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屠光绍: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将如何比肩伦敦、纽约?

2020-10-23 12:13:19 澎湃新闻

进入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割裂全球经济体系,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均遭受深度冲击,各国经济面临严峻的衰退风险。2020年对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而言,又是一个重要的承上启下之年。


在这个历史新起点上,10月23日-25日,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联合各组委会成员机构将在上海召开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峰会主题为“危与机:新格局下的新金融与新经济”。

屠光绍。 澎湃新闻记者 蒋梦莹 图

屠光绍指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首先需要学习、借鉴和分享国际经验,外滩金融峰会为此提供了一个交流、沟通、分享的平台;第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需要同时凸显硬实力和软实力,需要有影响力的品牌,外滩金融峰会能够提供这样一个品牌。外滩金融峰会明显的特征是非官方、国际化、专业化,能与其他论坛比如陆家嘴论坛等,共同形成软实力的合力。


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将以金融开放、金融科技、资产管理为三大议题。届时,包括英国第51任首相托尼·布莱尔、美国第70任财政部长罗伯特·鲁宾、美国第75任财政部长蒂莫西·盖特纳、欧洲央行原行长让·特里谢、桥水掌门人瑞·达里奥、高盛集团总裁约翰·沃尔德伦、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等在内的80余位全球财经领袖,都将汇聚在外滩金融峰会这一平台,和300余位中方嘉宾一同,展开思想碰撞与观点交锋。


上海不会是纽约伦敦的复制


澎湃新闻:2020年中国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十三五”规划也将收官。对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而言,是一个重要的承上启下之年。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上海将承担怎样的全新的使命?


屠光绍:
上海的新使命就是要加快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第一,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加快,需要进一步借鉴、学习和交流国际经验;第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需要同时凸显硬实力和软实力,需要有影响力的品牌,外滩金融峰会能够提供这样一个品牌。外滩金融峰会明显的特征是非官方、国际化、专业化,能与其他论坛比如陆家嘴论坛等,共同形成软实力的合力。


澎湃新闻:按照一些国际指标,上海要建成国际一流金融中心还有需要完善的地方。如何看待上海与伦敦、纽约等一流国际金融中心的差距?


屠光绍:
上海将来一定会是一流的国际金融中心,可比肩纽约和伦敦。但不可能只是伦敦和纽约的简单复制。当然现在看来上海跟伦敦、纽约相比还存在差距,但这个差距正在缩小,比如上海已经跻身国际金融中心排名的第三位。同时,从全球的格局来看,上海代表的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上海还有很大的潜力。


加快发展养老金第三支柱 资产管理业大有可为


澎湃新闻:全球资产管理中心建设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重要内容。当前上海已经是全球金融要素市场最齐备的城市之一,各类中外资券商、基金、资管公司、银行理财子公司等资产管理机构加快集聚。随着中国金融市场开放不断扩大,外资金融机构面临哪些新的机遇?


屠光绍:
资管行业的发展是中国下一步金融体系中特别关键的部分。境外的同行们尤为关注中国的国内资管市场,而且愿意到中国设立资产管理机构。这关系到驱动这个领域发展的几个动因:第一,收入水平。一个国家和地区的收入水平达到一定程度之后,资产管理和理财的需求会呈爆发性的增长,中国正在接近这个收入水平;第二,人口结构老龄化加剧,中国人退休之后最大的问题就是养老,每个人都需要为养老做规划。现在提倡养老金三支柱:第一支柱是基础养老,覆盖水平很低;第二支柱是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又称为补充养老;第三支柱是发展个人商业性养老,即通过投资为将来的退休作筹划。第一支柱和第二支柱都还远远不够,因而,中国的资产管理有巨大的市场需求。


我们现有的金融体系是以银行为主导,满足不了如此巨大的需求。仅仅通过银行,无法提供足够的能与老百姓财产性收入提高水平相匹配的产品。中国居民的财产结构在逐步发生变化,而这些改变需要有足够丰富的金融市场和理财产品。市场的发展已经越来越复杂,还需要有专业化的理财机构来打理。中国恰恰最缺的就是这个。境外的同行纷纷看到了中国这样一个巨大的市场机会。


澎湃新闻:上海该如何发挥金融市场、金融机构等综合优势,加速资本聚集,提升对全球金融资源的配置能力?


屠光绍:
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是以资本市场为核心的,天然需要资产管理来支撑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可以说,建设资产管理中心是建设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应有之义和重要支撑。


资产管理行业的发展可以带动两头:一方面,通过资产管理行业的发展,能让老百姓理财需求得到满足,带动居民的财产结构转型;另一方面,通过资产管理行业的发展,又能带动中国的融资结构和融资体系完善,会使得资本市场逐渐从过去的银行间接融资为主,转变成发展资本市场直接融资为主的结构。正是因为资产管理市场如此重要,我们把资产管理放在这次会议作为三个重要主题之一。


重大的金融改革和开放措施都会在上海


澎湃新闻:新冠疫情给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带来的怎样的机遇与挑战?如今深圳等地率先启动了数字货币试点,上海在打造金融科技中心方面有何特色之处?


屠光绍:
上海的优势是综合性的。一些金融开放方面的试点会在上海进行,但涉及到一些具体领域的业务,可能出于区域性和范围的考虑而不一定在上海试点。


不过,我相信类似于以下两个方面的金融创新举措都会在上海:涉及到人民币国际化方面的措施,包括2009年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和2013年设立自贸区等;重大的市场改革措施,如最近的注册制改革。我用这两个例子想说明,重大的、有全局意义的金融改革和开放措施一定是在上海。因为上海作为国际金融中心,金融体系比较健全,金融生态环境相对较为友好,有能力承担一些重大的金融改革和开放政策的开展。


澎湃新闻:近年来中国在开放金融业上做出很多努力,中国股票和债券市场被纳入全球指数的举措等,在逐步提高人民币的地位。央行推出新的数字货币会对增强人民币国际化上起到怎样的作用?


屠光绍:
一个国家的货币国际化取决于很多因素:国家的综合实力、金融市场的发达程度、法治与监管的健全程度,以及金融基础设施的完善程度,也包括它自身货币发展的程度等等。


数字货币作为科技在货币形态上的运用,当然是很重要的。但人民币的国际化更取决于上述基础性因素,并不是有了数字货币就有了人民币国际化。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