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病重后的怪事:住的房间黑如山洞,看女儿跳舞要隔着窗户

2020-10-24 06:20:04 小李聊史

1947年,一个名叫楚成瑞、参军两年多的山东小伙子成为四野统帅林彪的司机。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楚成瑞都跟随在林彪身边,成为他最信任的工作人员之一。

改革开放后,楚成瑞向外界披露了关于林彪的很多鲜为人知的细节,他所讲述的有些情况在不了解情况的人看来非常怪异,比如他住的房间幽暗如同山洞,看女儿林豆豆跳舞必须隔着窗户,内勤人员走路快一点也被他批评,等等。

1953年春天,林彪病情出现反复,旧病没好,又添了新病,住在城里嫌吵闹。6月,搬到了颐和园里的翠云轩。林彪的病已经很重了,当时颐和园的路不好,不适合汽车行走,大家只得用担架把他抬进翠云轩。

这一年是林彪自1938年3月负伤以后,病得最厉害的时候,主要是怕冷、怕热、头痛、腰痛、失眠。一天到晚静不下来,需要不断地活动,一到晚上更厉害。

他不睡觉,内勤都不可以睡觉,每天照顾他最少要20个小时,几拨服务员都给弄垮了。他烦躁、折腾,服务人员也受不住了,主要是身体挺不住。

林彪病了,不能外出,不用车了,司机楚成瑞也就基本失业了。一天,领导找楚成瑞,说:“小胖,你别开车了,现在几个内勤累得实在不行,看来只好让你上了。”于是楚成瑞就改行做了内勤。

楚成瑞那时候年轻,身体好,对林彪也有感情,做内勤尽心尽力,一天林彪(中)在辽沈战役前线二十几个小时我都守着躺在床上的林彪。那时的林彪已病到极点了。他脸色惨白,瘦得皮包骨,连说话的劲都没有,一天到晚只能躺着,那个痛苦的样子,楚成瑞看着也难受。他也特想动一动,可是不能坐也不能走,咋办呢?楚成瑞抖他的手,抖他的胳膊,他就舒服些。

林彪平时很少说话,现在病了,说话就更少了,有时候一天也不说一句话。不睡的时候,就怔怔地睁着眼睛,像是在想事;心情好的时候,也跟楚成瑞说几句话,比如,问问他家里人的情况等等。

因为熟悉了,楚成瑞有时也问他一些事。有一次楚成瑞问他,你打仗时几天几夜不睡,累不累?他说,不累。

他住的房间是一间老屋子,里面有不少用木料打的隔墙,上面还有雕画和漆画。可是,那种木料好像是樟木,有异香味,林彪受不了,只好请人把这些木隔墙拆掉了。屋子大了就显得冷,又不能烧火炉,楚成瑞只好加了一个电热棍,就是在一根瓷棍上缠了根电热丝,通电就红,可以散点热。

因为怕光,林彪的房间里挂了三层窗帘,人一进,好像进了山洞,眼睛好一阵都适应不了。白天进去楚成瑞都要打手电筒,他见了还嫌手电筒的光太强。楚成瑞还要把手电筒用布蒙上。

老不见阳光不通风,睡的被褥又换得不勤,床铺就潮,楚成瑞弄了两套被褥,每天给他晒一套,后来又增加到三套,轮着晒,每天换。如果遇上阴天,就放在炉子上烤。这样一来,情况真不一样,他感觉舒服多了,对楚成瑞大加夸赞。

为了给林彪治病,除了常有专家会诊什么的,他身边还有一个医疗小组,北京医院的周院长,一个护士,还有就是楚成瑞。楚成瑞管生活,周院长负责检查,护士负责打针。最苦的就算楚成瑞了。那时林彪吃饭、拉屎都在床上。

怕的东西就更多了,不仅怕光,还怕水、怕风。为了这个“风”,楚成瑞挨过他两次批。

一次,林彪对楚成瑞说:“以后你离我远一点。”

楚成瑞问:“我怎么了?”

他说:“你走得太快,你有风。”

后来,楚成瑞又忘了这茬,被林彪又说了一次,再后来就很注意了。

当时,林彪的女儿豆豆正在上小学,有一次来看他。由于总是在黑屋子里,见不到光,死静死静的,没有一点儿生气。小女儿来了,林彪当然很高兴,他拉着豆豆的手直喊:“豆豆,豆豆。”豆豆要给父亲跳个藏族舞蹈,因为林彪怕风,豆豆只好隔着窗户,在门外表演了一回。

林彪无论在什么地方,夏天是不挂蚊帐的,他说是嫌憋得慌。可是,在颐和园那个地方,到处都是水和草,睡觉哪能不挂蚊帐呢?没有办法,只能给他打蚊子。打蚊子又不能带风,楚成瑞就想了一个办法,在长竹竿上用毛巾捆个团子,用它一个一个地把蚊子捅死在墙上。

因为怕光,林彪的房间里面没有灯,只有个台灯是为了看体温表用的。灯上面盖了好几层布,只留一道缝。

因为他怕冷又怕热,晚上睡觉要换三次被盖才能保持温度的平衡。开始睡时,只盖被罩。半夜时,要换毛巾被。早晨五六点,要换毛毯。换的时候相当麻烦,不能冻着他,先把要换的东西卷成卷,放在他的脖子下,然后,一点一点地往下撤换盖在身上的东西,撤一点,放一点,直到撤下原来的,放完新换的。

每晚他要解两次小便,一般是九点左右一次,凌晨一点左右一次,也是在床上,仍然不能冻着他。

这样折腾一夜,楚成瑞最多只能睡两三个小时,直到他早上吃完早饭,楚成瑞才能再睡一会儿。不过,不到两个小时,他又有事儿来了。

一个人再有权力、再能干,一旦病倒在床上,他只能受人摆布。那时,林彪可听楚成瑞的话了,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

比如洗澡吧,谁说都不行,只有楚成瑞跟他说,他才肯,只是林彪反复交代,可别感冒了,可别感冒了。楚成瑞也怕他感冒,就用湿毛巾给他擦擦,他不洗手,手上皲皮老厚,楚成瑞就慢慢地给他搓。

相关阅读:

林彪女儿揭发父亲后命运如何?立大功却被挤兑到自杀

摘自徐焰编著《北戴河往事追踪报告》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

摘要:由于她讲了“毛主席身边也有叶群那样的人”之后,处境开始恶化,身份由“九一三”的“功臣”变成了“林彪留下来的钉子”,待遇大变。专案组对她的态度变凶,看管更严,伙食标准也由“贵宾”而变“小灶”,再转为“中灶”而“大灶”。她的居住条件,逐步也变得恶劣起来。

林彪一家,左起林豆豆、叶群、林彪、林立果

1971年9月13日凌晨林彪从北戴河仓皇出逃后,毛泽东认为尚在北京的黄、吴、李、邱是“老同志”,给他们一个主动交代的机会,因为这几个人毕竟是老红军,对革命立过战功。对其他一些跟随林立果且关系紧密的人,采取行动便要早一些。从9月13日至18日,中央专案组便拘押了空军政治部党委书记江腾蛟、空军副参谋长王飞和胡萍、空军作战部部长鲁珉等。根据周恩来的指示,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派副司令员肖永银赶到上海,在听报告、看文件之后,拘留了空四军政委王维国、空五军政委陈励耘。

林豆豆与李作鹏、董其采

林彪有一些亲属和老部下,虽然没有参加过阴谋活动,当时也受到了牵连。虽然林彪一伙在“文化大革命”中大搞株连九族的一套,但是用这种方式对待林彪无辜的亲属和部下显然也是错误的。到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党中央恢复了实事求是的精神,与林彪政变阴谋没有什么政治牵连的人终于都被落实了政策。林立衡(林豆豆)的经历,是这些人中比较典型的一个。在“九一三”后1个星期左右,她和未婚夫张清林从北戴河被转移到北京玉泉山,接着转到北京卫戍区某师师部驻地,开始接受专案组审查。专案组的负责人是8341部队的女干部谢静宜,此人在“文化大革命”中炮制了不少“经验”,还把持清华大学半边天,后来在粉碎“四人帮”时一道被捕。谢静宜开始主要让林立衡交代的问题,是林彪与刘少奇、邓小平、周恩来以及各位老帅的关系。

文革初期,林立衡向毛泽东行军礼

中共中央在9月18日首次向党内下达关于林彪出逃的文件时,还表扬了林立衡的揭发一举。她开始受审查时拒绝交代任何问题,受到反复批判之后就采取了另一种态度,大量“交代”林彪说毛泽东的一些“坏话”。这些东西送上去之后,专案组受到了批评,林立衡自然受到了激烈批判,说她这是有意“放毒”,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

起初专案组对她还比较客气,开的伙食也比较好。由于她在很长时间坚持认为林彪是被叶群、林立果劫持走的,并讲了“毛主席身边也有叶群那样的人”之后,处境开始恶化,身份由“九一三”的“功臣”变成了“林彪留下来的钉子”,待遇大变。

左起吴法宪、林豆豆、叶群、林立果

专案组对她的态度变凶,看管更严,伙食标准也由“贵宾”而变“小灶”,再转为“中灶”而“大灶”。她的居住条件,逐步也变得恶劣起来,身体受到很大损害。在这种情况下,林立衡写信给毛泽东要求面谈。毛泽东把信批给了周恩来。周恩来于1972年8月在人民大会堂找她谈了一次话,却不是要求的“个别谈话”,而是集体谈话,参加的还有汪东兴、纪登奎、李德生、张才千、田维新、杨德中以及谢静宜等。显然,周恩来在处理这一问题时也有难处。这次谈话,决定林立衡回空军“参加运动”,最后周恩来还同她握手道别。

文革初期,林立衡与周恩来在城楼上

林立衡回空军后住到招待所,仍有专案组人员在身边看守,在1974年“四人帮”大搞“批林批孔”运动后她又被关押并自杀未遂。在无奈下,林立衡再次向毛泽东写信。1974年7月31日毛泽东收到信并做了批示:“解除对林立衡的监护,允许她和张清林来往,她和死党分子有区别。”中央政治局也做了决定,送她去农场劳动,并把张清林调往空军。

空军组织部门还根据上面的指示,决定“批准”林张立即结婚。翌年10月,林立衡被安排转业,不过转业决定还是指出:“恢复党籍、真名、安排一定的领导职务,要大胆工作。”有关部队就林立衡转业的地点提了3个地方:郑州、开封和孝感。当时邓小平主持中央工作,他在这3个地点中圈了郑州这个交通最方便也是最大的一个城市。从这点上也可以看出邓小平待人的厚道,尽管他自己此前受到过林彪的打击。林立衡到了郑州后,在一个汽车厂当了副科级的革委会副主任,1976年5月“反击右倾翻案风”起,由于她来郑州是邓小平圈定的,“城门失火”再次殃及池鱼,她被说成翻案风的残渣余孽,革委会副主任职务被剥夺,下放到车间当了工人。直至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随着全面落实政策,林立衡的问题直接受到中央的关怀,于1980年代被调回北京,重新安排工作。

1980年代的林豆豆

如果客观地回顾历史,在1970年代处理林彪一案时虽出现了一些冤情和过火现象,不过也应看到“文化大革命”初期打人、戴高帽甚至随意残害的狂热在此时已经消退,毛泽东已经比较强调讲政策。再回想一下“文化大革命”时期,林彪、“四人帮”迫害致死的老干部、知识分子及其子女不可胜数。对比他们的遭遇,林立衡还算是幸运。如果无休无止地“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怨怨相报,岂不是要把我们的国家变成一个残酷斗争的绞肉机?接受这些教训,建立法治,尊重人权,实行民主,一切按宪法办事,一切以法律为准绳,才是避免上述悲剧重演的保障。

1994年,林立衡与丈夫张清林。右一为张宁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随着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建设的逐步恢复,随着国家的立法与司法工作的逐步加强,对于“文化大革命”中罪大恶极的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依法进行审判的条件已经逐步具备。1980年9月26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通知指出:依法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是全党、全军、全国人民的强烈愿望。现在预审工作已经结束,案件已送到检察院,预定在10月间提起公诉,依法审判。9月26日至29日,五届人大常委会举行第十六次会议。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黄火青在会上宣布,这次准备提起公诉的10名主犯是: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陈伯达、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江腾蛟。对已死的各犯不再起诉。会议决定成立最高人民检察院特别检察厅和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10名主犯进行公开审判。11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宣布开庭。特别检察厅厅长黄火青宣读了起诉书,列举了林彪、江青这两个反革命集团的4大罪状48条罪行。

经过2个月零5天的审理,1981年1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宣布了如下判决:判处江青、张春桥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处姚文元有期徒刑20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判处王洪文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处陈伯达有期徒刑18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判处黄永胜有期徒刑18年,剥夺政治权利6年;判处吴法宪有期徒刑17年,剥夺政治权利6年;判处李作鹏有期徒刑17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判处邱会作有期徒刑16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判处江腾蛟有期徒刑18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此后,各地人民法院、军事法院,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其他案犯也陆续分别进行了审判。

林立衡与罗荣桓之子罗东进

后面应附加一句,对林彪一案的黄、吴、李、邱的对待,还是与江青一案的靠“文化大革命”造反起家的罪犯不同。因为这几人毕竟在革命战争年代立过战功,且在“九一三”后已经关押10年之久。此次判刑后不久,那“四大金刚”都被以保外就医处理,和家属一起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这表现出国家转入法制社会后的健康状态。

2011年9月13日,林彪坠机温都尔汗40周年的日子。林立衡丈夫张清林与黄吴李邱的儿子黄春光、吴新潮、李冰天、邱路光前往蒙古林彪专机坠落处祭拜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胡淑丽_MN7479)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