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荣:中美战争临界点逼近,我们的“打狗棒”必须更硬

2020-10-22 20:50:44 经济晚报速新闻

金灿荣:中美关系从现在到明年1月20号,美国新政府上台,可能是个高危期。不知道他那个政府转移、权力转移、会不会顺利。

如果我们假设11月3号选举没有马上出结果,然后特朗普,自己就宣布自己胜利了,然后拜登也宣布胜利了。美国是不是会出现宪政危机。两派的人现在都很极端,都有枪。如果美国爆发宪政危机,那可能就有人,想在外面制造冲突,来转移内部矛盾,对吧。

所以从现在到1月20号是中美关系的高危期,我们一定要好好的应对。

即便高危期度过了,后面5年仍是中美关系的高压期。是高压期。中美关系很难的,到未来5年,是中美关系可能是最困难的5年。因为是这样,未来5年,大的概率,就是中国跟美国的总力量是趋近。趋近的话美国是更紧张、压力更大,这是一个大的概率。

我们中国只要不犯错,基本上未来5年,我们跟美国在接近。接近的结果:就美国特别焦虑,焦虑的结果就是未来5年矛盾会比现在尖锐。面对这个情况怎么办呢?

(我有)两个建议。第一个就是在政策层面:我们还要坚持就是学习毛主席。毛主席在1946年,国共内战以前,在应对国民党的挑战中,他是讲了三句话。第一个就是不打第一枪、第二叫退避三舍、退避三舍就是边缘利益我让一让。不打第一枪就是你不要挑衅。不打第一枪,不挑衅。第二个边缘利益让一让、退避三舍。第三个核心利益要斗一斗的,叫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觉得政策就这么做就行了。

从战略层面上讲:加快GDP的发展。后面几年经济速度,得保证尽快GDP赶上美国,还要加快军事准备,军事现代化现在得加速。因为台湾问题,有可能提前摊牌。提前摊牌原因不在于中国,不是我们大陆。大陆是有耐心等待的,原因是台湾当局和美国右翼,现在越来越咄咄逼人,逼着我们动手。大概我能讲的就是这些:政策上不要慌、战略上:经济、军事、两个点抓住就差不多了。

本期责编:陶沙

来源:政委灿荣

相关推荐:

https://dy.163.com/v2/article/detail/FP1UL0B5051481US.html">金灿荣因"儿子留学美国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苗柔柔】

前几天金灿荣先生给儿子办婚礼,结果有人把他以前关于不要太小送出去留学的话翻出来,讽刺他说一套做一套。

笔者觉得这些言论很无聊,别说金先生的儿子是在国内读完本科以后才出国留学,而且已经回来了,难道出国留学或者在国外工作过几年就是不爱国了吗?留学是去认识更广阔的世界,体会一个完全不同的文化氛围,学习更先进的知识,跟爱不爱国完全是两个范畴的东西。

在笔者看来:

第一,笔者和金先生一样,不赞成孩子太小就出国留学。在2016年11月《留学还是不留学》一文中,写得已经很详细了。如果将来想让孩子在外国生活工作,靠外国吃饭,变成外国人,就尽快把孩子送出国,越小越好。

但是他在一个和中国根本不同的文化和思维环境里成长,长大以后很可能和家长的一切习惯都不一样了,到那时就不要指望什么中国式的养儿防老或天伦之乐,您的孩子不是为了您自己养的,他是您为了外国养的。

十几年来就笔者知道的几户人家而言,孩子五六岁和十二岁带出来,学习问题基本不大,尤其是在中国已经上过几年小学的,数学和基本知识都过得去。主要是语言,大体过个三四年也能过关。

法国是个很讲究平等博爱的国家,老师对幼小的外国孩子会特意关照一些,同学们年龄都很小,也谈不上什么种族歧视。所以功课一般都没问题,聪明的孩子甚至很快就能名列前茅。但是相应地,中文往往会大幅度退步,只能保持简单的日常交流。

等到高中的时候,如果家长的法语不好,那么孩子说个“爸爸妈妈好”,基本就和家长没话说了。放学回家说声“回来了”,然后就回到自己的卧室不出来,到吃饭的时候下来吃个饭,吃完又缩回卧室里,双方的交流仅限于最简单的程度。

重要的是,他对中国的认知很可能已经和家长截然相反了。例如笔者在以前的文章中提到过,法国的媒体包括报纸电视网络,对中国西藏的描述一律是所谓的“1951年中国侵占了西藏”,那么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孩子会怎么看待中国,也就可想而知了。

笔者曾经遇到的移民孩子,中文磕磕巴巴,一着急就说法语,但是已经深信不疑西藏应该是“独立”的,表示“因为没有一个自由的民族愿意受别的民族压迫”。

这样的还算好,一个来法探亲的美国华人和笔者叹气,他已经完全不能和他的儿子就中国主题做任何交流了,因为他儿子一开口就是“专制独裁”。偶尔讨论移民到美国的贪官,他儿子居然表示,人家和“黑暗的”中国做斗争,还能赚一笔钱来美国享受民主自由,简直就是好莱坞式的英雄大片儿啊。

认知相差到这个程度,也实在让人无语了。

第二,笔者也鼓励让孩子念完本科,然后出国念硕士博士,这是一条最省时省力省钱的办法。但笔者主张,即使念完研究生,也还是在国外工作个三四年,再回国最好。留学国外的优势,无非是和国际接轨,但工作和学习是非常不同的,学校里书读得再好,出来依然是职场上的菜鸟。国内社会情况不清楚,国外社会情况不了解,公司要你何用?如果能在国外工作几年,积累一些国际工作经验和人脉,对回国工作大有好处。

对于理科生来说,美国的科技水平最高,多留几年可以学到更多的东西。现在海归太多,想回国能有个好工作,非得有点特别的资本不成,美国著名学校好老师有声望有人脉,能帮助学生在专业期刊上多发表几篇论文,回国找个好工作也颇有助力(不过以美国的氛围,看来这条路以后恐怕不好走了)。

这是希望提高自身能力的选择,跟爱不爱国没关系。能一直保留中国国籍,不当外国人,能在年富力强的时候回来为祖国贡献力量,就是爱国者,晚几年回来未必贡献就小。

清朝都知道“师夷长技以制夷”,看人留学就给扣上不爱国帽子的,连清朝人的见识都没有。何况,鼓励中国学生留学是改革开放以来的国家政策,难道国家鼓励不爱国不成?

第三,留学成功与否,取决于孩子的学习能力。这个能力,不单单是读书的能力,这是以前的一个学生启发笔者的。

这个学生学习不算好,勉强过了赴法前的考核。第一年考试好几门不过关,留级重念,结果第二年还是不行,别的学生都升级了,他还得留级。然后再开学就看不到他了,有学生告诉笔者,他不好意思再读,索性回国不念了。当时笔者还很感慨了一下,觉得他家里花了那么多钱,他自己也学了几年法语,就这么放弃了,实在可惜。

没想到过了几年,偶尔和别的学生聊天,他告诉笔者,说那个退学的回到了他的家乡西北某省,虽然在我们看来他只在法国待了两年,学习不好考试不合格,但是这两年里,他在法国耳熏目染,见识了不少学校以外的东西。

而且本世纪初他老家省份的学生只要考到东部城市,都不会回去了,更不用说他这种在法国留学过两年的。回到家乡那简直是方圆百里唯一一个见过国外世面的人,所以他先在一家公司找了个工作,随后很快能向老板荐言献策。说外国人喜欢这个不喜欢那个,人家这么做的,不是那么做的,过不多久就成了老板的得力助手,四处请吃。“现在他都胖成这样了”,聊天的学生把手放在身旁比划了一下,做了个向外扩张的动作。

由此笔者领悟到,留学是不是成功,关键看你是不是真学到了东西并且能够运用出来,学历文凭固然是敲门砖,但有些不用敲门砖的时候,能不能让学到的金子发光,就是各自的本事了。

这个学生一能从学校以外的地方领悟到知识,二能回国后正确地选择发挥的地方,最终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绩,那么他出国留学就是成功的,因为他不出国就见识不到这些。

所以笔者坚决支持出国留学,去认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也主张学成后不必马上回国,积累一些国际工作资历更好。

但归根结底,判断一个人爱不爱国,不应该片面地看他是不是出国留学、是不是在国外工作,而是应该看他是否能将所学所识,回馈国家、奉献社会,为了国家的发展做出努力和贡献。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