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她15年,见到她父母我慌了,原来是自己不配

2020-10-23 20:59:47 十点读书

文 | 刘小念 · 主播 | 余小闹

来源:写故事的刘小念(ID:xgsdlxn)

- 1 -

遇到林海歌之前,我想象不到,身边还有如此勇敢可爱的女孩。

那年我们刚上高一,碰到一个重男轻女的英语老师。

每次上课,她只提问男生,从不叫女生回答问题,所有女生都敢怒不敢言。

只有海歌,屡次举手被无视后,干脆直接站起来抢答。

她的回答标准、流利而正确。

在坐下之前,还不忘回头,向全班同学比个“耶”。

那一甩马尾的回眸,惊艳了我的青春。

- 2 -

海歌敢于跟英语老师公开叫板,而且,英语成绩每次都是全班第一,让老师又爱又恨。

我清楚记得,每次公布成绩,英语老师第一个念到她名字时,那份仿佛从嘴里往外吐沙子一样的不甘。

传说中的“看不上我,还干不死我”,无外乎就是她的样子。

每一次,全班同学都会热烈鼓掌。

海歌就会落落大方的站起来,向全班同学鞠躬,笑嘻嘻地说:“林某不才,惭愧惭愧。”

她是全班的欢乐源泉,无论男生还是女生,都很喜欢她。

而我对她,却不仅仅是喜欢和欣赏那么简单。

看到她,我会脸红心跳;

看不到她,感觉自己像丢了魂一样。

- 3 -

我当然知道,好多男生会以请教为名,去接近海歌。

于是,我主动去找爸爸,让他帮我请英语家教,很快,我的成绩和海歌不相上下。

这样,公布成绩时,我们的名字就可以排在一起了。

重要的是,再有男生向她请教时,我就可以仗着人高马大,把他们拎到我桌子前,让他们有什么问题找我。

- 4 -

那时候,班里有一个胖胖的女生叫王玲。

有次自习课,老师让王玲帮大家发作业本。

结果,有个调皮的男生往她后背上贴纸条,上面写着“月半弯”。

然后,其他男生开始效仿,穿着棉衣的王玲当然不知情。

教室里开始陆续有人窃笑,我还没来得及笑,只见海歌叫住她,指着作业本上一道题向她请教。

她让王玲坐在她的座位上,一边站着听王玲讲题,一边默默帮她摘下纸条,憨厚的王玲讲得很投入。

海歌握着那些纸条,向几个恶作剧的男生竖起了小手指。

那一刻,我的脸不自觉得红了。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知道,真正的教养可以那么有力量。

第一次知道,有些人,自己好像不配。

- 5 -

从那时起,整个高中,我保护了两个人,一个是海歌,一个是王玲。

对王玲,是为了让自己看上去也正直有教养。

对海歌,是出于真心喜欢。

从高一下学期开始,晚自习后,我会护送她回家,以及,赶跑那些明里暗里追她的男生。

她化学成绩不好,又苦于找不对方法,我便每个周日上午给她一对一补习。

- 6 -

那时候,连班主任都知道我喜欢海歌。

每次看到我,都意味深长地说:“成绩还可以再往前提一提,一起加油啊。”

可当有一次,海歌突然问我:你是不是喜欢我时,我慌了。

我故作镇定地从兜里掏出一根烟,手却抖得怎么也点不着。

那盒烟,一直装在我书包里,是我随时准备向海歌表白用来壮胆的道具。

但那天,我气恼地把烟扔掉了。

用跟班主任一样的语气对她说:“小小年纪,能不能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说完这句话,我自己都想扇自己。

而海歌到底是海歌,她怎么会不知道我喜欢她。

她永远善解人意,好像兜里永远有铺给别人的台阶。

面对我的慌张窘迫,她敲了一下我的头,笑嘻嘻地说:“你这口气,怎么跟我爷爷一样,他都不跟我讲这么老气横秋的话。”

打那之后,她人前人后就喊我“孙爷(儿)”。

那个称呼,成为我俩之间的默契与秘密。

- 7 -

高三那年的班级联欢会,我准备唱首谭咏麟的《一生中最爱》。

我甚至想在那天,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向海歌表白:“这首《一生中最爱》送给林海歌同学。”

为此,我每天都对着镜子反复练习,从粤语发音到表情。

可真到了联欢会那天,海歌的节目排在我前面。

她邀请自己的爸妈表演了自编自导的小品,把整个晚会气氛推向了高潮。

表演结束时,她分别亲了自己爸妈,说:“老李老林,演得不错,这个就是出场费,现在,你们可以告退了。”

教室里再次哄堂大笑。

而我,是唯一笑不出来的人。

- 8 -

那一刻,我看到了自己和海歌的差距。

成绩与教养,我都可以后天习得。

但在海歌跟她父母的关系里,我看到了彼此成长环境的天壤之别。

她可以直呼爸妈“老林老李”,他们一家三口的眼神里,是宽容、自由、民主。

而我爸妈,早在我上初二时就离婚了。

爸爸接着再婚,他从不主动给我抚养费,每个月妈妈都逼我去跟他要钱。

每次爸爸都让那个女人把钱递给我,并且强调:“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对你阿姨好。”

而我妈呢,生平只有两件事,控诉她养我的辛苦,骂我爸是负心汉。

直到那天,看到海歌与父母之间那么欢快的互动,我好像一下明白了,为什么会喜欢她。

她的身上,有着来自幸福家庭的无拘无束。

她的世界只有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而我,其实就像带着镣铐还想起舞的大象。

这样的我,拿什么跟她比翼齐飞?

- 9 -

那首《一生中最爱》,我终是没有唱出口。

自那天起,每次晚自习护送海歌回家,我都用口哨吹着这首歌。

不是告白,而是告别。

我知道,她的人生,一定会繁花似锦。

而我,能与之同行的,其实只剩下这短短的一程。

- 10 -

接下来的高考,我和海歌分别考出理科班第三和第四的成绩。

填报志愿那天,海歌来找我。

她用全班都听得见的声音问我:“孙爷(儿),按照套路,你是不是要和我报一样的学校呢?”

全班同学都起哄:“在一起,在一起。”

面对我们两个年级学霸,班主任也投来宠溺的目光。

我不知道自己又哪根筋搭错了,在所有人都想见证这一高糖时刻的时候,我昂起头说:“林海歌,你自信过头了吧,如果我做了什么让你误会的事,我向你道歉。”

说完,我扬长而去。

- 11 -

当时,我心里很清楚,这一转身的离开,要用一辈子去忘记。

可是,年少的自卑,通常都是自以为是的自大表现出来的。

虽然我考的很好,但就在当天早晨,只因我出门前换了两套衣服,我妈骂了我半个小时。

她说我一个男生这么臭美,真是跟那个花心爹一个德性。

她说:“考得再好有什么用,将来哪个女人嫁给你,也会像我一样倒八辈子霉。”

在她的谩骂里,我默默地套上了校服。

所以,当我看到穿着白T配粉色背带裙的林海歌,向我走来时,我退缩了。

是的,她美得不可方物,而我,像一摊阴影下的老苔藓。

- 12 -

林海歌,你的人生,我真的不配。

那天,回到家里的我,关起门来,练了一天的字。

反反复复地,在青春的笔记本里,只摘抄了一段话:

在一夜之间,我的心判若两人。 她自人山人海中来,原来只为给我一场空欢喜。

你来时携风带雨,我无处可逃。

你走时乱了四季,我久病难医。

我在人生中哭得最狠的那一晚,告别了我没有明确开始,就匆匆结束的初恋。

那感觉,就像死过一次。

- 13 -

高考过后,我和林海歌的人生从此南辕北辙。

她去了北京,我到了厦门。

我曾经在大一那年,坐了20几个小时的火车,去她所在的政法大学。

但我只是远远地看了她一眼,犹如遥望昨夜星辰。

她跟几个男女同学走在一起,笑声如铃。

看得出来,其中一个男孩看她的眼神,跟我一样另有深情。

闪亮如她,到哪里都不会缺少爱慕。

灰暗如我,注定只是她生命中的过客。

- 14 -

再后来,好多次高中同学会,我都没有参加。

因为一个人,我疏远了一群人。

包括高中时最要好的哥们问我:“为什么?”

我都始终保持沉默。

那时年少,觉得某些卑微一旦说出了口,从此就彻底低人一头。

- 15 -

大学四年,在一个离家乡、离爸妈千里之外的海边城市,我开始重新“发育”。

学篮球、参加校辩论队、竞选学生会主席、勤工俭学……

大三那年,我开始在城市设计院实习,并且得到毕业后就可以入职的承诺。

人的自信是可以累积的。

虽然不跟海歌在一起,但我一直想象着她的学习与生活,努力成为像她那样的人。

并且希望有一天,自己可以有勇气站到她面前,霸气地告诉她:“林海歌,我喜欢你,很久了。”

- 16 -

大四那年寒假,我回家了,当我再次酝酿着向海歌表白时,却在微博看到,她和一个男生牵手的照片。

说实话,那个男生高大帅气,最是那灿烂的微笑,跟海歌真的很有“夫妻相”。

我太了解那种笑容背后,隐藏的家庭背景,那是属于幸福家庭生长出来的天然阳光洒脱。

我默默删除了海歌的微博,再一次,从她的生命里黯然退出。

这一次,我是真的没有机会了。

没有谁会一直在原地等你,这,就是人生。

- 17 -

回到学校后,别的同学纷纷开始找工作。

我在即将跟设计院签约时,临时改变了主意。

我要考研,争取留校,我想当个老师,教书育人,培养更多优秀自信的学生,不要像我一样,因为自卑,错失人生中最爱。

天遂人愿,两年半后,我如愿留校。

除了日常授课,我最愿意做的事情就是带着学生跑步、打篮球,以及鼓励他们追寻梦想,做阳光自信的人。

这样,他们的人生就不会像我一样,哪怕看见“海”字,也会那么难过,听到“歌”声,也会那么深切得心痛。

可是,生活里,“林海歌”这三个字随处可见,我的遗憾,无处不在。

因为当老师,所以我有机会接触到,跟我有类似经历的孩子。

他们的人生,需要有人看见,并推上那么一把。

让他们可以轻松告别自己的出身,让自己成为自己的再生父母。

而我最幸福的时光,就是跟他们分享我的成长经历,我的秘密。

那个秘密里,有海歌。

- 18 -

遇到现在的妻子曦文,是在一场马拉松比赛中。

作为陪跑“兔子”,她能准确地看出哪些人需要帮助。

她在人群里不经意地回头时,我的心偷停了好几拍。

像歌里唱的一样,我后来喜欢的人,都有海歌的影子。

那天,我没有去追求终点,而是慢下来,跟她一起做了“兔子”。

两年后,曦文成了我的妻子。

如今,我们的女儿茜茜六岁了。

我允许茜茜叫我老孙,叫我猴哥,放任她按照自己的天性,去选择她的爱好。

我也知道,给女儿最好的爱除了陪伴,再就是爱她的妈妈。

曦文总是说:“老公,感觉你养了两个女儿,一个是我,一个是茜茜。”

每每此时,我的心头就会泛起海歌的样子。

时过境迁,我越来越觉得自己欠海歌一句道歉,也欠彼此青春的一个交代。

据高中同学说,大学毕业后,海歌和男朋友一起留在了北京。

他们的儿子比我女儿大一岁。

- 19 -

2020年国庆节,高中毕业15周年,天南海北的同学都回去了。

思虑再三,我还是没有回去,只是请高中时最好的哥们,代我转了一条微信给海歌。

如今的我,终于可以坦白地告诉她:

当年,当着全班同学的面,那样羞辱你,不是因为不喜欢,而是因为少年的自卑与不配,一句对不起或许太轻也太迟。 可是,海歌,让我以33岁的成熟告诉你,你的出现改变了我的性格与人生,我欠你一句对不起,更应该还一句,谢谢你。

五分钟后,我收到了哥们发来的截屏。

她说:“麻烦转告孙爷(儿),没关系,祝安好。”

- 20 -

那天,哥们问我:“既然话已经说开,还是回来和大家聚聚吧。”

我亦心动。

像当年一样,盘点着衣柜里的衣服,练习着见到海歌时的表情、语气。

但最后一刻,我还是选择了放弃。

既然永远做不到平静如水,既然有些人注定无法从心上人变成朋友。

那么,最好的选择就是,借我最初与最终的不敢,借我言而不喻的不见。

有些故事,没有续集,才是绝唱。

有些关系,一刀两断,才是最好的珍惜。

那么,再见青春,再见,林海歌。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封面图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作者-

刘小念,一个写故事的手艺人,也是一个二胎妈妈,专写婚姻内外那些事儿,著有作品《二胎时代》《煮妇炼爱记》《创业情侣》等,开设公众号:写故事的刘小念,回复“目录”,可阅读所有故事。十点读书经授权发布本文,转载请联系作者。

-主播-

余小闹,安徽省十佳播音员主持人,合肥广播电视台,新浪微博@余小闹。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