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没有终点的等待!疫情影响下,澳洲这个产业恐消失!

2020-10-22 19:00:23 澳洲财经见闻

共2809字|预计阅读时长3分钟

前 言

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

租金不菲,危机笼罩

大片延期发行

唱衰声音不断

前 言

疫情爆发以来,影院关闭、新片撤档、拍摄延期、财务吃紧,40年来头一次,奥斯卡颁奖典礼官宣推迟两个月举行……电影业的艰难历历在目。

对于澳大利亚各大影院而言,尽管成功躲过了疫情期间批量关闭的限制,但是却躲不过未来生存能力的考验。

能否焕发昔日的活力,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大片延期情况。

1

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

在首轮疫情爆发后,澳大利亚电影院曾关闭了大约4个月左右。从7月底开始,在实施安全性举措的条件下,各地电影院开始陆续恢复放映。

电影院虽然重新开了门,但是很多影片都出现延期发行。

换言之,“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对于依靠大片来吸引观影人群的大型院线连锁店而言,不确定的未来是最大的问题所在。

同样,对于更习惯于放映经典和本地制作小成本影片的独立影院而言,前景也是一片迷茫,不知道从哪里找钱。

业内人士曾预期,随着各州(维州除外)解除室内人数限制,对于那些早已厌倦了封锁和流媒体肥皂剧的居民而言,他们将在传统旺季期间重返影院。

然而,院线方面表示,一方面,自己仍然要付租金和员工工资(JobKeeper也已削减)。另一方面,他们担心收入回升不会那么快。

换言之,有一批影院撑不了多久,最终只能倒闭关门。

2

租金不菲,危机笼罩

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澳大利亚拥有524家电影院,2,310块银幕和439,772个观影座位,观影人次为8500万,票房收入为12.3亿澳元。

研究机构IBISWorld的威廉·查普曼(William Chapman)说:“一直以来,澳大利亚居民都是相当可靠的电影观众。但是,随着电影院可以容纳更多的人同时观影,他们是否愿意前往电影院观影?这仍然是个未知数。”

今年4月份,查普曼发布了一份有关澳大利亚电影业的报告。在这份报告中,作为行业高级分析师,查普曼做出了令人沮丧的预测。

在其看来,强制关闭导致影院收入大幅下降。同时,大量市场份额被转移至流媒体平台。

此后,查普曼一直在分析票房数据,涵盖电影院能够以小容量重新开放的时间段。

据其预测,2020年的票房收入将约为2019年的25%。并且,未来几个月,各大院线将采取激进的促销策略,以吸引澳大利亚居民前去电影院观影。

他说:“我认为,为了吸引观众回归,电影院经营者一定会考虑票价打折等促销优惠措施。”

疫情爆发之前,票房收入占电影院收入的大约2/3,食品和饮料约占20%,其余则来自广告收入。

迄今为止,澳大利亚已经避免了在英国看到的全面关闭,但查普曼认为,大型院线连锁店能否生存还需要看看以下两大因素。

一方面,国际大片发行延期的情况如何?

另一方面,考虑到经济不景气而流媒体服务相对低廉,澳大利亚人“是否能够愿意掏钱去电影院观影?。

据其分析,作为上市公司,Village 和Event可能会通过发债来进行融资,以渡过难关。Hoyts的中国所有方,万达集团则“可能拥有更多的资金来弥补损失”。

Village 影院首席执行官柯克·爱德华兹(Kirk Edwards)表示,租金成本依旧是大型院线连锁店所面临的一个特殊问题。

以Village为例,考虑到连锁影院数量(澳大利亚58家),再加上与Event联合运营的影院数量,因为超过了5000万澳元的收入门槛,因此联邦政府推出的“租金减免守则”并不适用。

柯克表示,大型院线运营商(通常在购物中心内)的租金相对更贵,因此也更容易陷入财务困境。

他说:“澳大利亚电影院每年需要支付2.8亿澳元租金,雇用员工人数13,500人。”

全国电影院运营商协会(NACO)执行董事迈克尔·霍金斯(Michael Hawkins)表示,对于联邦政府的jobkeeper计划,整个行业非常感激。但是,如果没有政府对大型连锁影院的租金支持,某些运营商将很难生存。

3

大片延期发行

霍金斯表示,无论是大型影院,还是小型独立影院,全球影片的发行延期导致其生存受到威胁。

他说:坦白点讲,我们都有顾虑。“”

但是,他认为,在未来几个月中,如果运营商能够依靠独立和本土影片,或者重播一些经典影片渡过这段危机,那么,延期发行的作品将推动2021年成为“非常激动人心的一年”。

这样一来,电影院也将迎来重生。

Village 影院首席执行官柯克·爱德华兹(Kirk Edwards)承认,有那么“一两部”电影已经违反了公认协议,绕开院线选择流媒体上映,其中包括迪士尼的《花木兰》。

但是,爱德华兹认为,作为“全球联盟”的一部分,院线必须接受电影发行延期的情况,例如詹姆斯·邦德(James Bond)的《无暇赴死》(No Time To Die)已经推迟到2021年上映。

爱德华兹说,Village的排片计划大约有40%是“大片”。

但是,他认为,由克里斯托弗·诺兰(Christopher Nolan)执导、延期上映的影片《泰尼特》(Tenet)将在澳大利亚上映,票房收入将达到2000万澳元。

4

唱衰声音不断

埃迪·塔米尔(Eddie Tamir)的公司 Moving Story在悉尼和墨尔本分别有1家和3家影院。

作为一家独立品牌影院,Tamir仍充满信心。他认为,在没有“全球大片”上映的情况下,独立品牌影院可以通过放映经典影片和小众影片得以幸存。

他说:“在我这个行业,周围已经有很多唱衰者。我认为他们是在'幸灾乐祸'。”

“传统院线遭遇过很多挑战者,唱衰的声音一直有,最为经典的是说我们死了100年了。”

他说:“事实上,未来100年,我们都会存在。”

尽管他也渴望解除限制,以便他的墨尔本电影院可以重新开放。但是,相比之下,塔米尔还是对悉尼的丽兹(Ritz)影院排挡需求充满信心,包括Tenet、以及多部外语片等着上映。

同时,塔米尔也建立了一个视频点播流媒体网站,并在一家电影院出售别具一格的陀螺和小商品。

不过,用他的话来说,这还不足以弥补亏损。

澳大利亚独立电影院协会主席斯科特·塞登(Scott Seddon)认为,只有市中心的独立电影院才能依靠较小电影的味道。

塞登(Seddon)在新州纽卡斯尔北部的Raymond Terrace经营着小型电影院,该影院有五块荧幕。

他说,在偏远地区,电影院主要依赖于国际大片发行过活。

“对于我们而言,推迟到明年四月上映的《无暇赴死》绝对是个大事件,比重启还要重要。在这里,影院重新开门并没有带来太大的乐趣,我们的观众想要看的是国际大片发行。”

塞登表示,区域性独立品牌电影院的前景“目前都非常不稳定”。

在其看来,作为重要的社区机构,电影院现在需要政府提供更多的支持,而不仅仅是jobkeeper和少量拨款。

他说:“在区域电影院,电影不仅仅是一个焦点。相反,它对社区意义重大。我们的许多客户都有残疾、有陪伴卡,并且很多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

“他们每周外出都是为了看电影。因此,如果偏远地区电影院消失,那将是巨大的损失。”

Village的爱德华兹也认为,电影院的价值将成为新冠疫情复苏的重要组成部分。

他说:“所有人目前都正处于压力和加剧的临界点。电影院有利于人们的健康,可以帮助他们摆脱日常的困境。”

“这里是人们释放的出口。电影院是逃避现实的胜地。”

参考来源:

https://www.theguardian.com/film/2020/oct/11/crisis-at-the-box-office-australian-cinemas-teeter-on-covid-cliffhanger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