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两名大学生南京实习期间死亡 警方:系烧炭自杀

2020-10-20 16:28:59 山东商报

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大三学生薛铃和陈天在南京一工厂实习期间死亡,经法医鉴定,两人系一氧化碳中毒死亡,警方初步排除刑事案件。10月20日,陈天的父亲告诉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记者,实习前,孩子与学校签订了实习合同,并交了学费,事发后,学校称学生死亡与学校无关。

让陈天父亲不能理解的是孩子平时听话懂事,到底是为何走上绝路?

两大学生宾馆身亡,警方初步排除刑事案件

陈天父亲介绍,2020年7月,在学校安排下,包含两名孩子在内,班上七名学生前往南京的熊猫电子集团有限公司的工厂里顶岗实习,属于南京景煌劳务公司的劳务派遣人员,实习地点位于南京市栖霞区,顶岗实习期间,工厂安排有宿舍。

国庆节期间,工厂没有放假,薛铃和陈天没有回家。陈天父亲称,10月5日晚间,薛铃和陈天在实习期间一起失踪。

“10月5日,儿子曾给我打电话报平安;10月6日,又给他妈妈打过一次电话,之后就联系不上了。”陈天与家里的最后一通电话是在10月6日,薛铃父亲称10月5日晚9时许,薛铃曾和母亲通话,当时没有发现异常。

10日,他们接到南京景煌劳务公司一名工作人员的电话,得知两人于6日晚间在工厂附近的酒店内死亡,劳务公司希望通过家属联系校方。“10日,我们家长连夜赶到南京,从派出所那里得知孩子已死亡。”到南京后,陈天父亲得知,薛铃和陈天10月5日离开工厂宿舍,此后再也没有回去。

陈天父亲称,根据警方提供的信息,薛铃和陈天10月6日下午5点多到达工厂附近的宾馆。10月9日,获知两人失联后,相关人员找开锁公司开锁,但未成功。10月10日,开锁公司继续工作,之后破门而入,发现两人已经死亡。警方在案发现场发现有烧炭痕迹。法医鉴定,两人系一氧化碳中毒死亡,警方初步排除刑事案件。

薛铃父亲表示,此后家属与校方和厂方联系一直无果,直到12日,他们才与校方取得联系,得到的回复是“校方已把学生委托给厂方管理,厂方给学生发放工资,此事应由厂方负责”。

曾在网上贷款,家人被逼债

薛铃、陈天死亡之前,是否出现异常情况?两家家属对此均予以否认。陈天父亲说,儿子失联前,曾在电话中向家人报平安,还说他发了3500元工资,会给家里人买特产。

薛铃父亲曾坦承,今年3月,女儿在网上贷款,并从家人的微信上转走了三千多元。此后有网贷公司打来电话催债,他替女儿还了贷款。今年8月,又有网贷公司向他催债,他又替女儿还了贷款。“案发前,没有再出现网贷公司催债的情况。”

对于网贷用途,薛铃父亲事后获悉,女儿把这些钱都借给了陈天,陈天妈妈生病住院,需要用钱。

前不久,女儿发工资后,给他发短信说:爸爸,对不起,我以前做错事了,以后好好努力工作,好好赚钱,孝敬你和妈妈。

几天后,女儿打来电话,说陈天的母亲出意外了,钱可能暂时要不回来了。“那时,我才意识到女儿可能在学校谈对象了。”薛铃父亲说,两个孩子出意外后,两家大人碰头说起借钱的事,他才知道孩子们当时在撒谎。“并没有人住院,也没有出现意外。”

陈天父亲告诉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记者,他们两家都认为,学生在顶岗实习期间,仍然是在校学生,不管安排到哪里实习,校方都应对其负责。

10月12日,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相关人员赶到南京。“他一直给我们讲法律,说孩子的死亡与学校没有关系。”

10月14日,当陈天父亲等人准备去工厂时,学校相关人员称,他们去找工厂协商,但工厂未接待,双方因此发生不快。

该校另一名了解情况的学生王晨告诉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记者,在该工厂实习的其他五位学生也被要求离厂。

家属:学校坚持没有责任,只给一万多元人道主义补偿

两家家属均称,在与家属协商过程中,校方说,他们在此事中没有责任,但可以从人道主义出发,拿出两万元对家属予以慰问,希望家属尽快处理后事。“有一个老师说,只能给一万多元。”陈天父亲说。

10月16日,在与学校协商未果的情况下,陈天父亲等人回到兰州,继续到学校协商。“学校坚持没有责任,问题目前仍未解决。”

10月19日,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记者就此事联系南京中电熊猫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称对此事并不清楚。

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记者多次联系南京景煌劳务公司,均未接通。

有媒体报道,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宣传部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两名学生是该校信息处理与控制工程学院网络技术专业学生,两人从中专时起便保持男女朋友关系。

今年6月25日,南京中电熊猫平板显示科技有限公司到该校介绍情况后,以上两名同学与企业和学校三方签订《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学生顶岗实习三方协议书》《学生校外实习安全承诺书》《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协议书》《关于毕业生就业工作的相关规定说明书》,7月1日到南京中电熊猫平板显示科技有限公司顶岗实习。学校共有7名学生到中电熊猫公司实习。10月10日15时,实习企业负责人告知学校两名学生在南京自杀。

得知消息后,该校第一时间成立了应急工作小组,马上开展工作。学校当即安排信控学院党总支书记、班主任和学生专干一行三人于10月11日7点20分乘飞机赴南京核实并协助处理善后事宜。10月13日,学校又派法律顾问赴南京协助处理。

10月20日,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记者致电南京市公安局栖霞分局摄山派出所,一名工作人员称,透露案情需要向上级请示。

据了解,薛家和陈家都是建档立卡贫穷户,“孩子才20多岁,家里刚有一点希望,人就没了。”陈天父亲说,他们现在就想知道,孩子究竟是怎样出去实习的,是否与学校签有合同,“希望给我们一个真相”。(文中均为化名)

相关推荐

兰州两名大学生南京上班期间死亡,家属:希望得到合理解释

一晃从南京回兰州都5天了,距离孩子离世已经10多天,对家长薛守国、陈启雄来说,悲伤和困惑依然萦绕在心中。两个孩子都是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的大三学生,被学校安排到南京中电熊猫旗下某公司上班,但是在10月5日,他们离开厂区,6日出现在仙林一家宾馆,10日家长才得知两个孩子在宾馆自杀了。为何他们会寻短见?当时两人如何出场的?学生在外地实习期间,谁来负责学生的管理?这一系列问题,目前家长们几乎都没有得到回答。

接到劳务公司人员电话,得知孩子出事了

薛守国是甘肃省白银市靖远县兴隆乡川口村人,其女儿薛某2000年出生,今年正好20岁。

△薛某的生活照

" 眼看就要毕业了,这么小年纪怎么想到自杀呢?" 薛守国对于这些天发生的事一直想不通。

10月10日,在家乡的老薛接到一个陌生手机号码的来电,显示归属地是南京。接通后对方告诉他,自己是江苏南京景煌劳务公司的," 孩子出事了,已经在宾馆里死亡。" 该公司工作人员还要走了学校班主任的联系方式。

薛守国连忙拨打女儿电话,打不通。他有点慌,跟学校那边确认," 学校方面支支吾吾,只是说孩子好像失踪了。"

随后,薛守国等连夜赶到南京,最终从南京栖霞警方摄山派出所处证实,孩子确实已经死亡。同时死亡的还有一个男孩陈某,今年23岁,是薛某的同班同学。

△陈某的生活照

据了解,今年7月份,薛某、陈某等一批即将升入大三的学生,被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安排到南京中电熊猫旗下某公司上班,家长们被告知是顶岗实习,这是对毕业季高职学生的常规安排。

焦点1:两名学生为何自杀?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南京警方已经给家属出具了法医报告,结合调查,警方认定不构成案件,两人应为自杀。

据家长介绍,他们事后到派出所以及事发现场都看了,大致经过是:10月5日,陈某和薛某两人离开了工厂,6日,两人在网上预约了仙林一家酒店。视频显示,6日晚两人入住,在当晚11点多,还结伴出来在附近玩了十几分钟。之后再没见两人出来。

家属对其他具体情况也不太清楚。但他们10日得知两个孩子在宾馆里出事,是在房间烧了木炭。

20岁的女儿,是薛守国的宝贝疙瘩。同样,23岁的儿子,也是陈启雄的希望。" 他一直很乖,很听话。" 陈启雄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自杀。

薛守国说,以前他不知道女儿谈恋爱,不过从这次出事看,可能两人是谈恋爱的。但是为何自杀?女儿从未透露过什么不好的想法。

只有一点比较反常,后来他发现,女儿曾经在今年7月11日,收到过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函,上面称女儿在京东金融上借钱经多次催收未清偿,特发函催告,并提示下一步将采取更严厉的措施。但是女儿究竟借了多少钱,做什么用,后来有没有还上,这些女儿没有跟他说过。

△薛某曾收到的律师函

现代快报记者也试图联系律师函上的电话,但无人接听。

另外据称,在男孩陈某的衣服里面有个皮夹,里面有纸条写了一段文字,有两句是 " 生活得很累 " 以及 " 看不到以后生活的希望 "。

但是上面也没署名,落款也没有日期。

焦点2:学校是直接和企业对接还是通过中介派遣了学生?

出事之后,10月12日,校方代表和家属在南京见了面。据薛守国等称,校方说是把学生委托给了厂方管理,厂方负责给学生发放工资,因此此事应是由厂方负责。

在家属的一再要求下,校方的黄老师跟家长又见了一次,但是仍然要求家长找厂里解决此事。眼看在南京食宿都得不到保障,两边家属在10月15日返回了兰州。" 我们在南京期间,没有得到校方和厂方的任何帮助。" 家长说。

薛守国满腹的疑惑,明明第一个通知他的就是劳务公司的人。而且据陈启雄称,9月份时,儿子跟他说过,本来讲好第一个月工资5000多元,第二个月六七千,但实际他们学生到南京后,工资只有3000元左右," 当时儿子说想回来,后来又说再干一段时间看看。"

△陈某与母亲的聊天截图

" 老师说是跟工厂里面签的协议,学生都签的。但是怎么出来个劳务公司?里面存在问题多得很!学校的人到工厂谈这事,门都没进去。让给轰出来了。" 薛守国说。

20日上午,现代快报记者联系了南京景煌人力资源有限公司,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这件事正在处理中。

她明确表示,把这批学生输送到中电熊猫,是校方跟中介公司的合作。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找了兰州本地一家中介,这个中介找了南京景煌。

这名工作人员还表示," 不存在顶岗实习,他们来就是上班的。" 记者问有没有劳动合同,她说,一直在催,学生们也说让学校寄就业协议,可是直到出事,三个月过去了,也没有寄就业协议过来。所以目前学生们一直没有正式的劳动合同。

校方企业均未正面回应家属希望此事尽快妥善解决

出事的学生是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信息控制学院计算机网络软件工程专业的。现代快报记者试图联系出事学生的班主任,但是电话无人接听。

记者也拨打了南京中电熊猫某公司的电话,公司电力部门一位工作人员不愿意提供办公室的电话,随即挂断。

关于这批学生的身份,家长坚持认为就应该是顶岗实习,学校应该派遣实习老师跟随,进行教育管理,可是目前他们怀疑根本没有实习老师跟到南京。这批学生经过中介就成为了派遣劳务?对此,家长们希望,校方给出一个完整的解释。据家属称,事后校方表示拿个三万块左右安抚一下,但是他们对此不能接受。

https://dy.163.com/v2/article/detail/FOIQ3UNE0514R9OJ.html

10月7日凌晨2点16分

广东珠海香洲交警在迎宾北路

对过往车辆逐一检查时

发现隧道内有辆黑色小车

突然降低速度

猛地往右变道进入应急车道

然后一直没有动静

交警立即上前查看

车内一男一女均有浓浓酒气

经了解,两人为情侣关系

交警将他们带出隧道进行酒精吹气测试

走在前面的男子低声对交警说

“她喝了,她开车,我没开”

女友走在后面

对男子说的话毫不知情

同样对交警表示自己没有喝酒

交警先后对两人进行了酒精吹气测试

数值均破百,超过醉驾标准

此时

男子依旧咬定是女朋友开的车

就在交警表示要调监控查看时

男子却声称

自己尿急,要在路边解手

正当他“解手”时

趁交警不注意,撒腿就跑

半路,鞋子跑掉了

光脚闯进黑灯瞎火的巷子里

交警紧跟其后

突然听到“噼里啪啦”的声音,

循声赶去

原来,男子光着脚逃跑

被路边的花盆绊倒

一头扎进路边草丛

右脚被割伤流血

男子称自己肺部被碎片扎到了

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杨强_NN6027)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