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继承了奶奶在二环的老破小,推开窗就是北京最魔幻景色

2020-10-22 21:30:15 一条

李雅微和先生

是一对建筑师夫妇,

今年,他们决定暂别旅居10年的巴黎,

带着两个儿子,

回到北京与大家庭团聚。

趁着先生还在巴黎处理工作,

李雅微把奶奶留在二环的一套老公寓,

改造成了朋友羡慕不已的新“豪宅”。

为了配得上窗外车水马龙的二环风景线,

他们做了漂亮的旋转楼梯,

还扩大了厨房面积,

可以一边做晚饭,一边欣赏北京的顶级夜景;

还把客厅像展厅一样布置起来,

周末邀请不同的朋友来聚会。

李雅微说:“我们没有钱买更大的房子,

但在有限的经济条件下,

按照自己的兴趣来生活,

就是我们最开心的事。”

口述 | 李雅微 撰文 Tango

今年,建筑师李雅微暂别了生活、工作了10年的法国巴黎,决定回到北京发展。

因为疫情的关系,先生还留在法国处理一些工作,两个孩子跟着外婆暂时待在西安。李雅微干脆利用这个时间差,一个人装修了先生的奶奶留在二环的一套小房子。

李雅微的两个孩子跟奶奶一起待在西安

两人拿出仅有的十几万存款,将这套只有80平米的老、破、小公寓,装修成了一个很好的小户型Loft改造范本。

以下为李雅微自述

推开门看到风景时,我惊呆了

我第一次来这个小区,感觉就很温馨,虽然整体比较老旧,但特别有人情味,生活气息也很浓郁。

房子在顶层6楼,从比较阴暗的楼梯里走上来,推开门,豁然开朗的明亮景观惊到了我。

向左看,是古老的城墙、护城河;往右看,是北京现代繁华的CBD高楼群;正中间,因为这里靠近北京站,所以时不时就有绿皮火车穿过,仿佛连接了过去和现在,太迷人了!

装修前也犹豫过,毕竟这个房子只有50多平米,我们还有两个孩子,是不是够住?也有人建议我们卖掉,去郊区换一套大的房子。

最终因为两个原因,我们决定留下它。

首先是情感上,奶奶留下的房子对我先生来说是有特殊意义的。我们有了孩子之后,更懂得“回家”的重要。

第二个原因是市中心的位置、以及这无敌的景观,如果我们现在放掉了它,可能这辈子也拥有不了了。

我们在巴黎的房子也特别小,但也在市中心,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

小户型也可以做旋转楼梯

小户型最怕压抑感,我们把挑高的开阔感完全释放出来,其余都用简化的手法:墙面刷白,地面就是水泥自流平,自然纯粹的工业风。

进门右手边做了嵌入式收纳柜,兼顾了玄关的储物需求。左边是一个旋转楼梯,起到了遮挡、保护隐私的作用。

原来的楼梯位置很不人性化,进门后需要穿过整个客厅,才能上楼。现在的旋转楼梯直接对着入口,进门后就可以上楼,不会打扰到在客厅和餐厅休息的人。

改造前的客厅

我把照片发到网上后,很多人都说我们家的旋转楼梯是“豪宅标配”,甚至不相信它的花费只有三四万。其实做的过程也并不复杂,先用钢骨架定型,再加上木板,最后批灰、刷白。

还有一个误区是,大家总觉得旋转楼梯很占面积,其实我们做了这个楼梯后,客厅面积反而变大了。

旋转楼梯同样适合小户型,就看你怎么挑选或设计款式,去衬托房子的特点。

装修费用低的诀窍

抓准、放大房子的2大优势

整个房子的装修花了约18万,我觉得装修费用低的诀窍是,找到房子的特点,然后去无限突出和放大。

这个房子最大的优势是景观,所以我们把阳台做成全落地玻璃门,可以完全打开,近距离的观赏风景,整个人好像融入了车水马龙,这是一个很难获得的奇妙体验。

靠近马路的弊端是噪音大,所以我们选了加厚的双层玻璃隔音,卧室放在朝北靠小区的位置,睡眠不会受到打扰。

它的第二个优势是Loft结构,改造后的二层近30㎡,相当于多出了50%的空间,做成了孩子们的独立空间,卧室、游戏房。还有一个露台,也是看风景的好地方。

二层游戏室和儿童房

为了实现简洁、纯粹、功能明确的风格,就要尽量用硬装设计去代替软装,这样还能省钱:硬装做得巧妙,后期就不需要买太多家具。

夫妇二人设计的效果图

保持空间的整体性,让琐碎的元素都尽量“消失”,就可以看起来很清爽。

比如我们选了无边框的门,里外都可以推开,这样就不需要门把手了。每扇门都是纯白色,隐形在空间里,没什么存在感。

客厅里唯一的家具是柳宗理的蝴蝶椅,其余地方就空着,孩子们喜欢就在客厅跑来跑去,特别开心自在。

入座的功能集中在餐厅,本来想过买正式的餐椅,但喜欢的都太贵了,索性就定做了一张2米多长的实木茶桌,做成榻榻米,能坐能躺,还能容纳更多人。

低矮的入座姿态,随意又放松,白天孩子们喜欢坐在这里边玩边看汽车,我在厨房做饭,一扭头就能看到他们,非常方便。

晚上孩子睡着后,我和我先生可以半躺在这里喝酒聊天,看着北京的夜景,二人世界的感觉又回来了。

卧室里的家具也很少,定做了整排衣柜用来储存衣物,表面覆盖了长虹玻璃,效果很漂亮,简洁中带着光泽感的装饰。

我们的预算真的很有限,装修完差不多水穷水尽了。等将来经济宽裕了,我想用水泥在客厅砌一个沙发,材料虽然不贵,但是对工艺的要求却很高。

像办展一样经营自己的客厅

目前,我老公还有一些工作在巴黎需要处理,我把孩子送去了我父母家,生完孩子后,第一次有这样自由的独居时光,常常邀请朋友们来玩。

大家都说,我们家的客厅很像画廊,适合办一些小型的展览,其实这是一种有趣的“客厅文化”。

在巴黎,每到周末,就会有一些艺术家、手工艺人、策展人,把自己的家门打开,邀请朋友们来家里聚会,展示自己的作品和收藏品。

大家一边看着作品,一边聊天,在吃吃喝喝的轻松氛围里,主人会得到反馈和启发,很多好玩的项目、活动就这样被聊出来。

回国后,我发现北京也开始流行起这种文化。很多聚会都从外面的餐厅,变成了对方的家里,并且私宅里也有一个空间兼具展示的功能。疫情更进一步推动了这个潮流。

做好客厅文化,装修时就要考虑多一些陈列和展示的功能。当时,我特地请工人焊了两排9米多长的铸铁板,从客厅一直延续到餐厅。

上面摆放着我收集来的器皿,按照特点陈列出来,自然而然成了客厅的装饰。

老式的暖气管道被刷成白色后,成了天然的悬挂架。用透明鱼线就可以把画、花艺等作品挂出来。

目前客厅正中间,挂着我朋友的一个花艺装置,用藤条模拟书法苍劲有力的线条,很有特色。

卧室门口摆放着一把来自印度的老虎椅,每个来家里玩的人都会想要去坐一坐。

旁边的装置原本是小区里被丢弃的一段破木桩子,一个朋友来做客时,给我们扛了上来。缠上一些树枝,做成了一个新的装置艺术品,居然真的特别适合我家。

厨房面积扩大一倍,

城市夜景每天陪着我一起做饭

我是狂热的烹饪爱好者,这次装修时,把厨房的面积从原来的5平米被扩大到近10平米。

厨房的墙面贴了小白砖,和客厅的自然工业风保持一致。这种白砖的普通款才几元钱一块,但圆弧型的就很贵,要60到100元一块。它能保证每个转角都是圆润的,好看又安全。

这也贯彻了我们装修的一个原则:能省钱的地方尽量省钱,但重要的细节还是要花钱去做好。

操作台和厨房的纵深一样长,我可以尽情地铺开材料,做各种料理。

我们没有选择做橱柜,所有的东西被塞进了料理台下面。比如选择了卧式的冰箱,一个冷藏柜,一个冷冻柜,并排摆放。

坚固耐用的树脂储物箱充当了碗柜,里面摆着各种餐具。疫情的时候装修停工了,我一个人在家用冲击钻装好了搁板,摆上常用的杯子、小厨具。

我选了一款日式的复古小灶台,特别适合小户型。它自带一个迷你烤箱,做饭的同时可以烤鱼、虾、吐司。

灶台区域藏在厨房的小拐角里,那里正对着一面窗,每天可以一边做饭一边看风景。

巴黎的生活比较缓慢,回到北京一下子节奏快了很多。天天看着北京晚高峰的车流,无形中也帮我快速适应国内的生活。

很多人在网上看到我发的家居照片,都会质疑我,花那么钱买器皿,为什么不攒下来买套更大的房子?

我们的想法是,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按照自己的兴趣来生活,这样才能带来比较大的幸福感。

到11月,我们全家人就可以在这个房子里团聚,正式开始我们在北京的新生活了。对未来,有很多焦虑,但更多的还是憧憬。

李雅微的北京设计周作品

生活和事业都需要多走一步,就像我们打开了客厅的门,邀请更多朋友走进来,机会也随之而来,最近的北京设计周,我就应邀创作了一个装置,相信未来的可能性会越来越多。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