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2. 军中之冠—第三帝国的千车大队

2020-10-23 09:36:44 燃烧的岛群

本文是“燃烧的岛群”第372篇原创文章。全文共7370字,配图N幅,阅读需要20分钟。本文曾于2020年10月23日首发。

这篇文章最早于2012年左右在百度贴吧坦克世界吧发过简略版,现在重新编写充实。作者鹰从天降,来自燃烧的岛群微信群,喜欢研究二战巴尔干战场。

“燃烧的岛群”是二战史军迷的俱乐部,拥有国内一流的二战史专家、作者顾问团。想进群的朋友,请加微信minshengluhao,邀请入群。入群后务必先看群公告,违规者移出群聊。燃烧的岛群欢迎您!

笔者之前写过:

《追梦瓦尔特——寻找老电影记忆深处的莱尔上将》、

《红星闪耀巴尔干——电影中的南斯拉夫游击战》系列、

《目标:铁托!——电影<突袭德瓦尔>中的跳马行动》、

《品<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桥>》系列,

欢迎大家从燃烧的岛群公众号里搜索、阅读、分享。

本文参考资料:

燃烧的岛群群友 公众号 老炮与战线

燃烧的岛群群友 公众号 raingun的装甲研究社

燃烧的岛群群友 公众号 装甲铲史官 所著文章《二战最强装甲营评选》

燃烧的岛群群友所编、所售书籍《战争事典——热兵器时代5》“维捷布斯克之虎——二战德国装甲王牌阿尔贝特·恩斯特战记”篇

燃烧的岛群群友所编书籍《653重装甲歼击营战史》、《654重装甲歼击营战史》

书籍《帝国精锐——二战德国特殊部队》

“德国国防军——独立第667突击炮兵旅战史”篇、

“犀牛坦克歼击营——88炮与IV号坦克的联姻-Sdkfz 164”篇

千车大队指的是击毁数过千辆的战车连/营,二战德军共有四个千车大队,即502重装甲营、503重装甲营、667突击炮营、653重型歼击坦克营。本文主要简单介绍一下667突击炮营、653重型歼击坦克营这两个千车大队和名气不小的654、519重型歼击坦克营。

千车大队之502营、503营


先贴上十个重装甲营兄弟的战绩表:


再贴上他们的营徽:

502营和503营凭他们的战绩昂首跨入了“千车大队”的行列。

502营的猛犸象营徽

502重装甲营于1942年9月在列宁格勒首次参战,1945年4月底在但泽附近解散,期间几乎一直在东线作战,是参战时间最长的独立重装甲营。据统计该营在两年零七个月里击毁了1400多辆敌军坦克和超过2000门反坦克炮,其他各型装备难以计数,自身因各种原因损失107辆坦克,损失主要为虎式和虎王,还包括少数三号坦克和追猎者。

503营的虎头徽

第503重装甲营是德军战绩最高的重装甲营,1943年初在东线南段参战,1945年5月解散,该营转战东西两线,击毁了1700多辆坦克和超过2000门反坦克炮,自身因各种原因损失252辆坦克,损失主要仍为虎式和虎王,还包括少数三号坦克。

昔日的条顿骑士

图片来自503营的阅兵宣传片,拍摄于1944年9月底至10月初。503营在法国失败后,刚刚接收45辆亨舍尔型虎王,加上从法国带回的2辆,共有47辆。接受检阅的是1连和3连,检阅者是3连连长冯·罗森男爵。几天后全营就去匈牙利阻挡苏军。

图片由燃烧的岛群群友、公众号“raingun的装甲研究社”作者提供。

但从单人战绩方面来看,却是502营略占上风。502营拥有6位战绩在50辆以上的装甲王牌,其中包括卡里尤斯中尉、博尔特中尉、科舍尔上士这3位单人战绩在100辆以上的超级坦克王牌。503营拥有4位战绩在50辆以上的装甲王牌,其中包括库特·科尼斯佩尔上士、龙多夫候补军官、格特纳上士这3位单人战绩在100辆以上的超级坦克王牌。

虽然在击毁总数上,503营以1700辆力压群雄,但在交换比方面为1:6.75,远低于502营的1:13.08。此外不管是单人战绩还是官兵荣誉,502营都要压503营一头。多数军事专家都认为502营是德军最强的独立重装甲营,而不是单纯战绩最高的503营。

千车大队之“突击炮之王”—667突击炮连/营/突击炮兵旅

国防军独立第667突击炮连,是德军在1940年初组建的一支突击炮单位。随着战争进展,当同时期组建的其他突击炮单位消亡或整编时,667连却凭借着出众的战绩,历经“突击炮营”、“突击炮旅”、 “突击炮兵旅”的整编和扩充,始终拥有诞生以来的"667"部队番号,是一支传奇的部队。它的发展历程,浓缩了德军突击炮部队的诞生、发展、壮大与消亡。

1940年7月1日,667突击炮连在易北河河畔的小镇岑纳成立,诞生时仅有6辆三号突击炮,使用标准深灰色涂装,连徽为白色盾牌中的黑色独角兽头部图案。

连徽——独角兽

1941年3月667连来到柯尼斯堡以南,为巴巴罗萨行动进行着严苛的训练。苏德战争爆发后,667连配属给30步兵师,攻入附近的立陶宛境内。9月开始参与列宁格勒围困战。

1941年12月初,667连转至中央集团军群北方战区内的沃尔霍夫战线,官兵们使用短管的三号突击炮与苏军的T-34和BT系列坦克交战,成绩斐然。

667连的三突B型,炮管上有“leopard”字样。

1942年3月,667突击炮连共击毁T-34/76初期型、BT系列、T-26等坦克共500辆左右。虽然看似战果质量低,但考虑到667连当时还是使用短管三突B型,采用75mm Stuk37 L24主炮,面对T-34/76等坦克的压力远非虎豹坦克可比。3月14日,中央集团军群司令冯·克鲁格元帅签署嘉奖令,赞扬667连的优异成绩,在全中央集团军群部队中通报嘉奖。

1942年初,原先拥有"600"系列番号的突击炮部队因为改编或改称,逐渐失去“部队番号”时,只有667突击炮连凭借东线的杰出表现而受到高层的青睐,优先扩充为营编制,更被允许保留原有番号。在连指挥部的基础上成立了营部,原先的667连成为第1连,并按照相同的编制新建了第2连及第3连。6月中旬,原部人员度过了2个月的长期休假后,陆续返回驻地岑纳,补充的新兵也配属到位。

1942年6月末,国防军独立第667突击炮营正式成立。换装的车辆都是崭新的长身管三号突击炮F型,75mm Stuk40L43火炮穿甲弹的装甲侵彻能力、低伸的弹道特性以及远距离射击精度都比以前B型的24倍径短管火炮有了质的飞跃。在东线苏军T-34压力下幸存的1连老兵们真切地感受到长身管火炮所带来的信心,不再需要在76mm炮口的威胁下,遮遮掩掩利用建筑物或地形的掩护转到T-34的侧后面,也不需要冲到T-34面前利用T-34射速慢的弱点。当菜鸟向老鸟们请教时,他们回答:“孩子们,800m朝着伊万的脸颊打。”(T-34防盾两侧是弱点)

1942年7月底,667突击炮营抵达中央集团军群战区勒热夫突出部的维亚济马车站,迎接他们的是惨烈的勒热夫-瑟乔夫卡战役。

667营官兵和三突F型合影

667突击炮营在勒热夫突出部的防御战中表现突出。1942年9月15日,667突击炮营的2连2排排长雨果·普利莫茨中士单车单日击杀T-34坦克24辆,此战绩相当于1辆斐迪南/猎虎单日击杀24辆IS-2,1辆SU/ISU-152单日击杀24辆虎式/黑豹,可谓惊心动魄。9月19日,普利莫茨中士被授予骑士铁十字勋章,越级晋升为军士长。1943年2月4日,晋升为少尉的普利莫茨被希特勒亲自授予追加的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普利莫茨的战斗及授勋情形也被绘制刊登在了当年的《信号》杂志上。

普利莫茨在画密密麻麻的击杀环

1943年3月1日,中央集团军群顺利执行了从危险的维亚济马—勒热夫突出部撤退的“水牛行动”,此行动堪称撤退行动的典范。667营在这次行动的阻击战中依然表现出众。

1943年11月,667突击炮营取得了击毁1000辆的战绩,第一个昂首跨入“千车大队 ”行列,一周后,总战绩又上升为1120辆,战果辉煌。

1944年2月,667突击炮营根据OKH(德国陆军总部)的命令,升级为更强的突击炮兵旅,有别于普通的突击炮旅。

1944年6月,667突击炮兵旅在巴格拉季昂行动中,遭到强大的苏军沉重打击,损失惨重,大批老兵战死。1944年8月残部杀出血路,退往波兰。9月转到西欧,在亚琛附近战斗。12月末,参与了阿登反击战,表现惨淡。
1945年4月10日,667旅只剩下三号突击炮6辆, IV号突击炮4辆,IV号自行高射炮4辆,牵引式及自行75mm反坦克炮12门,其中只有半数车辆保持战斗力。

1945年5月10日,德国宣布无条件投降后的第2天,为了表彰667突击炮兵旅长期以来的优异表现,OKH仍旧授予旅长纽普林格少校德意志金十字勋章,为整个第667突击炮连/营/旅的漫长战斗生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英国Fv432装甲车改装的道具三突,为了更逼真,加了一个负重轮。

千车大队之“欧洲象群”—653重型歼击坦克营

德军中只有一支营级部队先后装备过“斐迪南”和“猎虎” ,它就是653重装甲歼击营。

653重装甲歼击营的前身是著名的第197突击炮营,这个营组建于1940年11月,装备三号突击炮,在德军入侵巴尔干半岛时首次投入战斗。1941年6月22日苏德战争爆发后,该营也在第一天就越过边界向苏联进攻,参加了基辅战役和克里米亚战役。

197突击炮营1连所用营徽——黑色“加农炮之鹰”

1943年4月,第197突击炮营调离前线,来到奥地利,换装“斐迪南”坦克歼击车,此后被改编为第653重装甲歼击营。总共生产出的91辆斐迪南有2辆测试,剩余89辆。653营44辆,654营满编45辆。

1943年7月,653营参加了代号为“堡垒”行动的库尔斯克战役,在奥廖尔地区作战,平均每辆“斐迪南”击毁的坦克高达15辆。库尔斯克战役结束后又被调到第聂伯河东岸桥头堡,用强大的火力支援守军。11月,全营剩余车辆回到奥地利翻修、改装。经过改装的“斐迪南”更名为“象”式。

库尔斯克会战中,弹药殉爆的653营3连323号车

库宾卡的653营501号车

由于机械故障,象式124号在意大利索里亚诺,被乘员自爆后,遗弃在大街上。

1944年初,随着盟军在意大利的攻势愈来愈强,第653重装甲歼击营派第1连携带紧急维修好的一批战车进入意大利助战,其余部队在1944年4月调到乌克兰集团军群。面对增强的苏军和自身装备的高故障率,653营在战斗中损失惨重,仅存的14辆“象”式集中到第2连里,该连在1944年12月15日改名为第614重装甲歼击连,也是德军最后一个象式连。653营剩余部队再次回到后方,换装“猎虎”坦克歼击车,成为猎虎的653营。

653营1944年7月的编制,其中出现了“虎P”指挥坦克、黑豹底盘搭配四号炮塔的坦克和Flakpanzer T-34 747(r)自行高炮。

653营的新营徽——尼伯龙根之剑与多瑙河的波涛

中间那幅图注释错误,应为1945年。

1944年底,653营参加了阿登发击战,又加入G集团军群序列参加了“北风”行动,随后一直留在德法边境附近作战。盟军突入防区后方后,该营只得一路撤退,最后全营分别向美军和苏军投降。

猎虎被击毁在战场上的原始照片很少,大多是被遗弃、自爆或者拆除时爆破后的照片。这辆331号猎虎属于第653重装甲歼击营,被遗弃在Neustadt。战后该车被运到美国,并长期在阿伯丁展览。

北方凶兽——653营的兄弟:654营

654营前身为牵引式反坦克炮部队

第654装甲歼击营的历史始于1939年9月,最初是第10军区组建的轮式(摩托化)反坦克部队,番号为第654摩托化反坦克营, 1940年4月改称第654装甲歼击营,被指定为独立单位,作为德军最高统帅部的直属预备队。

654营装备了型号繁杂的机动车辆,主要用于牵引Pak36/37型37毫米反坦克炮。法国战役后,缴获的英法车辆被补充给第654营,并且一直使用到1943年的东线。

1941年,654营参加了“巴巴罗萨”行动,由于37mm炮在反坦克的乏力表现,654营在1942年换装了威力更强的Pak 97/38型75mm反坦克炮。轮式及半履带式牵引车辆在道路状况恶劣的东线战场上机动性较差,因此换装自行反坦克炮势在必行。

1942年底,654营接收了一批“黄鼠狼"自行反坦克炮,机动能力和火炮威力上得到明显提升,由于战局吃紧匆忙投入战斗。多次遭到合围,在人员和装备上损失惨重,残部返回德国重建。

1943年春季,654装甲歼击营更改为654重装甲歼击营,人员编制恢复完整,该营前往重建地法国鲁昂。

1943年5月初,654营接收了45辆“斐迪南"重型坦克歼击车,654营由一支普通的反坦克炮单位,跃升为德军中屈指可数的重装甲单位和与“虎”式重装甲营相提并论的精锐部队。

1943年6月,换装不久的654营被调往东线,加入“堡垒”行动的北翼装甲突击集群,训练不足的弊端在7月5日奥廖尔的战斗中暴露出来,限制了战斗力的发挥。攻击刚开始时,营长诺亚克上尉就身负重伤,全营群龙无首,该营装甲车辆又误入一处没有标明的德军雷场,导致大部分“斐迪南”被已方地雷炸瘫。1943年7月5日到20日,654营在奥廖尔损失了19辆“斐迪南"。

阿伯丁的象式,库尔斯克战役时为654营102号车,是现存唯一一辆象式。

库尔斯克战役后,第654重装甲歼击营奉命将其剩余的“斐迪南”移交给第653重装甲歼击营,该营官兵对此很不满,他们看作是对自己的惩罚。

654营调回法国,接收“猎豹"坦克歼击车,但1944年5月654营才得到了首批8辆“猎豹"坦克歼击车。

1944年6月6日,盟军登陆诺曼底,尚未训练完毕的654营开赴前线作战,此时第654营装备不足,编制不整,无法全营出动,只能以连级单位投入战斗。

在经历了艰难的作战后,654营从诺曼底地区撤退,654营在撤退途中损失了16辆“猎豹”和2辆“黑豹”指挥坦克,大部分“猎豹”是因为机械放障和缺乏回收车辆而被丢弃,只有少数被盟军坦克或飞机击毁。

1944年9月4日,654营被调回德国本土的迪伦地区,随后前往格拉芬沃尔重整旗鼓。新出厂的“猎豹"陆续运抵,使该营编制达到满额。至1944年11月14日,654营共装备42辆“猎豹"、2辆指挥型“猎豹”、 1辆“黑豹”指挥坦克和1个混成防空排,这个排下辖4辆“家具搬运车" 37毫米自行高炮和4辆“旋风"四联装20毫米自行高炮。此时654重装甲歼击营的战斗力是德军坦克歼击车部队里最强的。

1944年11月20日,第654重装甲歼击营前往法德边界的上阿尔萨斯地区。

654营乘火车抵达战区后立即投入作战,战场位于瑞士边界与孚日山脉之间,那里是大片的原野和林地,适合“猎豹"潜伏狩猎。654营充分利用地形地貌给盟军痛击,证明了“猎豹”部队的强劲战力。

1945年由于战局恶化,654营1月21日抵达上阿尔萨斯桥头堡。交战双方展开激战,很多村庄爆发巷战并反复易手。

1945年2月初,654重装甲歼击营向莱茵河右岸撤退, 2月7日该营最后一辆“猎豹”渡过莱茵河。第654营在为期两周的休整后调入H集团军群,前往下莱茵地区的韦塞尔设防。

1945年3月,654重装甲歼击营的猎豹和美国第1军的M36,在科隆以南的交战中双双被毁。

1945年3月初,美军夺取了莱茵河上的雷马根大桥,运输第654营的军列转而进入柯尼希斯温特/波恩东北地区,654营组成小型战斗群与美军战斗,缺乏步兵单位的掩护和支援,作战力量也逐渐消耗殆尽,战斗日志在1945年4月2日写完了最后一页,残部在阿尔特纳附近向美军投降。

沦为战俘的第654营官兵被关押在辛齐希附近的战俘营内,生活条件恶劣,很多人在此丧命,活下来的战俘又被美军移交法国,在矿山和工厂里强制劳动。直到1947年至1948年间,才重获自由。

用T-55改装的很逼真的道具猎豹,目测是《兄弟连》里那辆。

“维捷布斯克老虎之牙”——519重型歼击坦克营

自行反坦克炮的好处

1942年10月,阿尔凯特公司制造出野蜂自行火炮和大黄蜂自行反坦克炮的软钢模型,得到希特勒的欣赏和批准。大黄蜂于1943年2月开始投入生产,正式编号为Sdkfz 164,由德国制铁厂在苏台德的分厂进行总装。起始序列号为310001,终于310494,底盘是德国制铁厂在杜伊斯堡生产的,而装甲部分来自采矿及制铁工会在奥地利的分厂。大黄蜂的月定产量为20辆,但是要优先满足野蜂自行火炮的生产,加上行军固定架的不足,所以直到1943年6月,只生产出了85辆大黄蜂。大黄蜂/犀牛在1943年共生产了345辆。

1944年1月27日,希特勒命令其改名为“犀牛”以体现它的进攻性和威力。事实上在自然界中,大黄蜂远比犀牛富有攻击性。1944年大黄蜂/犀牛生产量为133辆,生产持续到1945年(当年为16辆),总产量为494辆。大黄蜂共生产了至少有140辆,而不是常见的20辆。

519营的犀牛

熊蜂,就是野蜂自行火炮。

大黄蜂

犀牛

犀牛是大黄蜂的改进型(有的译为“犀角”,可能受德语“Nashorn”中“horn” 的影响。德语nashorn是由单词nase和horn合成而来,意思是鼻子上的喇叭),大黄蜂使用88mm Pak 43/2 L/71炮,犀牛使用88mmPak43/1 L/71,犀牛改进了驾驶室前装甲板的布置,当然这些区别无关紧要。

库宾卡博物馆的犀牛

1943年6月1日,纳粹党所属的“霍普劳动指挥部”于第3军区成立, 8月25日改编为第519重反坦克歼击营,并开始接受犀牛的训练。519营于1943年11月接收到最后1辆犀牛,然后向东线开拔,直接划归中央集团军群下的第3装甲集团军,为阻止苏军攻占维捷布斯克,而掩护第20装甲师下的第21装甲团作战。

1943年12月到1944年1月间,519营多次挫败苏军进攻。在使用犀牛的装甲兵中,最出名的莫过于被誉为“维捷布斯克之虎"的 519营第1连的排长阿尔伯特·恩斯特少尉。1912年11月15日他出生在德国沃夫斯堡,1943年12月23日他在维捷布斯克遭遇战中,一日之内用21发炮弹击毁了14辆苏军坦克,外号由此而来。到12月底他的总击毁数为19辆,他用犀牛的总战绩为75辆,1944年1月22日获得骑士铁十字勋章。后来他调任第512重型反坦克营("猎虎营")的1连担任连长。

1945年4月,512营1连连长恩斯特,在德国伊泽霍恩市率领3辆猎虎向美军投降。

维捷布斯克战线稳固后,第519营度过了宁静的上半年。

1944年6月22日,苏军对德军中央集团军群发起巴格拉季昂行动,519营为第3装甲集团军下的第6步兵军提供支援。苏军的进攻切断了第6步兵军和第3装甲集团军的联系。6月23日,519营被配属到第4集团军。到6月30日,519营已摧毁112辆苏军坦克。

巴格拉季昂行动中苏德两军兵力对比,苏军占据极大优势

7月1日,519营余部划交霍普装甲战斗群,同月4日霍普装甲战斗群与第3装甲集团军撤退下来时只有15辆犀牛和7辆坦克/突击炮了。霍普装甲战斗群支持第212步兵师在第319保安师的防区发起反击。到15日,519营耗光了所有的犀牛,被作为第3装甲集团军的预备部队。8月送至米劳,换装猎豹,最终成为使用猎豹和三号突击炮的混装营。

519营的犀牛在前进

使用大黄蜂/犀牛自行反坦克炮的两个王牌,都出自519营。一个是“维捷布斯克老虎”阿尔伯特·安斯特,一个是“大黄蜂杀手”路德维希·奈克尔。

犀牛的弹药架

1944年6月24日,519营的奈克尔下士的反坦克排击毁17辆坦克,奈克尔本人包揽了14辆(其中反坦克排的034号车击毁了一辆少见的KV-2,可见1944年还有 KV-2参战,其余16辆貌似都是T-34/76)。奈克尔的反坦克排总战绩为63辆,中央集团军群司令莫德尔元帅也寄来了祝贺信,奈克尔本人战绩估计为30辆左右。

大黄蜂杀手—路德维希·奈克尔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犀牛的残骸。

装备犀牛的519营、560营、655营后来都换装了猎豹,但都不满编,只有一个连(12辆左右)的数量。

犀牛的“绝唱”发生在1945年3月6日,93营2连的一辆犀牛在科隆附近于270米处伏击,击毁了一台美军第3装甲师下属的33装甲团H连的25号T26E3潘兴坦克,炮塔内部起火将潘兴烧毁,但乘员安全撤出。犀牛也算为科隆大教堂前阵亡的黑豹报了仇。这是二战中损失的唯一一台潘兴,也是犀牛最后的闪耀。

“燃烧的岛群”是一个专注于太平洋战争和中日战争回顾的军史网,首创于2000年5月,2005年至今论坛在线,2017年转战公众号和自媒体平台。本站力求依据翔实准确,点评角度独到,不吹不黑不喷,已完成作品包括珍珠港11篇、中途岛7篇、巨兽之亡12篇、制胜神器3篇等,欢迎新老朋友们持续关注。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