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那些我知道的神秘茅山法术的奇闻异事

2020-10-22 14:38:58 每日阅藏

茅山道法,名震天下,千百年来,笑傲江湖,令多少人胆寒。至今还有顺口溜“田头温老三,石上李老三”,还有“善财和尚”“腾照师”“钵子师父”等茅山道士,奇闻异事甚多,老一辈的人还津津乐道。

茅山法因善于役使地面上的鬼灵精怪和凶神恶煞,故异常凌厉迅猛,师公师太是他们的标志性神明。茅山讲究法力的直接传承,口传真心授,行话叫做“过肉口”,字音相同就行。

据老一辈师傅说,茅山法分两种,即正法和邪法。茅山正法以降妖除魔,镇邪制煞,济世救人为主,另外还有内炼之术;茅山邪法则以防身进攻为主。祖师创法的初衷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弟子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受伤害,从而能顺利的完成道业。然金丹难得,法术易成。随着时间的推移,学丹的人越来越少,而学法的人则越来越多,以至于现在的茅山道法,丹道法门寥寥无几,而法术流派反而繁杂纷呈。

综观整个中国道教,发展到现在,宛然成为一个靠画符念咒吃饭的教派,甚至为了混口饭吃,很多道士拼命的学算命,看风水,所以弄的道教是积重难返,奄奄一息了……

茅山法发展到民国时期,异常繁荣,兹根据自己所见所闻,略作介绍,权作抛砖引玉,行家里手,勿笑。

词曰:竹林深处,几多名士隐流。古道旧观,青灯古佛,处处有真神。更有那,大隐隐朝市,似醉似醒,终日卧混沌。也见成名无数,败名无数,鱼虾相杂混。一曲未尽频添酒,明月映照处,诗向知己吟。

我最初接触法术,大概在十岁左右。李师的内炼功夫也极高,他经常跟我说,人体的经络就像丝瓜络一样,他看的清清楚楚。在生时他经历过很多传奇的事,其中印象最深的一件是有一次在定中,有个人反复在他面前出现过三回。前两回他都没理她。最后一次出现他才问:“师尊是谁,是不是有什么要指点弟子?”那人回答:“我叫左安兰,住在石城......(某地),你可以来找我。”原来是阳师寻徒弟。第二天他便托人到该地打听,是不是有这个人,反馈的消息称,确实有此人。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李师逝世。李师是“文革”一代过来的,有阴影。遗有《茅山雷坛道法》一册。开悟时有一偈子:“师也空,徒也空,空悟悟空,无德无功。”

上悟下净和尚,俗名姓陈讳金彪,民国时期著名江湖客肖红山嫡传弟子,茅山绝教,“文革”后隐于佛门。他老人家八十多岁还能表演空中飞云(一种腾空法术)。

陈师有个契女。大婚那天,下大雨,只见这老和尚拄着拐杖从雨中走来,众人认为这下和尚要变成水和尚了,结果到了屋里一看,老和尚身上一点雨水都没沾着,都惊呆了。后来我专门为此事请教过老和尚,他说是一种避雨术,使用这种法术也可以让身边的人不淋雨。

陈师老年念佛吃素,在长胜宝灵寺居住时有个斋公(居士)经常来庙里做供养,有一天早上,大概是十五吧,居士的妻子给家里佛坛上香时,发现老和尚站在坛前,她连忙招呼他来吃早饭,结果他不答话。居士的妻子就把饭菜放到供桌上,再请老和尚吃饭,结果还是不答话。后来居士摘菜回来,他知道这是老和尚出神了,连忙跟妻子说不用招呼,老和尚是出神,不会说话的。饭后,居士跟妻子来庙里,说起这件事,老和尚笑而不语——那时候我跟老和尚正在张罗早饭呢!至此我才知道,老和尚师父的分身法竟然也有成就。这件事是我亲历。不过老一辈师傅说,分身法的最高境界是出阳神后可以跟人对话,做事,极难成就。很多修道者认为出元神就是出阳神,那是自欺欺人。元神是虚的,普通人看不见。阳神则跟真人一样,还可以变化,普通人都能看见,是修道的最高成就。

由于各种原因,老和尚师父的法失传甚多,特别是绝教的法,基本失传。流传下来的法大多是救世法,其中以金刚神咒为代表,善能降妖除魔,镇治邪鬼,破一切邪法。

袁老师,茅山师公坛十八罗汉祖师、三十六行天仙法、五十四位武山祖师法术传承人。十八岁学成出师,“文革”后隐居山林,现在以卖草药为生。

由于历史原因,老一辈的习法人士均不愿意谈法术,袁老师也不例外。

袁老师这门法十分凌厉,他谈过他年轻时的“装鬼”——抓鬼的一种,在恶鬼出没的地方放符,第二天起来可以看到一滩血水——直接把恶鬼杀死。

在改革前,农民都挣“工分”吃饭。袁老师一家六口全靠他一人赚工分养,所以他干活特别卖力,别人扛一包稻谷,他就要扛三包,一包大概是一百斤,因此他得了一个“三百斤”的外号。我笑着说:“这里面有玄机吧?”他说:“用点法,一点都不累。”

袁老师很擅长“关社”,即禁闭土地神。农村每个地方都有这种神,在宁都地区土地神一般附在树上——在农村,你看见那颗老樟树长的绿油油的,那下面基本上都祭祀了土地神,农村人称他们为“社公”“社婆”或“福祖老爷”。这种神虽然地位很小,但法力很厉害,特别是脾气很大,因为他们是一方之主,所以乡下人有句俗话——“老虎进村先参拜社公”。他们有一种法器叫“炅箭”,农村人不小心碰上他们,就容易被炅箭所伤。反应是“箭”射中那个地方那个地方就痛疼难忍,百药无效。解决的办法也很简单,去社公庙烧点纸钱,说几句好话就行,很快会复原。专业法师则有“关社收箭”法门,也立刻可以治好。社公神寄身的树一般是没人敢动的,不要说砍了,就是折根枝条也会遭到社公神的攻击,农村这种树基本没人敢爬。我见过几个顽皮小孩爬这种树被社公“射”歪脖子甚至“射”伤小鸡鸡的。袁老师有“关社符”,写在桃木板上,往社公庙前一插,砍树都没事。

不过据老一辈师傅说,“关社”还不算厉害的,最厉害的是“斩社”,直接把社公神斩了。这种法术施术者拿三支香,在社公庙前念法咒,念完时用剑指朝香头一斩,三支香不点自着,这个社公算是处决了。

后来听袁老师说想通了,打算教个徒弟,取法本的时候——他的法本藏着墙砖里头,几十年没动过,打开后发现,全被虫蛀了,唉……还好,他师父抄的本子还在,不至于全部埋没。

叶先生,松湖人。少年时代就投师学艺,得风水、命理、道公真传。擅长批流年、阴阳宅造作,尤其善于治鬼,是名符其实的“抓鬼大师”。

我在2001年冬天经林老师介绍,与叶先生相识,一见如故,话甚投机,遂结成忘年之交。他告诉我,年轻时特喜欢跟九流三教的人相处,很多江湖中人也喜欢来他家落脚。其中不乏武林高手和法道高手。其中有一个人,每次来他家,一进门都是把帽子摘下来往墙壁上随手一甩,帽子甩到那里便会吸住在那里,从来不用挂。

我问了他抓鬼是怎么回事,他说口诀基本忘了,也不想干这事了。他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老弟,江湖越走越寒心啊!我现在退出江湖,再也不过问那些事!”

导致“江湖越走越寒心”的因素还要归功于百姓的劣根——无知和猜忌。农村有人犯煞,或被人下法,请法师破解,痊愈以后,往往怀疑是法师搞鬼。甚至家中有人生病,也会怀疑是法师所为。古人云:“道法于身不等闲,寻思此理彻心寒。”因此乡下很多会道法的人都喜欢在偏僻的地方自己建一栋房子,没有左邻右舍,跟邻居“老死不相往来”,“古来圣贤皆寂寞”,实乃无可奈何之。芸芸众生,有慧眼的本身就少,何况农民。

叶先生的法以斩邪制煞为专长,充分体现道公善治鬼怪的特点所谓:符镇天下无道鬼,法治山川不正神。其中以“杨公仙师符”“洞王咒”和“如来佛符号”为代表,善治一切不正之神。老先生还有一种符咒,可以斩一切邪鬼邪神,他说,这道符在龙过脉的地方打下,整个村庄鸡狗牲畜都不会叫(终)。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