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上吊自杀,省高院副院长走上绝路,背后有何隐情?

2020-10-20 21:37:42 环球人物杂志

|作者:隋唐

|编辑:咖喱

|编审:章书 苏苏

昨天下午3点,一具尸体出现在湖北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湖北高院)综合楼某办公室。死者正是这间办公室的主人——湖北高院副院长张忠斌。

很快,警方排除他杀,湖北高院发布通报,确认张忠斌系自缢身亡。

特殊的时间、特殊的身份、特殊的死亡方式……消息一出,迅速引发多方关注。作为湖北政法系统的一名高官,张忠斌为何要以如此惨烈的方式结束生命?他的自杀背后又有何隐情?

答案面前无疑还有迷雾笼罩。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一个局级党员领导干部选择在办公室自缢身亡,必然会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同时,透过张忠斌的自杀,湖北政法系统内部存在的种种问题,也再次成为舆论焦点。

张忠斌的AB面

据公开资料显示,张忠斌1967年生于湖北松滋,现年53岁。自杀之前,他除了担任湖北高院副院长,还是该院党组成员、审委会委员、一级高级法官。

1990年,张忠斌毕业于中南政法学院,并拿到了刑法专业硕士学位。此后,他长期在湖北政法系统工作,先是进入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后又调任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此期间,他在职攻读了武汉大学刑法学博士学位,并完成了在美国芝加哥中青年干部培训班的学习。随后的十几年当中,他先后辗转武汉、十堰、宜昌等地的司法系统,并于2018年成为湖北高院副院长。

在湖北各市级法院任职期间,张忠斌主要负责刑事审判。2006年,他曾在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参与审理了“河南第一贪”、郑州市委书记王有杰一案,判决结果是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这是该院建院以来主审的第一位省部级高官,也是当时河南省落马的最高级别官员。

从履历上来看,张忠斌的业务能力似乎深受政法系统认可,在网络可查的报道中,其做人做事也都“态度端正”。然而,据一位知情人士对环球人物记者透露,法院系统的人对其为人“颇有微词”。有法律界人士表示,张忠斌平时“彪悍霸道”,与当地某些人士疑似存在“利益输送”。

张忠斌的出事,在当地一些人眼里似乎“早有预兆”。

张忠斌之死有何隐情?

关于张忠斌为何选择自杀,警方和湖北高院目前尚未给出说法。在通报中,湖北高院提及“张忠斌身患疾病,长期服药”。不过,据知情人士透露,张忠斌手下人并不认同这一说法,都称他的身体比较健康,平时看不到病痛折磨的情况。

张忠斌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自杀前3天。10月16日,他主持湖北省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审判执行工作约谈会,通报了被约谈法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审判、执行工作的主要统计指标及排位情况。

·10月16日,张忠斌主持湖北省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审判执行工作约谈会。

据财新网报道,张忠斌自杀的当天上午,曾有湖北省相关领导找他谈话。到了中午,有友人邀请他一起吃饭时,发现其一反常态,支支吾吾,最终拒绝了邀请。下午3时许,湖北高院工作人员送文件时发现了他的尸体。

另据记者消息,湖北高院内部对张忠斌的死因说法不一,甚至有人说他“涉腐”“充当保护伞”等。

这种说法虽无直接证据,但张忠斌自杀的时间点实在特殊。

据《湖北日报》10月14日报道,湖北省委第八轮巡视动员部署会召开。按照计划,湖北省委第四巡视组将对张忠斌所在的湖北高院进行巡视。

除此之外,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中央第二巡视组巡视湖北省工作动员会已经在10月12日召开,中央巡视组将在湖北巡视两个半月。

巡视工作条例规定,中央巡视组主要受理湖北省领导班子成员和重要岗位领导干部问题的来信、来电、来访,重点是关于违反政治纪律、廉洁纪律、群众纪律、工作纪律和生活纪律等方面的举报。

政法系统“刮骨疗毒”

最近几年,全国政法系统的反腐工作都在有序进行中,而湖北政法系统的反腐工作,成为其中颇为引人注目的一个焦点。

在湖北政法系统内部,公检法三条线皆陆续有官员落马。

2017年,湖北省监狱管理局党委局长、正厅级干部程颖和湖北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副厅级干部吴顺发双双落马。

2018年5月8日,湖北省纪委通报,武汉中院院长王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仅仅过了4个月之后,武汉市人民检察院党委书记、检察长孙光骏又被通报调查。

·关于王晨、孙光骏的调查通报。

武汉法检双长几乎同时被查,迅速引发巨大关注。当时就有人断言,这只是湖北司法系统“疗毒”的冰山一角。

2019年5月,曾任湖北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的郭唐寅被查。而他的上司,原湖北省人大原常委会副主任、省公安厅厅长吴永文也已经于7年前落马。

今年以来,湖北政法系统反腐继续强势进行,甚至有外省政法干部落马后,被发现其个人背景中也有湖北政法系统工作经历。

2020年9月23日,上海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龚道安接受调查。值得注意的是,龚道安此前长期在湖北工作,曾任省公安厅经侦总队总队长职务。

随着越来越多政法系统官员的落马,湖北政法系统正面临着巨大挑战。

2020年2月,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被调任“中央赴湖北指导组督查组副组长”,武汉迎来了“久违的老熟人”。两年前,陈一新正是从湖北省委副书记的位置上被调往中央。

·陈一新

10月16日,中央政法委召开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工作第二次交流会。陈一新强调,试点地区在教育整顿试点第二环节强化思想和政策引导,敢于动真碰硬,善于触及要害,不断创新举措,查纠问题工作取得了良好成效。他还表示,要“再接再厉抓好查纠问题环节工作,严格依法依纪,在清除害群之马、整治顽瘴痼疾上再发力,确保圆满完成试点工作任务,为明年全国开展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提供可鉴经验”。近期备受关注的最高检检务督察局原局长(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原主任)肖卓接受调查,也是在这一大背景下发生的。

可以看出,对于国家来说,政法反腐犹如利剑出鞘,不论代价多大,都是国家政法系统必须经历的一场“刮骨疗毒”。

相关推荐

https://dy.163.com/v2/article/detail/FPDONRNI0534P59R.html

今天上午,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忠斌被通报昨天下午已自缢身亡。

事情最早由财新曝出,于昨晚23时36分发出,稍后,上游新闻等其他媒体接连跟进。

一个副厅级干部,政法系统,在办公地点自缢身亡,很快引起公众极大关注。

从微博话题实时热度来看,直到今天上午9点多,舆论才被引爆。

9时许,微博@平安武昌发布通报:

10月19日下午15时许,分局接到110报警,一名男子在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综合楼一办公室死亡。民警及时到达现场,经120确认,该男子已无生命体征。经核查,死者张某斌(男,53岁)系湖北省高法工作人员。公安机关通过侦查、调查,排除刑事案件。相关工作正在进一步进行中。

9时35分,湖北高院公众号发布通报: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张忠斌同志于2020年10月19日中午在办公室自缢身亡。据了解,张忠斌同志身患疾病,长期服药。公安机关通过现场侦查、调查,排除刑事案件。

这两起官方通报,惜字如金。

先看第一起,确认了这三点信息:

1. 媒体报道的死者身份。

2. 时间地点更加详细,从“19日下午”变为“19日下午15时许”,地点从“办公室”变为“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综合楼一办公室”。

3. 自尽身亡,排除刑事案件。

第二起通报,信息增量只有一个,却很重要:据了解,张忠斌同志身患疾病,长期服药。其余再未做过多交代。

为什么说这则信息很重要呢?十八大以来,反腐高压态势成为常态化,官员的非正常死亡,尤其像张忠斌这种级别较高的,很容易引起坊间猜测。

大家也许还记得三个月前同样发生在湖北的一起坠亡案件。坠亡者是湖北省荆门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廖明国,据媒体报道,其于7月8日下午在荆门市老市委大院坠亡。

廖明国坠亡两个月后,湖北省纪委监委9月4日发布消息:湖北省政府秘书长、党组成员,省政府机关党组书记,省政府办公厅主任别必雄涉嫌严重违纪和职务违法,正接受湖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目光犀利的人士注意到,别必雄主政荆门期间,2016年12月,时任荆门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办公室主任的廖明国当选为荆门市委常委,并兼任市委秘书长,成为别必雄的大秘。别必雄赴省政府任职后,廖明国的职务再无变动。

廖明国的坠亡是否与别必雄被查有关?不得而知。坠亡的调查结果,官方至今都未公布。

我们再回到张忠斌,据财新报道:

据多位相关知情者透露,19日上午曾有湖北省相关领导找张忠斌谈话。当日下午16时许,湖北高院的工作人员送文件到其办公室时,敲门无人应答,门也无法打开,张忠斌电话也无法接通。工作人员取了钥匙打开门发现,张忠斌在办公室已自杀身亡。

多位消息人士披露,按原计划,湖北省委巡视组将于近日进驻湖北高院。据《湖北日报》10月14日报道,十一届湖北省委第八轮巡视动员部署会在武汉召开。按照湖北省委统一部署,此轮巡视将对湖北省委政法委等33家省直单位开展常规巡视,其中湖北省委第四巡视组将对省法院在内的三个单位进行巡视。

读到这两段信息的人,心中都难免升起两个疑问:一,湖北省相关领导找张忠斌谈话谈了什么内容?为什么上午谈话下午人就死了?是巧合还是有因果关系?二,张忠斌的自缢,是否与湖北省委巡视组即将进驻省高院有关?

有这样一个背景,我们再回过头来看湖北高院关于张忠斌的通报,就非常“巧妙”。

“身患疾病,长期服药”,既未交待是何疾病,亦未交待其健康问题是否与自缢有明确关联。直接结果是,引起网络上的更大猜测。

可见,湖北高院的说法,非但没有解决民众的疑惑,反而引起了更大的舆情反弹。可能有人辩解,通报时间距离自缢时间不足18小时,自缢调查结果没出来,故不能把话说死。

诚然,湖北高院处理舆情的速度值得点赞,但社会应该更期待一个深入的调查结果公布。我们看近期两个例子。

6月27日上午,据媒体报道,安徽省黄山市公安局党委原副书记、副局长钱丰,在其黄山市区家中坠楼,送医后不治身亡。该案已排除刑事案件可能。

7月16日,一则“胶州市民政局局长秦某峰坠楼身亡”的消息在网上流传。7月16日下午,胶州市公安局发布警情通报,经现场勘验、调查,确认死者为民政局秦某某,系高空坠落身亡,初步排除刑事案件。目前,相关情况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和廖明国一样,如今三个多月过去了,两人坠楼的调查结果均未向社会公布。那张忠斌的死亡调查结果,会不会一样不了了之?

主编有态度(微信号:zbytdya)认为,针对死者的猜测和联想,有些不一定准确,但这些猜测在被调查结果证伪前,都不能排除其为真实的可能性。官员的非正常死亡,不同于普通人,因其承担公共职责,有必要也将其死因向公众交代。唯有真相,才能打破一切传言。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杨强_NN6027)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