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晨违约!“投资不过山海关”魔咒再现

2020-10-23 21:30:20 易简财经

投资不过山海关的魔咒,似乎依然存在。

华晨集团持续爆雷

未能兑付!

10月23日下午4点,财新报道称,华晨集团未能按期兑付私募债券“17华汽05”,债券余额为10亿元。

这个牵动了整个债券圈近一周的猜测终于被证实,还是让人感慨。有业内人士指,这个违约,对辽宁乃至东三省的债券市场来说,都或许是个历史转折点。

8月份,华晨集团就因旗下多只债券暴跌而刷屏。以18华汽01为例,8月10日开始其价格连跌三天,从前一天的收盘价85元最低跌至50元,近乎腰斩。18华汽02、18华汽03均呈现相似跌幅。当时,华晨主要是受“债委会已成立、事业部轮休放假”等负面消息发酵影响。

来到9、10两月,华晨集团主体信用更是从AAA直接连掉4级,被降至A+。

9月29日,东方金诚即把华晨从AAA调低至AA+,大公国际则调低至AA。

10月16日,东方金诚跨过AA评级,直接调低至AA-。

10月21日,大公国际跨过AA-评级,直接调低至A+。

东方金诚出具报告认为,下调评级主要因华晨集团归母净利亏损,盈利能力趋弱、多笔银行贷款逾期、集中兑付压力较大,以及华晨宝马不再纳入合并集团范围。而且,9月21日因江苏信托的10.2亿的信托贷款逾期,华晨集团近期面临较大债务偿付压力。

现在,10亿债务继续未能偿付,华晨几乎必将迎来新一轮的评级下调。公众号债券圈指出,该企业曾尝试尽力凑足该期债券的本息兑付款以避免违约,但遭债委会抵制,原因是已有债券违约的情况下,不应单独兑付一期债券。

华晨汽车有息债务规模庞大,2019年末,负债总额1447.81亿元。从期限结构看,2020年4月至12月末,华晨汽车有息债务为432.67亿元,短期集中偿债压力巨大。

过失与辉煌

贷款逾期、无法兑付、信托违约,华晨集团接连拿不出钱来偿还债务。

一直以来,最能让华晨集团赚到钱的,都是合资品牌华晨宝马。

2019年,华晨宝马销量在华晨汽车集团所有品牌中高达75%,如果把华晨宝马贡献的利润拿掉,仅凭自主品牌的华晨汽车几乎连年亏损。自主品牌里,不论是华晨系、金杯系还是华瑞系,这两年的销量都在急剧下滑,2019年它们的产能利用率都仅为41.44%。

华晨宝马,是宝马集团与华晨集团合资创立的品牌。

过去,国家一直仅允许外资以合资方式进入中国,就是希望用市场换技术,希望华晨这样的国内品牌能在合资经营期间,学好宝马的核心技术,以培育起属于我们自己的汽车业。这么多年来,华晨是吃到红利了,可自主技术、自主品牌一直没上来。

2018年,国家宣布将放开外资股比限制。宝马一马当先,在2019年最先宣布将增持华晨宝马25%的股份,合计持股华晨宝马75%,成为在我国第一家拥有合资公司绝对控股权的国外汽车品牌。

这也意味着华晨的处境将越来越难。

老一辈的人都还记得,上世纪90年代,以金杯客车厂资产为主的华晨汽车还曾在美国上市,成为中国大陆“赴美第一股”。当时第一任证监会主席刘鸿儒还特地表扬了华晨,说这次上市是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转眼近30年过去,过于依赖宝马,一直躺在温床上的华晨汽车,早已没有了适应时代的核心产品,同时也已债务缠身。

拖累东三省债市

值得注意的是,华晨集团这次违约,或将拖累辽宁省,乃至东三省债市。

辽宁省在债市的表现本来非常好。

2015年,辽宁省信用债券发行金额,排名最高达到了第9名,是名副其实的债券强省。然而,2017年后,辽宁省无论在发行只数,还是发行规模上都出现了大幅下滑,国内排名持续降低,最低至第23名。那时,正好是国内信用债券发行规模大幅提高的时间,辽宁省表现并不正常。

来源:债券民工

转折点,是2016年的东北特钢事件。截至当年9月,辽宁第二大国企东北特钢,共连续违约十次,涉及债市违约金额本金约71亿元,涉及上百家机构投资人,包括货币基金、券商、银行理财等。

有媒体报道,“东北特钢的企业资质在钢铁行业里不是最差的,而且一直有盈利,并未到还不起债的地步;主承销商国开行协调的偿债方案早已明确。但由于省级领导不表态不拍板,快两个月了一直未能推进。”

持有东北特钢46%股份的第一大股东辽宁省国资委,因为长时间内没表态,触发了辽宁省政府的信用危机。当时,辽宁省国资委,没有给债权银行以及主承银行提供任何增信措施,被债权银行和债券持有人质疑“恶意逃废债”。

这件事影响了投资者对于辽宁省的认可程度,也导致此后辽宁省的融资成本高企。

2017年,辽宁地区地方债发行利率比其他地区仍高了十几个BP。即使是和经济总量相近、2015年信用利差相近的湖南省作为对比,辽宁省的AAA级信用债信用利差明显走阔,在2016年3月份飙升到0.95%,直至2017年下半年才有所下降。

来源:光大固收

同样是重大债券问题,相比辽宁省的处理,有地方政府则处理得更出色。

2015-2016年初,产能过剩行业的债券如烫手的山芋般让市场避而远之。2016年山西省副省长带队,携山西七大国有煤炭集团以及两家民营煤炭企业,在北京金融街进行山西省煤炭产业的推介会路演,开创了国内省级领导向市场路演推介企业的先河,也获得了投资人的认可,山西煤炭企业危机就此化解。

2019年贵州省国有企业发行的债券面临困局,贵州省主管金融副省长带队与金融机构沟通交流,并在交易所和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协助下举行债券投资者交流会及路演,效果良好,市场逐步恢复对于贵州的信心。

如何破局?

有业内人士指,华晨集团今天的正式违约,对市场的冲击绝不亚于东北特钢。毕竟东北特钢只有50亿元债券违约,而华晨集团的债券余额在172亿元。在这种情况下,辽宁省的信用债券发行难度几何级数地增加了。

2019年,辽宁省GDP为24909.5亿元、远远压过吉林和黑龙江的11726.8亿元、13612.7亿元。因此,其一直被视为振兴东三省的带头大哥,如今这位带头大哥会如何表现,是果断处置金融风险还是重走2016年的老路,正备受关注。

END

作者 | 天上掉月球

部分参考自人民币交易与研究、债券民工等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