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女子客厅与表哥偷情被丈夫抓包,合伙杀夫后弃尸沼气池,为包庇表哥一人担责

2020-10-21 20:50:53 潇湘晨报

2019年1月25日,22岁的杨娟(以下均为化名)向公安机关报案,称丈夫外出打工,失踪了。2天后,民警却将杨娟和他的表哥抓获归案。

原来,凶手竟是这对表兄妹。二人在杨娟家的客厅偷情,恰好被杨娟丈夫王伟发现,便合伙杀害王伟后抛尸在沼气池内。为了掩人耳目,杨娟主动跑去报了警。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了该案的一审判决书。记者注意到,杨娟为包庇表哥,曾几次称“人是她一个人杀的”,结果被法院限制减刑。

图:视觉中国

表兄妹偷情被发现,杀人后抛尸

杨娟与王军是夫妻关系,婚后育有二子。杨娟与韩石是表兄妹,2018年以来,二人发展为不正当男女关系。

2019年1月8日20时许,韩石发微信确认王军不在家之后,立刻赶了过去。“我到杨娟家时,两个娃娃都睡觉了,我就和杨娟在她家客厅发生性关系。”韩石没想到,王军突然回来了,恰好撞破了两人偷情。

杨娟回忆称,“王军好像知道我们在里面发生关系,就拿钥匙开门,把钥匙扭断了,他用脚把门踢开,手里拿了一把菜刀冲进来,准备用菜刀砍韩石。”

判决书显示,韩石见状将王军拿刀的手抓住顶在墙上,杨娟便抢过菜刀并朝王军的右颈部划了一刀,韩石又从杨娟手中接过菜刀,砍了王军背部一刀。随后,两人又拿木棒先后击打了王军的头部、背部,导致王军当场死亡。

杀死丈夫后,杨娟与韩石继续留在客厅里商议如何处理尸体。“我说找一个口袋把尸体装起来,用车拉起丢在荒山野岭,韩石说不行,尸体血太多了,容易被人发现,干脆把尸体丢弃在沼气池里面,我就同意了。”随后,杨娟与韩石一起行动,用绳子、透明胶带将王军的尸体捆绑、缠绕后,丢弃于杨娟家中的沼气池里。两人又踩又拉,杨娟用手机电筒照了照,发现看不见尸体后,将沼气池口盖起,搬了三块空心砖压住。

处理完尸体后,杨娟与韩石回到客厅处理血迹。杨娟打了盆热水,用洗涤剂和洗衣粉把墙上的血迹擦了,没有擦干净的地方,就用沙发挡起来。过了几天后,她买了两瓶白油漆,把有血迹的墙重新粉刷。

杀人后睡在案发地点商量对策

判决书显示,杨娟供述称,杀人的当晚,韩石没有离开,两人还睡在一起商量怎么掩盖这件事情。“我建议第二天先给爸妈打电话,说王军出去打工了,他的手机掉了,韩石同意了。”

为了防止罪行败露,杨娟按照计划撒了谎,但王军的兄弟却起了疑心。

王军兄弟的证言显示,2019年1月24日,杨娟给王军母亲了打电话后,王军的几个兄弟察觉到不对劲,于2019年1月26日来到了王军家。“我们到王军家了解一些情况后,到派出所报了案,等我们再次回到王军家时,发现杨娟在化粪池掏粪,我当时就发现有些不对头,我发现化粪池里面有个硬的东西,一直戳不下去,两边是空的。”王军的兄弟意识到王军好像出事了,假装说不找了,准备到公安求助。在路上,他接到了杨娟打来的电话,称找到王军的尸体了。

判决书显示,在王军兄弟报警的前一日,杨娟也曾向公安机关报案。不过,杨娟撒了谎,意图转移公安机关视线。她谎报“我老公王军离家十几日,至今未归,望协助调查。”

2019年1月27日11时许,盐源县公安局刑大接到王军堂弟的报案,称在盐源县具尸体,请查处。公安民警经过侦查将杨娟、韩石抓获。

经法医鉴定,被害人王军系被他人用钝器多次打击头部致使颅内出血、脑组织挫裂伤死亡,王军右侧颈部创口伤属轻微伤。

表妹企图一力承担,被限制减刑

判决书显示,一名李姓证人透露,杨娟曾试图一力揽下所有,坚称人是她一个人杀的。

记者注意到,判决书显示,杨娟在庭审时再次提出:人是她一个人杀的。韩石也翻供否认参与作案。

“2019年1月27日早上6点左右,杨娟说她要去自首,说王军被她杀了,她一直坚持说他一个人杀的。”李某的证言显示,直到亲戚反复询问下,杨娟才承认人不是她一个人杀的,是一个男的同她一起杀的,但没有说名字。后来亲戚全部来了,有人打电话报了警,随后警察带走了杨娟。

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审理认为,杨娟、韩石违背伦理道德,在奸情遭王军发现后,使用菜刀、木棒非法剥夺王军生命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

在共同犯罪中,杨娟身为人妇却道德沦丧,其不仅与人通奸,还在具体犯罪过程中先后两次主动寻找不同的作案工具,积极实施作案,并编造、谎报虚假事实,妄图掩盖罪行;韩石与杨娟通奸被发现后,与杨娟一道使用工具积极参与实施杀人及抛尸行为,并当庭翻供否认犯罪事实;二被告人动机卑劣,相互配合,共同杀害王军,为掩盖真相藏匿尸体,均应对其所犯罪行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

杨娟庭审翻供,拒不交代同案犯的犯罪事实,企图包庇同案犯,韩石庭审翻供,拒不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二被告人动机卑劣,犯罪情节恶劣、手段残忍、社会危害极大,且无认罪悔罪表现,均应依法予以严惩。

一审以杨娟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同时对杨娟限制减刑。以韩石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令二人连带王军家属37528.5元。

延伸阅读

女子偷情时被丈夫捉奸 情人改口称被强奸还报了警

李某来到情人高某的家里,欲像往常一样发生性关系,接下来的事情却让他始料未及:高某的丈夫去而复返,拿着鞭子进屋捉奸,情人突然改口,称被他强奸,还打了电话报警。

李某没想到,这一切都是高某和他的丈夫刘某策划的,两人欲以此方法让高、李二人断绝这段婚外情。

高某与丈夫刘某因此涉嫌故意伤害罪,日前,辽宁省阜新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了该案。

刘某、高某系夫妻关系,二人与李某是同村村民。高某与李某有不正当男女关系。2019年12月22日下午,刘某、高某在彰武县自家中,商议断绝高某与李某的不正当男女关系。

高某预计,当天晚上李某还会来自己家与她发生性关系,她提出让刘某假装骑摩托车去上班,而后在半路等候,等李某来了之后,她便打电话让刘某回家,趁李某与高某发生性关系时殴打李某,并用录音笔录音,控告李某强奸。刘某同意了。

当日22时许,刘某按照计划骑摩托车离开家,高某把事先准备好的录音笔和手机录音打开。李某看见刘某离开家后便来到高某家,与高某发生性关系。刘某在上班途中返回家中,发现李某又来与高某发生性关系,便在院内车库里拿一个放羊用的胶质鞭子,进屋后用鞭子抽打正在与高某发生性关系的李某,将李某右眼部打伤。

在此过程中,高某打电话报警,称其被李某强奸。后刘某将李某摁倒在地,并让高某用绳子将李某双腿绑住直至民警赶到现场。

经鉴定,李某的伤情,一处构成轻微伤,一处构成轻伤二级。

高某和刘某没想到,此事倒霉的却是他们。彰武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刘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五个月,高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五个月。高某、刘某共同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经济损失45129元,二被告人负连带责任。

二人上诉后,因被害人李某出具书面谅解书,对二人的犯罪行为表示谅解,并请求对二人从轻处罚。二审法院以刘某、高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四个月。

男子偷情欲逃走被拦跳窗身亡 拦阻者获刑十年半上诉

9月25日,红星新闻记者从“男子偷情被拦屋内后跳窗身亡”案件被告人杨统朋的辩护律师、北京富力律师事务所主任殷清利处获悉,日前,他收到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出庭通知书》,本案将于今日(9月25日)14时40分在该院开庭二审。

被告代理律师收到的二审《出庭通知书》。 本文图片 红星新闻

去年2月,山东聊城一馅饼店女员工离职后,在员工宿舍内与男性网友王某奎偷情。被老板杨统朋发现后,王某奎多次试图离开宿舍,遭杨统朋阻止,并被其脚踹、手扇;杨统朋还打电话喊妻子过来,“让他们讲清楚。”

被发现、拦阻约20分钟后,王某奎从位于二楼的宿舍窗户跳出,后不治身亡。

王某奎从二楼窗户跳出后不治身亡。

今年4月,聊城市高唐法院一审认定,被告人杨统朋限制他人自由并殴打,其行为构成非法拘禁罪。杨统朋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法院认为,王某奎之死,与杨统朋的非法拘禁行为具有因果联系。

对于这一判决结果,杨统朋表示不服,并提起上诉。今年4月,杨统朋妻子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称,其丈夫阻止王某奎离开,系核查屋内是否有财物丢失,王某奎系自行跳楼,与其丈夫行为无关,认为其丈夫无罪。

杨统朋家属到高唐县人民法院递交上诉状。

二审在即,红星新闻记者获悉,本案中死者王某奎家属也对一审判决结果“严重不服”。王某奎家属称,王某奎“正值壮年、猝然离世,老母老年丧子、终日以泪洗面,妻子伤心过度、精神抑郁……美满家庭因为被告人的恶行而支离破碎,致使家庭经济陷入困难,精神受到了沉重打击”。

王某奎家属提出,“一条鲜活的生命因他(杨统朋)而失去,一个家庭的顶梁柱瞬间消失,无论是刑期还是赔偿金,均表示不接受。”王某奎家属请求司法机关对杨统朋加重刑期直至死刑,要求赔偿家属死亡赔偿金。

王某奎跳下的二楼窗口。

“我们相信,法律会给我们一个公道,犯罪分子会得到应有的惩罚。”王某奎家属说。

杨统朋辩护律师殷清利则认为,女员工离职后,杨统朋曾告知对方不要再擅自进入员工宿舍,但对方不听从安排,执意进入宿舍,“这是案发的部分起因。杨统朋阻止王某奎离开,是为了等妻子来现场,查看东西是否丢失,他有临时控制王某奎的合法、合理理由。”

事发房间。

殷清利说,离职女员工及王某奎均没有合法理由进入杨统朋租的员工宿舍,在此意义上,王某奎行为可以视为非法侵入他人住宅,杨统朋虽有实施暂时不让他离开的行为,但并非出于故意剥夺他人人身自由,而是事出有因、有法有据。

“王某奎死亡之后果,是他碍于自己的情面跳楼所致,并非杨统朋限制所致。”殷清利认为,杨统朋不构成非法拘禁罪。

男子假装外出藏杂物间捉奸 捅死妻子后被偷情男刺死

“刘东跑我弟弟家,和弟媳偷情,被捉奸在床后,我弟弟打他,他打死我弟弟。他竟想免于刑责?”9月12日,听到律师赵学会的意见后,河南南阳南召县的王大超气不打一处来。

南阳鸭河警方查明,王大超45岁的弟弟王超发现妻子赵莲和刘东偷情后,手持尖刀,来到一楼卧室,与刘东发生争吵。赵莲抱住丈夫王超,刘东趁机试图夺刀。王超捅伤刘东,并将赵莲当场捅死。刘东趁机从卧室跑到二楼,拿起铁叉,王超追至二楼,两人发生打斗。王超阻止刘东下楼。刘东用铁叉将王超左手腕部叉伤,王超因失血过多,抢救无效身亡。

赵学会据此认为,刘东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等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所采取的制止行为,系正当防卫。

警方、检方和王大超代理人认为,因存在互殴情节,此事不属于正当防卫。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了解到,检方将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对刘东提起公诉。

南召县县委一位主要领导表示,身为南召县自然资源局城关所所长的刘东偷情属违纪,将责成相关部门展开调查。

为捉奸 丈夫装窃听器并藏身杂物间

▲5月27日,刘东和王超在二楼打斗时,刘东所用的钢叉。图片来源:当事人供图

大约4年前,王超和赵莲这对结婚近20年的夫妻,感情出现危机,闹起离婚。王超笃定,赵莲和其他男子有不正当关系。他下定决心,要捉奸在床。

5月22日左右,王超将计划付诸于行动。证据材料显示,王超谎称外出打工,赵莲送其上车。王超中途下车回家,藏在家中二楼南边面积约10平方米的杂物间内,只在赵莲离家后,才下楼活动。此时,他已在一楼卧室梳妆台后方装上了窃听器。

王超暗中监视发现,赵莲和一男子视频聊天次数频繁,有时会长达一个多小时;一开着黑色轿车的男子常上门来接赵莲。

妻子的异常举动刺激着王超,心痛和愤怒之下,亲哥哥的话他也听不进去。

5月23日上午8时许,哥哥王大超打电话给王超拉家常时得知,弟弟没外出打工,就藏在家里,要抓赵莲捉奸现行。

害怕弟弟因冲动酿祸端,王大超挂断电话后,驱车从县城来到老家,从上午9时一直劝至中午也无济于事。王超说,他不会和王大超走,否则这几天的努力就白费了。他一定要拍下照片,然后就能和赵莲顺利离婚。

5月25日下午,王超前往县城探望住院的二哥。当天晚上,三兄弟在王大超家中碰头。大哥和二哥轮番劝阻,抓到视频聊天就可以收手了,好聚好散,要是捉奸在床会引发混乱,后果不能掌控……

听不进去劝的王超大声告诉大哥二哥,他宁可站着死,也不愿跪着活。要这样,还不如死了算了。说到激动时,王超拿起烟灰缸朝自己头部砸去,顿时血流满面。

两位哥哥不敢再劝。5月26日,王大超送三弟王超回到了农村老家。

9月11日,王大超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想到劝说一事时,他的心情复杂。“我自责,没能劝住弟弟;弟弟是冲动,可哪个男人能忍下自己的老婆偷情?而且赵莲的妈妈知道赵莲偷人,也不劝。”

捅死妻子后 丈夫被第三者钢叉捅伤后身亡

▲5月27日,刘东和王超在二楼打斗时,电动车后视镜被打落。图片来源:当事人供图

第三者是50岁的已婚男子刘东,他是南阳市南召县自然资源局城关所所长。

刘东称,2016年,他添加了赵莲的微信;2018年初,两人成为情人。2019年,赵莲母亲知道了两人的关系。5月27日上午,他开车来到王超家门口,接上赵莲和赵莲母亲,找到一村干部,帮赵莲母亲协调占地赔偿事宜。当日1时许,他回到赵莲家中,两人在一楼卧室发生性关系后卧床休息时,血案发生了。

证据显示,5月27日下午1时24分,王超致电王大超说:“我听着像是进屋了。”王大超听到后一下紧张起来,开车往老家赶。下午1时34分,王超再次来电,王大超劝说:“你别动,有啥事等我回去。”往老家赶回途中,王大超拨打110报警称,快点去王超家,要打死人了。

南阳鸭河警方查明,王超手持一把尖刀,从二楼来到一楼卧室,与刘东争吵起来。后赵莲抱住王超,刘东趁机试图上前夺刀。后王超捅伤刘东,并将赵莲捅倒在地,赵莲因失血过多当场死亡。

刘东趁机从卧室内跑出,跑到二楼西北脚处拿起一把三叉铁叉,王超追至二楼,两人发生打斗,王超阻止刘东下楼,并和刘东谈判想问其要钱私了此事。后刘东用铁叉将王超左手腕部叉伤后逃离现场。王超被送往医院,因失血过多抢救无效身亡。

王大超回忆,下午2时20分,他赶到王超家时发现,王超躺在卧室门口的地上,手腕上有个洞。王超被送上救护车不久后称,想睡觉。

经鉴定,赵莲系被他人持单刃锐器刺破头臂干及肺脏致失血性休克死亡;刘东腹部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额部、手部受轻微伤;王超系被他人持刺器刺破动脉致失血性休克死亡。

8月21日,南阳警方将刘东移送检方审查起诉:刘东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致人死亡,可能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偷情所长的辩护律师:所长系正当防卫

▲刘东近照。图片来源:当事人供图

血案发生后,河南民川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学会接受刘东的委托,向检方提交了《刘东构成正当防卫的意见书》。

意见书提及,王超在卧室内,用刀砍伤了刘东。在此过程中,赵莲上前阻拦,王超致赵莲死亡。刘东见势跑上二楼,王超持刀追砍。在二楼,王超围着一辆电动车继续追砍刘东,电动车后视镜被砍掉。

在此紧急情况下,刘东为制止王超对其追砍,拿起干农活用的铁叉,朝王超持刀的手臂还击,意图打掉刀,在此过程中不慎击中王超的手腕动脉血管。基于此,刘东的行为属于“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等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所采取的制止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应当追究刑事责任。

意见书称,刘东构成正当防卫的事实依据是:依据刘东的供述与辩解,说明在一楼卧室时,严重的不法侵害已经发生;在二楼时,不法侵害仍在持续;持铁叉的目的是打掉刀,防卫意图明显;婚外情属于道德调整的范畴,与是否构成正当防卫没有法定的因果关系。

赵学会还提出,该案案情重大,不应由南阳市卧龙区法院审理,该提级审理。

上游新闻了解到,刘东被抓后向警方供述时多次强调,他受伤后多次向王超求饶,王超不依;他拿铁叉的原因是因为王超一直抓着刀不放,他是为了自保;他没有刺王超其他部位,只刺了拿刀的手。

9月11日,南阳市卧龙区检察院告知赵学会,警方和该院一致认为,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追究刘东刑责准确无误。此案因有“互殴”事实,不构成正当防卫。

值得注意的是,上文提及,刘东的身份为所长。9月12日,南召县一位主要县领导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刘东身为党员干部,追求低级趣味,破坏别人家庭,还引发血案,应当受到纪律处分。“按规定,与他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情节严重的,可以给予开除党籍处分。我将责成相关部门展开调查,尽快拿出处理意见。另外,刑事部分我相信司法部门会公平公正处理。”

死者家属:所长不仅是道德上的凶手

该案受害方代理人是京师(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周广松,他不认同赵学会的观点。

周广松介绍,刘东与有夫之妇存在不正当关系,违背基本的社会伦理,违反社会公序良俗。

案发现场的三人之中,两人都死亡,只有第三者刘东活着。刘东进入卧室后,真实的过程如何,不能完全相信刘东的供述,需要更多的鉴定和现场勘察等细节来确定。根据公安机关的调查,王超和刘东存在互殴的情形。此外,刘东被捉奸在床后为了从现场脱逃,其心理状态更有压制王超的情形,进而存在故意伤害的心理状态。

周广松认为,刘东的行为不属于正当防卫。刘东和赵莲的行为不正当,名不正言不顺。刘东是为了从现场脱逃,而王超是为了捉奸在床,控制刘东,所以存在互殴,最终导致刘东受轻伤,而王超死亡。“刘东闯入他人住宅,与户主人妻子发生性关系,这才是最大的行凶。”

两位律师也有相同的观点。周广松称,该案造成二人死亡,属于重大刑事案件,该案应该由南阳市公安局侦查,南阳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王超父母去世多年,大哥王大超亦兄亦父。得知刘东一方向媒体反映,其行为属正当防卫后,王大超难以接受。“他跑到我弟弟家去,和赵莲发生性关系,还把我弟弟打死了,他和赵莲是道德上杀害我弟弟的凶手,还想不坐牢?他想得太美了。我相信检察院和法院会给我一个公道。”

王大超称,父母双亡后,他的侄儿侄女受到巨大打击,变得沉默寡言。他希望有心理机构援手,让侄儿侄女心中少点阴影。

(文中除两位律师外,其余人物均为化名)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李超_NB12814)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