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玩的真艺术

2020-10-22 18:26:42 锌财经

文/许怡雯

编辑/大风

刘冲是河南省商丘市宁陵县人。这里以满地梨花和张弓酿酒被称为“花天酒地”,却是整个商丘倒数第一的国家级贫困县。刘冲在宁陵干一件事:卖画。

2012年就开出第一家天猫店的刘冲主要经营的是供顾客DIY的数字油画,他的领典数字油画旗舰店是天猫头部的数字油画商家,日营业额有20万人民币,年销售额达到了七千多万——整个宁陵的年生产总值只有128亿。

小乡村终于靠一张张被数字化的《蒙娜丽莎》和《向日葵》脱贫崛起,这条致富路却面临着转型问题:在这个只有廉价劳动力的小村庄,如何才能摆脱上个世纪的艺术家,如何才能找一个能供原创画稿的设计师。

常见的数字油画 图源网络

而类似的苦恼也在消费者端出现,刚刚装修完人生中第一套房子的小景想要上网买两幅装饰画来装点自己的新家,但是目之所及全部都是工业流水线下产出的丹鹤鹿头龟背竹、梵高莫奈马蒂斯。

在故宫联名满天飞、大英授权遍地跑的当下,文创风吹进家电、吹进美妆、吹进服饰却吹不进装饰画这个最需要审美的非标品市场。

消费者需要中国的创造能力,这是一个事实。

为了满足市场对原创家居的需求,天猫家居联合阿里原创保护平台发起“大艺术家计划”,联合四川美术学院、湖北美术学院和鲁迅美术学院共同征集原创设计作品。截止目前,第一期活动已经收到超过八百个投稿作品,评委会选出的50幅画作品将作为签约作品在天猫平台上进行消费者投票。

一股激荡的活水引入日渐趋同的装饰画产业,打破这种趋势,引起了一波新的产业变革。

刘冲面临的困局其实是这一个行业的缩影:家居行业缺原创力久已。

深圳龙岗大芬村是世界知名的油画村,也是为人所诟病的临摹村。1989年,香港画家黄江来到这里,租下两间民房招募学生和画工进行油画的创作、临摹和批量转销。由此,越来越多的画工、美术学生进驻到大芬村,逐渐形成了以复制艺术品加工为主要形式,辐射大半个中国的油画产业,并且产生了“油画师”这么一个以前从未有过的概念。

大芬村 图源网络

三十年过去了,大芬村的油画产业也随着潮流几经变迁,从以前的手绘油画转型成为线上喷绘,但是依旧没有摆脱临摹复制国外名画的套路。

光辉是天猫装饰画类目背后一个隐形的王者,他手下有二十多家天猫店,四家精品店,其中包括卓艺和罗尚两家排名类目第一和第二的店铺。一个四百多人的团队围绕着这个庞大的装饰画城池,其中包括由三十多个设计师组成的设计部门。

据光辉介绍,作为行业的头部店家,卓艺和罗尚的原创比例在40%左右,这个数字已经是同行中最高的了。但尽管如此,想要赚钱还是得走爆款路线。

爆款就意味着创作上迎合消费者,运营上猛打猛攻,价格上压到极限,周期上俩月已矣。

这和光辉想要做的品牌路线相差甚远。“中国的装饰画没有品牌,但是中国的装饰画需要品牌。”

更糟糕的是,每一个店铺爆款都会成为行业爆款——同行抄袭已经司空见惯到没有人去解决,因为没有人觉得这是一个问题,而是行业潜规则。30%,这是一个安全值,只要将别人的爆款改动30%,就可以安全地拿来卖。

“反正我们就是行业的试验田嘛”,一句话道尽了光辉这个川美毕业生对行业现象的无奈。

高度同质化的装饰画市场 截自天猫

所以,当天猫家居的团队找到他聊起“大艺术家”活动的时候,他非常支持。在他看来,抄袭现象本质上也是行业严重缺乏优质设计的苦果之一——“这个行业都缺图,好图就是好产品”。尽管光辉的公司可以养得起原创设计师,可以做到图源的自给自足,但实际上整个行业面临着好图的巨大缺口。

换个思路,如果优秀的设计作品足够多,可以满足整个市场的差异化需求,那所谓“爆款试验田”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这一点被天猫家居百货-家饰日用负责人鹤梳所证实。他表示,大艺术家计划的缘起就是大芬村,后者所展现出来的产业特点就是靠临摹为主、同质化严重。天猫家居作为数字平台察觉到,目前市场内22岁到29岁的年轻消费人群对新鲜事物的追求非常旺盛,这种旺盛的需求不是原来那些以临摹名画为主的画稿可以满足的。

通过大艺术家计划,天猫家居成为商家和设计师之间的桥梁,一方面弥补了对高质量的设计人才资源的需求,一方面帮助原创设计设将作品进行商业变现。而如何突破供给端,天猫家居面临的一个问题。

为了从供给端解决装饰画产业缺乏原创力的问题,天猫家居通过阿里巴巴原创保护平台找到了国内的各大美术学院。鹤梳向锌财经解释,这个行业的特点是消费者追求小众的同时也需要背书。

摆在面前的唯二两条路就是:大师和名校。相比于前者,后者更需要这条路,也更适合这条路。

根据国内八大美术学院的招生章程,2019年八大招生10809人,2020年招生11875人。由此估计,目前八大美院在校的的学生超过4万人,这4万创作者就是装饰画产业亟需的原创能力。所以阿里巴巴原创保护平台找到了国内主流的美术学院,挖掘人才资源。

实际上2020年美术艺考报名人数超过60万 图源网络

胡雨进就是这群人中的一员。作为湖北美术学院视觉设计和图形印刷专业的大三学生,画画是他的爱好、职业、人生。往常,他通过接一些商业设计小单进行变现,这是他第一次通过选拔的方式将自己的作品展现给世人还能进行商业化。

但是他也指出了原创设计师通常遇到的两个宿敌:抄袭的同行和无知的甲方。

抄袭是一座足以压垮原创设计师的原创信心和原创生命的大山。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天猫家居此次联合了阿里巴巴原创保护平台,为创意商品制定了多种知识产权保护方案,例如通过技术赋能,为备案的原创设计作品进行电子确权,经阿里原创保护平台授权的商品如遇侵权问题则可一键发起维权。

除了解决抄袭,大艺术家计划还解决了设计师的另一个噩梦:甲方。

有人说,世界上最难的两件事,把人家口袋里的钱掏出来,和,把想法放进别人的脑袋里。不幸的是,设计师的工作就是终日重复做这两件事情:用自己的想法换别人口袋里的钱。

被不懂艺术的甲方要求改图是所有设计师都躲不开的折磨。而此次大艺术家计划将甲方的权利交给了消费者——被挑选出来的画作在天猫平台展出,消费者投票的方式决定画作最后能否成功进行商业落地。

天猫大艺术家投票界面 截自天猫

用鹤梳的话说,这种方式本质上就是一种行业筛选,筛去那些不符合市场要求的,留下消费者喜欢的。用市场的方式来评判设计,避免了由于甲方这种类似于不合格守门人的角色导致对设计的误判,也用一种相对客观的方式让设计师感知到自己的价值。

筛选的结果则进一步成为商家制定生产计划的依据——这正是大艺术家计划最核心的价值所在,用市场来指导生产,解决了原本产业中商家容易出现的供需割裂情况。

到最后,我们可以发现,天猫家居提出的大艺术家计划,打着发现艺术家的旗号,本质上是帮助产业进行数字化转型的一种解决方式。

消费者对原创设计的需求是平台察觉到后传递给商家的。设计师作品是基于消费者的消费决策被筛选出来,再进入生产环节的。这两个过程的背后是整个商业逻辑的变化。

过去的商业逻辑是商家首先进行生产。生产出来的商品进入市场接受消费者选择,受欢迎的产品成为爆款,不符合消费者需求的产品淘汰出局。这套路径非常考验商家对消费端的需求感知。而装饰画产业基本上以中小型企业为主,和头部的消费巨头相比缺乏上游的消费感知能力。

更加危险的是,中小企业不光难以洞察市场,还缺乏强大的资金能力,这也就意味着低下的抗风险能力,稍微过量的货物滞销就可能拖死一家企业。

一工厂等待清理的库存 图源小雨BBS

这个时候,天猫家居作为平台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天猫家居将感知到的市场需求和市场变化反馈给商家,弥补商家在感受市场方面的劣势,指导商家进行有针对性的开发和生产。在本次大艺术家活动中,这种信息前置的优势更加明显,通过消费者投票的方式直接模拟了一遍销售情况。

简而言之,天猫家居的这套打法将原本的“生产决定消费”的商业逻辑升级成为了“消费决定生产”,而后者就是阿里一直宣扬的“新零售”的本质。前段时间闪亮登场的犀牛制造是这样,正盛的C2M模式是这样,大艺术家计划也是这样。

风口

因此,“大艺术家计划”的意义远远不在于首创了“商家产业带+电商平台+设计院校”的赛事新模式,而是通过深度整合产业链和供给端,从而助力原创产业和家居产业进一步进行数字化转型升级。

谁又能说,这种科技引导的产业变革不是一种艺术呢。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