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志愿军1958年全部撤离朝鲜内幕,缘由一言难尽!

2020-10-22 04:49:34 孟话历史

人们都知道中国出兵是帮助朝鲜打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其实金日成并不想让中国出兵。

当时1950年7月份的时候,美国一参战,苏联大使就找周恩来说斯大林同志希望中国做准备,你们应该在适当的时候要去帮助朝鲜。中国也做了准备,几万人马也调到东北,也建立了边防军,但是金日成连中国需要的地图也不给,最后志愿军去用的日本的地图派军事参谋去勘察朝鲜地情。

不让去,后来派了一个武官去了解战局的情况,金日成好吃、好喝、好招待,高级宾馆一住,安了一个直线电话就是金日成接,当时就是蔡成文。

所以后来几次周恩来跟斯大林抱怨,说我们怎么帮助他们,他什么情况都不让我们知道,一直到最后仁川登陆。9月28号,平壤已经很危机了,因为联合国军就要过三八线了,最后他们没办法了,给斯大林写信,希望苏联援助,苏联又不肯援助,说这个事最好找中国。最后才请中国出来,在朝鲜战争的过程当中实际上这个矛盾也是很多。

大家在一些战略安排,究竟是继续往南追击,还是整修,越过三八线以后有矛盾。中朝联军谁指挥,是中国人指挥还是朝鲜人指挥,按说人都是中国人,中国去的人多,当时朝鲜部队几乎已经都给打散了,但是你是在朝鲜作战,金日成想指挥。彭德怀说那不行,你不能指挥,你指挥已经败成这个样子,你还指挥。

五二年美国轰炸非常厉害,金日成想停战,毛泽东坚决不停,说这会在敌人的威胁下怎么能够接受他的条件,这不表示你软弱吗?这里面有很多矛盾,最后都是通过苏联给解决了。但是,我想这个问题大家是你知我知道,表面上谁也不说,我想两国领导人都非常清楚,这就造成了到战后发生了一个非常严重的事情。

1956年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就批斯大林的个人迷信,在朝鲜劳动党内部也搞起了一批人反金日成的个人迷信。因为朝鲜劳动党有几个部分组成的,其中一部分就是延安派,就是当时抗日战争的时候到延安去的这部分朝鲜人后来又回国了,这部分主要都是在军队里的干部,当时也都掌握了党政军很多人在高位。

还有一拨南方派,就是朴见永,当时在南方被排挤到北方。这批人到战争还没结束的时候已经被打下去了,当然还有苏联派一拨人。

1956年当时要起来倒金的主要是延安派,这个事败露,所有这些人,包括几个政治军委没办法,结果就逃了。后来我到西安去采访了一个人,就是平壤市委书记。金日成追杀就逃到中国来,管中国要人,因为当时驻苏大使也叛逃了,也是反金日成的。这样中苏就商量怎么办,后来就找金日成谈,让他算了。

金日成提出的条件事中国把志愿军撤了,你不要几十万军队老在我这,实际上他对这个是很反感的。这样达成一个协议,我们到58年以前把部队都撤走,你们这几位也算高级领导干部也不要再追杀了。

后来这些人都给疏散到西安、咸阳这一带作为退休老干部。我97年去采访的时候都已经到老干部局。

所以中朝之间的矛盾其实是很尖锐的。但是这里面有历史的原因,也有一些心理上的作用。有一段比较好,就是中苏分裂的时候,苏联对朝鲜不好,朝鲜拉中国,后来又不行了,就是中国一改革开放,因为政策大家又不一致了。

在这里,就我个人的估计和判断,中国实际上对朝鲜的影响力是不大的。但是得反过来看,美国人和朝鲜人都希望对方认为中国的影响力很大,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朝鲜人是这么想的,如果中国人根本就不帮我,美国人知道我跟中国人没什么关系,那我手里就缺张牌。所以他表面上希望给美国人做出来,我跟中国人关系非常好,什么事他会帮我的,你打我,我有筹码。

美国人其实也是希望中国在这里面发挥作用,他不愿意直接跟朝鲜谈,他希望通过一些能够对朝鲜有影响的大国去影响他,所以就形成了这么一种,其实大家心理都心知肚明的,实际的情况是影响力不大,但是表面上又都希望中国给予很大的影响。

1958年2月5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发表声明,提出:"为了缓和朝鲜的紧张局势以及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美军和包括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内的一切外国军队应当同时撤出南北朝鲜。为此,在朝鲜派有军队的国家应当迅速采取相应措施,把本国的军队立即撤出朝鲜。"

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发表声明对朝鲜政府的声明表示赞同和支持,并表示:"为了打击在朝鲜问题上的僵局,并且推动朝鲜问题的和平解决和缓和远东的紧张局势,中国政府认为,一切外国军队应该定期撤出朝鲜;中国政府准备就中国人民志愿军从朝鲜撤出的问题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进行磋商。"

2月14日,周恩来总理率领中国政府代表团访问朝鲜,就中国人民志愿军从朝鲜全部撤出问题,同以金日成首相为首的朝鲜政府代表团进行磋商并达成一致意见。决定于1958年底以前全部撤出朝鲜。

第一批六个师共8万人,从1958年3月15日至4月25日撤出;第二批六个师和其他特种兵部队共10万人,于7月11日至8月14日撤出;第三批志愿军总部、三个师和后勤保障部队共7万人,于9月25日至10月26日撤出,至此全部撤完。

延伸阅读

揭秘抗美援朝主帅任命的曲折内幕

▲毛泽东和彭德怀(左)

任命主帅是中共中央做出抗美援朝战略决策的重要环节。由谁出任主帅一直是出国作战前中央考虑的一个重要问题。梳理这段历史,能够从一个侧面了解中共出兵朝鲜的决策过程。

“以粟裕为东北边防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7月7日,周恩来根据毛泽东提议,主持召开保卫国防问题会议,研究组建东北边防军问题。同日,中央军委代总参谋长聂荣臻将会议决议报告毛泽东,提出“以粟裕为东北边防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毛当日批示同意。

其实,此前一天,毛泽东就已致电粟裕并告陈毅、饶漱石,要求粟于7月18日到北京接受重要任务。这时粟裕身体状况不好,高血压、肠胃病、美尼尔氏综合症时常折磨着他。考虑到自己恐怕顶不下来,耽误大事,粟裕致电毛泽东,提出是不是可以考虑另外的同志。毛坚持要粟去,复电仍希望他于8月上旬来京。毛泽东之所以如此回电,主要是因为部队的调动部署需要一个月左右,到8月上旬方结束。

7月14日,粟裕旧病复发,难以坚持工作,经中央军委、华东局批准,到青岛疗养。17日,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电报,要求粟裕于8月上旬报告身体情况,指出如病重则继续休养,如病已愈则盼来京。8月1日,病情加重的粟裕托到青岛的罗瑞卿带信给毛泽东,信中说,病情未见好转,但“又因新任务在即”,“心中甚是焦虑,以致愈加不能定心休息”。8日,毛泽东回信说,“目前新任务不甚迫切,你可以安心休养,直至病愈。”

毛泽东这封回信的语气和上两封电报的语气明显不同。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这时朝鲜人民军已解放朝鲜南部900以上的地区和92%以上的人口,美军和南朝鲜军被压缩至仅有1万平方公里的地域。战争局势有利于人民军,中国不急于出兵;第二、为了统筹部队集结后的指挥和后勤保障问题,东北边防军实现了统一指挥,边防军指挥机构的成立时间可稍稍推迟。7月22日,周恩来与聂荣臻联名向毛泽东提议,边防军先归东北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高岗指挥并统一切供应,将来粟裕等人去后,再成立边防军司令部。翌日,毛泽东批示予以同意。

8月下旬,粟裕由青岛转往无锡疗养,9月初又经上海回南京家中疗养。直到10月初中央决定志愿军出兵之时,他一直在养病。

那么,粟裕没有挂帅出征,是托病请辞,还是病情突然加重不能赴任呢?综合各种材料来看,应属后者。

粟裕一生六次负伤,战伤的后遗症和过度的紧张劳累使他患有多种病症。据他本人回忆,在淮海战役期间,他曾七昼夜没有睡觉,后来引发了美尼尔氏综合症,仍带病指挥。战役结束后,病情加重,连七届二中全会也没有参加。新中国成立后,粟裕身体并不好,但解放台湾和华东方面的军事重任在肩,仍然坚持工作。1950年7月中旬,粟裕旧病复发,不仅无法坚持工作,甚至左右环视都困难,吃饭时要把饭菜摆在正面一条直线上。12月,粟裕由夫人楚青陪同去苏联治病,经过一个月的初步检查,诊断为长期过度紧张、疲劳、受伤次数过多(且有两次伤及脑神经),造成经常头疼,需要较长时间的治疗休养。经过手术和疗养,到1951年8月,身体才基本痊愈。

▲战伤的后遗症和过度的紧张劳累使粟裕患有多种病症

即便如此,粟裕对出兵朝鲜亦有所准备。据《粟裕传》记载,粟裕接到新任务后立即着手准备工作,要华东军区司令部选配作战的参谋、通信班子,要华东空军的蒋天然调查研究侵朝美军的飞机数量和作战能力,并向中央军委建议增调原准备用于攻台作战的三野第九兵团参战。他说:“毛主席一定要我去,我就不能推辞了,我还是要去。”

为此,中共中央经深思熟虑为粟裕配备了得力的左膀右臂,在确定粟裕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的同时,任命粟裕的老朋友萧劲光为副司令员,萧华为副政治委员。

彭德怀临危衔命

美军仁川登陆后,朝鲜战局急转直下。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对人民军形成南北夹击之势,于1950年9月28日攻占汉城,29日进至“三八线”附近。与此同时,美国不断侵入中国领空挑衅。

危急时刻,志愿军主帅人选再次成为摆在中央面前的突出问题。10月2日下午,毛泽东主持召开中共中央书记处会议,讨论朝鲜战局和中国出兵援朝问题。毛泽东认为出兵已是万分火急,但会上多数人不赞成出兵。会议决定10月4日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同时,毛泽东要周恩来派飞机到西安,接彭德怀到京参会。由此推断,可能就在这次会议上,中央决定临时改派彭德怀带兵出战。

这一推断也可从彭德怀到京参会的过程看出来。10月3日,华北因天气不好,不宜飞机航行。接彭德怀的飞机4日上午才由北京起飞。当时,彭德怀正在西北军政委员会办公室内埋头审阅西北地区三年经济恢复计划,因保密,尚不知进京原因。

到京后,彭径直来到中南海颐年堂会议厅。毛泽东首先发话:“你来得正好,美军已开始越过‘三八线’了,现在正在讨论出兵援朝问题,请你准备谈谈你的看法。”彭德怀听了几个人的发言后,才知道会议对援助朝鲜有不同看法,因不明情况,他没有发言。次日上午,彭来到毛的办公室。毛让他谈谈对出兵的看法。彭说,“主席,昨天晚上我反复考虑,赞成你出兵援朝的决策。”毛问,“你看,出兵援朝谁挂帅合适?我们的意见,这担子,还得你来挑,你思想上没这个准备吧?”彭德怀沉默片刻后慨然领命:“我服从中央的决定。”毛让彭在当日下午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谈谈自己的看法,彭作了支持出兵的发言。会议做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略决策。

10月8日,中央任命彭德怀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摘选自《红岩春秋》2015年06期)来源:文汇网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杨竞_NB17023)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