吃不上蔬菜,会给她送一些自家腌制的酸菜。

最寒冷时,大雪封山,一脚下去雪就能包裹住整个小腿。这样的天气对山里的孩子很不友好,山路出行安全成了最大的问题,一般他们都会选择待在家里,不去上学。刘海霞很着急,发现学生不来上课,就踩着积雪逐家逐户去给学生送课上门。

这样的坚持带来回报,她的学生成绩稳居全乡第一。

三年后工作调动,让她意外的是,新分配的四岔教学点只是比之前的学校低了半个山头而已。不管外部环境怎样,在学生身上下了狠功夫后,班里的成绩总能稳居第一。

在那个小山村里,刘海霞给孩子们带去了无限可能,也给当地人带去了希望。当她第二次因工作调动要离开时,来送别的学生和乡亲们挤了满满一教室,哭成一团。

2003年,刘海霞来到长安区太乙街道新关小学,终于走出了山区,但仍带着那股不服输的劲头。多年前的周末,她在负重走山路、刷油漆、上山砍柴,如今的周末时常在阅作文、写教案,连孙子都没时间带。

刘海霞珍藏的老照片

危急时刻救起被车撞倒的学生

五六年前,刘海霞担任一年级班主任。那一年班里来了一位名叫小雨的女同学,这位学生有些特别:身体弱小,学习成绩很不理想,父母常年在外务工,平时由爷爷奶奶照顾。

小雨总是孤零零一个人,刘海霞心疼了,找她谈心,给她辅导功课、洗头、剪指甲。慢慢地小雨越来越活泼,还会分享很多心里话,学习成绩大幅提高,也有了自己的朋友圈。

为孩子付出的爱,孩子感受得到。

有一天,刘海霞在水龙头冲洗鞋上的泥巴,把没穿鞋的脚放在另一只脚上,她刚洗了几下就感到有人拽自己的上衣,扭头一看原来是小雨。

她伸出一只脚示意让刘海霞把没穿鞋的那只脚放到自己脚上,刘海霞婉拒。可小雨一再坚持,刘海霞赶快穿好还没来得及洗干净的鞋,抱起小雨转了一个圈。

“老师,我就喜欢你,我能叫你一声妈妈吗?”小雨的这句话让刘海霞意外又惊喜,“当然可以,此时此刻我就是你的妈妈。”刘海霞几乎没有停顿,作出了回答。

这样的场景像极了电影里的画面,两人都体会到一种温暖的感觉!

刘海霞与学生间的故事还不少,有些是日常感动,有些是铭记于心。

几年前的深冬,在听到隐约传来“老师……公路上有学生被撞……”的消息时,刘海霞正在午休,她一骨碌坐起来 ,连外套都没顾上穿,冲了出去。只见一群人围住一辆小车,她拨开人群,挤了进去。

一个看起来六七岁并不认识的小男孩躺在地上,抽动……

她抱起孩子,用命令式的口吻让肇事司机开车送孩子去医院。直至小男孩醒过来,才得知男孩是新关小学二年级学生。

那天返回学校已是深夜,周边的乡村已静悄悄,漆黑的乡村道路上只剩下零散的晚归车辆和没有穿外套的刘海霞,这时她才感觉到寒意。

苦尽甘来,为自己取名彩虹老师

刘海霞其实有过离开教育行业的念头,可能是在徒步往返100余里山路时,可能是在上山砍柴时,也可能是某一个写教案的深夜……但是,因为学生,因为热爱,又留下来了。现在,她又将女儿也培养成了一名幼儿教师。

当书柜里荣誉证书越来越多,岁月也在无情的悄悄逝去。2017年,刘海霞本可以在55岁退休,像其他退休教师一样,爬爬山、旅旅游、带带孙子。但这些都不是她想要的生活,甚至一想到要离开讲台,就会恐慌地泪流满面。

她向学校提出了延迟退休5年,并坚守在了六年级毕业班的岗位上。她是高级教师,有条件延迟退休,这让她感到安慰。

刘海霞为自己取了一个网名叫“彩虹老师”。她说,相比于如今时代发展的变化,特别是教育事业的优化提升,她现在的生活就像是风雨后的彩虹。

风雨留给自己,彩虹送给学生。(记者 张丹 刘超)

(责任编辑:张晨曦_xa005)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